512.第512章 番外12 此生之幸

作者:花三朵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久以后,颜清沅还会常常想起棒槌生最后一胎的情景。

  那时候他被勒令禁止再冲进产房,只好焦躁地等在门口。

  老五刚生出来的时候,产婆疯了似的冲了出来,哭丧着脸道:“陛下,娘娘又生了位皇子!”

  颜清沅满头大汗:“娘娘怎么样?”

  “娘娘好像伤心过度,哭得急了,肚子里还有一个……”

  颜清沅连忙撇下产婆进了门。

  棒槌果然哭得伤心,蓬头垢后的,看到颜清沅就疯了似的伸手去抓他:“好疼!好疼!”

  “不是你自找的?”颜清沅黑着脸,但到底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

  宁昭昭太紧张了,肚子里那个竟是一直没有动静。

  颜清沅看出来了,虽然心里也发急,但也只能强自忍着,轻声道:“如果还不是妹妹,过几年再生一个。”

  棒槌露出了做错事的孩子似的表情,嗫嗫道:“真的?”

  当然……是假的。

  颜清沅非常真诚地道:“真的。”

  于是棒槌放了心。

  接下来颜清沅捧着她汗湿的脸庞,哄着她慢慢生了肚子里的那个。

  听到孩子的哭声,本来都已经累得快睡过去的棒槌猛地睁开了眼:“是妹妹吗?”

  颜清沅道:“是。”

  棒槌这才睡了过去。

  喜讯一传出去,说是皇后娘娘生了一位小公主,已经懂事了的大皇子和二皇子齐齐松了一口气。

  颜清沅转个身就开始研究彻底绝育的药去了。

  如今小公主静婉都三岁了,经常抱着父皇的腿求宠。颜清沅只要想起她娘怎么盼星星盼月亮的地把她给盼了来,面对那天真的小脸儿就完全没有办法,基本上她要什么颜清沅都会点头答应。

  出乎意料的是……棒槌当初着魔了那般要女儿,真生出来了,又不见她对静婉公主有什么不同,几个孩子都一碗水端平,而不像他们的父皇那样,把几个儿子都是视如无物,好像只有女儿是亲生的。

  “公主殿下,娘娘让您回去,说是午睡的时候到了呢。”大太监见着粉雕玉琢的小公主,忍不住也放轻了声音,带着温和的笑意道。

  静婉公主肖母,生得美。虽有些娇宠,脾气却很好。她也很乖,颜清沅抱着她的时候,她可以半天都蜷在父皇怀里不动,绝不捣蛋。颜清沅抱着这么个软乎乎的宝贝,批折子什么都是不耽误的。甚至,有两次上朝也带着她去了。

  直到朝会结束,她也没发出一点声音来,到后来朝臣们甚至忘了皇帝陛下怀里抱着小公主呢。

  在她母亲的教导下,她对宫人的态度也很好。这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她。

  闻言,颜清沅低头看了怀里的小东西一眼,笑道:“静婉,母后叫你呢。”

  小公主眨巴着丸白的眼睛,声音明明娇声娇气的,却非要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来,道:“公公,去回我母后话,说静婉在御书房后头躺一会儿就好了。”

  公公有些为难:“这……”

  颜清沅笑道:“去吧,待会儿朕哄她睡。”

  小公主立刻就咧着嘴笑了,小模样真是可爱得让人恨不得去亲一口。

  见皇帝陛下发了话,太监便只好退了下去。

  大约一刻钟后,御书房响起了一点点朝云靴蹭地的声音。

  颜清沅也没有回头,不意外地闻到了熟悉的香味,他露出了笑容。

  “睡了?”宁昭昭轻声道。

  “嗯。刚要睡,又后悔了,说想去母后那里睡。”看着榻上的小粉团儿,颜清沅笑道,手却揽过了她的腰身。

  “你便这般惯着她……昨天又带她去上朝,让人看见像什么体统。”宁昭昭嘟囔道。

  “我婉儿这么乖,正是要让他们都看看才好。”颜清沅满不在乎地道。

  两人一起从屏风后走出来,宁昭昭还在道:“我还是觉得……你太惯着她了。”

  颜清沅低笑:“吃醋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宁昭昭没好气地道。

  颜清沅突然偏过脸,看了她半晌。

  棒槌也快三十了。做了皇后的棒槌,和从前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孩子多了,她的性子静了些。

  她依然喜欢绾着简单的发髻,穿着简单的长裙,慵懒又天真。

  “看……什么。”她慢慢地道,低下了头。

  “看你,婉儿长得像你。”颜清沅低声道。

  “是像我……才那么好看。”宁昭昭有些得意地道。

  颜清沅笑了笑,道:“真可惜,你小时候我没看见。”

  宁昭昭愣住。

  他陆偏过头只是笑,好像毫不在意,微微上挑的眼角已经有了些不明显的纹路,岁月让他的面容显得愈发刚毅,沉淀出成熟的男人特有的魅力。

  颜清沅对孩子没有期待,哪怕对静婉,一开始也是一样。

  但是静婉刚生下来不久,就越长越像她娘。颜清沅吃惊地发现,她的性子竟也像她娘。

  明明三千宠爱在一身,却那么安静听话,从不捣乱,懂事得让人心疼。

  颜清沅忍不住想,棒槌小时候是这样的吗?

  这样一个孩子,原就是该让人喜欢的。可惜……她被锁在宁相府的后院,守着怨气冲天的母亲,从来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好。

  这个想法一产生,颜清沅便恨不得倾尽所有地去宠爱静婉。

  那娇宠的程度连宁昭昭看了都吃惊,有时候都忍不住嘀咕:“都说女儿是爹爹上辈子的情人,如今看来倒是不假呢。突然就跟开窍了似的。”

  宁昭昭道:“我小时候可比静婉还要听话呢。”

  颜清沅忍不住笑了,道:“哦,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只顾着宠,静婉难道不是我教得这么听话?”

  颜清沅捏捏她的手,低声道:“陪我走走。”

  此时正是午后,他带着宁昭昭走在了静谧御花园。

  宁昭昭起初还左看右看,但是发现颜清沅诡异地安静,便小心翼翼地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最近国泰民安的,她也没惹他啊。突然这么深沉……是怎么了?

  颜清沅失笑,道:“有什么心事,你猜猜?”

  “猜不着。哪有那个心思,你爱说不说。”宁昭昭嘟囔道。

  颜清沅心道,是啊,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了是吧。

  宁昭昭突然兴致勃勃地道:“我那天看见芷荷生的小姑娘了。姐姐领着妹妹,可好玩了。”

  颜清沅警觉:“你可是答应过我,静婉是最后一个了。”

  “……现在就算你求着我生我也不生了。年纪大了,折腾。”宁昭昭嘟囔道。

  闻言颜清沅回头看了看她皮光水滑的小脸,无奈地道:“能不能……别孩子长孩子短的。你就当没生过那些孩子,好好陪陪我不行吗?”

  “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你当然能当没生过!”宁昭昭顿时要炸了!

  过了一会儿看他好像不太高兴,她又默默地往他身上靠了靠。

  皇帝陛下就跟犯病了似的,拖着她在御花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宁昭昭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终于受不了了,嗫嗫地闹着要回去。

  颜清沅不高兴地道:“陪我走这么一会儿就累了?昨天你可是陪瑜儿跑了一天。”

  “可是孩子们午睡该醒了……”

  颜清沅黑着脸道:“又来了。我问你,今天静婉来找我是为什么事,你知道吗?”

  宁昭昭抿了抿唇,突然笑了。

  颜清沅愣了愣。

  “给你送东西了呗,很得意吗?”宁昭昭淡道,“没打开看吧?”

  颜清沅琢磨了半天,才想起静婉捧了那小盒子来,当时他忙着,见那盒子是个精巧的机关锁,没工夫拆就先放去了一边。

  宁昭昭冷笑道:“你真当你女儿是神童了,才三岁,就知道记她爹的生辰,还知道送东西了?”

  “你就是觉得我忘了你的生辰,把我拖到这儿来转了一圈又一圈?”

  皇帝陛下竟被她给说得脸上火辣辣的!

  “你给我送了什么?”他有些讨好地问道。

  “自己看去呗。”宁昭昭擦了擦汗,没好气地道。

  三十大几的男人了,竟然还腻腻歪歪地往她身上蹭!一脸委屈地道:“我就是觉得你有孩子了就不大搭理我了。”

  宁昭昭一甩袖子,边擦汗边往回走,道:“死性不改。”

  颜清沅连忙追了上去,追到一半被骂得不敢再追,想了想又跑到御书房去找刚才静婉送来的小盒子。

  结果一看,小盒子竟早就不见了踪影!可御书房分明只有一个静婉。

  颜清沅问她:“静婉,小盒子呢?”

  小公主萌萌地看了他一眼,道:“三哥四哥拿去了。”

  “……拿哪儿去了?”

  “不知道,拿了就说去泅水了。”

  “!!!”

  兰园。

  双胞胎皇子粗暴地用石头砸开了那个小盒子,看见里面有一条绣得歪歪扭扭的腰带。

  “哈哈哈,绣得好难看。”说完就把那条腰带丢到了池子里。

  “三哥,还有张纸。”

  兄弟俩靠在一起认了半天,勉强认出来了。

  “娘要教爹泅水?算了吧,爹那么笨,学不会的。”

  颜清沅赶到的时候,纸条都被泡烂了!

  两个光屁股的皇子在父皇的雷霆之怒下,颤颤巍巍地把被泡在水里的腰带捞了上来。

  颜清沅一看,泡得线都成了一团,上面的刺绣依稀可以看出来是条龙,可是现在就跟一块长长的大石头似的!

  双胞胎大哭:“父皇,它本来就是那样的!母后就只能绣成那样了!”

  “胡说!做错了事还敢赖你母后手艺差?”

  “本来就……”老三看了看他老子的脸色,吓得打了个哆嗦,不敢说了。

  宁昭昭听了消息匆匆赶到,拿了腰带看了一眼,莫名其妙地道:“是这样,没泡坏,就是龙嘴里咬着的珠子掉了。晾干了还能用。”

  颜清沅立刻变了脸色,道:“是么,你的手艺长进了不少,我的棒槌真能干。”

  转过身又非常严厉地道:“不问自取便是偷,念你等初犯,这次便先饶过你们。”

  宁昭昭道:“走吧走吧,我特地把他们支开的,想今天好好陪你来着。”

  颜清沅听了便是一愣,然后笑逐颜开,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没良心。”

  目送爹娘离去的身影,劫后余生的双胞胎大出了一口气。

  老三愤愤道:“妻奴。”

  老四道:“对,妻奴!”

  小孩子懂得什么,无非就是在外面听人议论了几句。当然,皇帝陛下谁敢议论?只是他们怎么看,都觉得自家父皇和人家说的妻奴,怎么这么像?

  这时候,已经册了太子的小瑜过来了。他已经开始有点少年的样子了,看着自己两个调皮的弟弟,直摇头。

  双胞胎虽然皮,但竟是怕哥哥的,在水里缩了缩脖子。

  “大,大皇兄……”

  太子殿下道:“快起来吧,今天,你们都跟着我。”

  “啊?”

  “意思就是,咱们兄弟姐妹几个,包括婉儿,今天都呆在一起,不许去吵父皇母后。”

  双胞胎光着屁股爬出了水,道:“为什么啊?母后要干什么?”

  小瑜勾了勾嘴角,道:“你刚不也说了,父皇是妻奴吗?奴才去听候主子吩咐了呗。”

  “大皇兄,怎么连你都这么说。”

  小瑜非常严肃地道:“我都看了他们九年了,自然比你们清楚。”

  ……

  寝宫里,颜清沅看了看一桌子宁昭昭亲手做的饭菜,笑得眯起了眼睛。

  今年她偶尔会下厨,就没一样做得像样的,偏偏她自己还很得意。

  颜清沅吃了一嘴又咸又甜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喝了一口水,又看着她笑。

  怎么说呢,颜清沅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蠢……

  很多时候,颜清沅自己都觉得惊奇,他竟然每看她一眼便愈发喜爱她一些。喜爱得只恨不得****夜夜让她相伴在身边。近两年来,甚至连朝会的间隙都忍不住偷偷跑回来瞧她一眼。

  年少时也曾轻狂甚至自以为看透生死。可遇到她以后,他突然开始期待能和她一起长命百岁。

  对她是一见倾心,能一世不离,是他此生最大的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