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共识

作者:Loeva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宛琴退出了书房。屋里便只剩下谢璞、文氏夫妻与谢谨之兄妹三人。

  谢徽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苦笑着对谢慕林道:“还好……我跟琴姨娘不熟,所以和她相处时,也没习惯说太多话,否则……”他咂巴咂巴嘴,“这些日子她陪我们一同吃苦,我都差点儿忘了,她与我们并不是一路人。”

  谢慕林道:“当初抄家的时候,我们被困在正院上房和南屋里,我使了浑身解数说动她站在我们这一边,用的就是四弟四妹的前途。爹爹若有事,我们手足全都成了犯官子女,考不了科举,婚姻也受阻。琴姨娘在曹家是家生子,带着孩子回娘家过活,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曹氏连大哥大姐的前程都无法保证,能给她孩子多少庇护呢?难道叫四弟四妹做下人去吗?琴姨娘这才下定了决心,在大理寺的官员面前为爹爹辩白。”

  当日共患难时,宛琴能下得了决心,但如今患难已去,曹家又表现出了示好的意愿,她就难免会动摇了。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思想没那么容易改变,她又还有亲人在曹家。当亲骨肉的前程不再受影响时,她自然又会下意识地倾向曹家了。

  谢璞淡淡地说:“她既然有功于谢家,我便不会弃她不顾。只是她终究有外心,你们多提防着些,别叫她知道太多机密之事,也别让她插手中馈。让她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专心抚养一双儿女吧。”

  文氏答应了,谢谨之、谢慕林与谢徽之也点头表示明白。

  谢璞用手指敲着桌沿,缓缓地说:“如今看来,曹家大房、二房是不打算继续为难我了,只平南伯府不肯甘心,多半就是为了财产吧。皇后娘娘想让我与曹氏复婚,那是不可能的。曹氏与方闻山已等了十几年,怎会放弃这大好机会?即使方闻山被皇上厌弃,也还在禁卫副统领的位置上呢,不象寻常小官小吏那般好打发。曹家想要变卦,他也不会答应。我可没兴趣与他做对,为了曹氏结下死仇,不值得。”

  他如今已经知道了皇帝的想法,曹家已是一艘迟早要沉的船,他既然好不容易从船上下来了,靠了岸,未来一片坦途,又怎会蠢到重新回到船上去?

  他看向文氏与儿女们:“钱财只是身外之物,若我不答应与曹氏复婚,曹家便不肯把财产交还,我也认了。日子总是能过下去的,只不过你们可能要吃几年的苦头。”

  文氏柔声道:“我不怕吃苦。老爷想怎么做,就尽管做去吧,我会把家里人都照顾好的。”

  谢谨之也道:“别说如今还在二房的产业未落入曹家手中,家里尚且温饱不愁,亦有宗族可依靠,即使我们全家都一无所有了,儿子也不赞成与虎谋皮。曹氏在谢家十数年,只有索取,未有回报,如今更是害得父亲几乎身败名裂。再将她迎回,继续做主母,谢家未来还能有好么?曹家欲对谢家示好,也只是因为皇上一时厌弃了方将军。倘若过些日子,皇上又重用方将军了,曹家重提方将军与曹氏的婚事,再对父亲下毒手,那我们又该怎么办?与其提心吊胆,还不如永绝后患的好。”

  谢慕林大为赞同:“没错!曹家人担心自家名声,只是一时的罢了。等风头过去了,天知道他们会怎么想?这回他们是明火执仗地陷害,王安贵又不给力,才让我们逃出了生天,万一下回他们来阴招呢?那就真的防不胜防了。”

  谢徽之点头:“是呀,这回是把假信藏在父亲的书房,下回天知道是不是直接对父亲的饮食下毒了?还是别迎那毒妇回来了,没有她,我们大家日子都好过些。”

  大家的意见达成了一致。谢璞心里也很高兴,他这几个孩子都这么聪明而有远见,不为一时的得失而迷失,怎能不令他满意呢?

  文氏见没什么大事了,就劝谢璞回房歇个午觉:“下午还要往老太太那儿请安呢,老爷歇一歇,养养精神吧。”

  谢璞点头,文氏就立刻去替他铺床了,同时也催着身体不太好的儿子谢谨之去午睡。

  书房里只剩下谢璞与谢慕林、谢徽之的时候,前者拦下了正要告退的儿女,问起他们:“外头有关曹氏与方闻山奸情的流言,你们可曾插过手?”

  谢徽之连忙摆手:“父亲,我也不知道那些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还以为没什么人知道呢。是大老太爷告诉我们,我才知道有这样的流言。”

  谢慕林倒是知道一些线索:“爹,这事儿可能跟萧家有些关系。您还记得我和三弟头一回去探监的时候,就是萧家二少爷陪在身边的吗?今日去接您的时候,我试探性地向萧二少爷道了谢。他虽然没有明说,但看他的反应,显然这事儿跟他脱不了干系。我看八成就是萧贵妃在宫里撒播的流言,又传到宫外来了。”

  谢璞点了点头:“若真是如此,我们就当不知情吧。你们也别再向任何人透露,早在流言传出来之前,就已经知道实情了,免得有麻烦。”

  谢徽之顺口答应下来,又笑道:“其实父亲也不必太紧张,我看曹家人那边对此也是心里有数的。曹荣家里都没少拿这事儿议论,曹家族里看平南伯府一脉不顺眼的大有人在。当年曹氏与方闻山的丑事闹得合族皆知,宫里、宗室也有所耳闻,私底下说闲话的还少么?”

  谢家被蒙在鼓里十几年,曹家怎么也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的。

  谢璞却道:“小心无大错。我们谢家可没什么依仗。”

  谢徽之只得应了,缩着脖子告退出去。

  谢慕林则把萧瑞今日跟她说的那番话一五一十地转告给谢璞。小姑娘记性很好,一个字都不差的,连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

  谢璞听完后,便陷入了沉思。

  谢慕林仔细打量了他的神情几眼,小心地说:“爹,我觉得吧……萧二少爷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话,定是在暗示些什么。要不……您四月初八那日,就到静海寺走一走?就算一无所得,也可以当作是去散心嘛。”

  谢璞笑了笑:“这倒也罢了,我是该去散散心,但不必指望能在静海寺有所收获。无论那位萧二少是想暗示些什么,我的前程终究是由皇上定夺的,萧家能起的作用有限。更何况,萧家除了宫里,就只在军中能说得上话。我却是个文官,长于地方民政,跟萧家不是一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