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旧仆

作者:Loeva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实说,那么长时间没见谢映慧,谢慕林对这个便宜大姐的印象已经变得十分模糊了。记忆中,只有她高傲任性、目下无尘,以及盲目信任母亲与曹家人的种种言行。

  谢显之还会因为曹家的异样举动,表现出反对与抗争的态度。谢映慧?这姑娘估计就差没姓曹了。

  在谢映真的记忆里,这位大小姐也是三天两头往平南伯府去,与外祖母和舅家十分亲热。除了同母所出的谢显之以外,她对谢家的兄弟姐妹们是一个也看不上。

  所以,她会在外人面前帮曹家人说好话,谢慕林真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这姑娘若不是天生反骨,一味向着外家人,就是已经被平南伯府一家洗了脑。

  这样的蠢货,京城里达官贵人、官宦世家等谁不是心明眼亮的?还真会听信她的话不成?估计不是确认了谢映慧是个好哄骗的傻子,就是不屑于平南伯府的厚颜无耻吧?

  谢慕林笑笑,对谢徽之道:“虽然这种事挺让人生气,但三弟也犯不着如此气恼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姐从小就跟平南伯府特别亲近。”

  谢徽之气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怎么一样呢?以前谢曹两家是姻亲,她爱怎么亲近曹家人都行。可如今,谢曹两家早成了仇敌,平南伯跟曹氏陷害父亲,差点儿把我们一家都给祸害了。就算谢映慧她能逃过大难,也不能如此厚颜无耻,认贼作父吧?!

  “亏她还自诩是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总瞧不起我们这些庶出的,骂我是个没出息的纨绔子弟。可我一个纨绔子弟,再没出息也知道孝道二字怎么写,父亲出事,我也竭尽所能去救人。她干的又是什么?这叫知书达礼?别开玩笑了!”

  看来,谢徽之与谢映慧的积怨挺深呀。

  谢慕林若有所思。

  谢谨之便劝谢徽之了:“虽然是手足至亲,但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妹妹与我们并非同道中人,渐行渐远也是难免的事。你往日与她不算亲近,想必对她也没多少期待,何必为了这种事生那么大的气?她做了错事,自会得到该得的教训。你只是她的兄弟,还犯不上为她的教养操心。”

  谢徽之抿了抿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事儿我听见都这么生气了,若是父亲知道,还不知会如何痛心。父亲遭这么大的难,她谢映慧不但没出过半点力,还直接为仇家摇旗纳喊去了,她对得起父亲的疼爱么?如此不孝,简直就是在往父亲心口上捅刀!”

  谢慕林叹了口气:“原来三弟是在心疼爹爹。不过这种事是瞒不住的,与其等到爹爹从外人嘴里听说这种事,大受打击,还不如你主动告诉他。这样一来,就算爹爹会为了一个不孝的女儿痛心,好歹也能知道,他还有其他孝顺的孩子。”

  谢徽之听得有些脸红,但想了想,觉得三姐这个提议挺好的。过去他没少胡闹,让父亲生气失望。可如今父亲夸他能干了,还会劝他用心读书,教他如何待人接物。曾经模糊又有些陌生的父亲形象,忽然间落到了实处。他满心孺慕,瞧见轻易就能得到父亲宠爱的大姐对这份关爱如此不珍惜,心里怎会不气恼?

  既然她不珍惜,那就让他得了吧!

  看到谢徽之平静下来,谢慕林与谢谨之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

  谢谨之有些担心地问:“三弟在曹家族地,可联系上大哥了?”

  说起这个,谢徽之也有些沮丧:“没有。上回有曹荣掩护,我好歹还偷偷潜进平南伯府,与大哥隔着墙见了一面。可这回,因曹荣他母亲胡乱说话,不少人都知道他与我交好的事儿了。在承恩侯府与曹家二房还罢了,平南伯府那边对他却戒备了许多。

  “别说我装扮成小厮的模样跟他进府了,就是他本人,平南伯府的门房也不肯轻易让他进去,非要他说清楚是去找谁,才愿意放他进门。他身边跟的人,门房更是一个个看清楚了,问明了叫什么名字,才肯放入。我从前去过好多回平南伯府,怕被人认出来,就没冒那个险。”

  虽然谢徽之没冒险,只让曹荣入了平南伯府,但也没多大用处。曹荣是借口去寻平南伯嫡长子曹文衡说话进的府,两人不算熟,只是前不久,曹荣替曹文衡出面与人斗箭,赢了,得了曹文衡一句“有空来找我玩儿”的客套话罢了。曹文衡今日另有事要忙,随口一句就把曹荣打发了。下人一路送曹荣离开,他根本没机会象上回那样,在平南伯府里乱逛。

  很明显,平南伯府如今出入戒备森严了许多,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曹荣不是傻瓜,他看出了平南伯府内部的气氛古怪,因此跟谢徽之坦言,不会再帮他的忙,入平南伯府找人了。曹荣一家本质上也只是曹家的附庸,帮着打听些消息倒也罢了,若是犯了曹家的忌讳,他母亲一定会追着他狠揍的。

  谢徽之遗憾地对兄姐道:“虽然我对曹荣多是利用之心,但这段时日,他对我着实不错,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也把他当成朋友了,不想真个连累了他。他不敢再帮我,我也不会勉强他的。”

  谢谨之点头:“是这个道理。曹荣小哥对我们助力很大,我们也该感念他的情谊,不能叫他去冒险。”

  谢慕林则帮着出了个主意:“爹爹这几日都在忙着从官府接收二房的产业与当初被扣押的男女仆从等事。我记得他说过,平南伯府已经私下走了门路,将曹氏的亲信心腹,以及用惯的下人,全数要走了。我估计大哥以前用惯的人应该都被平南伯府要了过去。当中总有对大哥足够忠心的,明白大哥心意的人。三弟若能想办法找到其中一个,说不定能成功给大哥传话呢?”

  谢徽之若有所思:“这倒也是……大哥身边的丫头小厮,我都挺熟的。其他人多半是曹家那边的走狗,但青松这小子还算老实,一门心思只认大哥这个主子,大哥也对他相当看重。倘若平南伯府把青松也要了过去,那他多半愿意帮我这个忙。”

  更妙的是,青松的父母是曹氏的陪房,他可以算是曹家的家生子后代。平南伯府的人是不会怀疑他忠心的。

  谢徽之便与谢慕林、谢谨之两位兄姐商量了一番,议定如何通过青松给谢显之传信。

  末了,他才忽然想起了前言:“对了,下人既然都放出来了,怎么不见他们到家里来?”

  谢慕林眨了眨眼:“哦,我听娘说,是因为下人里头不知道还有没有曹家的耳目,爹不放心,想要先甄别一番。再说,咱们家如今这境况,也用不了那么多下人,需要遣散一些。”她提醒两位兄弟,若有想留下的人,最好去跟父亲打声招呼。

  说起这事,她还有些小沮丧。

  她不想要从前侍候谢映真的梨儿回到身边。可是,梨儿父母是文氏的陪房,是不可能被遣散的。

  所以,谢慕林只能硬着头皮,迎接这位对谢映真十分熟悉的梨儿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