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圣旨赐婚

作者:九步天涯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年后,渝林。

  秀丽的庄园内,花团锦簌,姹紫嫣红。

  渝林是位于海边的大城,常年有海风浸润,气候和暖,四季如春,这别业内的花也是一年四季争奇吐艳。

  百花丛中,蝴蝶蜻蜓乱舞,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童子拿着小斗在扑蝶,只是,表情却十分的意兴阑珊,还有几分……嫌弃……

  花园边上的小亭中,一个纤秀美丽的女子放下手中书本,眼神投在小童身上时,立刻露出一个和蔼温柔的笑容来,“家轩,扑蝶好玩吗?”

  “还行吧。”小童漫不经心的答着,将小斗丢给一旁彩云,迈着步子来到女子边上,“扑够了,你陪我下棋。”

  “下……”女子面有难色。

  蓝家轩颇为理解的道:“我让你好了。”

  蓝漓笑得有点尴尬,却还要在儿子面前抢救自己所剩无几的尊严,“娘需要你让吗?下就下,谁怕谁?”

  “这可是你说的。”蓝家轩唇角微勾,早熟的脸上透着自信光芒。

  彩云无语看天,摆好棋盘,果然,半盏茶的功夫都没过,蓝漓已经溃不成军,被杀的片甲不留。

  该死!

  蓝漓瞪着棋盘,恨不能瞪出一个洞来。

  眼前这个智商高到宇宙外太空的小大人真的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吗?也太……聪明了吧……

  彩云火上浇油的揶揄:“唔……这次坚持的时间更短哦。”

  丢脸的蓝漓立即剜了她一眼。

  彩云却当没看到一样别过眼去,笑嘻嘻的看向蓝家轩,“轩少爷,不如跟彩云姑姑去练武吧?”

  蓝家轩兴致缺缺的道:“你的功夫我都已经学会了啊,还是你有了新的招式?”

  彩云期待的神色在脸上龟裂成碎片,僵在原地,要笑不笑。

  蓝漓却是不客气的大笑起来,拍着蓝家轩的肩头,道:“好啦,乖儿子,别再逗你彩云姑姑了。”一扫方才吃瘪的心情,拿过小斗,道:“乖,娘还有些事情没做完,你不如再去扑会儿蝶好了。”

  “不要,幼稚。”蓝家轩嗤之以鼻,顺手拿过蓝漓手中的书本,皱着眉头看了会儿,道:“这个倒是看起来有点意思,你不如给我讲讲吧。”

  那态度,分明一副给你个机会的样子。

  蓝漓哭笑不得,有这样一个聪慧至极的儿子,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如何,但既然家轩对这个有兴趣,学一下也无妨。

  蓝漓接过书本,“这个么……”正要讲解,一个仆从匆匆而来,送来家书。

  “上一封家书不是才到几日吗?”彩云一边将家书递给蓝漓,一边狐疑的道。

  蓝漓接过家书,扫了一眼,忽然怔住。

  这样的表情,在蓝漓的脸上,绝对是少见的,小小的蓝家轩乘着她愣神的空隙,已经接走家书,只扫了一眼,稚气的眉毛微微挑起,饶有兴味的看向蓝漓。

  “要成亲了?对象还是华阳王……”说着,小手支着下巴认真的想了会儿,道:“你说华阳王他会介意我这个拖油瓶吗?”

  蓝漓被这稚气的言语唤回了神,道:“胡说什么?家轩可是娘的宝贝。”

  蓝家轩咧嘴笑了起来,“好啦,我知道,但是这个……”他扬扬手中家书,“是真的要回去成亲?”蓝家轩颇有些为难的皱了皱鼻子,“不回去,可是抗旨,抗旨可是要杀头的啊……”

  纤细的长眉微微皱了一下,蓝漓心中有了主意。

  “娘回京一趟,你在渝林等我。”

  蓝家轩并不是个缠人的孩子,从蓝漓的表情上也看出点端倪来,当下只哼着声音交代了几声要小心,便算罢了。

  第二日,蓝漓轻装简从,坐船北上。

  海风送暖,彩云站在船头呼吸了会儿新鲜空气,去膳仓拿晚膳。

  别看这船体型不大,构造的却十分的精巧,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膳仓的大小刚好够让做饭的江婆婆展开身手,既不觉得拥挤,也不会觉得过分旷阔。

  彩云看着,不由再次感慨她家小姐能者多劳,这样的船只居然也设计的出来。

  “快送去给小姐吧。”江婆婆将膳食漆盘递给彩云。

  “好。”

  彩云很快将晚膳送到仓房,蓝漓也适时放下手中的书本,安静进食。

  彩云站在一旁,憋了一整日的话终于是压抑不住了。

  “小姐……你真的要嫁给华阳王吗?”

  蓝漓没有回应。

  彩云抿唇,道:“不是彩云要多嘴,他合该早娶了小姐的——”

  蓝漓筷子一顿,慢慢看向彩云,“不要胡说。”

  彩云小声道:“什么胡说,孩子都那么大了。”想到什么,她忽然又道:“但是怎么会指婚的呢?”

  蓝漓沉默了。

  她离开京都不久先帝驾崩新帝登基,但华阳王的身价不跌反涨,是大周最为叱咤风云的人物,若是给他指婚,适合的王公贵女能从东华门排到西直门,蓝修谨虽然也在朝为官,却只是个从五品的小官,在京都可谓一抓一大把,就是怎么指,都排不到她的头上来。

  莫不是……那位……

  彩云也已然恍然大悟,“难道是肃亲王府的老王爷吗?”在京都,只有他有那个本事,也知道小姐和华阳王那段过往。

  蓝漓放下碗筷,“吃好了。”

  “哦。”彩云回神,利落的去收碗筷,也结束了方才的话题。

  目送彩云的身影消失在仓门口,蓝漓颇有些头疼的点了点额角,这丫头,跟着自己这么久了,这话多的习性却是一点也不像自己。

  舱外,忽然响起刀剑相接的声音。

  彩云已经入了仓,“是边上的一条船上,打了起来。”

  蓝漓起身到的窗边,视线一扫,这边上的船看起来虽然朴素,但构造和船上防备设计看起来并不是普通的商船,而将那只船围住的几艘小艇亦装备的十分周全,每只小艇上站着数名黑衣劲装的大汉,劲弩发射出无数的钢箭,淬着火心,将扔上船的火油罐直接射破,顷刻便燃起了大火。

  轻蹙眉头,蓝漓有些忧心,真的能不担心吗?

  下一刻,燃起大火的船只上,便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看来这是早就蓄谋好了的围杀,她可不想做被殃及的池鱼,当即立即道:“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