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凤头金钗

作者:九步天涯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蓝漓顺着战英的示意朝前面一看,不远处宫道转角,一个人影极快闪过,瞧着那一闪而过的背影,蓝漓不难辨认,那不是别人,正是陆丹衣。

  陆丹衣怎么在这里,难不成……

  蓝漓想起当初在摘星楼,她与陆丹衣撞到孙于氏算计蓝烁时候的事情,当时陆丹衣的表情……

  蓝漓愣了一下,不会吧……

  战英低声道:“主子?”

  蓝漓连忙回过神,道:“先去西直门口瞧瞧。”

  “是。”

  等蓝漓主仆到了西直门口的时候,场面已经被稳定下来,那些官员内眷经过方才那一番鲜血洗礼,此时依旧面色惨白,被禁卫军护卫着退到了安全地带,有的稍有些年岁见不得血光的更是直接昏了过去,倒是让蓝漓朝前的路上十分的通畅。

  不知为何,整个西直门口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青衣人全部被制服,死伤的也有禁卫军和骁骑营的人开始处置,白月笙此时正在叶赫王跟前,而那明笑玉则被叶赫王和萧明谦护在身后,叶赫王倒是平静,倒是萧明谦,神情复杂。

  而明笑玉……或许是因为方才的骚乱,明笑玉面上一直挂着的面纱掉了下去,露出了那张清丽的脸庞来,脸上带着几分慌乱和惊恐,显然也是没见过此等血腥场面,而之所以一片死寂,却是因为卫祁。

  此时卫祁正站在白月笙白月笙不远处,因为背对蓝漓,所以瞧不清楚神色和面相,但他那素来握剑的手,却牢牢抓住了明笑玉的手腕,低呼了一声:“你……你是谁?!”

  他下手未曾留意控制力道,只一下,明笑玉便被抓的痛的脸色越发的白了起来。

  卫祁身为镇国将军,平时严肃正直,出现今日这样的反应,着实让在场所有人都意外无比,尤其是靖国公,只一眼,便面色微变。

  这张脸,实在是太像了。

  “卫将军!”萧明谦冷声开口,“放手。”

  卫祁意识到自己失态,下意识的松手,眼眸扫过明笑玉那张脸,视线忽然掠到了她头上那凤头发钗,眼眸之中越发深邃了起来。

  卫祁沉声问道:“明姑娘?”

  明笑玉慢慢退后两步到了萧明谦身后,点了点头,“是,我就是明笑玉。”

  “好,可否请明姑娘告知,这凤头发钗,是从何处得来?”

  明笑玉摸了摸发髻之上的凤头钗,“这发钗原本是我亲生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我一直不曾带过,今日……”她咬了咬下唇,才继续道:“是我的大日子,这才戴在了头上。”

  卫祁神色深沉,视线扫过明笑玉那张熟悉的脸庞,等落到了那凤头发钗上的时候,除了探究和意外,还带着几许别人看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不远处,白月辰也为这一突发情况意外非常,他早已心死,今日出现,也不过是不想给白月川和太后那边的人以口实,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想当日自己请卫祁将军商议,希望他在明笑玉这件事情上有所帮助,并且告知他明笑玉有可能的身份,卫祁将军虽然有所动容,但终究还是沉默以对,他便知道,卫祁公私分明,只怕未必会出手相助,但现在……

  难道卫祁是认识那发钗不成?

  他思绪刚落,只听靖国公阴沉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卫将军做什么?今日可是皇上封妃的大日子,卫将军这样的唐突,岂不是对皇上不敬?卫将军可不要仗着自己军功卓著,就这样的藐视皇上!”

  卫祁转身,眼眸之中精光迸射,直接对上了靖国公,“老夫对皇上忠心耿耿,如何谈得上藐视和不敬?今日主要是因为看到了一件旧物勾起往事,所以才这样唐突失礼。”

  “既然知道是唐突失礼,还不赶紧让开位置,让明妃娘娘的车辇入宫?耽误了吉时,就怕卫将军也是没法担待的!”靖国公不等卫祁说完,便将话茬截断了过去。

  卫祁冷冷道:“若老夫没看到,自然不会耽误半分,但今日老夫既然看到了,便要问个所以然来!”

  “卫将军!”靖国公沉声道:“看来你是明知会耽误吉时还是非要耽误不可,是不是?”

  蓝漓不得不说这靖国公也是老狐狸,每一句话都是切中卫祁耽误吉时,绝口不提别的,好在对上的是卫祁,卫祁直接不理会他,转向叶赫王和明笑玉萧明谦三人。

  萧明谦下意识的挡在明笑玉之前,“卫将军要做什么?”

  叶赫王也道:“今日是明妃娘娘册封的日子,卫将军若是有任何别的事情,还请等册封大礼过了之后,再行查问,可好?”

  卫祁却不为所动,看着明笑玉,一字字问道:“这凤头发钗,当真你是母亲留给你的遗物?”

  明笑玉左右看了看,有些窘迫,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方靖国公便有些着急了,看了白月笙一眼,岂料白月笙正在和卓北杭交代什么事情,直接当做没看到。

  靖国公气愤难平,大概猜到白月笙怕是故意的,若一旦让这个卫祁老儿将当年的事情抖出来还了得?但卫祁位高权重,若是白月笙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有谁拦得住?

  靖国公冲身后仆从使了个眼色让他进宫请人,自己则大步上前,挡住卫祁道:“卫将军,你非要在此时此刻查问吗?明姑娘是叶赫王的义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却非要在今日查问她亡母遗物到底是何居心,莫不是想破坏大周和北狄结为姻亲关系不成?属老夫直言,卫将军,你不要太过分了,皇上敬重你不代表你可以这样的胡作非为!”

  卫祁冷冷道:“此时青衣人的事情还没收拾妥当,老夫不过随意一问罢了,靖国公却这样着急,怎么,做贼心虚?!”

  “你——”靖国公一僵,“老匹夫,你说话便说话,可莫要胡乱攀咬,我为何要做贼心虚?!”

  “不是吗?”卫祁冷冷一哼,道:“只因这明妃娘娘头上所带的凤头发钗,原是当年我与贾承送给锦程和晴姑娘的成亲之礼,锦程……国公爷没有忘记吧?便是您二房胞弟,当初的远走边城驻守的定远将军。”

  场上霎时哗然。

  这里自然也有些老臣,曾见过定远将军梅锦程,但对他那位夫人却知之甚少,只是觉得这位明笑玉姑娘掉下面纱的时候有些眼熟,如今经卫祁一说,立即想到,莫怪眼熟,竟是和去年香消玉损的梅家将军梅映雪如同一个模子里面印刻出来的,只是梅映雪冷冰冰的是个冰美人,而这位明笑玉姑娘眼神陈澈,看起来便不谙世故。

  卫祁接着道:“当年定远将军在边城横死,夫人也殉情而死,老夫赶去奔丧却连尸首都不曾见到,只说他们被中了流寇暗算,如今这位明姑娘手执定远将军夫人遗物,老夫问上一两句又如何?国公爷不必如此着急吧!”

  “你——”靖国公语塞,但很快冷声道:“世上巧合之事那么多,相似之人也不是没有,卫将军还是收敛一些的好,今日可不是让卫将军随意查问的时候。”

  “哦?”卫祁转身看向叶赫王,“请问王爷,这为明姑娘,王爷是如何收到自己身边的。”

  “卫祁!”靖国公微怒,“适可而止。”他没想到卫祁居然如此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无论如何,此时此地,也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

  卫祁却不为所动,“国公爷是心虚不成?怎么说,定远将军也是你的胞弟,你难道不好奇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位姑娘手上会有定远将军夫人的东西吗?”

  靖国公再次语塞。

  远远的,蓝漓瞧着他们争锋相对,耳边再次响起昨夜白月笙的话,这卫祁将军和那位定远夫人,其实说白了,是爱而不得,所以只能成全,如今见到明笑玉头戴自己当年送给定远将军夫妇的祝福,明知道明笑玉心中的人,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入了深宫弃了爱人成为弃子下场凄惨?

  他只怕早就怀疑当初的事情绝对和靖国公拖不了干系,索性借着今日的场面将那件事情抖了出来,接机闹到了白月川的跟前,也好名正言顺的去调查当年的事情。

  这,也是和靖国公正面对上,不但为了当年定远将军的事情,也为了如今红袖大长公主。

  那红袖大长公主该担的,自然要担,但不该她担却被人硬套上去的,卫祁也不会让人随意泼脏水。

  卫祁的形象瞬间变得有些高大,他正直但不迂腐,虽是武将但也心细如发,今日这样的日子,若是将当年的旧事翻了出来,无论如何,这册妃的事情,怕是要暂缓了。

  蓝漓也不由赞叹,莫怪能做到镇国将军这样的位置。

  叶赫王淡淡道:“当初的确是在变成附近发现的那位女子,当时她大腹便便,被那些流寇也折磨的不成人形,我将她带回营帐之后,她产下笑玉,没几日便去了,她的那些遗物一直收着,等后来笑玉十五岁的时候,小王才交还给她,这凤头发钗,的确是其中之一。”

  “当年定远将军夫人殉难之事,也是身怀六甲……”卫祁喃喃道,“那她样貌如何?”

  靖国公沉声喝道:“卫祁!你定要在今日这样大喜的日子说那些成年旧事吗?!这可是西直门口,是皇城,不是你的军营!”

  “这……”叶赫王看看靖国公,又看看卫祁,有些为难。

  倒是那明笑玉,本就没什么心机,多年来也一直想知道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此时听卫祁竟然是可能认识她的父母,也顾不得很多,便道:“义父和照顾过母亲的人都说,我的样貌与母亲几乎一样,我平素想母亲的时候,也会照着镜子思忖……”

  叶赫王沉吟,“的确很像,便是连气质都有七八分的相似。”

  场面上又是一片死寂,如此说来,这明笑玉,竟然很可能就是当初定远将军的孤女了?

  靖国公冷笑,“就算如此那又说明什么?叶赫王,本公且问你,是那女子亲口说,自己是定远夫人的不成?”

  “这倒没有。”

  “那便是了,世上的事情,颇多巧合,若是我梅家骨肉,如阿雪一般真是二弟遗孤,本公自然会悉心照顾护在羽翼之下,若是只靠一些模棱两可的推断……本公觉得,怕是不能服众吧?”

  旁边的人也是鸦雀无声,靖国公说的的确不无道理,如今只有这一件物品,又无确切人证,怎么证明的了?

  明笑玉有些急,想说什么,但被萧明谦拦了下去。

  便是卫祁,也微微皱眉,眸心之中闪过一抹迟疑,除了这些物证,他的确没有证据能证明这明笑玉的身份。

  靖国公冷冷道:“更何况,今日并非追究我梅家旧事的时候,吉时已到,卫将军,还请让开位置。”

  卫祁回眸,“这位明姑娘的身世有诸多疑点,如果她真的是当年定远将军的遗孤,本就是我大周女子,如何成为大周和北狄维系关系的纽带?”

  一直沉默看戏的谢丞相道:“说的是。”

  谢丞相此话一出,其余人也莫不附和。

  靖国公眼角抽了一下。

  卫祁慢慢道:“依老夫看,此事还是先行禀告皇上,再请皇上具体定夺为好!”他转向一旁的白月笙,“不知华阳王意下如何?”

  沉默良久的白月笙略带迟疑:“竟然卫将军这样说,那本王便先去禀告皇兄,且看皇兄的意思。”

  “华阳王请。”

  白月笙退进了宫门之内,经过蓝漓身边的时候,冲蓝漓递了一个安心的神色。

  那边,靖国公脸色阴沉,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只一眼,他便看出今日白月笙这是故意的,从头至尾都不言语也不阻止,不是故意看戏又是什么?

  只是,就算白月川真的来了又如何?他到底和白月川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他却不知,卫祁所要的,是今日暂缓大礼,是可以名正言顺的调查靖国公等人。

  少顷,白月笙回转,王进带着御辇,到了西直门口,所有人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白月川一身明黄,在阳光之下本该耀眼夺目,但不知为何,却似透着几分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