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五章 添麻烦(2更

作者:相思如风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队长挺尸,四兵哥一直偷偷的观察,发现队长在小萝莉说他们的第三条腿没废时忽的睁开眼,个个默默的望天,囧,原来队长真的是在逃避现实啊,这下真的满血复活了哒!

  他们决定当作没发现队长复活了,帮小萝莉用滚烫的开水清洗用过的医针,烫一遍再擦干,用小萝莉配的药水浸泡一遍再捞出来擦干,一一放回皮革针套。

  给医针消了毒,搬出零嘴给小萝莉啃,分出一个人去买水果和小吃,搬回一大堆东西。

  康教授秦教授和卢教授忙完上午的活儿抽空去病房探视时闻到的是香喷喷的烧烤味,小姑娘面前放着一大堆串串小吃,几个兵哥殷勤的在帮小姑娘递吃的,那画面格外的喜感。

  而手术床上的燕帅哥也不知几时醒了,睁着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三位教授惊喜的围到床侧:“燕大校,你醒了啊,感觉怎样?”

  “呃……这个,我醒了有会儿了,没特别感觉,目前腿没什么知觉。”燕行有点担心教授们会掀被子瞅,怪尴尬的。

  三位教授不知道燕大校尴尬啊,非常利索的掀开被子检查,戴上纱手套摸燕大校的腿,摸脚心摸手心,摸心跳,摸这摸那,将燕大校从头到脚的检查,查得那叫个仔细。

  燕行微微仰高头,看到被子被弄走时盖隐私部位的纸也被弄歪了,几乎是赤条条的,那叫个羞啊,脸快着火,热辣辣的一片,而医学教授们好似没发现似的,还碰这碰那,他羞得无地自容,干脆再次装作自己是具没啥感觉的尸体。

  “小姑娘,他的脚心是温热的,他自己怎么还没感觉?”康教授摸着燕大校的脚心脚背倍感奇怪,燕大校的血管在突突的跳,他本人怎么可能没知觉?

  燕行本来在装死尸,结果教授们还与小萝莉讨论他的伤势,他生怕小萝莉跑来看到自己光溜溜的样子,羞得想找地洞钻。

  乐小同学没动,手里抓着一支串串在啃,啃了一口才有空答疾:“神经与肌肉组织坏死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的,他要是现在就有知觉,我就可以上天啦。”

  “小姑娘,他们的神经要几天才能有知觉?”将燕大校研究了个遍,教授们转而无视他,帮他盖好被子,去与小姑娘讨论。

  蓝三帅哥热情的将烤串分给三位教授,还给倒杯温开水。

  “如果每天给他们针灸温脉,五天左右,对了,秦主任,麻烦帮他们开出院单,下午让他们爬去部队呆着,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太重,呆得太久,会令我的嗅觉迟钝。”

  “行,让他们部队来将人拎走好了,留在医院也是白占病床,匀出病房来,我们一天好歹还能多赚一百二百。”

  教授们嫌弃的不得了,讲真,他们是不想让人走的,他们还想偶尔跑来研究研究呢,小姑娘说了留在这里会熏坏她的鼻子,必须让罪魁祸首离开啊。

  兵王们:“……”你们就这样讨论病人去留,有考虑过病人的感受么?

  若问教授们有没考虑过病人感受?当然是没有啊,为他们考虑个毛线啊,要考虑也首先考虑小姑娘的心情,病人保住了腿就该知足了,谁有空考虑他们在想啥。

  三位教授一致将燕大校视为空气,与小姑娘愉快的探讨一阵,吃了十来串烤串,心满意足地回自己的岗位。

  蓝三机灵的送教授们,顺便去拿回出院单,再去结帐,然后通知营部带上该准备好的东西下午来医院接队长仨人。

  之所以没上午就出院,是因为小萝莉中午还要针灸,从将近十二点时分开始,还是同时给三人针灸,给仨人温脉一遍才让帅兵哥们帮收拾物品,让部队来接。

  裴十八带着两队友开着小萝莉的私人直升机到医院接人,小飞机昨天才从H省回到首都,同时接回了另两被冻伤的队员。

  他们带有驻部军医务所的手术床和被子等等,三人带物品到医院VIP病房,和蓝三等人将队长和十四十七转移到自己带来的手术担架床上头,用被子将仨伤号包得严严实实,带上行李物品下楼。

  蓝三帮小萝莉提着她的大背包和帮抱玻璃瓶,和队友们转移进小飞机,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回到驻军部的旅部医务楼,与等候着的人一起将队长十四十七搬出机舱,抬进医务二楼,仍然安置在一间房间里方便针灸。

  安置好队长仨人,蓝三开车送小萝莉去营部宿舍,将她的私人行李放宿舍。

  北方自寒流袭境后,几乎是雪天,就算哪天雪融化了,夜里又是冰冻,元月份后隔三差五的来一场大雪,前几天又来了一场雪,驻军区内白茫茫的一片。

  军区内的道路清扫过,那些不是训练的场所覆盖着厚厚的雪。

  回到燕某人营地的宿舍楼,乐同学将行李放室内,跑外头溜跶,溜跶几圈又回宿舍老老实实的看书,她倒想到处玩耍,然而很多地方有人站岗,还有监控仪器,无论到哪基本都没脱离监控。

  那些监控自然不是针对她的,可她不喜欢生活在别的眼睛底下,不如当个乖孩子安安静静的看书。

  燕行回到驻军部感觉自由轻松多了,下午将一些事交待下去,让人提前做好安排等天气暖和雪化时派人秘密到H省某些地方善后,处理他们执行任务留下的某些来不及处理的痕迹。

  交待了该交待的,余下来就是安心养伤,在医务楼里呆了半个下午再没见小萝莉,到晚饭后还没见人,再也憋不住,问在房间的洛七:“小萝莉是不是回去了?”

  “没有,小美女在宿舍呆了半个下午,晚饭的时候去食堂吃了饭又回宿舍去了。”洛七如实将队友们传过来的信息汇报给队长,据说下午小萝莉跑训练场附近溜跶一圈,看样子玩得挺得开心的,后来不知咋的爬回宿舍再没外出玩。

  “她有没说哪天回去?”

  “小萝莉说明天后天针灸两天,后天晚上回晁家。”

  洛七将知道的都告诉队长,小萝莉为了队长和十四十七的伤,错过两天的考试,还不能放假就回家,估计心里老委屈了。

  燕行郁郁不乐的抿嘴,小萝莉在部队呆两天就要走,肯定是去Y南省对面的地方找某人拿她的翡翠石头,他不能动,不能跟她一起去。

  他心情又莫名其妙的低落,躺了不知道多久,迷迷糊糊间听到说话声,猛的惊醒,发现洛七在给外面的人开门,蓝三护着小萝莉来了!

  小萝莉来肯定是针灸,燕行感觉脸烫了起来。

  蓝三抱着一只保温桶,装着加热过的药汤,进门后将保温桶交给陪着队长的几位队友,先站一站,等身上的冷气消散将大袄子脱掉。

  乐韵没穿什么太厚的衣服,就一件羽绒服,不用脱来脱去的,在近门的地方停一下,衣服上的冷气很快就散尽,提着包包上工,仍然先给卓十七针灸,让帅兵哥们灌碗药,再扎针。

  燕行侧过着头观望,待轮到自己,想到小萝莉帮十七十四隐私部位也扎针,把人看光光了,自己也逃不掉被看光的待遇,想到那画面羞涩得想钻地洞。

  然而,理想很丰富,现实……有点打击人,小萝莉给他针灸时并没有给他的第三条腿扎针,只在四周扎几根针,隐私部位还是遮盖着的。

  小萝莉看光了十七十四,就是没看他……

  原本羞涩的心情立刻就转变成打翻了醋坛子,燕行心腔里酸水泛滥成灾,整个人都不好,特别特别的不好,他不比十四十七差,小萝莉竟然对他无动于衷?

  乐同学给燕人扎针,原本好好的,燕某人的气息乍的乱了,震得她的医用针有几根上浮,气得移了两步,一把掌摁燕某人脸上:“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气血乱走,震歪了我三根针,我得拔掉十几根针重新来过,你给我老实点,再搞什么飞机给我添麻烦,信不信截掉你的第三条腿。”

  一只软软的小玉手摁脸上来了,燕行脑子里不知哪去的思维“嗖”的飘回来,那啥啥的想法全没了,羞耻感涌上心头,不敢瞅小萝莉,果断的装死。

  小萝莉突然发火,蓝三洛七等人一脸懵,他们咋没发现小萝莉的针偏了啊,就看到颤了颤而已。

  燕某人安份下来,乐同学气呼呼的瞪他几眼,收回十几根针,再从他丹田处往四周扎,一路扎到脚心,开启温脉模式。

  挨训了一通,还遭了一通危胁,燕行老老实实的当尸体,被翻身趴着扎背时也乖得像条僵蚕宝宝,等做完针灸再翻身仰面平躺,偷偷的瞅小萝莉,瞄到她虎着张脸,他心虚得比做贼的人还要紧张,想跟她说话又不好意思,就那么目视着小萝莉收妥工具由蓝三陪着离去。

  等小萝莉和蓝三的脚步声远出去,听到汽车发动机声传来,燕行默默的瞪眼,那啥,他明天要不要跟小萝莉解释一下他不是故意给她添麻烦的?

  ------题外话------

  有个萌萌哒的小仙女问三更四更是什么岛,偶想了一夜,觉得三更是昙花岛,四更是凤凰那种岛儿~(悄悄的问一声,小仙女们说偶形容的形象不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