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八章 不讲道理

作者:相思如风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贺家兄弟是不知道周董给晁二爷出馊主意,如果知道是周董干的好事,肯定去找周董干架,不明所以所以世界会少很多乐趣,因而当贺祺礼贺董接到晁二爷的电话,非常头痛的将事实说给兄弟和子侄们听,一个个表示……嗯,真的有点不好办!

  经过深思熟虑,老爷子们英明的决定将周董给小医生送礼的事转达小医生的光荣任务就交给小龙宝好了,小龙宝能力大,能者多劳嘛。

  遭人丢来一桩大任,燕行默默的撇嘴角,不就是因为他跟小萝莉熟一点嘛,为什么作死的事就总摊派他身上?

  身为晚辈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上,而晚上,原本总粘着他想跟他一起在东厅打地铺的最小的两个弟弟也绝口不提跟他挤挤的事,让他特别纳闷,难不成告诉小萝莉有人送虫草给她的事很恐怖?

  怀揣着一丝疑惑,燕行睡觉前枕着自己的香草芯枕头望着空气等小萝莉露面,等啊等,又等到过了一点才将小萝莉盼出来。

  “小萝莉!”看到仍然白嫩如春葱般的小萝莉,他一个骨碌爬坐起来,送上一个倾国倾城的笑脸,老人们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小萝莉不颜控,对她笑脸相迎总没错。

  “无事殷勤,非奸即盗,这么热情积极必定有事。”瞅到俊美帅哥璨然微笑,乐韵顿时就认真了,燕某人的笑容明显带着讨好的意思,也是他有求于她常出现的表情,不得不留心点,要不然一不小心被坑,损失一定是巨大巨大的。

  “哪有,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奸诈?”燕行郁郁的摸摸头,他好歹长得这么俊,看着也不像坏人啊,颜值是给人第一印象的关健,他应该不至于让人感觉奸诈吧。

  “有时不止奸诈,脸皮也厚。”乐韵没给面子,抱玉盒坐到席子上,一脸防备:“有事快说,说了我好给你扎针。”

  “如果不是好消息,你是不是等扎针的时候趁机收拾我一顿?”

  “答对了,可惜没奖励。”

  “就知道你想公报私仇。”燕行翻个白眼,就猜着是那样,如果他敢说不好消息,比如又要请她看诊治病,小萝莉肯定会在针灸时专挑不需要扎针地方扎几针,让他出糗。

  为防止小萝莉一言不合对自己动武,忙言转正转:“其实不是坏消息,是好消息,你晁哥哥的二伯父下午打电话说周董给你送了一车冷藏货车的虫草,车子还在晁董家,等你忙完回去处理。”

  “哇,周董是好人呐。”乐韵喜得双目放光,差点一蹦三尺高。

  虫草啊,多多益善。

  这份礼物她喜欢!

  虫草就只有Z、Q两省有,一年只生长一次,是最具区域性的奇药,不像其他药材遍布名山大川。

  她有空间,灵田里能种各种各样的药材植物,然而并不是万能的,至少虫草那种药材就种植不了,因为空间里没有昆虫没有飞蛾,就算种植几棵虫草在灵田里有了虫草孜子,没有飞蛾幼虫也发展不成虫草。

  而她,绝对不想为了虫草就冒险将飞蛾之类的昆虫带进空间,万一它们进空间后会产生不良链所反应,危胁到神树或者污染灵田,最终得不偿失。

  所以,她只能多多的收集虫草备用,不强求自给自足。

  乐小同学也挺忙的,呆在药房忙着自己的事,也并不想特意听贺家人生活隐私,刻意忽略他们,很多时候没听他们说什么,也不知道晁二伯给贺家打电话说周董送礼的事儿,所以听到消息特别开心。

  “你很缺虫草?”燕行更纳闷了,小萝莉自己挖到那么多虫草,小十五小十六挖的虫草也当礼物送给她,他舅公们也将收购到的虫草一半给小萝莉,她有几百斤存货,还缺?

  “嗯嗯,良药多多益善嘛,有备无患。你天亮后去我晁二伯家帮我把周董送我的礼物帮提过来,我趁这次大炼药顺便提炼出来,记得告诉我二伯父留下一部分,如果份量很多很多,给三个外婆家一家一斤,晁家家族长辈们一人分一两,伯父们和晁爸爸家各两斤,我师母教授一斤,晁爷爷奶奶另外也要一份,明姐姐福姐姐晁哥哥各占半斤,萧爷爷李爷爷家一二两,再给我留几斤我拿回老家。”

  “没有给我的?”燕行内心很苦,小萝莉给了萧少李少家份子,没有他的份,偏心!

  “我干吗给你份子?”

  “我……我好歹给你当了那么久的保镖。”

  “又不是我叫你去的,是你硬要跟去的。给我乖乖的躺尸,再歪歪叽叽,让你变哑巴。”

  “你不讲道理。”小萝莉横不讲理,燕行也是无奈,怕她漫天撒针,向下一躺,乖乖的挺尸。

  “我一直都很讲道理,你觉得我不讲道理其实是你没道理。躺正了,要不然扎你眼珠子里废了你的招子别怪我。”

  小萝莉扬手扔下一根针直中自己鼻翼,燕行有点失望:“小萝莉,今天不按摩穴位了啊?”

  “醉卧美人膝上瘾了是不是?想天天享受,想得美。”

  乐韵没好气的瞪帅哥一眼,毫不犹豫的飞针扎燕某人,瞬间就刺出三针,扎他眉心宫和嘴角两侧。

  燕行羞耻的红了脸,他真的很想头枕美人膝,谁叫小萝莉那么香,腿那么白嫩,皮肤那么细腻光洁又有弹性,枕着可舒服了。

  小萝莉拿针直接扎他,他只好装死,真正的装死,自欺欺人的闭上眼睛,以为自己看不见小萝莉,小萝莉也会看不见他的窘相。

  有个家伙三观不太正,总想占人便宜,乐韵暗搓搓的扔飞针,丢了一根针扎在燕某人手臂上,那家伙打了个冷颤,不敢叫痛仍然装死,她笑咪咪的继续给他扎针,将几十枚银针金针扎在他脸部、头上和双肩手臂上。

  不需要按穴位,针灸期间不用管,她当甩手掌柜,将放东厅里的新鲜药材全部搬进药房,管理炉火,等到时间再去帮拔针,也不管那家伙醒着还是睡着,回药房忙自己的。

  燕行没睡着,等小萝莉进了药房才睁开眼睛,盯着药房那个方向瞅啊瞅,满满的是忧伤,小萝莉太狠了,一言不合就乱扎针,好痛!

  瞅了半天,猜想小萝莉不会再理自己,默默的摆正睡姿,其他的还是别想了,赶紧睡觉,睡醒当搬运工才是正理。

  贺家老爷子老太太们也十分好奇小龙宝晚上能不能完成任务,因此,第二日一早起床,瞅到小龙宝就对着他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当早饭时听说他完成任务,还受托去晁二爷家帮提取虫草,一众人看他的眼神更加的高深莫测。

  贺小八贺小十六嚷嚷着要一起去,燕大校也没拒绝,早饭后当把小萝莉要搬回晁家的一些紫铜药鼎、藏式火炉、翡翠原石以及贺家给小萝莉的礼物塞进贺小八的越野型车里,哥仨个就那么兴高采烈的去晁董家,到大院里遇上张老,张老想逮人,哥仨开着车一溜儿的逃之夭夭。

  周末交通拥挤,他们费了近两个钟才爬到晁董家,其实一个多钟可到达,路上哥仨跑去逛趟商场,耽误些许时间。

  晁二爷早上收到小粉团子的信息说让贺家孙帮搬虫草去贺家,让他拣些虫草留家里,饭后果然接到贺部长家电话说贺家小子们帮他家小团子送东西回来顺便拿虫草,他立即携妻带女,带上胡管家和方妈妈以及几个家佣进车库,开冷藏货车分虫草。

  按小粉团子的要求分份子共瓜分走她的虫草十几斤,讲真,晁二夫妻很心疼,虫草又叫黄金草,比黄金还贵,十几斤可不是小数目。

  晁二夫妻拣些干虫草和半干虫草,新鲜的给小团子提去炼制,再给她自己留袋新鲜品。

  他们兄弟仨的岳父家和自家也吃得起虫草,自买的与小团子孝敬的不一样啊,小团子给他们的是她的孝心,他们身在福中也惜福,有干虫草煲汤就很知足了。

  晁二夫妻带着胡管家等人将拣出来的虫草提进一楼再分拣、称重,打包密封,放冰柜里冷藏。

  他们刚忙清楚不到半个钟,燕少和贺家两哥儿到达,将车开到晁董家的一楼客厅大门前,与主人打过招呼,哥仨捋袖晃胳膊搬小萝莉的铜药炉、火炉子和翡翠原石等移下车,一样一样的运进晁二爷家,那些亮灿灿的紫铜炉成功的在晁二爷一楼大厅占据一席之地。

  胡管家和李叔几个也想帮忙,结果,嗯,他们几个合力才能抬起一只金灿灿的鼎,燕少一人抱一个药炉子走路都不喘气的,再不济贺家两小哥儿也能轻松抬起一只鼎,一对比,胡叔几个默默的忧伤了。

  晁二夫妻想留三小帅哥喝茶,哥仨说赶紧帮小萝莉运药材的事要紧,也没坐,不过,贺小八厚着脸大赞特赞小美女制的皮蛋好吃,赞得晁二夫人拉不下面子,给了他一份,他抱着一袋皮蛋,喜得眉不见眼。

  厚脸皮的小孩有糖吃。

  不要脸皮的贺小八像大爷似的让弟弟们开车,他抱着美食不撒手,一路得瑟的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