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三章 初遇

作者:相思如风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少罗少萧少万俟兄弟贺家兄弟都是高颜值的帅哥,就算戴了遮阳帽也挡不住俊脸啊,出村的路上少不得经过别人家或者遇上谁,引来一大片惊艳的目光,以及强烈的好奇心。

  周哥享受到“万众瞩目的”光环,想拔腿就跑的心都有了,一群帅哥长得那么英俊迷人,万一引得村里的小媳妇姑娘们起了不良之心闹出点什么,那可怎么了得哟!

  一群青年不懂引路人的心思啊,背着自己装衣服的包,兴高采烈的跟去找河,暗搓搓的思考着自己小“计划”。

  周哥带着喜形于色的帅哥们沿村道走,他清楚哪个河段适合洗澡,带人往上游方向走,刚走出村不远,看到前面有个女孩子迎面走来,认出正是张婧,暗中骂了一句“晦气”。

  有其母必有其女,吴嫂子不是什么好鸟,她生的女儿跟着那样的妈自然也好不到哪去,那对母女都是小气肚肠又长舌的人,吴嫂子整天见的就是各种炫耀,以前炫耀女儿张婧的学习成绩,后来张婧只考了个三本学校自知丢人才沉寂了一段时间,这半年开始又有炫女的兆头。

  吴嫂子之所以骄傲炫耀的源头就是因为张婧在汉市读书期间认识个有钱的男朋友,背后没少在周嫂面前吹嘘。

  周哥最厌烦吴嫂子总是跑他们家吹牛,把周春梅也带坏了,张口闭口就是谁谁有钱谁谁的衣服是什么牌子。

  张婧去河边看鸭子,太阳大,回来也打着伞,当见一群人向村外走,拿伞挡着太阳再偷看看是谁,离得比较近发现最前面的是周夏龙,想起妈妈让她避着周夏龙点的话,想立即转身避开又觉得显得自己心虚理亏,还是决定走自己的路。

  她也好奇周夏龙领着的那些是什么人,走得更近一些也看得更清楚,发现周夏龙背后的一群人戴着可遮阳的帽子,还有几个戴着墨镜,有几个没戴墨镜隐约能看到脸,因阳光刺眼,看得不是很清楚。

  当越来越近,张婧和周夏龙快要碰面时主动喊了声“表叔”,站到路上方让路,也方便观察打量跟在周夏龙背后的人。

  周哥“嗯”一声,连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走过去了,跟在后面的柳少萧少等帅哥们目不斜视,昂首阔步往前走,路过或接近让道的女青年时也没给正眼,只用余光瞄了瞄。

  打伞的女青年有几分姿色,当然是指相对窄小的地方而言,因为仅只是指五官长得还算周正,身材也不错,要是论其他,与首都那些随处可见的精致漂亮气质高雅美女相比,女青年只能算是清秀。

  女青年穿着长及膝盖上一点的白底印花连身裙,大热天的还披着长头发,看脸,明显涂了口红,指甲也涂上甲油,手腕上戴着只目测质地一般般玉镯子。

  但是,他们很明显的捕捉到女青年的视线往他们身上扫,而且,视线还是很放肆的那种扫视。

  帅哥们直接当没发察女青年肆无忌惮的目光,该咋走就咋走。

  当跟着周夏龙的人有两从面前经过,张婧看到第三个时一下子直了眼,第三个是很帅很帅的帅哥,身形高挑而修长,俊美明朗,大概只有“星目剑眉,面如冠玉”的形容词来描述才贴近。

  那个帅哥看着很年青,戴着顶红色的遮阳帽,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肩上挂着一只长背包,人走来,似清风徐来,似阳光移动,耀眼而光明。

  好帅啊!

  张婧盯着高挑的帅哥,一时心头如小鹿在撞,太帅了,比徐文勋帅了N倍,如果她能找个那么帅的男朋友,一定会让人嫉妒死!

  万俟瑞晔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那个女青年是花痴不成,怎么老盯着他看?心里不太爽,当女青年是空气,走过去,大踏步的跟上前面的贺小十六。

  张婧的视线随着高挑帅哥的移动而移动,当视线被挡住心里很不高兴,正想瞪眼,看到另一个人的脸时又一次目瞪口呆,又是一个帅哥!

  后面的帅哥皮肤白晳,唇红龄白,双眼闪着光,穿着一件浅粉色的衬衣,特别的阳光俊秀,当她看着他时,帅气的小青年也回望了她一眼,他神采飞扬,眼睛里有光在闪烁。

  被帅哥一眼看来,张婧激动的微笑:“嗨……”她正想说“帅哥,你们是来旅游的吗”,当另一张脸落入视线时,她那句话就卡住了,后面的是个大帅哥,高而长,一张俊脸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脑子里只有一个词:俊美不凡。

  被女青年盯着的贺明韬真的很想摸摸自己的脸,他脸上长花了吗?或者,乡下的女青年是不是都是这么大胆的?

  他去过Y南省,就连传说很热情自由的边境女郎们看到俊美男青年时当她们中意于谁不会藏着掖着会勇敢的示爱,但是,那种眼神虽然大胆而热烈,却是欣赏性的,而不是这般赤果果的像要把人吃了般的贪婪。

  贺小八不喜欢女青年盯着自己的那种眼神也没表露出来,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后面走着的萧少和柳少,两人戴着墨镜,把脸遮住部分,叮叮咚咚的就过去了。

  当帅哥就那么从眼前飘然而去,张婧半晌还没那从那种让人怦然心跳的震憾里回神,举着伞,目送那群人越走越远,心也跟着飘啊飘的飘。

  万俟瑞晔跟着周哥走得很远,预算与女青年的距离远到说什么话别人听不见时,特意问前面的领路人:“周叔,请问刚才打着伞的女青年家跟我们小乐乐关系好不好?”

  听到有人问及张婧和乐家的关系,周哥放慢步子:“那个人姓张,弯弓张,这个女孩子的妈妈年青时看上乐乐的爸爸,乐乐爸看不上人家,后来嫁来了我们村,当乐乐爸出事腿脚不方便后一直欺负乐乐爸,张家女孩子也从小欺负乐乐。”

  “唔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万俟瑞晔松口气,某家跟小萝莉关系不好,如果遇见了他就不用考虑委屈自己跟花痴女人虚与委蛇。

  “周叔,那个姓张的是不是叫张婧,婧是女青婧?”柳向阳走在后面,听到解说,加以确认。

  “对,就是张婧,你也认得她?”周哥挺奇怪的,这些个帅哥全是京中贵少爷,竟然也知道一个小乡村里的女孩子名字?

  “我不认得,小美女有说过那号人物,说姓张的可不是什么好鸟,心眼坏着呢,还是个爱慕虚荣的拜金女。”柳向阳当然知道张婧,不过不是从小萝莉那里听到的,而是小行行曾经让他帮查一些人的资料和老底,其中就有张婧。

  当然,他不能说是小行行告诉他张婧是谁,暂且让小萝莉帮顶着,为了防止被人揪着问太多问题,赶紧自己另提话题:“哥们儿,我提个醒儿,你们也要防着刚才那个女人,之前打扫卫生时小美女提醒我们后天要保管好随身物品,尤其不要把自己手机号码给别人,其中要防的人当中就有张婧这个人,而且,不仅要顾好自己的贵重物品,还要保护好自己的清白,你们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小阳阳,你的意思不会是说刚才那个女人有可能会为某种目的直接扑上来吧?”贺明韬想到之前那个花痴看自己的眼神便觉心头发毛。

  被叫成“小阳阳”,柳向阳想仰天暴吼抗议:他是向阳,不是小阳阳!不是叫他柳小三就叫他小阳阳,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心情郁闷,故意吓人:“不直接扑也可以凑到你身边当着大家的面装个头晕崴脚什么的顺势倒你身上,或者故意粘你身上再反打一耙说你大使咸猪手,又或者好心请你喝水什么的,把加了东西的水让你喝下去,反正都有可能。”

  “唔,好可怕。”贺明韬望天,最讨厌那种以为自己长得有点姿色就合该男人见着必须围着她转的女人,更讨厌仗着点姿色见到长得好看点的男人就扑上去的女性。

  万俟瑞晔苦着脸,早知道他出来时也戴上墨镜或者口罩了,真是的,原以为乡下空气好,想享受一下自然空气,结果遇上和小萝莉有怨的花痴女,让人看去了脸。

  周哥听帅哥们说防人什么什么的,后背也莫名的发毛,张婧不会真的把电视剧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学会了然后就用那种见不得人的招数在外面钓有钱的帅哥们吧?

  心里有那种想法,他心里非常不舒服,总觉得必须要让老婆和周春梅跟张婧母女划清界线,免得被那两人教坏了。

  柳少叽叽喳喳的故意将事态往严重的方向说了一通也就不再揪着张婧那女人的话题不放,一边走一边兴致勃勃的与萧少几个讨论下午去找点什么事来做。

  张婧目送帅哥跟着周夏龙走得很远很远兀自回不过神来,直到感觉热量袭人才回魂,恍恍惚惚的打着伞回村,走着走着,脑子里灵光一闪,那些人是由周夏龙带往村外的,问问周春梅不就知道是什么人了?

  想清楚了,立即加快脚步,穿过半个村子,绕路去找周春梅,到通向周家的水泥硬化路时见没什么人,赶紧的跑进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