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一章 了结(2

作者:相思如风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嫂子送儿女们去乡街,到村委楼听到家婆和老公在周扒皮家说话,带儿女去向孩子奶奶说一声,免得被人说她没家教。

  周奶奶如常嘱咐一二句说坐车注意安全就没不多说,因周春梅所做事,周哥怒气未消,全程冷着脸,只对儿子说了一句“好好读书,别跟你姐的样儿”。

  周春梅吓得心惊胆寒,走出梅村到街道上张紧的神经才放松,和弟弟到乡街停车的地方坐一点半的车去县城,她到县城转车去拾市。

  当天是国庆假最后一天,要住宿的学生们返校。

  王晟轩一个人在家呆了几天,下午,自己收拾包准备去学校,他还没去,爸爸来接他送他去学校,给他一笔生活费,说等明天再找他,带他去开张银行卡,以后生活费打他卡里。

  因为家里出事,张婧过了个假的中秋节,学校要上课,没等爸爸妈妈离婚,从拾市乘高铁回学校。

  乐爸周秋凤周奶奶在周扒皮聊很久的天,等乐善要睡觉才回家,回家就见自己姑娘像大爷似的坐着,指挥着两帅哥在和豆渣团子,两帅哥邦邦当当的捶打,放舂里捶,她还巴啦巴啦的挑三拣四说他们干活不认真。

  乐爸内心窘迫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等自己小棉袄端着一些豆渣子端楼上去晒,不好意思的跟帅哥道歉:“对不起两位了,我家孩子小时候被欺负的狠了,性子有点乖张,让你们受累了,请多多包涵。”

  “乐叔,瞧您说的,这很正常啊,”燕行笑笑,压低声音说悄悄话:“乐叔,实话说吧,您姑娘张牙舞爪对我们呼三喝四的让我们当牛马跑腿,我们反而放心,她要是对我们客客气气,我们就悬乎了,要担心得睡不着觉。您尽管把心放肚子里,您姑娘就是把我们揍成狗,我们上级我们家长辈看见只会叫好,叫小姑娘不用客气尽管打,绝对不会说您姑娘不对。”

  乐爸懵呆,老半天大脑还是混沌成浆糊糊状,没好意思问为什么,露出无比厚实的憨笑,去田里转悠。

  前几天家里来来往往是帅哥脸,乍然冷清下来,周奶奶周秋凤乐爸最初还有点不太习惯,好在不用小半天就调整过来,转而乐家又忙起来,小乐乐指挥两帅哥和面团子,剁肉馅,包饺子做包子。

  周奶奶周秋凤乐爸看到两帅哥被指挥得团团转,还笑嘻嘻的,而且谢绝他们帮忙,让他们懵懞,三位大家长就那么看着帅哥忙得热火朝天,直到可以包饺子时才让他们帮忙。

  六个人忙小半天,包几千饺子,有部分冷冻起来,吃时再煮,部分蒸熟,冷凉打包,还包得几百个包子。

  小萝莉在忙着做吃的时,美少年一行人到达机场,将车交给出租公司,办理行李托运,再换登机牌进候车厅候机,傍晚七点40分,飞机飞往首都,晚九点50分抵达。

  晁家李家萧家和辛家的司机在机场接机,万俟教授的二公子在机场接儿子,众人在出口等,接到人,等行李出来,先各自回家。

  李少萧少罗少回到家已是一个半或二个钟后,见到老爷子老太太们少不得一顿撒欢,大吹特吹的炫耀在晁哥儿小萝莉妹妹家玩得有多开心,吃了多少山珍海味,最后遭受到来自大家长们排山倒海的嫉妒,将人扔开,看行李,并果断的没收所有,不让臭小子沾边。

  自己作死的某少们欲哭无泪,找小伙伴们诉苦;美少年最幸福,回家将带回来的东西上交,家长辈们自然万分疼爱。

  王二少被老爸带回爷爷奶奶住的地方,也是到家最晚的一个,被大家长们围着问长问短的问了N久,他也是很识时务的,第一时将带回来的好东西上交给奶奶大人,所以得到摸头和“好孩子”称号。

  王师母二话不说的弄夜宵吃,美美的尝了美食,一家人心满意足的休息,准备迎接明天的工作。

  辛五少到京中别墅,向家中长者们汇报,听说回杭的两人还堵在路上没到家,他不厚道的大笑,也果断的吊家族长辈们胃口,说小美女有特别回礼,请长辈务必莫要轻视了,也成功将姒家镇宅之宝们的胃口吊得足足的。

  帅哥们回家了,乐同学一如既往的整药膳餐给老爸和凤婶周奶奶进补,因少了好几个帅哥,晚上吃饭终于只有一桌,菜还是那么丰盛多样,周奶奶很担心照这样下去她可能会胖,毕竟在乐家住二个月,她已经重好几斤。

  睡觉后,乐韵果断点一支安眠香,等夜深人静时分爬起来,愉快的搬东西往空间藏,有从秦省运回来的石缸,姒家送她的礼物。

  姒家送来的礼物一样就是那套千斤木桌椅,因为板凳只有四张,他们帮配颜色差不多的四个黄花梨圆鼓凳合成一桌八凳,又另赠送一套酸枝木桌椅,一张小叶紫檀美人榻。

  另外,大概因她逛绍市古玩街曾赞美过江南竹制品精美实用,姒家还打包些竹制品,有三套有大有小的五件套竹簸箕和竹筛子,无提柄的竹篮子,或方或圆的竹盒子,都是纯手工品,用烟熏过,非常结实耐用。

  那些竹制品,最适合拿来晒药材。

  姒家送的东西送她心坎上来了,乐韵喜欢得不得了,所以才会给姒家回礼空间产的水果,要不然回礼只给两袋月饼和皮蛋就行了。

  因为家里帅哥们多,她也没将箱盒收空间,怕那些学霸们受惊,管不住嘴大呼小叫,她懒得解释太多。

  将门口堆放的箱子全收进空间,又爬上二楼将一些海鲜也扔空间,在原地放几个空纸盒子,有些东西丢空间,她有空可以处理好,等需要时再寄回家给老爸和凤婶吃。

  同时,也将一些筐子转移进空间,从首都运回的海鲜和姒家送的海鲜都有筐,塑胶筐,很耐用,家里不做水果生意,用的机会小,空间正需要。

  藏好东西,回自己卧室再进空间拆包装,把桌椅竹制品全拆出来,桌椅摆面包树树下,龙血树下有一套石桌,放一套在面包树花圃外没事可以坐着吃吃葡萄,研究那棵古蕨。

  有筐子用,赶紧上工,用筐子装冷饭团团,装八月炸,装起来放架子上,架子第一层在距地高约八十公分的地方,空出来的地方堆西瓜,堆西红柿、香瓜等等,第一层放重东西以压架子,有几个架子压架的是萝卜,山药,以及木瓜,香蕉火龙果。

  整理一番成品,再打理药田作物,配制药,拿到厨房熬煮,她配制那种针对吸毒人员的药还没完成,需要努力。

  一个人忙到快天亮时将制药工具全收走,洗个澡,再做早餐。

  燕少蓝三起床时最初没发现异样,下楼到屋外走一圈,发现堆放门口的箱子都不见了,心头震惊,仍然不动声色。

  乐爸周秋凤直到吃完饭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门口的东西不见,以为被谁偷走,吓了一大跳,小棉袄告诉他们说昨晚有人来运走啦,乐爸大写的懵:“昨晚拉走了?为什么我没听到一点响动?”

  乐韵瘪嘴:“老爸,来运东西的人不想跟你们见面,我点了安神香,让你们睡沉了,所以你们不知道。”

  “哦哦,是那样啊。”乐爸似懂非懂,其实是完全不理解为什么那谁不愿跟他们见面,小棉袄不说,他就不问了。

  乐韵收拾行李说要进山,和燕帅哥蓝三出发,仨人开面包去神农山。

  仨人出发很早,启程时天刚亮,他们离开没多久,周哥程家兄弟等到乐家,在乐家捉只大公鸡,拿香草和祭祀的供品,到新建屋的地盘祭祀天地神灵,杀公鸡,沿着屋基跑一圈,放一挂千响的鞭炮,乐爸扛着锄头在东边角挖锄,再顺时针从南到北的各角挖一锄,兆示着新屋动土挖基。

  祭祀完毕,周哥等开工,过了不到半个钟,预约好帮做工的人也陆续而来,投入挖地基工作。

  乐家屋挖基开工,张大奶奶张科母子也早早起来赶早上的巴士车去县城,张科的三个姐姐和张大奶奶的侄儿们仍然在县城碰头。

  当天也是国庆假后的第一天,休假后的上班族上班,学生们上课,回到首都的萧少李少罗少和美少年早上起五更爬半夜的赶地铁去学校,座驾找代驾送去学校。

  中秋假结束,古武古修家族们回家过节的青年们也陆续返京。

  贺家为贺老祖宗贺寿的亲友们于前两天陆续离京,当节后各项工作开启时,贺家对外孙燕行从赵益雄手里夺回的别墅进行重建,先推倒赵家人修建的楼,再合理规划,至于赵益家的东西,贺家嫌脏,能变卖的全变卖,像家具类的全捐送给儿童福利院和孤老院。

  因为节后工作步入正轨,九稻派出所安排送王翠凤去县城公安局,将由县级公安部门将人送回原籍接受戒毒。

  当九稻派出所送王翠凤去房县县城时,乐同学已到神农山区域,蓝三依小萝莉的吩咐,将人送至神农山西北部区域,再开去西北部的一处著名风景点,特意出示军官证,将车和钥匙交给风景区人员帮管理,交待说他的队友忙完工作会来拿钥匙,他则包车去房县县城。

  乐韵燕行各背着一只大背包,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西北部的风景区,然后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抄一条预选出的近道往上庄乡的方向潜行。

  乐同学在山里奔跑,那是灵敏如猴,燕大校也是攀岩越岭样样精通的好手,何况他修出真气,在山岭跑里跑那是没任何问题。

  两个都是爬山好手,翻山越岭,涉河渡江,逢山过山逢岭过岭,一路马不停蹄,人不歇气似的奔跑,像两只岩羊似的快,偶尔吓得小动物四散奔逃。

  当燕少和乐同学在山岭间疾走时,张大奶奶张科母子赶到县城,与已等不少时间的张家三个女儿女婿与他们的两个老表成功汇合,杀往吴玲玲家。

  吴家老大脑溢血昏迷不醒,吴母在医院照顾,由吴父在家等着张家人,他看到张家人来势汹汹,没等人家开骂,先喊:“张科,你们自己去民政局,玲玲在民政局等着。”

  “呵呵,”张秋香发出讽嘲声:“不要脸就是不要脸,那么迫不及待的离婚,是想投进姘头怀里跟姘头双宿双飞,哎呀,是不是她的烂B让当官的太爽,让当官的为了吴玲玲臭婊子小三儿跟老婆离婚,把吴玲玲那个烂人升为官太太。”

  “那种偷野汉子的贱货能当官太太?蛤蟆就是蛤蟆,给件龙袍也成不了龙太子。”

  “贱人想当官太太,下辈子吧,莫忘了吴玲玲还害死过乐家人,乐韵随时会找她要她以命偿命。”

  “贱人的野种以前花钱买凶打伤乐韵,乐韵也等着跟吴玲玲野种的亲爸算帐,臭女人的姘头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乌纱帽,还想跟吴玲玲做露水夫妻过快活日子,没睡醒呢。”

  “张科,你和你姐去民政局,我们和妈在这里守着,免得吴老东西逃跑,烂女人办完离婚证不给你赔偿款,我们就逮着老东西算帐。”

  张家姐妹你一句我一句,张口闭口都是对吴玲玲的鄙夷,吴父气得心口一蹦一鼓的胀气,愣是没话可回骂。

  张家女婿和两老表也做出决定,留下几个人守在吴家,免得吴家人耍奸计,等他们全部去民政局时逃跑,然后吴玲玲也逃跑,不给余下没付的赔偿款。

  张家姐妹陪弟弟去民政局,四人叫个车送,到民政局楼前看到吴玲玲站在楼前,张秋香和姐弟们趾高气昂的往前走,看向吴玲玲的眼神比看到狗屎还嫌弃。

  张科看到吴玲玲,想到她不知廉耻的和很多野男人抱着睡觉,想到她和陈武不知睡了多少回,像没人事的又跟他睡十几年,当时就如蛆虫爬满身,感受到了浓浓的恶心,强忍着不吐。

  张秋香看到烂女人,张口就没好话:“不要脸的烂货,这么急不可待的,肯定是跟姘头约好,前脚从这里出去后脚就去吴家睡觉,反正脸早没了,离婚后就能正儿八经的跟姘头快活,某个当官的也真他M的口味与众不同,尽喜欢睡老女人。”

  “你……”吴玲玲气得发抖,急着逼她离婚的是张家人,来离婚了又说是她的错,左右都找她的碴儿。

  “咋的,是不是又想说拖着不离了?想让我弟当备胎,等你姘头喂不饱你,又找我弟给你补?”

  “拖就拖啊,谁怕谁。”

  “大概是她姘头以为乐韵回学校去了,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又想反悔坑我们张家,或者威胁我们张家了。”

  “乐韵昨天没回京啊,人还在梅村呢,听说还要几天才回学校。”

  张家姐妹七嘴八舌的说话,吴玲玲根本插不上嘴,听说乐韵还没回学校,如遭冷水淋头,满腔的火气被淋熄一半,气得深呼口气,转身就朝民政局走:“还想要余下的十万就闭嘴。”

  张家姐妹也怕将吴玲玲逼急到时她拖三阻四,她们要跑来跑去的催她离钱给赔偿太麻烦,管住嘴没说话,推着弟弟进民政局。

  到了办理结婚离婚的地方,张家姐妹没近前,站在一角等,张科拿着证件,强忍着恶心感和吴玲玲去办离婚证的窗口,填资料表格。

  办离婚证也要照相,两人又去排队照相,照相是快照,当时照,几分钟就打印出来,拿到照片,和资料表格、结婚证、身份证递进窗口。

  离婚的理由有千千万万,男女双方协商好了,工作人员经过确认双方执意要离婚,果断的盖章,收走结婚证,换给离婚证。

  拿到离婚证,张科将自己的收好,怕自己吐,离吴玲玲远点,仍要一起去银行,张家姐妹一拥而上,盯着吴玲玲,免得她赖帐。

  被人当逃犯似的盯着,吴玲玲气得心颤乱撞,自知打不过张家姐妹,黑着一张还有青紫印痕的脸,打车去银行。

  张家姐弟们跟着坐同一辆车,没人说话,到银行前下车,张家姐弟也不付钱,等吴玲玲付钱进银行又跟着。

  吴玲玲连肝都快要气炸,还得生生的忍受着一口鸟气,到银行里让张科写好收据按指印,再给张科户头转帐,确认到帐,拿回收据,气恨恨的瞪张家姐弟一眼,甩头离开。

  张家姐弟们拿到最后一笔钱,哪有空管吴玲玲,在给自家妈和老公打电话,让他们到银行来。

  张科取了一笔钱,再给姐姐们转帐,一个姐姐给五万,一下子就给出十五万块。

  张大奶奶和女婿侄儿听说拿到赔偿款,也不管吴老东西,急冲冲的去银行汇合,张科给两老表一人二万做辛苦费。

  张家老表和张家姐妹们各得一笔小小横财,喜滋滋的,族拥着老太太去找地方庆祝张科终于脱离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