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七章 恶人自恶人磨(3更

作者:相思如风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天朝的重阳节,乐同学在佛罗伦萨玩得很开心,同样,燕少在贺家陪长辈们也过得很开心,到晚上,他陪太姥姥舅公舅母说家常话时收到小萝莉的信息,抱着手机乐了半晌,也没忘记嘚瑟的向长辈们转达小萝莉向老人们的问候语,为此受到长辈们非同一般的疼家与夸赞。

  等他得瑟够了,贺小八兄弟几个一拥而上,将小龙宝给拖走,秘密的“聊”了十几钟。

  说是聊天实则饱受摧残的燕少,只能咽下自己造的苦果,陪长辈们到十点多钟后回驻军部,斗志高昂的准备上工。

  柳少在家陪长辈们过节,吃了晚饭就开溜,跑去自己心上人家刷个脸,还吃到一顿夜宵,然后恋恋不舍的回部队,当他回到驻军部已是十二点,和在等他的一票人马窝营里办公会议室秘密策划工作。

  十几个青年窝在会议室里快快乐乐的熬通宵,熬到凌晨五点,个个兴奋异常的走马上任,各司其职。

  于是,在夜猫子们也差多没精神,在新一天的光明即将普照大地之际,网络上悄悄出现数个视频,标题简单粗暴-狗血剧情:人妻与高官地下情曝光,被夫家骂得狗血淋头,倒赔六十万;什么女儿竟系老婆与高官私生子,丈夫怒砸岳母娘家获赔六十万,等等。

  视频闪亮登堂,一帮准备已久的人手立马转播,评论,不求力将其顶上头条,好歹不会让它沉寂无声。

  水军们折腾一通,到天亮该吃饭就吃饭,该煅练就煅练,该散步就散步,等到八九点钟才跑去看效果,嗯,不说奇效特效,至少与收效甚微四个字不搭边,几个小时好歹有了几十条非他们自己方人马的播看和评论,看播后的人评论的当然是大骂吴某女人不要脸,骂吴家人不要脸。

  柳少等人爬上去,再次操纵一堆小号胡搅蛮缠一顿,然后又和大家展开讨论,最后又友好的提醒那些骂某个女人的,就一句话:亲,难道最渣的不是那个什么神秘的高官吗?

  于是,那一句就是一条导火线,瞬间引爆,一片人马的注意力果然被引偏,皆骂女人的高官情人,嚷嚷着要找人将某个高官人肉出来,再举报。

  E北吴家的事还没在网上折腾出浪花,C省广市王翠凤的父亲王举已经相当不高兴,老大老二中秋和重阳有孝敬几百块钱,就老三不仅没给半毛钱,连个电话都没打,他儿媳妇话里话外都在说他养了个不孝的白眼狼,让他很没面子。

  老三害自己在儿媳妇面前没脸面,王举心里很火大,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现在过得好了,不要爹妈,那种忤逆子不给点教训是不行的。

  倍觉没脸的王举,早上赶早儿去市里,王龙生听说老爸要去市区,猜着要找三姐,也说要去市里一趟,跟老爸一起。

  父子俩从自己住的小县乡镇转几次车才转到广市,再转几趟公交车到王翠凤住的小区找到楼,拿出气势来,气势汹汹的上楼,爬到五楼,大力的用脚踢门。

  踢门的咣咣嘭嘭的响声,震得走楼道里有回音。

  咣咣的门响也惊动邻居,有人开门出来看,看到是王翠凤家被人踹门,不声不吭的关上自家门,不置一词,王家母子独居,那女人不是正经人,那家人的事不沾为妙。

  有人大力踢门,在王翠凤家的谭家父子火气噌噌的往上冒,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吓人,吓坏谭家的孩子赔得起吗?

  因为王翠凤被强制戒毒,谭父谭母住进王翠凤住的地方照顾孙子,周末,谭炤星早上也到小区看儿子,准备下午顺便再送王晟轩去学校。

  王晟轩在自己住的房间看书,谭炤星在和父母说中午吃什么,听到有人踢门,脸色秒速间晴转阴,让父母别出声,冷着脸快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门外站着一老一中年,老的六十来岁,脸干瘦,中年的还染着红黄头发,有点胖,衣服没扣,露出一身横肉和纹身。

  看到是王家父子,尤其是王龙生举着脚正要踢门,谭炤星的脸色乌黑乌黑的,难怪王晟轩怕他外公和舅舅,原来背着自己这么横,想必以前没少这样,王晟轩被吓得有心理阴影。

  “姐夫……”王龙生踢了几脚门没听到人回应心里火大,正要用力时踹门想把门踹开时门从内被拉开,一脚踹空,看到开门的是谭炤星,吓得脸色大变,所有的火气瞬间就熄灭得一干二净。

  满身火气的王举,本来举起巴掌,准备谁开门就扇两巴掌再说,当门拉开,往前一步举着巴掌就想扇,乍然发现不是自己家的白眼狼,而是一张冰凉的男人脸,惊得心脏颤了颤,那巴掌愣是没敢扇下去。

  拉开门的谭炤星,看到以前经常背着自己打王晟轩的王家父子,本来心中就存着老气,看到一个举着巴掌想打人,一个在用脚往前踹,火气更大,就着抓门框的姿势,抬起腿,一脚砰的踢王龙生肚子上。

  他在道上混了二十几年,大大小小的架不知打了多少,是真正的混混,那一脚之力大,将王龙生给生生踹翻在地。

  “有手不会敲门,手是多余的是不是,手没用就剁了。”一脚将人踹翻倒地,谭炤星黑着脸,阴沉沉的盯着王龙生的手。

  “啊啊,不要啊,姐夫,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踢门了。”被踹倒摔个屁股蹲,王龙生刚要爬起来,听到谭说要剁自己的手,吓得一把抱住自己。

  “这个……这个……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王举吓得将手藏到身后,朝后退了一步。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他们敢在小镇小县城耍狠,在谭炤星面前连屁都不敢放,谭是不要命的那种,说砍真会拿刀就砍,砍人手啊脚啊像砍鸡鸭一样简单。

  “我不在这里你们就可以喊打喊杀,想打谁就打谁是不是?”谭炤星积怒未消,飞快的一脚送给王举。

  王举被踹得倒退几步,一时收脚不住撞在楼道栏杆上。

  他已六十多岁,头发没白,因喝酒抽烟,脸干瘪黑瘦,也因常不务正事,看样子硬朗,其实是马屎外面光,外强内干,完全不经事儿的,被一脚踹得撞上栏杆,硌到腰,痛得哎哟就扶着腰蹲了下去。

  他也只敢叫了一声哎哟,没敢再大声嚎,要是换个人,谁碰他一下,他就会鬼叫半天,要人赔钱,不赔就闹个天翻地覆。

  一脚将碍眼的王举给踢到一边,谭炤星两步走到楼道,居高临下的看着王龙生:“你叫我什么?再叫声听听。”

  自己的老爸被踢打,王龙生连个屁都不敢放半个,听到问自己话,赶紧陪笑脸:“姐夫,您是我亲亲的姐夫。”

  谭炤星一个冷眼,抬脚又一脚踢在王龙生胸口,用力的将王龙生踩倒在地还辗两脚,冷声问:“你叫我什么?”

  王龙生在乡里横,在姐姐的姘头面前连横的念头也生出来,三十多岁的一条汉子不敢反抗,被踩着胸还得陪笑:“姐夫,啊啊,不是不是,是……是三……三姐夫。”

  谭在打自己的儿子,王举看得直哆嗦,想求又不敢吭半声。

  “我老婆只有妹妹,没有弟弟,想当我小舅子,谁给你的胆子,你向谁哪借来的脸?”谭炤星用力的再次踩了两脚才拿开脚,砰砰的踢王龙生腰和腿几下,再问:“你叫我什么来着?”

  王龙生被踢,疼得呲牙,也不敢叫痛,脸纠成团,心惊胆颤的喊:“谭……哥,不不,不,是谭……总。”

  “呵,挺识时务的,得罪我,看在我儿子王晟轩流着王家血的面子上,顶多让你们缺手断腿,不会要你们的小命,你们得罪某些不该得罪的人,只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但愿你们能一直这么识时务,说不能定能多活几年,不识时务,怕是连尸体在哪都找不着。”

  谭炤星踹踢王家父子如踩蝼蚁似的轻松,王家那种没脑子又没势力没能力的货色也就敢在小地方耍耍横,若去惹乐家那个孩子,估计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说不定连尸首也找不着半点儿。

  教训王家父子一顿,转身进屋:“有什么事滚进来说,没事自己滚。”

  谭某人说话的语气不好,王龙生哪敢有半点不满,连滚带爬的爬起来,拍身上的灰,屁滚屁流的跟着:“有事有事,谭总,我有事儿找我姐。”

  被人呼来喝去,王举也怂成哈巴狗,不顾还在锥疼的老腰,拍拍衣服,跟着儿子,低头哈腰的进屋,还小心的将门关上,当看到一对年纪看着比自己年青的一点的老年男女在老三家,也不敢问是谁,为什么在他女儿家。

  儿子在外面打人踢人,谭父谭母在屋里就当完全不知情,安安静静的坐着当大爷,看到王家父子俩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很嫌弃。

  王晟轩在房间看书,听到外面的喧哗声,在门口偷听,听到是外公和舅舅,一声不吭,等到听到有人进来了才开门,看到跟在爸爸后头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外公和舅舅,喊了声“外公,舅舅”。

  “轩轩,你回去看书做作业,大人不用你招呼。”谭母宝贝自己的孙子,让孙子回房间。

  谭父也叫孙子回去,谭炤星也支持父母的做法,王家是吃软怕硬的货对他犯不着给脸,他们是给脸不要脸的。

  王晟轩乖乖的“嗯”一声,回自己房间关上门。

  谭炤星到自己父母不远的地方坐下去,翘起二郞腿,完全没把王龙生和他爸放眼里,当他们是空气。

  谭父谭母也不招呼王家父子俩,让他们爱坐就坐,不坐拉倒。

  沙发有人坐了,王举王龙生到一旁坐椅子,缚手缚脚,不敢乱动,王龙生眼睛四处张望,左找右找没看到自己三姐,小声问:“谭总,我三姐,她又打麻将去了吗?”

  “你姐被抓了,被公家送去戒毒,至少要关一年才能放出来,要找你姐等一年后再来。”谭炤星声音没有半点温度,因为王翠凤自不量力跑去E北,她自己进去了就算了,还连累到他,现今他那里查得严,许多交易不得不停止,对他的生意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啊?”王龙生吃惊的大叫一声,一蹦跳起来:“谁举报我姐吸毒的,我要去砍了他!砍死他全家。”

  没用的东西只会口头耍横,谭炤星抓起烟灰缺朝着王龙生砸过去,当着他的面呼呼咋咋,无非是想让他觉得王龙生对他姐挺好的,让他多给点钱,那点上不得台面的小心思,他们在王家内部玩可以,跑他这里来玩,他看着嫌丢人现眼。

  当有东西砸过来,王龙生下意识的偏头,还是被砸到了,烟灰缸擦着脑袋壳飞过,撞得顶脑头皮一阵疼。

  那只玻璃烟灰缸与人脑袋擦肩而过,落地,啪嚓,四分五裂,粉身碎骨。

  王举吓得不敢出大气,王龙生砸砸到,摸了摸头,后背直冒冷气,僵硬的站着,一动不敢再乱动。

  “你不是很能耐吗,再闹啊,”谭炤星本来想再抓东西砸,没什么能砸人的东西,凶相毕露:“你姐作死,拿孩子运毒,还跑去惹不该惹的人,差点被人一枪崩头,没当场把她枪毙,仅将她关进局子里戒毒已经是你们祖上冒青烟了,你们还想去砍人?抓你们姐姐进去的是部队军人,你们有种去砍几个当兵的试试?”

  “……”王举冷汗淋淋,王龙生吓得脸色发青,当兵的……他姐究竟惹了谁,被当兵的给抓了起来?

  王龙生又变孬种,谭炤星大骂:“怎么不吭气了?不是说要砍人吗,你去砍啊?冲进军区去砍啊,看看你有几条命够给人家打靶?在家横惯了,真以为你是老大,你算哪根葱?莫说手里有枪的想弄死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就我想弄死你也就一句话的事儿。”

  “我……我错了,谭总,我,我错了。”王龙生吓得心头冒寒气,快要尿裤子,连连认错。

  “这么多年我养着你姐,养着你们,你姐惹事害我也成警C们盯着的对象,生意一落千丈,每天少赚几万块,你们家谁敢再惹事影响我生意,我混不下去,你们谁也别想混了,准备去投胎吧,现在你们从我眼前滚,滚回你们家老实呆着。尤其是你王龙生,自己赚不了钱养不活老婆,要三个姐姐帮你养老婆养孩子,还拿姐姐当狗使唤,你哪来的脸?你哪来的狗胆敢拿我儿子的钱当你家的?下次再来问我儿子要钱,吓到我儿子不能用心读书,剁了你的手脚,反正你有手脚跟没手脚没区别,你娘老子愿意将你当宝侍候你一辈子。”

  谭炤星发火,王举王龙生吓得小便失禁,弄得裤子湿了一大团,连滚带爬似的蹿起来,争先恐后的朝门口跑,嘴里叫着“我就走我就走”。

  父子俩夺门而出,连头也不敢回,蹬蹬的往楼下跑,一口气跑下楼,冲出楼到外面挨凉气一吹,发觉全身都是冷汗,后背衣服都是湿的。

  父子俩哪顾得衣服啊,喘一喘,又逃也似的冲出小区,想叫个车送去车站搭车回家,猛然惊觉来时就想着问王翠凤要钱,根本没带什么钱,掏出来数一数,只够到坐车到县城,连去村子里的公交车费都不够,好在王龙生有手机,到车站用手机付款买票。

  父子俩乘公交车到车站买回县城的巴士车票,坐车回返,等折腾三个来小时回到家,父子俩一脸菜色,王龙生老婆挺着肥胖的身子等着,看到父子俩表情不好,张口就讽刺:“哟,这是怎么啦?是不是王家姑奶奶最近手气不好输了钱,像打发叫化子一样打发你们回来了?”

  王龙生在谭那儿受了气,本来就一肚子火,再想到谭骂自己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抓着女人的头发就扇几个大耳把子:“闭嘴,臭婆娘,再BB,打烂你的嘴。”

  王龙生老婆姓张,人称张老虎,她嫁家王家大门只有对王家人喝五吆六,从来没有谁敢对她叽叽歪歪,第一次挨打,爆发出涛天怒火:“王龙生,你他娘的竟敢打我,你不想活了……”

  王龙生本来就气,婆娘还骂自己,也真火了,一脚踹向老婆,将肥胖的老婆给踹倒在地,用力的再踢一脚:“你以前打我我不还手,是因为不愿意跟你打,你再凶试试?我打你是想救你,你再横,哪天被人砍成几块,别说我没提醒你。”

  “你说什么?谁敢砍老娘?”张老虎被踹翻,本来想跟王龙生拼命的,听说有要人砍她,爬起来想抄家伙。

  “我们这里十里八乡没人有狗胆敢砍你,市里头敢砍你的人多了去,人家一句话就能让你横尸街头,你想横就横吧,哪天被人砍了,大不了我另外找个老婆。你敢在我们这横,还不是我三个姐的男人们罩着我,我顺着你,我不顺着,你试试我姐他们还管不管你死活。”王龙生气吼吼的丢下老婆回家。

  王家是一栋二层的平楼,贴着瓷墙,当时挺洋气,现在就有些落伍了,比不得村里的那些潮气的漂亮小洋楼。

  王妈在门口,看小两口子打起来也没敢拉架,等男人过来想问问怎么回事,见到男人乌黑的脸,也不敢问究竟咋回事,问男人饿不饿,要不要喝水什么的,听说父子俩连午饭也没吃一口就回来了,赶紧去给做吃的。

  张老虎被王龙生给吼懞了,也真蔫了巴拉,她敢横是因为王龙生听她的,王龙生不听她的,他姐姐们说不定真不管她生死,她也不敢问发生了什么大事,第一次当个老实婆娘。

  在王翠凤家的谭炤星,将王家父子给轰走,享受一个中午的清静,下午二点即早早送儿子去学校,再回家去送女儿去初中住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