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二章 傻了

作者:相思如风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4月,华夏国基本仍是春寒料峭,E北的汉市夏季有火炉之称,这个季节,也摆脱不了春寒之袭,病房里有空调倒是很暖和,然而,吴建业的心头却如结了冰,凉冰冰的,四肢都僵硬了,他几乎无法接受事实:他的儿子可能傻了!

  孩子手术后醒来眼神呆滞,对声音反应迟钝可以说是为手术后仍没有消除麻醉影响,大脑反应慢,第一天第二天也可以当麻醉影响还没过去,第三天也可能当开颅手术需要时间恢复元气。

  可术后的第四天,孩子仍然痴痴呆呆,喊他名字没反应,也认不出自己的亲人,像是患少儿痴呆症的那类傻子的反应一模一样。

  各种扫描拍照检查都显示一切正常,唯一可以解释的是他磕到后脑时脑壳骨的碎片伤到了脑神经,以及脑中的肿块对神经有影响,所以变得反应迟钝。

  那不能怪医院,因为脑中的一块小小的血块所处的位置太敏感,动手术的风险太大,不宜做手术取,病人后脑磕碎的脑壳碎骨片已经取出,手术是成功,而且,做手术前医院便告知了家属有可能出现的后遗症,家属也在手术风险书上签字同意手术,出现手术后遗症也是风险意外中的一项,由病人自己和家属承担。

  在得知儿子有可能一辈子像下水田王迢呆瓜儿子那样,吴建业崩溃,儿子是香火继承人,成了傻子,他得养一辈子不说,后半辈子都要活在别人的耻笑指点里。

  李娇娇在听说儿子有可能变成痴傻儿时只会呜呜的哭,任医生说什么有可能是短暂现象,等脑中的血块自然消散或者神经慢慢复元后又会康复得跟以前一样健康什么什么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吴父抱着头蹲在地上,脸上肌肉痛苦的颤抖,难不成真的是报应?

  吴建业绝望的坐在病床前的板凳上,连医生走了也没反应,良久良久,才呆呆动了动脖子,定定的望向病床上的孩子,心头翻涌着一个声音:傻子傻子傻子……

  发了很久的呆,瑟瑟缩缩的发出沙哑的声音:“爸,我们去首都吧,去首都军医院,找乐家小短命鬼……”

  乐家的小短命鬼不是经常给当兵的看病,不是军人的救星吗?去军医院,成为病人,哪怕乐家小短命鬼跟吴家有私怨,也不得不救吴家人。

  “对,去首都!去军医院……”吴建业喃喃自语的一句之后,好像被注入了一剂兴奋剂,瞬间振奋起来。

  抱着头的吴父闻声抬起头,先是怔茫,转而迟疑不决,随之是霍然开朗的表情,是啊,乐小短命鬼就在首都,去军医院治疗治不好,医院肯定出面找乐小短命鬼帮治。

  至于费用,他根本不担心,学生有保险,哪怕花个几十万,报销后也就自负几万块,而且因为孙子是学生,就算入院也不用押太多押金。

  哭得昏头转向的李娇娇,怔怔的:“有用吗?去首都能治好吗?”

  “你少说丧气话诅咒宝仔!你跟着也是累赘,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帮不了,只会多花冤枉钱,你就不要再跟去了。”吴建业听到老婆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凶狠的指责她,女人就是上不得台面,除了哭一无是处。

  “……我,呜—”被老公骂自己没用,李娇娇又气又急,委屈的呜呜哭。

  吴建业才懒得理李娇娇,马上收拾一些换下来的衣服和不要的用品,强制带李娇娇先回家,孩子手术后还不能承受颠波,起码得住几天院等稳定些再转去首都,他们当初送医时匆忙,需要回家去拿齐证件以及医保卡、孩子的学生保险单等等的东西。

  小儿子和小儿媳回家去了,吴父在医院守着,反正不用他做什么重要的事,只在打针时呼叫护士换药瓶,做点不需费力的小事而已。

  儿子住院治疗费有报销,但大人们的生活费用没得报,吴建业也舍不得花大钱坐飞机,坐火车回拾市再转车回九稻,他们赶去车站时终归是晚了点,没赶到上午八点多的一趟,坐将近十一点钟的火车晃了七个多小时到拾市,那个时候没了回九稻的车,乘坐公交车到房县县城先住旅馆,第二天一早再搭乘巴士车回九稻。

  在小孙子出事时,吴母没跟去医院,在家眼巴巴的等着,等到小儿子回来本来挺松了口气,以为没事,却听说小孩子手术后反应迟钝可能变傻子,像遭了雷劈似的哭了个昏天暗地。

  老妈子只会哭,老婆也只会哭,吴建业烦燥得不得了,干脆不管她们,自己去学校请校方给一些需要盖章的地方盖印,返回村时路上听到去赶集的女人们在说梅子井村的乐家姑娘清明回乡祭祖,身边又带了保镖什么什么的八卦消息,又恨又恼,乐家小短命鬼在外混得风生水起,每次回家就成了人说的“衣锦还乡”,让四里八乡的村民羡慕不已。

  他们家接二连三的倒霉,被人说报应,原本他还不当回事,以为姐姐和哥哥倒霉跟自己无关,没想到转而就到了自己儿子出事。

  如果让村里人知道儿子脑子有问题,到下个集日就被会传到梅子井村,乐家知道他家又倒霉了还不知道多高兴,不说乐家,村里那几家跟他们吴家不对盘的人家知道了也会拍巴掌叫好,巴不得他们吴家倒霉得一辈子爬不起来。

  吴建业跟在几个赶集回来的女人后头,听完了小道消息便不跟了,等人走远自己才进村回家,看到老妈子哭得眼睛红肿还在抹眼泪,少不得嘱咐别碎嘴让别人知道他儿子的事。

  想到楼上变植物人的大哥,觉得家里晦气,他儿子会倒霉说不定就是大哥将晦气和霉运带回来冲了家里的好运,所以让他和儿子也跟着倒霉。

  越想越觉得不舒服,他也不愿在家多呆,带上一些换洗衣服,带齐证件,赶下午的车去拾市,再乘车去汉市医院守着,等儿子情况稳定了赶紧出院去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