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相互利用 叛逆之人

作者:七星肥熊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山如玉,岚风轻叠。

  巨石崖上,墨眉反握,荆天明看着远方云海雾山,思绪飘飞,不知何处。

  他在等人!

  孤松山庄一役,荆天明一人一剑,于千军之中,视诸人如无物。而后,巨子令传于江湖,诸子百家,六国诸侯,无不震动。

  身后林木扰动,数十墨侠的身影出现,为首的便是墨家的统领盗跖。

  “巨子!”

  荆天明回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一幅幅熟悉的面孔,面带微笑。

  “我回来了!”

  轻轻一声,墨家众人无不掩泪。荆天明不在的这些日子,面对帝国****湖昔盟友的背叛,他们苦撑良久,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盗跖是其中哭相最好的,眼眶微微的模糊了。

  “吩咐下去,在江湖上所有寻找我的墨家弟子,从今日起,立刻返回机关城。”

  “是,巨子!”

  墨家诸人,零星四散。只有盗跖一人,还在荆天明的身前。

  “盗跖,我想问一下。端木蓉和雪女现在在哪里?”

  荆天明的话语有些怪异,盗跖感觉出来。他此刻站在荆天明的面前,只见他形容之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跳脱撒意,有的便是一股让盗跖感觉沉甸甸的稳重之感,就像是昔日面对燕丹一样。

  “巨子。荥阳城败后,我们墨家的统领,死了两位,雪女和蓉儿被虏到了咸阳。”

  “咸阳?那她们怎么样了?”

  “巨子放心!盖聂救了她们。如今她们两人,被罚入少府的织房中。我几次想要救她们,可是秦宫守卫森严,我都没有成功。”

  “有大叔在,她们不会有事的。”

  荆天明的语气之中,有的是对于盖聂的信任。

  可是盗跖听来,却是十分震惊。毕竟,自从那日机关城中,盖聂离开了荆天明。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从荆天明的口中,重新听到大叔两个字。

  “巨子......!”

  盗跖想要说你变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是没有说出来。盗跖不知道这些日荆天明经历了什么,可是他的确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荆天明一笑,话音未落,月神的身影已经悄然地出现在了两人之前。

  “墨家的巨子,你不就是想要将我引来么?”

  盗跖眼中,一别多年,月神容颜如初,甚至比少女更为妩媚。

  “巨子,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盗跖十分警惕。阴阳家与墨家百年夙愿。或许荆天明这一辈不太知晓,可是盗跖却是一清二楚。打骨子里,盗跖就不信任阴阳家的人。

  “我知道。”荆天明一笑,“不过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她帮忙。而她,也一定会帮我。”

  “巨子........!”

  盗跖搞不清楚,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

  “苍龙七宿,现在只有我们阴阳家的人才能够打开。而其中的力量,也只有你能够承受。只是,你决定了么?”

  荆天明一笑:“你不是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为何事到临到,却反而要问我?”

  “不!你如果心意不坚,那么就无法承受苍龙七宿的力量。那么刺秦之事,也无从谈起。”

  月神从来没有关心过荆天明如何,她只关心荆天明能不能按她想要的去做。荆天明也不在乎月神是怎么想的,他需要亲自去咸阳,去完成那一件注定要惊天动地的事情。

  相互利用,不过如是。

  “走吧!”

  荆天明淡然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便走下了巨石崖。

  盗跖想要说什么,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说下去。他依稀记得,当年易水之旁,抚琴鼓瑟,高歌动天,那一去却再也没有回还的身影。

  “荆大哥!”

  盗跖自知,他劝不了,也不能劝。

  百步之外,忽的剑气冲霄。墨眉长剑,从荆天明的手中飞出,直直的插在了盗跖的面前。

  “从今日起,你便是墨家新一任的巨子。我荆天明,也再与墨家无关。”

  看着荆天明消失的身影,一声长叹,深深的回响在了这深谷云间。

  .......

  漆黑的大牢之中人满为患,阴湿的牢房满是怨恨之声。

  “公羊止这个混蛋,自己打了败仗,却将怨气撒在我们身上。”

  “公羊将军应该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吧?毕竟那日兵败也怪不得我们啊?”

  “怪不得我们?人家是关中出身,帝国勋贵。我们是什么?在人家的眼里,我们先侍伪帝,再投帝国,不过是反复无常的小人,草芥一般的存在。”

  “公羊止那夜兵败,上头肯定要问责。而现在他又将我们都关了起来,怕是到时候都会把责任推在我们的身上。”

  牢中之声纷争,或愤恨,或忧心,或不满,或怨毒。只有一个人,自始至终坐在角落之中,一言不发。

  “钟离昧,你说说,我们这几百个人,最终会怎么样?”

  这时,有一个人凑到了钟离昧的身前,问道。

  牢中顿时一静,所有人都在等着钟离昧的回答。

  钟离昧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殷切的目光,缓缓说道:“那夜兵败,罪不在我等。陛下圣明,李由大人更是当世名将,一定会还我等公道。”

  “话是如此说,可是咸阳遥远,李由大人把守洛阳,事务繁忙。若是公羊止先下手为强,抢先将我们杀了,那么这件事情怕是死无对证了。”

  一句话声,不知道从何响起,本是寂静的牢中又陷入了嘈杂之中。

  钟离昧想要寻找声音的源头,却发现那道声音再也不曾出现。

  牢门缓缓地打开,一个兵士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公羊止派来临时看守牢房的人。

  这个人牢中众人都认识,纷纷呼喊道:“小虎,公羊将军究竟想要怎么处置我们啊?”

  那个叫小虎的兵士左支右绌,有口难开,最终被逼问的实在没有办法,才缓缓说道。

  “你们的罪行已经被定下了,党附叛逆,明日午时,枭首辕门!”

  一阵死一般的寂静,接着便是一声巨大的哀嚎。

  “这个天杀的公羊止!”

  见群情激动,那个叫小虎的也觉得待不下去了,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刚才钟离昧在寻找的那道声音却再度响起。

  “公羊止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能让他得意了。”

  钟离昧顺着声音寻去,那是一个面容白净的男子,有着一股与牢中兵士不同的秀气。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快说?”

  那男子身旁的兵士埋怨道。

  “我等在这里,最后不过是死路一条。不如今日便从这里起事。”

  “你是说,造反?”男子身旁的兵士哆哆嗦嗦的说道,“你疯了么?你可知道按照秦律,叛逆是什么罪名?”

  “法不责众。”那男子一笑,“我等不是要背叛大秦,只不过是公羊止这个混蛋逼得我们无路可走。我们若是不争一下,陛下和李大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

  那男子说完,牢中便是一静,接着便是七嘴八舌的的附和声。

  钟离昧想要阻止,可是又怎么敌得过这群情汹汹。

  碰的一声,牢房被那男子踢了开来。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所有的人都冲出了牢房之中,抢夺兵器盔甲。

  钟离昧想要找到这男子,却发现那男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众人冲出了牢房,四周却是寂静无声。钟离昧感到有些怪异,可是周围有些疯狂的兵士却是丝毫没有在意。

  “我们这里,唯有钟离昧大人的武功最高,本事最大。我们现在不如就推举他为首领,带领我们,抓住公羊止这个混蛋!”

  那男子的声音再度出现,钟离昧终于发现了他的身影。他正在角落之中,看着钟离昧,嘴角则是一抹浅浅的笑容。

  “别走!”

  钟离昧想要追赶这个男子,可是身前却是一大帮跪伏的兵士,让他挣脱不得。

  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子走脱,钟离昧知道,这似乎是一个陷阱。只是他不知道,那个幕后黑手究竟想要做什么?

  马蹄声起,众人远望。只见公羊止形容狼狈,骑着一匹马飞快地向这里奔走。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快走啊!”

  公羊止眼见眼前这么多的人,有些着急地喊道。

  “走什么走?让我们走了,好成为叛逆么?”

  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众人将他拉下了马来,便是一顿乱殴!

  “住手,快住手!”

  钟离昧大声呼喊道。可是等他分拨众人,来到公羊止面前的时候,他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

  公羊止看着钟离昧,伸出了手,嘴里喃喃地说着:“项贼...快...李...”

  “公羊大人...公羊大人....!”

  公羊止话没说完,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乱军声起,一大堆楚国的骑兵包围了这里,为首的将领便是腾龙军团的龙且。

  “是你们杀了秦国大将公羊止么?”

  一声轻问,可是这帮人谁也没有回答。如今这几百人中绝大多数早已经冷静了下来,才发现他们究竟做了什么?

  擅杀大将,以下犯上,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几句冤枉就可以遮掩过去了。

  “将军问你们话呢,还不快回答?”

  龙且身边的传令兵大声斥问道。

  “是...是我等杀了公羊止。”

  钟离昧身边一名士兵哆哆嗦嗦地跪了下来,回答道。接着,钟离昧身边更多的人也都跪了下来。

  “谁是你们的首领?”

  龙且问道,一众人看向了钟离昧。这里,只有他还没有跪下。

  “看你气度举止,不似俗人,想来也是一方豪杰。我楚军正是用人之际,我可以向侯爷推荐你。”

  “我钟离昧不会附贼!”

  “大胆!”

  一干楚军士兵,纷纷引刀相向,钟离昧却是毫无畏惧。

  “恐怕现在在秦军的眼中,你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叛贼吧!”

  龙且一笑,却是丝毫没有因为钟离昧的话语而动怒。

  “钟离大人,我等先是在伪帝手下,后又投帝国,如今又杀了公羊止。我们本来就不受帝国信任,现在他们恐怕更是不会接纳我们。除了投效楚军,我们别无出路了。”

  钟离昧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是好?

  夕阳西下,映照的是一个孤独的背影,在这喧闹的战地之中逐渐零落。

  .......

  秦宫深幽,殿宇空旷。

  “陛下,项少羽动手了。”

  猴子跪拜在了御阶之下,禀告道。

  “哦?”

  嬴子弋没有多大的惊讶之情,单手支颐,坐在皇座之上,把玩着一条项链。

  “项少羽突起奇兵,数日间连破三座重镇,不日怕要攻到荥阳城下。”

  “项少羽一定会去荥阳,因为那里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敖仓?”

  “没错,若是敖仓不得,他就没有足够的物资,支援他的行动。”

  “可是就算得到敖仓,项少羽也不见得能够守得住啊?”

  猴子疑惑地说道。毕竟,敌我之势明显,河北有章邯二十万大军,南阳和洛阳各有帝国十万军。而项少羽,满打满算也不过十万人。

  嬴子弋一笑,说道:“你还不明白么?项少羽从来没有想过要守住敖仓。他的目的,最终是冲着朕来的。”

  “陛下是说?”

  “没错,他的一应布置,都是为了攻破函谷,直入关中。只要他攻破了咸阳,朕一死,那么天下必将大乱,六国便有了复起之日。”

  “狼子野心!”

  猴子怒声骂道。嬴子弋却是一点也没有在意的样子。

  “陛下,如今帝国精锐都在边关,帝都空虚,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不管是朕,亦或者是项少羽,又或者是草原上那位狼主,都在抢时间。就要看谁最后能够成功了。”

  一轮火焰照亮了这冰冷的宫殿,焱妃出现在了嬴子弋的身旁,将一份染血的帛书送到了嬴子弋的面前。

  “荥阳怕是守不住了!”看完帛书,嬴子弋长长一叹,看向了猴子,眼中带着一丝的杀意,“告诉他们,动手吧!”

  “臣明白了。”

  “后羿,羲和,帝俊!”焱妃嘴角留着一丝的浅笑,说道:“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么?”

  嬴子弋没有回答,他手中的项链之中蓝光点点,犹如夏日的萤火,照亮了这空旷的殿宇。

  “女神之泪?”

  焱妃的目光看着嬴子弋手中的项链,带着一丝疑惑。

  一个浑身上下充满灵气的少女在这点点蓝光之中缓缓的显现,身姿窈窕,面容娇媚,带着盈盈的笑容,看向了皇座之上的嬴子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