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冥思苦想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整天的时间,洪蒙作为向导领着可妮莉雅游遍玛法城中的著名景点,顺便买了一瓶酒和食物。这趟难度与报酬完全不对称的任务谈不上辛苦,再加上可妮莉雅只不过是走马观花般匆匆路过,两个人没谈过一句话,形如陌路。可妮莉雅此举的用意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

  直到图书馆,可妮莉雅第一次停下脚步,摘下帽子,转身淡淡说道:“你与吾互不相欠了。从现在起再无瓜葛,当然你执迷不悟的话,吾在梵蒂冈等你。”

  “梵蒂冈我一定会去。”洪蒙双手提着东西,眼神坚定,一字一顿的说道。

  “哦?”

  “但不是现在,当我有资本与你平视的时候,我一定会去圣事部,”

  “资本?好吧,只不过吾只有八年可以等,希望不要让吾失望,还有,”可妮莉雅冰冷的眸子闪出光彩,上前一步,轻轻的一吻,低垂着眼睛,对对面露惊讶的洪蒙说道:“这是对你野心的赏赐,放心吧,没毒。”

  因为双手提着东西,洪蒙只能默默接受,着周围数量明显异于往常的学生,苦涩的说道:“感谢您的赏赐,尊敬的教皇大人。”

  可妮莉雅转身走向图书馆,淡淡的说道:“面见圣女时注意你的礼节。”

  “是。”

  礼节?洪蒙走进图书馆时却尴尬的发现圣女趴在桌子上毫无形象的呼呼大睡,要不是院长在旁边或许早有人趁机靠近这个毫无戒心的神之矛头,至于会发生些什么,明眼人都可以想象的出来,但这也无妨那些人用眼光亵渎她,具体景象视个人心底黑暗程度决定。

  除了洪蒙没有人会想到陪在那个陌生的红衣老者身旁的是教廷的黑暗教皇和圣女,因为洪蒙和可妮莉雅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两个平行空间之间不正常的交集,堪称奇葩,一个最寻常的贫民小子,或许也只有可妮莉雅这最不寻常的黑暗教皇才会有机遇和耐心与其同甘共苦,共度难关,之前的一千年,或许再加上往后的千年都不会再出现这么一对奇怪而有趣的组合。

  向院长行了一礼之后,走上二楼,二楼却比一楼躁动和安静的多,躁动的是被家族派来探查情况的学员的心,却不得不遵守图书馆的规则不得再向上一层,而在他们的上面,就是所有人的目标爱丽丝!

  一二层唯独不见猥琐老头的身影,洪蒙提着东西无视周围人不怀好意的目光和笑容,径直走向楼梯,当他上去之后所有人都无法继续淡定,为何刚刚阻挡了所有人甚至伪装成学生的高阶战职者都无法前进一步的楼梯唯独对他毫无作用?

  洪蒙冷笑几声,走进房间,却没见爱丽丝的身影,但浴室内传来的水声终于让洪蒙松了口气。打开窗户,图书馆外的森林中不时闪耀着火花,只不过短短一刻钟,就至少有五十处闪出火光,现在外面埋伏的人至少有百人之多。这样来,这次的情况要比在洛丽塔城还要凶险,玛法城作为一个学院城市,战职者的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要比洛丽塔城高上一个档次,现在的自己只有一个名义上的圣事部头衔外加上可以忽略不计的实力,以及象征着绝对堡垒的图书馆,洪蒙毫不怀疑当爱丽丝踏出学院第一步,便会有数不尽的高阶战职者来抢夺,到时候混战之时洪蒙也不能保证头顶上的保护罩能不能保佑自己不受伤,至于带走爱丽丝那更是天方夜谭。

  我还有什么优势可以利用?

  可妮莉雅?洪蒙为自己脑袋中第一个闪出的念头感到羞耻,摇摇头将想法甩出去,无力的抱住脑袋,要不然带着爱丽丝到恶魔空间躲上一年半载,和对方耗耐心?

  一条条方法被无情的否定,冥思苦想之后陷入轻微绝望的洪蒙只能苦笑着想非常不理智的冲出去和外面的人一决死战,毫无底蕴和资本的自己就像是三岁孩童拿着巨款待在强壮的家长身边,周围都是一些不怀好意的恶汉虎视眈眈的图谋手中的巨款,而且这个大人是不会帮助自己的局外人。手段无非有三,第一,拥有对抗他们的实力,这条路从一开始就被全盘否定,第二,借势,圣事部为首先排除对象,作为城主府盟友的主教洪蒙还没有自投罗的想法;但在这种情况拿得出手的朋友也唯有如今不知所踪的玛格丽特大少爷,或许现在他还在被老祖宗阿娜丝塔蹂躏,另一个,虽然不想承认,但塞西莉亚大妖孽也是凶多吉少,虽然人缘广泛但认识的人全是请不动或者不敢请的大人物,最悲哀的莫过守着金山饿死。第三,就是最损耗脑细胞的离间,挑拨外面的家族内讧,找出足以对抗其他恶汉的最强壮的恶汉,而这个壮汉的最佳人选自然是城主,按照计划等他们斗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再趁机寻找突破口突出重围,但现实很残酷,洪蒙自知没有塞西莉亚大妖孽运筹帷幄的智谋,和在玛法城经营数十载,老奸巨猾的城主斗智斗勇,洪蒙将这个想法戏称为羊入虎口式的缓慢自杀……

  ……

  帝都之中。

  兰斯夫人无力的侧卧在椅子上,因为丢失小姐而自责不已的明耶管家单膝跪在地上三天之久,不管何人劝服,这位服侍了兰斯府十几年的老管家依旧无法原谅自己的失职。

  兰斯夫人也知道这位老人家的性格,但爱丽丝的擅自出走也不能完全怪罪明耶,拥有希伯来毕生积蓄买换来的为女儿专门准备的嫁妆,父亲为女儿准备的永远是最好的,别说明耶就算是皇宫之中的十级以上的护卫也会被那张无价的隐身卷轴,和数个十一级以上的暗黑炼金傀儡,就算是被教廷的精锐包围,也有实力骗过他们的眼睛逃出来,更何况实力只有九级的明耶。但爱丽丝却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东西,丈夫也叮嘱过自己不许轻易的动用那些被隐藏在深处的最强战力,除非是最危险的时候,而且必须保证在使用那些傀儡之后没有人可以活着将这些傀儡的存在告知他人,换言之就是使用傀儡之后,除了自己人,其他人都必须死!

  兰斯夫人在计算得失之后,起身来到一副巨大的画像前,这是一幅巨大且华丽的全家福,兰斯夫人对此记忆十分深刻,因为这是自己抱着刚刚满月的爱丽丝,被家族以一个满意的价格“卖给”希伯来的时候,为了讨好自己,希伯来特地从帝都请来宫廷画师画了这幅全家福。依稀记得那年的自己因为过分注重货物身份而闹出的种种笑话,胡闹的连自己都觉得过分,换做其他男人早就不耐烦的一巴掌甩过来,大骂自己是个拖油瓶的婊子,每次都准备好挨打挨骂,但希伯来并没有伤害她而是微笑着收拾残局,这样的关系维持了近两年,直到爱丽丝牙牙学语的时候的某一天,已经坐到玛法城商会副会长的希伯来却趴在地上,只因为爱丽丝想要骑大马,他就像是个真正的父亲那样为了女儿的开心甘愿放开身段,而自己也被他的样子逗乐的时候,已经年近三十,步入而立之年的希伯来却因为自己的笑容而哭的像是个孩子一样。

  兰斯夫人长长的叹口气,轻点大图上不明显的一个凸点,扶着额角颓废道:“明耶,准备马车。”

  明耶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因为持续跪在地上达三天之久,原本硬朗的身子也因为滴水未进而更加的虚弱,老管家将领带扶正,躬身问道:“夫人,夜已深,还请不要外出。”

  “这趟我非去不可,也只有他,能救爱丽丝了。”

  明耶见夫人心意已决,只能遵循主人的意愿去安排。

  兰斯夫人取出藏在画像后的信物,起身时,见画像上栩栩如生的丈夫,兰斯夫人终于忍不住滴下泪水,喃喃道:“对不起,希伯来。”

  ……

  洪蒙擦去脸上的冷汗,吞咽口水,瞳孔被堆积起来的魔法卷轴占得满满的,不禁想到,这爱丽丝那里是外表上的娇弱大小姐,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