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顿饭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副院长训话,教导主任训话,各教授训话,各老师训话……

  众学员已经彻底崩溃了。似乎学院方面要给这群新生一个下马威,连续不断的欢迎陈词外加上熟记在心的专业介绍和个人介绍,已经让某些没有耐性的学员几近抓狂。

  副院长端坐于讲台之上,身负帝国伯爵头衔的他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学院院长可以比拟的,只要不是那些帝都之中真正显贵的直系后代,任何地方贵族出身的少爷与小姐们就只能收起自己骄纵跋扈的性格乖乖的做个乖学生。否则,门口那些被遣送回家的家伙便是最好的典范。所以,没有任何背景穷小子一个的洪蒙选择一条逆来顺受的道路。

  潘多拉盯着台上数个地中海,尤其是他们中间那块油亮油亮的区域甚是吸引她的目光,外毛中光的特征让她想起了自己心爱的宠物肉球球,倍感亲切。不过球球背上那片光秃秃的地方却是某萝莉心烦时候的杰作,日积月累,球球索性含泪放弃了背部毛发生长的机制,让自己主人困乏时可是躺在上面休息片刻,而不会因为自己扎人的毛发打扰到主人的睡眠。

  潘多拉与洪蒙在魔兽森林之中杀取魔兽时,也想到找一种魔兽当做球球的替代品,可是苦于人类大陆上的低阶魔兽都向着硬甲壳方向发展,即使是虎豹等有着柔软皮毛的魔兽也无法带给潘多拉球球那样的感觉。至于那些无壳类得魔兽,不是长相太对不起某萝莉的审美观,就是史莱姆那种没有固定形态的粘液兽……潘多拉对于触手系还是十分抵触的。

  听完众多领导的演讲,低下已经是死鱼一片,却是掌声如雷。

  洪蒙转头,弗朗西斯不知何时睡了过去,口水流了一胸口。佩内洛普收起手中的纸笔,摇醒弗朗西斯,在他迷迷糊糊之际说道:“教室与老师的信息已经清楚了,我们回去吧。”

  “我和潘多拉还有事要做,就先走一步了。”洪蒙从刚刚教师演讲开始之际便展露着会心的笑容,拉着潘多拉向门外走去,佩内洛普拉住洪蒙从自己的记事本之中撕下一张画满符号的纸张,上面纵横分布些一些线条,周围都有纯正的巴洛克式字体标记,洪蒙了一眼,惊诧道:“这是地图?”

  “你太抬举我了,这不是一份完整的地图,只是我突发心血的无聊作品。你带着他,如果走丢了也能有个参照物。”佩内洛普笑道。

  收下地图道了声谢,洪蒙向三人道别,转身走了出去。

  潘多拉从来没有见过洪蒙这么高兴过,皱着眉毛道:“去见熟人吗?”

  “恩,是在你之前很照顾我的姐姐。既然回来,我想去见她一面。”

  “这样啊。”潘多拉停下脚步,“那样的话我去图书馆待一会儿,淑女可是不会打搅两个人重逢的时刻。不过呢作为补偿,哼哼,晚上回来可要接受某个淑女并不太符合贵族风度的训练了。”

  “成交。”

  着洪蒙逐渐远走的背影。某个萝莉嘴角划出邪恶的弧度,小嘴微张,声音低沉如地狱之中爬出的恶鬼,“竟然这样就把本女王撂在这里。来,对洪蒙还是太温柔了那。”转身,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散发着某种邪恶的气场,阴风阵阵。

  洪蒙毫无征兆的一股恶寒,一股寒气从脊梁骨直直的往上冒,冷汗连连。

  洪蒙来到教师专用的单间宿舍门前,轻轻的叩门,静静的等待着。门前两株当年和丫头哑巴一起种的树已经是郁郁葱葱的一片,遮出一片凉爽的绿荫来。

  门开了,一张带着些许惊讶和欣喜的俏脸出现在等待在门前的洪蒙面前,洪蒙毫无城府的挠头傻笑:“那个,姐,我回来了。”

  “小蒙,”美女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双手放在洪蒙肩膀上,双肩不断颤抖着,似乎……

  “你还知道回来!”突然,美女双手掐在一脸惊愕的洪蒙脖子上,大幅度的疯狂来回拉扯拽了无数个来回,几乎癫狂。美女突然停了下来,可怜的洪蒙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洪蒙只觉得自己灵魂出窍神游太虚,做着大好的白日梦的时候,却被一口冷水给喷醒了。睁开眼睛,却发现美女抵在自己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以为装晕就可以抵消让我提心吊胆这么久的罪过吗?给我进来!”说着,虽然不算是强壮都也有点分量的洪蒙像小鸡一样被美女单手拎了进去,另一只手顺便关上了门。

  洪蒙局促不安的坐在餐桌前,美女姐姐带着围裙,哼着小调在厨房中忙活起来。随着煎锅微弱的响声响起,洪蒙的思绪也被带回了一年前。一切就像是最初的那样,饿晕的洪蒙被美女姐姐带回宿舍之中。那次是洪蒙在爷爷去世之后第一次吃到热腾腾的饭菜。

  四菜一汤,美女老师的生活作风还带着帝国南部的生活作风,粒粒饱含水分的稻米放在洪蒙面前,手持筷子,洪蒙却觉得眼角有点湿润,这是家的味道吗?

  0岁的洪蒙带着爷爷的骨灰来到这座玛法城,举目无亲的洪蒙却凭着一股狠劲在这座冰冷的城市活了下来。因为爷爷在去世之前曾经交代洪蒙来这里寻找一个故友,不过当洪蒙到达爷爷所说的地址时,那里只有斑驳的残垣断瓦。和野狗抢过食,与乞丐同住过,乞讨被人殴打过,不过洪蒙却没有倒下。他没有像其他乞丐儿一样被怂恿着去偷,去抢,或许是他心中仅存的那些正义感,也许是还怀着一个平民是的淳朴让他仍然保持着一个人的基本品质,即使是流落街头身上伤痕累累几近休克的地步,他也没有向着命运低头。

  后来,因为得罪了某个区域帮派的老大后,洪蒙被抓了起来,原本险些被折断手脚丢到街道上乞讨的他却被外出的教导主任中,被人用一个银币的价格卖到学院之中。

  进入学院的第一个晚上,命运同洪蒙一样的二十个少年被集中在学院外的一间仓库之中,各自领取了校服和一顿饱餐之后,他们被告知当做祭品的事实。当场逃跑的没有好下场,直接被当场格杀的他们尸体直接喂给某个驯兽师的宠物,干净的渣都没剩。稍微有些小聪明的当场答应下来,却在后来的逃跑之中死于各种非难。最终,死的死,留下的只有洪蒙,哑巴和丫头。到如今,唯有洪蒙仍然活在这个被人下了千年诅咒的大陆上。

  虽然在那之后颇受美女老师的照顾,不过洪蒙却一直称她为姐无从得知她的名字。虽然很感谢她的照顾,洪蒙却心存了一丝芥蒂。

  那个贩卖洪蒙做祭品的教导主任,是他的未婚夫。

  似乎命运女神很喜欢开这种有点小恶毒的玩笑,愚弄着凡人们。

  坐在洪蒙的对面,美女老师脑袋抵在蝉联成拱形的双手上,露出一个完美的阳光笑容:“这些全部吃掉,一点都不许剩,就当做对我的赎罪。”

  在洪蒙埋头吃饭的时候,美女老师自顾自的倒了杯酒,着洪蒙的吃相发出会心的笑容。缓缓把做饭时凌乱的发丝揽到耳后,有点小性感的动作却让微微抬头的洪蒙差点喷出饭来。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带着微微的醉意美女老师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醉醺醺的抱怨道:“洪蒙!你知道你打人打出的麻烦有多大吗?那个家伙的死胖子老爹天天在办公室里面闹,那段时间我见胖子就想揍他们一顿。”似乎是忍耐了许久,美女老师勾住洪蒙的脖子一脸报复后的快感:“不过嘞那个死胖子得罪了某个权贵被逼得全家滚了回去,真是想想就觉得痛快的事情啊。嘿嘿,嘿嘿嘿。不过你小子倒是爽了一躲就是半年留了一屁股的债给我。”说着不禁摇晃着某个已经被美女体香熏晕的家伙的脑袋死命的摇晃。

  “再摇……就出……人命了。”洪蒙哀嚎道,声音的断断续续非常痛苦的样子。

  放开洪蒙,美女老师坐回位置,问道:“你是怎么回来的?而且这身校服?”

  “我以正式学员的身份再次入学了。”洪蒙吃着饭含糊不清的说道。

  平静。

  美女老师突然靠近洪蒙蹲在他的右面,扯了扯他的面皮,斜着眼问道:“你被某个像猪一样的饥渴贵妇给包养了?”

  “啥?”

  “你的学费啊,学费啊!”美女老师吼道:“洪蒙同学,你能不能解释下身无分文的你如何支付你的学费吗?”

  “在魔兽森林里面猎杀魔兽卖掉收获的魔晶。”洪蒙揉揉被扯痛的脸皮说道。

  “哈?”美女老师撇者嘴发出一声疑问的语调,恶狠狠的赏了洪蒙一个结实的爆栗,夸张的张大眼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以为魔兽森林是你家的菜园想进就进,里面的魔兽跟鸡鸭一样想杀就杀?骗我好玩吗?!”

  “可能是我运气好吧。”洪蒙笑着说道,这理由虚假的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运气好?运气好的话你就该出生在某个真正大贵族的家主襁褓里,吃着最珍贵的南海虎翅,穿着晶金蚕丝织成的衣服,住着巴洛克式的豪宅之中,喝着帝国东部最珍贵的波多尔葡萄酒,跟着某个家族的大小姐之类的漂亮女人一起谈论教义之类的东西,而不是,和我这个老女人在这间小房子里面吃着最廉价的青菜喝凉水讨论你那来历不明的学费!”美女老师手指戳了洪蒙额头一下,没好气的说道。

  洪蒙憨笑了两声,满头汗水。

  “不过算了。回来就好。”美女老师叉着腰,颔首说道:“先和我说下,你选择了什么专业发展方向?”

  “主修战士,斗气专项,辅修火毁术士。”洪蒙低头想了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接触下政治、宗教典籍。”

  “恩想法是挺好的,不过,”美女起身敲了敲洪蒙的脑袋,调笑道:“这里面能装得下那么多的东西吗?”

  “事在人为。我已经在起跑线输给了贵族少爷们难以无视的距离,我不奢望能够追上他们,但且只想能够稍微的赶上他们,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一步我就很满足了。不仅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某个一直关心我照顾我的家伙。”

  “真是偏执到可爱的小家伙啊。”美女老师笑道,了时间,“下午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洗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