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开启命运的第一幅画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认识他?”

  塞西莉亚停下脚步,双手一摊,“不认识。”

  罗林翻个白眼,二人随即来到公馆的艺术区,没有流连于人头攒动的大店铺,塞西莉亚直接走到角落处一间破旧的小店前驻足不前,道:“到了。”

  小店位于最不引人注目的边角,或许这一小块区域只是为了摆放杂物准备的,但颇具商业头脑的主管还是把这块小地方出租并收取不菲的租金。小店破旧的门板上的字迹模糊不清,上面附着着各种污垢甚至还有一只蜘蛛在勤奋的结,店内闪耀着微弱的烛光,挂在墙上供人观赏的作品大多用冷色做基调,却用最热情的红色作为画中人物的主色,配以幽暗而摇曳的烛火,宛如地狱的浮世绘。

  罗林甚至想这里做鬼屋更加合适。

  罗林一路走过去,焦虑,愤怒,嫉妒,种种人类的负面情绪被画师最大程度的夸张放大,表明暴食的绘画上画的是一个极度肥硕的胖子,手握刀叉将自己的剥开品尝自己的肝脏,到这,罗林不禁问道:“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嘘!塞西莉亚做噤声手势,轻轻说道:“用你的心感受这里的每一幅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罗林闻之点点头,侧耳倾听,被一幅幅负面情绪的绘画震撼的心灵逐渐平静,罗林竟然瞬间进入空灵状态,睁开眼时,同样灵魂状态的塞西莉亚指指前方的一幅肖像画,二人来到画前,或许是灵魂状态的缘故每一幅画都闪耀着淡淡荧光,其中最闪耀的莫过二人面前的女上身肖像画,那是个很美丽的女士,但罗林却无法将目光从画上移开半分,因为画中人几乎是雷莹的翻版!一模一样!分毫无差!

  咯咯!银铃般的笑声突然在耳边响起,在自己的注视下,画中的“雷莹”突然调皮的对自己一笑!

  而罗林却突然觉得一阵晕眩,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塞西莉亚说道:“当我还处在灵魂状态时飘过这个地方就发现了那张画的诡异之处。”

  “那张画的名字是命运,孩子。”耄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罗林转身发现一个驼背的老人站在自己的背后,沟壑纵横的脸上尽是笑意,不高,两只袖子随风摆动,罗林愕然发现,这是一位断了双臂的老人!

  “您去过朱庇特?”罗林开口问道,得到否定的答复后略带疑惑的着老人空荡荡的袖口,“这些都是您的作品?”

  老人轻咳数声,沙哑的笑道:“除了这幅命运。”

  “她是谁?”

  老人没有立刻回答,身后的两扇门突然自动闭合,道:“有兴趣听一个糟老头讲故事吗?”

  罗林二人立刻点点头,老人接过茶水润润嗓子,叙述道:“命运,就是命运女神艾娃三百年前神降时的模样。三百年前,血族,也就是吸血鬼迎来一次突发的新生血族的井喷期,只不过短短的十五年,血族就诞生了十三只亲王级幼崽,五十六只公爵级数百伯爵,如果不出意外,这些幼崽中定能蜕变出一只血族足足空缺了七百年的血皇,那时候的血族恰好在圣事部的血腥镇压下苟延残喘几近灭族,血族议会集结所有的幼崽满揣期望等着血皇血脉的觉醒,但教皇不会坐视血族的崛起,通过教皇厅的介入十三支族再次陷入内战,那些自称暗夜贵族的血族经过百年的混战,十三支族几乎名存实亡,教皇准备一举歼灭所有伯爵级以上的血族的时候,一个新生的血族女婴诞生了,她出生后说了一句话,‘信仰我,我将庇护你们’,命运的出现给几近灭族的吸血鬼带来保存血脉的希望,在命运吸干数个红衣大主教的血后,教皇厅终于感到恐慌,教廷停止对血族的围剿。”

  罗林迫不及待的问道:“后来呢?”

  “没有后来。”老人神色寂寥,叹道:“血族的议会最后决定向教廷妥协,背叛了命运,命运被当做妥协的筹码押解至教皇岛,灵魂被封印,肉身,除了头颅,被血族仅剩的八个亲王中的六个,分食。”

  老人闭口不言,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塞西莉亚问道:“冒昧的问一句,老先生,您所说的命运,是不是就是歌榭女王?”

  老人浑浊的双目迸发出亮彩,笑道:“孩子,这些肮脏的过去会玷污你的灵魂,过去的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自然会去背负。”

  塞西莉亚笑道:“追随哥榭女王的亲王有三位呢。”

  老人含着着起身,张开嘴,罗林恰好能见他上颚牙槽的缺口,恰好是犬牙位置,老人缓缓说道:“一个沉睡与雪山之巅,一个长眠在地底熔岩,还有一个,背叛的亲王,分食命运的心脏,用双手的代价夺回封印命运灵魂之一的就是我,血族亲王,马丁,孩子,收回武器吧,我已经数百年没有进食,老夫拔下两颗獠牙苟延残喘至今,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罗林没有就此收回黑枪,而是冷冷说道:“我不相信吸血鬼的承诺。”

  马丁蹒跚着脚步从罗林身侧走过,取下那幅《命运》,转身郑重的放在罗林面前,罗林没有伸手接,马丁却毫不犹豫的扔给罗林,老迈的身体真像是许久未进食一般摇摇欲坠,金色的瞳孔瞬间变得通红,嘴角流下一丝鲜血,罗林愕然的发现有一柄银质匕首从他的后背穿透他的心脏!

  马丁自杀!

  马丁无力的倒在地上,双腿已经开始腐朽,目光柔和,断断续续的说道:“孩子……我已经错了一次……不想……不想再错一次……我知道,你认识命运……快,快把这幅画交给命运……集齐七副封印……你就可以,改写命运!”当马丁变成一地的焦炭,罗林手持画像,默不作声。塞西莉亚试探性的问道:“罗林?”

  “没事。”罗林突然苦笑道:“命运?赞美潘多拉,一个老吸血鬼突然把这种东西交给我……到底安的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