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大赛(十八)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贤云集救赎山,众人的目光却集中在那两头凶兽身上,焰翎狂暴的模样令他们震惊,空气中暴躁的元素波动甚至惊动了皇宫中的魔法师,远在玛法城的红衣老人合上手中的稿子,身旁一个满脸雀斑的女生立刻紧张起来,唯唯诺诺的说道:“老,老师,您怎么不了,是不是我有的地方写的不对,我……”

  条顿含笑着摇摇头,将面前这位新加入伊甸园的学生的论文还给女生,道:“莱丽,写的不错,来你是用心去写了。”

  莱丽兴奋难耐的点点头,恰好在此时,一个身穿笔直军装的鹰目少年走入图书馆,对条顿行了一礼,瞪了一眼莱丽,大声喝道:“院长,我不服气!”

  可怜的小莱丽像是受惊的小猫一样躲到条顿的背后,只露出一双为她增添不少魅力的大眼睛无辜的着面前自己该敬称为学长的彪悍男孩,小声结巴道:“伊鲁卡学……学长,我……我……”

  条顿依旧是副笑脸,伊鲁卡说道:“院长大人,论资历,谈潜力,凭实力,莱丽都没有那个资格做您的学生!我不服气,我要和她挑战!凭实力说话,究竟谁才配得上当您的学生!”

  “啧啧,向个小女生挑战,新鲜,新鲜,”猥琐老头坐在管理员的位置上,对伊鲁卡一阵冷嘲热讽,伊鲁卡走到他面前,啪的一声巨响,一拳轰烂桌子,骂道:“我和院长说话,你算什么东西敢侮辱我!”

  静……

  诡异的安静……

  猥琐老头拍拍身上的灰尘,面对威胁却是一脸的不屑,嘲笑道:“小子,够狂啊,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滚蛋。你那样子是真不信了,喂条顿,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弄死一个不开眼的小子不碍事吧?”

  “晚辈教训教训就好了。”

  伊鲁卡听到面前不起眼的猥琐老头竟然和条顿院长关系不菲,还未来得及后悔,猥琐老头就踩过满地的木屑,走到伊鲁卡面前,拍着他的脸,怪笑道:“小子,老爷我好你,以后你就跟我混,记着我的大名普克。”

  伊鲁卡像拎小鸡一样被拎出去,条顿只是面露微笑,道:“莱丽,伊鲁卡说的没错,你的资质,资历,还有实力都是十个人之中最为靠后的。”

  莱丽点点头,说道:“学生很清楚,老师,您的学生本该不是我,而是那个给我机会成为您的学生的洪蒙学长。”

  “我从来没有把你做是洪蒙的替代品,莱丽。”

  “学生知错了。”

  条顿起身向外走去,莱丽紧随其后,虽然条顿的步伐算不上快,但莱丽却怎么也追不上,直到老人停下来,莱丽气喘吁吁的跑到他的旁边,却愕然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学院之中,到脚下那座目测便十分雄伟的山峰时愣了一下,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半空中后惨叫一声往后倒,条顿扶住她,微微皱着眉,莱丽站稳身体,双脚还是不住的颤抖,勉强笑道:“老师,这里是哪里啊?”

  条顿目光深邃,道:“这里是救赎山。”

  “哎老师,你下面那只小蚯蚓好像……”莱丽到脚下盘踞在山峰上的蛇魔时下意识的觉得它很渺小,突然想起来自己可是在高空之中,就算是人都只有针头大小,那么那条被自己喻为蚯蚓的魔兽真实的体积岂不是堪比山岳吗!

  阿娜丝塔抱着美杜莎出现在条顿的面前,一脸兴奋的说道:“哥,你这是谁!”

  条顿笑道:“蛇神,好久不见。”

  美杜莎嘻嘻笑道:“的确是很久未见,条顿,你老了不少嘛。但是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现在他们七个叛徒中的五个聚集在此,而且还有焰翎玄武的帮助,我们大可一举杀了他们,报仇雪恨!”

  条顿叹息道:“美杜莎,我知道你被囚禁了千年,族人又变成这般模样,心中自然会存有怨气,但是我还是不能出手,否则六年后的万神殿降临,我们神圣联盟必须团结一心共同抗敌,我们与温德之间的仇恨终究还是私怨,现在不是讨论是非对错的时候,我们不禁要联合温德,还必须找到他留下来的魔魂机甲大军究竟藏在哪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六年后赢得战争,保护我们的奇兰大陆不被毁灭,保证三百六十个空间不会再发生错乱,我们绝对不能引发第二次众神之战!”

  美杜莎满脸的不甘心,条顿说道:“美杜莎,我知道他们之中的一个人对不起你,但是现在必须以大局为重,想想,第一次众神之战的结局吧。”

  美杜莎松开紧握的双手,道:“我没忘记,当年第一次众神之战,众神为了那个可笑的缘故连年在空间裂隙中大战,神力崩坏了空间直接的支柱,三百六十层空间全部交错在一起,泄漏的能量导致原本寻常的野兽异变成魔兽,奇兰大陆的面积锐减了半数之多,这些我都记得。”

  条顿点点头,阿娜丝塔说道:“哥,话是这么说没错,温德不能死,但是我们还必须找到混蛋的钥匙……”

  条顿就像是一位老人一样静静的听着阿娜丝塔的诉说,直到阿娜丝塔察觉到兄长的异象时才默默的合上嘴,条顿说道:“这么多年了,在真挚的感情也该埋葬在时间的流沙之中,阿娜丝塔,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忘了他。”

  阿娜丝塔木然道:“我只是恨他。而且哥你别忘了,我已经把爱情当做封印相的代价……”

  “你骗得了别人,但是我知道,你封印到‘相’里的,绝对不是爱情。”

  阿娜丝塔烦躁的说道:“烦死了,一千年了你还是这么烦,如果他不走,奥古斯丁就不会死,我只知道他是个背信弃义的混蛋,一个胆小鬼!”

  ……

  救赎山上,温德突然恭敬的跪在地上,高声喝道:“拜见神帝陛下,罪人温德向您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