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漂泊的巨人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九章漂泊的巨人

  通过魔法阵,罗林来到一处议事厅模样的中等房间,在他之前已经有六个带着各异面具的高等级会员正在窃窃私语相互交换情报,谈论的内容离不开罗林和兰西因,罗林的到来并未让人感到意外,一只面带狐狸面具的女人走到罗林的面前,声音听起来非常有诱惑力,“欢迎,我是这次交流会的主办人,您可以称我为玉狐狸,不知道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邦德兔。”

  玉狐狸做出请的动作,罗林注意到在六个人中恰好有一个带白头鹰面具的女人,下意识的留意她,玉狐狸介绍道:“邦德兔先生,我向您介绍一下,这几位分别是白熊,苍狼,麋鹿,猴子,白头鹰,我开的这个交流会主要是为了文学交流,邦德兔阁下,您爱好文学吗?”。[]

  罗林有些不解,白头鹰突然说道:“要参加这个茶会你就必须带着自己的作品做见面礼,在座的都是有名的作家,白熊是《塞西莉亚和教皇的百合情缘》的出版商,若你证明不了自己文学家的身份就请离开。”

  罗林默不作声,六个人冷笑两声把他当做不懂规则的小白,玉狐狸不无遗憾的说道:“来您并没有准备妥当,还请您……”

  罗林笑道:“没有准备是我的过错,但是诸位能不能容许我即兴写作?”

  其余五个人议论片刻,白熊说道:“可以,不过等会你可要第一个演讲。”

  罗林做到第七个位置上,旁边是白头鹰,接着又等了二十分钟陆续有其他的高等级会员走入这个会议室,面具更是五花八面,但是唯有一个带着白色鬼面具的男子是能让白熊起身相迎的人物,当白鬼坐在白熊先前的位置上后整个房间都变得安静下来,白鬼环视四周,重重咳了一声,说道:“诸位,开始。”

  白熊说道:“白鬼先生,邦德兔已经自告奋勇担当今日的第一人,何不就让他抛砖引玉?”

  白鬼点点头,罗林站起身来说道:“既然我已经许下承诺,但是因为走得太匆忙而且自己的灵感也是突然有感而所以来不及整理自己的思绪,所以请容许我口述。”

  白鬼没有说话,白熊说道:“我们这个小团体都是因为拥有相同爱好走到一起,不管什么题材只有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就会有人购买你的籍,你也可以购买他人的情报,这是新人加入的规则,没有疑问就开始,但开始之前我必须问你,你文章的内容究竟是以谁为蓝本展开描述的?”

  罗林说道:“亡灵法师木素和教廷牧师汉拔尼。”

  “一千金币。”白头鹰开口说道,立刻有人嗅到这个情报的重要性同样出价购买,罗林用最平淡的语调叙述完无聊的故事,立刻赚来两万金币,所有人都对木素的情报非常感兴趣,而他只不过是将木素墓地里的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秘密用小说的形势讲了出来,或许木素会因此迎来一些有趣的访客,或许说是小西西的食物,罗林也从这里知道自己领地的核心秘密还未曝光,叛徒应该是自己城主府内部成员或者从下层提拔出来的行政人员,回到领地后必须从这些人中开始盘查。

  接下来所有人都依次的言,因为只是说个前言和内容提要所以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罗林的金币很快就挥之一空但是接下来的消息都有一定的不可信性,会议结束后抱着一摞的小说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白头鹰跟在后面,摘掉自己的面具,果然是康妮,康妮说道:“感觉如何?”

  罗林挑选几本名字内容还算正常的留给自己,其他一股脑丢给专好此物的糖果,随手翻阅了几下,回应道:“没什么,就是像隔着一层面纱一样,连说话都说的不痛快,明明是在谈论怎么害我却用那么文艺的方式表达出来,他们是在顾虑什么?”

  “因为这些人也只是挂着文学的幌子聚集起来的人渣,我见识过不少称得上人伦惨剧的场面,儿子和女儿聚在一起讨论父亲和妻妾的房事,像是今天这样用文学掩盖事实只不过是小场面,我还见过几个教廷高层和吸血鬼用签订协议的幌子进行一场分食女孩的盛宴。”

  罗林为之一愣,惊叹道:“难道说,当年歌榭女王就是在这里……”

  “谁知道呢,”康妮坐在糖果身旁,伸出手想揉揉她的脸颊双手立刻被挡在镰刀锤子安全距离之外,接着说道:“就算她是艾娃的现世化身,我也无法也不愿意去违反她的意志,可以说艾娃当年是自愿被吃掉,并遵循自己的命运规则在三百年后复活,不过她的命运被人干涉,灵魂被封印,复活的时机也被打乱,命运女神的命运被他人干涉,就相当于魔法领域的帝王大魔导师被一个魔法学徒打败占领魔法领域的最高点一样不可能,这已经不是挑战权威的程度,或许有的人可以在其他领域成为帝王,但在命运方面他们都是艾娃面前的蝼蚁,所以我和条顿才没有动手救她,没想到她还是出事了。”

  “那么,犯人找到了吗?”。罗林说出这话后连糖果也放下手中的小说着他,举起心语牌,“你了解艾娃存在的意义吗?”。

  罗林摇摇头,康妮说道:“艾娃是命运母神的女儿,是天地法则中秩序的一种,扰乱她的复活就是在对抗天地法则,连当年的奥古斯丁和大哥都因为对抗天地法则付出了代价,那么一个能够对抗天地法则的敌人,想想都非常可怕,条顿就是因为那个未知的敌人不敢轻易的出手,因为艾娃被封印,所以三百年前大陆动荡,天地法则也随之被破坏,命格的自我觉醒通道被阻塞,再也有人能够轻易的觉醒命格,大陆进入魔法斗气时代的内幕就是如此,怎么样觉得很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大陆就失去了一股足以抵抗外界侵略的力量,因为天地法则的剧变条顿还特地去其他的大陆查一番,却现从奇兰大陆上分离出去的五块陆地全部消失了,所以连上面存活的五个善战的种族也消失,留下的,只有一片不知名的迷雾,条顿进入了迷雾却被打得重伤而归。”

  重伤?罗林不禁问道:“条顿院长被重伤,这么说犯人是连条顿院长都无法抵御的强者?那打破万神殿的家伙?”

  “还不知道这三个可恶的家伙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们甚至连他是不是人都不知道,但是有能力将命运封印的只有我们那个时期的老家伙,现在最大的嫌疑,就是他了。”

  “谁?”

  “曾经的魔兽之王,耐奥。”糖果放下牌子,罗林突然感到大地开始震动,康妮起身说道:“它来了。”

  罗林随着她走到地面,却现外面已然是白昼,感觉自己并没有在地下度过太长时间,照例说应该还是刚刚入夜的时候啊。

  罗林仰头,着头顶上的空堡和从甲板上延伸出来的黝黑炮管,更上方两只太阳正在绽放光芒,反常的天气引得平民驻足围观,康妮说道:“你很幸运啊罗林,没想到你竟然能见这个大家伙,漂泊的巨人——瓦格纳,但是这还不是最壮观的场面,最壮观的还是能见条顿这个已经几百年没有动手的老家伙究竟强悍到什么程度,令人期待啊。”

  罗林登上了空堡才现这里的熟人非常多,包括在恶魔界里被自己和潘多拉联合起来打脸的魔王奥卓西尼亚没想到身为魔王的他身边却带着艾普莉。

  雷鸣恭敬的站在一个专注下棋的老人背后,当然还有身穿圣雄袍但是因为仍然紧张不已的雷莹,但是当罗林出现后明显的是松了口气,有一两个人能说得上话的同龄人可是能帮上大忙了,尤其是在这种每一个站出来都能告诉自己说我认识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老怪物面前。

  不知什么缘故自从和罗林再精灵古树见过面后生活悄然就生大改变,似乎一夜之间自己就拥有了无所不能的古怪力量,但是拥有力量后的雷莹却时时刻刻都处在提心吊胆的紧张气氛中,因为自己的身边总是会生一系列古怪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让公鸡下蛋山羊吃肉这种古怪的事情时有生,虽然说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是雷莹引起的事端,但是雷莹却因为这件事渐渐变得消沉,逼迫自己不去思考但是效果甚微,然后因为将自己身边生的古怪事都告诉了雷婷,最后在雷鸣的安排下成为圣雄,带上了总督府的力量压抑戒指后终于能够正常的生活,但每次遇到罗林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这个时候总是各种各样的意外。

  罗林见雷莹后也是松了口气,但预定的岳父奥卓西尼亚却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只不过对自己身边的康妮和兔子糖果非常忌惮,忌惮的程度比一旁不远处的圣灵庭的圣贤还要高好几个等级,罗林咧嘴一笑,腆着脸凑近自己将来必须面对的一座搭讪,正色道:“岳父大人。”

  奥卓西尼亚现在很想一爪子把眼前吃定自己不会动手的人类小家伙排成肉泥但还是强忍着冲动没有动手,冷哼一声,背后的艾普莉小尾巴抖动,没有见谢莉丝的身影,一眼一板认真的说道:“罗林,我们恶魔可不是像你们人类,魔王的女婿也要称他陛下的,不过咧你可以叫我姐姐,嘻嘻。”

  “艾普莉,我何时将你教导的如此多嘴”

  大恶魔耷拉着尾巴躲到一旁显得情绪很低落,奥卓西尼亚说道:“人类,潘多拉对于你来说只是命运女神的施舍,既然你已经从恶魔契约中得到莫大的好处,你和潘多拉就此没有任何关系”

  罗林没想到奥卓西尼亚这么强硬,但还是凑近了问道:“魔王大人,那么您怎么才能答应我和潘多拉的事?”

  “杀了我做魔王”

  罗林嘿嘿一笑,条顿来到甲板上,立刻有人问道:“条顿,可以开始了?”

  老院长点点头,说道:“诸位听我说,我们只需要击退瓦格纳,所以还请诸位控制自己的力量攻击他的双目,我与棋痴以及这尊瓦格良攻击他的左眼,诸位则一起用力攻击他的右眼即可。”

  听着听着罗林额头上却留下豆大的汗珠,难道说头上的两颗太阳就是那只传说中漂泊的巨人瓦格纳?还只是他的一双眼睛?那瓦格纳究竟有多么巨大

  对于条顿的安排没有人表现出异议,雷鸣不知何时来到身边向罗林解释道:“棋痴长老是家族最后的依仗,老人以棋修命格已经数百年未出手了,老师的命格名为记忆,那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顶级命格,待会儿不要眨眼,这种景象是一生都难以见的奇景,开始了。”

  条顿和棋痴飞到半空中,空堡的主炮也渐渐的抬了起来炮口直指眼睛,空气中的能量开始紊乱,而条顿放开了手中的拐杖,双手变换手势,在主炮前连连布置二十道透明的玻璃墙,像是被切割的锥子一样两端细中间却是最大的透明镜片,康妮叹道:“镜妖的放大镜命格,没想到条顿竟然能把这个神品的命格演绎到这种程度,前十层的镜片每一层都能把魔导炮的能力提升十倍,百亿倍的魔导炮的能量足够把瓦格纳变成一滩碎肉,但是更精妙的还是后十层的缩小真实之镜,可以把魔导炮的宽度缩小到针眼大小,穿透力和破坏力堪称恐怖啊,果然大哥说的没错,集万家所长的条顿确实是我们之中成长空间最大的那个人。棋痴还是老模样,但是他的棋命格不愧是防御系的君王,不管瓦格纳如何狂大陆都不会受到一丁点损坏,这只被命格母神制造出来的怪物可要有苦头吃了”

  魔导炮喷涌出晃眼的光柱,在遇到镜片后像是被生生的扩大了一样而后在第十层与第十一层镜片中积攒力量,瓦格纳似乎察觉到危险,从太阳般晃眼的上激射下无数金黄色的光柱却在落入地面之前被一层纵横分布的棋盘挡住吸收并且渐渐的被镜面吸收汇聚成为放大魔导炮所需要的能量,康妮又说道:“束缚,矢量改变,集中三个命格的技能你竟然能够运用的如此纯熟,条顿小弟,这一千年你究竟有多么大的成就”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威胁,天空上渐渐出现了一些金黄色的羽翼竟然是一只只展开羽翼后足足有十米长的鸟儿,像是敢死队一样下落冲击却在靠近条顿时全部钻进了他的衣袖之中而空中只传来一声声震耳的爆炸声,康妮再次喊出“空洞之袍”而下一刻却忍不住自己冲到天空上,带上自己的白头鹰面具,立刻所有的炸弹白鸟像是被引导一般跟在翱翔的康妮背后,当背后追随者数万只白鸟后康妮出一声嘹亮的嘶鸣声所有的白鸟立刻汇聚在一起变成一只足以遮挡住整个玛法城的浴火凤凰,糖果也不甘寂寞,拿出自己的镰刀锤子浑身沐浴在金光之下身影身体渐渐变得修长,不一会儿一个持着巨型镰刀和铁锤的高挑兔耳美女化作一道利剑冲入天空,不一会儿天空中就传来爆炸声,镰刀和铁锤所到之处都被切碎

  圣灵庭的圣贤手中出现一只笔,在虚空中龙飞凤舞一番立刻有一只金甲怪物拔地而起,手持晃眼大刀将面前的一只怪物切成两半,而在不远处魔王奥卓西尼亚刚刚从一只巨人的身体之中钻出来将手中的心脏吃得一干二净,背后立刻出现数不尽的二翼堕天使将白昼再次变作黑夜,但这些堕天使对于恶魔界的千万大军来说只不过是一个零头而已

  在数十个强者的围攻下,瓦格纳睁开的右眼渐渐关闭,而左眼,已经汇聚了恐怖能量的魔导炮瞬间穿透后十层真实之镜,化作一道实质般的金针从眼前一闪而过,天地间传来一声悲鸣,大海传来翻腾的声音,像是一个用身体笼罩玛法城的光巨人被击垮后返回了大海之中,眨眼间白昼变成了真正的黑夜,从巨眼中掉落的黄金液体化作黑夜中的点点繁星,却在靠近空堡的一瞬间融合成一只巨手,罗林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眨过眼,金色巨手靠近之际立刻祭出自己的手刀,血光划破巨手,刀锋直逼大魔王的面门

  奥卓西尼亚怒喝一声快后退,而他的堕落天使大军却被手刀切成漫天的黑色羽毛,像是下了一场黑色的倾盆大雨,罗林只觉得意志之眼中多了点什么东西,而险些被偷袭的魔王却是莫名其妙的一笑,所有人回到甲板上,没有人受伤最多只是破损了一些衣物而已,条顿向巨人消失的方向,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没有人会将他和刚刚力撼巨人一只眼的强者联系在一起,罗林难耐心中的激动,那就是命格之威吗

  条顿呵呵一笑,说道:“洪蒙,就在这里觉醒你的命格。”

  第七十九章漂泊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