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国王和皇后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国王和皇后

  议事厅内集结近三千士兵,在外有近万名从各个家族临时征召的私兵正在与他们心目中的死神——邪龙纳斯兰卡对峙,虽然上去与资料记载的庞然大物有些许差别,但是邪龙本身已经成为灾祸的标志性生物,它的吐息能够毁掉小半个城市,利爪足以劈开厚实的盔甲,神秘莫测的龙语魔法连最为强大的魔法师都无法抗衡,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大地都会因为邪龙的名义而颤抖,无可阻挡,无可忤逆,所有人在它面前都是无需付诸过多注意力的蝼蚁。[]

  但是就在上午,几位大人物还在开会的时候就传来有人征服邪龙并将其驯服,五山十城迎来新的龙骑士,听到这个消息人们几乎是喜极而泣,整个教皇宫殿的士兵都在传诵罗林的事迹,高层也准备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来自阿比斯家族的女婿。

  当当士兵准备好了一些就等着主角的到来,但是就在人们还没见罗林究竟是什么模样,上面突然下达战争紧急准备的命令,刚刚放下的武器重新被拿起,乐队被撤走,整个教皇宫殿如临大敌,人们还以为是恶魔迷雾出现问题导致上层决策出现变动,但是包括皇后在内的高等级战力全部站在门前列阵,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超乎他人想象的地步,当邪龙从军队上掠过,停在塞拉面前,皇后自己拧下自己的头颅。

  事情的发展尚不致如此,每一个镇守教皇宫殿的士兵都为之自豪的防御体系被罗林不到十五分钟突破,对罗林的初印象是武力方面如传闻中的那样有龙骑士的程度,没有人能够阻挡他步入议事厅直面圣子。

  这样的人,为什么之前却默默无闻?

  太奇怪,太不可思议了。

  罗林站在议事厅中央,环顾四周,周围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说道:“诸位,现在是你们在审判我,法官和陪审团都保持沉默,这样可无法给我定罪,圣子斯蒂勒,你可是法官,你的话就是律法,您坐拥两位圣棺骑士,一位仍然有一具海妖级魔偶的控偶师,十万大军全都听你的号令,只要你一个命令我就会被千刀万剐剁成肉酱,不管我背后有什么样的势力,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这里面对你们所有人。拿出勇气来,就一句话,一句话就能让眼前可恨的家伙变成一堆烂肉,拿出你哄女人上床的口才来下令,向所有人下令,诛杀罗林!”

  歇斯底里般的呐喊在空旷的大厅中引起层层叠浪般的回响,斯蒂勒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众人你我我你都没有贸然做出多余的动作,的确,他们占尽获胜所需要的三要素,拥有主场优势,但是温迪莎可不这么想,靠近自己的姐姐,说道:“罗林刚刚提到了阿娜丝塔和条顿,难道说罗林真的是他们两位的学生?”

  塞拉面无表情的说道:“一位是连第一任教皇都必须敬称为老师的不世强者,另一个在我们读过的史书中都是被冠以骂名,我们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义。哎,除了他们二位,我真的想不出还有谁能教导出罗林这样的学生。事到如今,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应该说是一起走入了一个误区,罗林确实是来自外面的世界,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真的会夺走我们的一切,再退一步说,我们为什么要害怕,他要做的事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真的是为了夺取统治权,那么他该做的不是去偷只有教皇登基才会用到的桂冠,而是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暗杀,教皇、你、我、斯蒂勒,都是有价值的目标。但是也不排除他初来乍到误打误撞的闯进宝库,只是这种可能性非常小,罗林拥有的探查技能足以让他在贝瑞发觉之前找到教皇或者斯蒂勒,除了我的皇后,连国王……”

  塞拉突然止住声音,温迪莎叹道:“你终于发现了,那一天国王根本没有发出入侵警报,如果不是贝瑞傻乎乎的亲自巡逻,可能罗林早就得手离开这里,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些事。国王的监视之眼能够探查所有的外来入侵者,连它都没有发现罗林,那么只可能有三种情况,第一,罗林知道如何避开监视之眼,或者拥有躲避探查的方法,第二,因为罗林手中的小玩具国王自动将他划分到自己人的范围里,第三,也是最可怕的一种可能,”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同时向身披铠甲的年轻人,心有灵犀般默契的同声道:“罗林早就控制了国王。”

  原来,他才是掌控了大局的那个人。

  好可怕的少年。

  罗林见无人应答,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打个响指,在外吓得普通士兵不敢靠近的邪龙化作一道黑色闪电钻如议事厅,停在主人的身旁,露出本体,将一方奢华的铁制王座置于主人身下,“现在,你们无话可说了?所以说,我们完全可以坐下来在双方都不付诸武力的情况下安静的谈判。”

  旁人无奈的想到你连邪龙都带到了这里居然还能说是没有付诸武力的情况下,罗林端坐于王座之上,拿出小玩具,笑道:“那么,就由我继续发言,刚才说到哪里了,我的记忆并不是太好,那就从另一个话题开始谈,之前的不快请众位忘记,我现在要说的,想必你们应该会感兴趣,我手上的这个有趣的小玩具是控制皇后的工具,同样,也能用作控制国王,我想操纵这一尊巨大的魔偶肯定会很有趣,不如让他翻个跟头?”

  斯蒂勒脸上自信的笑容瞬间凝固,按他的命令集结的士兵险些站不住脚。

  让这作为教皇宫殿脊柱的国王翻个跟头?

  那所有人都将随着国王翻滚!

  不要开玩笑了,这不是孩子的玩具箱,人们也不是玩具箱里随意摆放的棋子,把教皇宫殿翻一番,造成的后果可不是简单的把棋子摆正就能解决的小事!

  罗林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倚着脑袋,笑道:“诸位先不要露出这种表情,我的话还没说完,这只是个小玩笑,我虽然能够控制皇后,但是那已经是我的极限,国王的身躯是皇后的百倍以上,要控制国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所以我要说的也不是控制国王,而是修复,我手上的小东西能够修复国王受损的部位,甚至说能让他拔地而起,从只会防御的乌龟蜕变成足以行走进攻的陆地战争之王。”

  威逼利诱,把条件都摆在台面上就是罗林谈判的方式,他没有时间去和这群老政客在讨价还价上浪费时间,一出手便是一个足以让所有人怦然心动的条件,每一个都能让眼前唯恐失去自己地位的贵族为之震惊,起来掌控对方的情绪变化简直易如反掌。

  让不动之王站起来化身为战争机器,而不是一尊只能站在地上,用日益腐朽的钢铁身躯仅仅作为较为坚固的城墙,如果说罗林真的能够让国王站起来,填补镇守西方的神兽潘多修姆每十六年的休眠期的空缺,抵挡兽人的进攻,那么种族就能以正常的方式延续,更有希望反攻迷雾的另一侧,让兽人也尝尝人们遭受的痛楚。

  议论声四起,塞拉姐妹讨论一番,由妹妹开口问道:“罗林,你有几成把握成功?”

  “八成,因为这台国王的构造与我手中小玩具的制造者设计的魔偶有一定的区别,很有可能会失败。”

  “如果能成功运作,需要多少时间修复才能让国王做到你所说的那样?”

  “最慢,六个月,这还是保守估计。”

  “最快?”

  罗林给定的答案令人不敢相信,“一天。”

  一天!人们恍惚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温迪莎皱眉道:“一天,你凭什么能这么自信?塞拉研究皇后研究了二十年,她都不敢妄言说自己能够驾驭皇后,更别说体积庞大的国王。”

  “我并不是自信,而是对手中的小玩具有信心。”

  “说说你的方法。”

  “让我进入国王的控制中枢。”

  塞拉和温迪莎叹口气,姐妹两个无法确认罗林究竟有没有控制国王,如果有,那罗林说这句话便是迷惑她们二人的烟雾弹,如果罗林并没有控制国王,那他说出进入国王第三个头颅的条件肯定会遭到众人的反对,人们得知他控制魔偶的方法肯定会对头颅进行保护,到时候罗林很难有机会控制国王,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塞拉发觉自己越来越不懂罗林,说道:“这个条件我们不能答应,有权力开放控制中枢的只有教皇陛下。”

  罗林笑道:“那可真是可惜了。”

  塞拉松了口气,罗林接着说道:“您有没有发现,我们完全可以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谈判,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局面。现在我想问一个问题,您身为魔偶师对于魔偶的认识肯定要比门外汉知道的多,您认为,魔偶师真的有能力制造出须鲸级的魔偶吗?”

  塞拉摇摇头,道:“或许有人能做得到,但是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我虽然能够命令皇后,但是和驾驭公主完全不同,公主是我用传统炼金术与黑魔法的结合制造出来的产物,与金属化程度高的皇后截然不同,皇后的制作方法是已经失传的远古科技,这种科技根本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它与我们传统意义上的魔偶属于两种范畴的产物,所以须鲸级的魔偶仍然处在理论的阶段。”

  “那么,有没有人有技术制造须鲸级的魔偶?”

  塞拉沉思片刻,想起史书上记载的渎神家族,说道:“有。”

  “姐姐?”温迪莎轻声询问,塞拉摇摇头示意不要说话,罗林说道:“海妖级和须鲸级魔偶的实力差别,请您简要的向诸位解释一下。”

  塞拉说道:“用公主和皇后为例,同一场战斗,公主只能让贝瑞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就会报废,而皇后却能够对抗八个圣棺骑士并且立于不败。”

  “多么强大的力量,不是吗?试想一下,如果国王和皇后都能正常运作,对抗恶魔迷雾岂不是多了一份胜算。”

  “没错,我们需要力量保护自己的城市,但是你提出的条件我们不能轻易接受。”

  “来您并不很好国王和皇后,但是您知道设计他们的那个人是谁吗?”

  “或许是个不世天才,不过会制造这种秉承杀戮的魔偶,他自己也肯定会是一个性格扭曲的杀人狂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性格确实很扭曲,不过我们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说他的不是。至于是不是杀人狂魔,我也没有办法判断,不过我和他见过一面,他就是那种起来没心没肺但是始终坚持着自己心中底线的家伙,”罗林从王座上站起来,走到皇后旁回答与唤醒9527时同样的三个问题,皇后恢复战斗力,斯蒂勒露出一丝冷笑,罗林像是并没察觉到背后之人的敌意。

  罗林牵着皇后的手将她交付给塞拉,说道:“纠结于善恶没有太大的意义,魔偶对人们来说只是武器而已,和骑士手中的长剑魔法师释放魔法的魔杖没有任何区别,至于被你形容为性格扭曲的杀人狂魔的家伙,我必须要为他鸣一声不平,他或许真的是性格扭曲,因为他家养的萝莉的性格确实像他,但是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好人,否则,他就不会被称作秩序长。”

  塞拉听到罗林说出那对于整个教廷来说都是禁忌的人,呆呆的问道:“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你会知道他的存在。”

  罗林笑道:“因为,我来自朱庇特。”

  朱庇特,几乎被人遗忘的家族。

  “罗林!”正当人们因为见宿敌惊叹不已时,御马紧追不舍的贝瑞汇总与到达宫殿,以为塞拉被罗林治住变成人质,用左手持圣剑咆哮着向冲向罗林,没想到被在旁一动不动的皇后伸出的黑脚撂倒。

  单纯的圣棺骑士还不知道形势已经发生了改变,塞拉扶着额头,无奈的说道:“贝瑞,我不奢求你能继承你父亲一半的才能,但你至少也要学会察言观色和审讯时势吧,你已经不再年轻连孩子都已经成年,能为家族打拼赚取勋章,你身为父亲什么时候能表现的像是个成年人?”

  贝瑞躺在地上面露窘色,罗林走过去伸出手,笑道:“贝瑞兄长,来我们之间是有一些误会,现在误会已经澄清了,来我倒是要为抛下你们说一声抱歉。”

  贝瑞自己挣扎着爬起来,说道:“塞拉,罗林说的都是是真的吗?是不是他胁迫你,罗林,为什么你要那么做,劫持可妮莉雅和爱葛丽丝对你有什么好处!”

  “劫持可妮莉雅和爱葛丽丝?贝瑞,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她们两姐妹现在正在自己的父亲那里,罗林怎么可能劫持她们,你从哪里听到这个消息?”塞拉的质疑令自认为得到确切情报的贝瑞愣在原地,手中圣剑险些脱手,下意识的问道:“她们在自己的父亲那里,为什么我不知道,父亲告诉我罗林为了制约我们绑架了爱葛丽丝姐妹两个,罗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塞拉皱眉道:“教皇陛下告诉我们你就是刺客,所以我们才……”

  罗林向正从大门走进来的两道身影,说道:“来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本以为能在这里受到礼遇,来所谓的叛乱也为了对付我继续向后延迟十六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他们两位才知道,安排这一切让我变成所有人的敌人,我做出那么多的解释和努力也敌不过你们两个人的一句话。”

  出现在门口的正是塞维斯和另一位身躯枯瘦但是双目如豺狼般贪婪锐利的老头。

  教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