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傲娇的潘多修姆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战luan]第一百四十三章傲娇的潘多修姆

  ------------

  第一百四十三章傲娇的潘多修姆[]

  第二天

  人们心目中藏匿食人恶魔的mi雾在十六年的沉寂后,太阳初升,瓦格纳体内的一天初始,草原外围的三道防线从心目中的圣山一直延续到毒沼泽,士兵密密麻麻的布置在防线中,远处与静谧在大地之上的棉hua糖般纯白se的mi雾在人们的视线中开始缓缓移动,人们握紧手中的武器,捂住口鼻,爱葛莉丝在防线中央yin唱远古流传下来的神秘咒语,在三道营地中央建立起一块拥有神秘力量的领域,罗林站在圣山山腰,凝视位于士兵当中的爱葛莉丝,和失踪的单纯圣nv一样的命格,最强之盾,泌心圣光。txt电子书下载**

  与姐姐可妮莉雅的nv武神截然相反并且相辅相成的辅助xing命格泌心圣光,拥有最强的辅助和治愈的力量,因为和nv武神为双生命格,两个人的命格能够拥有更加紧密的联系和增幅,nv武神在命格上的缺陷都能被泌心圣光弥补,着重防御,一切除了物理攻击之外的攻击都会在泌心圣光面前失去作用。

  在这里,爱葛莉丝虽然失去了命格但是血脉中蕴含的力量让她仍然可以用出一部分能力,只要她还活着,那么增幅便不会消失。

  罗林眼前闪过一个有点小mi糊的笑脸,轻叹一声,带着可可继续攀爬眼前高耸的山脉。

  而山脚,mi雾刚刚扫过第一道防线,但是在遇到爱葛莉丝倾尽全力设下的领域后立刻消散,仅仅休息一夜,身上的伤势也只是经过草草治疗便站在战场第一线的贝瑞身穿对他此时的状况来说负担非常大的骑士重铠,和普通士兵一同守在战线最前端的小山丘上,背后是严阵以待的五万士兵,不过为了给兽人空城的假象所有士兵都趴在地上,即使没有mi雾,从另一个方向过来也很难发现这里隐藏着数量巨大的埋伏。

  贝瑞抬起头眺望,但是浓密的雾阻挡了让视线仅有可怜的三米,连防护墙的根部都不清。旁边的卡斯帕正在默默祈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老师,我不是怀疑罗林,但是为什么到现在兽人都没有动静?”

  贝瑞拍拍他的肩膀,平躺在地上,说道:“再等等,这雾真的是太厚了,估计兽人和我们一样不能随意的穿梭mi雾,兽人已经被我们吃掉了一万狼骑兵和两个剑圣,如果他们的指挥不笨就不会贸然的进攻。放心吧,兽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除了那一万狼骑兵,剩下的都是些杂兵,但是我们有十万人,还有国王和皇后,只要把战场限制在草原上,ting过三天,我们就不会输。”

  阿斯帕点点头,握紧手中的制式长剑,正se道:“老师,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放兽人过去!”

  贝瑞欣慰的笑了笑,问道:“有家室的人就不要整天把死挂在嘴边,话说回来,你从家族来,斯特芬妮知不知道罗林还没死?”

  提到苏克娜,阿斯帕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讪笑道:“我忘了告诉她了。”

  贝瑞说道:“那么就不用说了,免得她做出点什么傻事,再怎么说罗林的那个兴趣实在是……回家族之后让五岁,不对,十五岁一下的nv孩先藏起来别让罗林见,啊怎么说呢他虽然帮我们很多忙但是……这也是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啊终于知道罗林为什么不会对斯特芬妮动手动脚,从前觉得是他是个非常正派的年轻人,没想到是真实原因是他喜欢小孩子,我也觉得孩子ting可爱的但是罗林绝对不只是喜欢这么简单,啊这可很麻烦……”

  阿斯帕见自己的老师似乎陷入hunluan,连忙问道:“老师你慢点说,到底是想让我传达什么?罗林他……”

  贝瑞摆摆手,耳朵听到一个特别的声音连忙嘘了一声,蹲着向远处mi雾中渐渐清晰的黄se火焰,俯下身子说道:“传达下去,让弓箭手准备,视线不佳就听我的命令行事,重复一遍,听我的命令。”

  卡斯帕迅速传达贝瑞的命令,士兵做好战斗准备,而mi雾中的黄se火苗越来越多,因为在mi雾中无法判定准确的距离,不过在昨天晚上罗林就让魔兽在弓箭手she程内最佳距离挖出一脚深的坑,数十个火苗在越过一条线时跳动了一下,贝瑞站起身来,火苗有如静止了一样,抓准时机,怒喝道:“放箭!she杀火炬下面的敌人!”

  一声令下,两百名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手站起身来,举起长弓,利用自己jing悍的技艺,按照位置分工瞄准,在黄se火苗下的生物感觉不妙准备逃跑,数十只尖利的利箭将每一个敌人都扎成刺猬,黄se火焰消失之后,弓箭手后退,贝瑞等到山坡的最高处,发现在黄se火苗消失的瞬间远处攒动的黑影也随之消失,在mi雾另一侧的兽人也发觉不对劲没有贸然的行动。

  许久,损失了十个人的兽人族依旧没有动作,贝瑞下达不要松懈的命令,很快,mi雾的另一侧有如开始沸腾的开水般翻滚,贝瑞感觉到一阵不寻常的微风,贝瑞连忙趴在地上,后面的士兵也同样放低身体,很快,强悍的飓风开始横扫草原,强悍的飓风像是要把人刮倒天上,贝瑞用两只手挡住眼睛,从缝隙中到mi雾被突然出现的飓风吹散!

  雾快速向后移动,很快就透过第三道防线,阳光再次出现时,飓风消失,贝瑞终于到草原另一侧的景象。

  由近到远,最前方,许多穿着兽皮长袍,手持兽骨法杖的巫师站在由人类头颅摆出的法阵中施法,在法阵后方,百个手持巨大狼牙

  ang的长鼻象人扬起鼻子吼叫,在他们后方,数以万计的兽人举起手中原料驳杂的武器喧嚣咆哮,为巫师的法术喝彩,同样是为了因为到人类根本无法匹敌己方战斗力的人数,没有mi雾的阻挡,最后方的战争巨鼓发出炸雷般的鼓声,与情报中的数目无误的兽人士兵举起武器冲锋!

  只不过是小小的人类,根本没有做对手的资格,只配做餐桌上的食物!

  趴在地上的模样实在是可笑!

  一百年来都是做食物的人类,就应该乖乖的洗干净成为食物!

  不过,当兽人冲锋到一半,踩过先前被she杀的掌舵火炬手的尸体,人类站起身来似乎是想迎战,许多兽人都没有正眼过他们,但是,兽人眼自己马上就能品尝美餐的时刻,贝瑞缓缓站起身来,并未在狂风中受到损失的士兵站在前线,像是山坡上突然出现一层银se的植被,十万名甲胄jing良的士兵同时举起手中的武器,用远比兽人整齐洪亮的声音与贝瑞一同怒吼,有如打响战斗的号角,传到五山十城!

  “杀!保护我们的家园!”

  即将到达林到mi雾从山腰处扫过,远处的正面战场发出震耳yu聋的咆哮,知道战斗已经打响,和蹦蹦跳跳的可可一起迈出最后一步,入眼,一头远比嘟嘟本体大上一倍有余的骏马躺在地上喘息,烈焰般跳动的鬃mao变得只有一寸长短,四只马蹄环着一圈烈焰但也如鬃mao一样像是随时可能熄灭一样。

  它实在是太虚弱了。

  三百年内,年复一年的守护者五山十城,每十六年只有三天能够休息,但即使是这样,潘多修姆几近神灵的躯体渐渐变得虚弱。

  哪怕是入眠都会站着的燃鬃烈马此时却无力的躺在山顶,明亮的眼睛中有一团烈焰在燃烧,到可可时,眼角留下的眼泪让空气都变得湿润,巨大的躯体瞬间被火焰吞没,身躯渐渐变小,眨眼间变cheng人类身形的潘多修姆双膝跪地,烈焰向四周散去,仅有萝莉身形,除了一条马尾便与人类无异的潘多修姆站起来想要扑到可可的怀里,但是双tui已经没有力气行走,只不过走出几步就跌在地上,眉头紧皱似乎感觉非常痛苦,抬起手用渴望安慰的眼神着可可,先前还有说有笑的可可垂着泪走向潘多修姆,两个小家伙似许久未见的主人和宠物般相拥而泣!

  罗林注意到潘多修姆的右tui上有一个金se的脚环,脚环没有连接着锁链,但刚刚潘多修姆走动时很明显是被拉到,起来很像是被束缚在这座山的山顶,但四处查一番并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也没有找到束缚xing质的法阵,但是潘多修姆明显无法再离开中心区域哪怕是一步。

  既然是这样,那它这三百年来是如何守护这片土地不受兽人的侵略就不得而知了,两个小家伙抱在一起,罗林在远处静等没有打搅她们,在他身后,一团火焰在半空中跳动,火焰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用火焰般炙热的视线盯着自己,而视线源于正在痛哭的潘多修姆,嘴chun并没有动但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奥古斯丁?”

  <,道:“虽然脸很像,但是气息差得很远。拥有意志之戒和尼伯龙的心脏,你难道是那头可恶的人形猿有干系吗!”

  人形猿?罗林苦笑着摇摇头,轻声问道:“你所说的人形猿难道是……”

  “啊,就是那头超级猥琐喜欢拍我屁股的猥琐家伙。”

  “呃……秩序长?”

  “就是那头人形猿。”

  罗林再次摇摇头,潘多修姆的声音变得失落,“原来他还没有回来……人类,我已经三百年没有走出这里,外面的世界变化大吗?万神殿还完好吗?我在这里都能察觉到关在万神殿里的家伙的气息,如果让里面关押的家伙破开牢笼那大陆就危险了。真是奇怪,你身上的味道……很复杂,不只是主人的味道,阿娜丝塔,条顿,月神……汉密尔顿……”

  “除了你说的那些,还有白头鹰康妮,说到她就不得不提到一只黑心兔子。”

  “哎!糖果!”潘多修姆惊讶的叫出声来,可可擦掉脸上的泪水,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好像就是我的好朋友,你也认识糖果吗?”

  潘多修姆点点头,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到意志之戒,金光一闪,浑身金灿灿的羊驼神兽突然出现在她身边,无比忧郁的眼神令潘多修姆mao骨悚然,尖叫道:“我就知道你也在这里!”

  啪!

  可怜的羊驼还没说出话来就被潘多修姆一个华丽的后踢踹下山,小萝莉呼吸急促,指着罗林骂道:“骗子!还说你和那个人形猿没有干系!你这个骗子!差点就被玷污了!”

  “本尊何时有幸一亲芳泽呀?”本该被踹下山的羊驼脚下踩着一坨祥云回到山顶,斜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叹息道:“你我虽不属于同一种族,但是爱情怎么能被这种小事羁绊,他们可说本尊是你官配的不二马选。哎,身为羊驼里的绝世帅哥,本尊居然还比不过你惦记了一千年的人形猿,本尊这段曲折的爱情何时才能到达完满的彼岸,哦,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神啊,能否给本尊指一条明路?”

  浑身闪耀金光的羊驼自顾自的唉声叹气,罗林到潘多修姆的小脸明显一红,像是被揭穿了心中秘密的nv孩,把尾巴拉到xiong前,抿着小嘴糯糯道:“谁说我惦记那头se呼呼的人形猿了!去死吧!人形猿什么的,我最讨厌了!”

  潘多修姆踹出软绵无力的脚被无形的锁链禁锢没能踢到羊驼,羊驼保持安全距离飘到了嘴角chou搐的罗林身边,像是个怨fu一样说道:“出来了吧,她就是个傲娇的小家伙,到现在还喜欢着他,明明身边就有一位大帅哥却都不一眼。”

  “还真……不出来。”

  ‘少年,你说的不出来是指哪一点,你难道不认为本尊很帅吗?‘

  “……”

  羊驼长叹一声,说道:“本尊心中的伤谁懂,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罗林我现在拜托你一件事,你到了吧,潘多修姆脚上有一个禁锢之环。”

  罗林问道:“但是我现在力量还未恢复。”

  羊驼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利用你右手的力量。”

  “我还无法控制它,要劈开一个脚环而且不伤害到潘多修姆并不简单。”

  羊驼咧开嘴,说道:“所以才要你劈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