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羊驼的诸多形态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羊驼的诸多形态

  “姐夫,你的身体还好?可可她进入混沌期后下手肯定是不知道轻重,我那时候为你祈福让可可的攻击稍微偏移你的心脏些许,姐夫,姐夫,你有在听吗?”突然出现的爱葛莉丝坐在两个人中央,见罗林似乎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便直接伸手按在罗林胸口却被安烈伸手阻止,两个人似乎是在较劲,但是爱葛莉丝只用一个眼神便让安烈面露愧疚,手缓缓松开,罗林注意到两个人的小动作,沉声说道:“爱葛莉丝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老师你不用太紧张。igen彩安烈眼神变得黯淡,默默的点头,爱葛莉丝轻轻的按住罗林的心脏,明显的松了口气,笑容和从前的光明圣女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杂质的纯净笑容,道:“姐夫,你的恢复体质起了作用。”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罗林拉住爱葛莉丝的小手,笑道:“为什么只留封信就走了?知不知道我非常担心你?”

  “对不起啊姐夫,其实那一天是家里人派人找我,我没想到大姐居然那么凶,很害怕所以……”爱葛莉丝像安烈一样旋己的手指,明亮的眸子像是个犯错的孩子做出可怜的模样央求长辈不要责罚,罗林从一开始就在测试眼前的爱葛莉丝是不是城主府里面的她,但是直到现在她都没有露出一丝与爱葛莉丝相异的举动,言行举止甚至犯错的模样都同出一辙,如果不是真的爱葛莉丝,那罗林只能说,这个人的演技和信息的收集能力太可怕了。

  本以为是爱葛莉丝的安烈如今不敢抬起头,而另一个人的相似程度却是百分之百,结果起来显而易见,但是罗林不敢去相信这个事实,太奇怪了,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安烈才是爱葛莉丝,但是眼前的女孩的表现和气质与爱葛莉丝没有任何差别,安烈也没有揭穿对方的身份,甚至一句话辩解也没有,直接默认对方的身份并且开始以安烈的身份自居,独自一个着小说就像他最初的那样。

  爱葛莉丝美美的吃了一顿原本是为安烈准备的食物,动作优雅并且没有浪费一丝一点,在城主府亦是如此,如果没有安烈的出现罗林差不多就要相信她就是爱葛莉丝,爱葛莉丝抹去唇边沾染的汤汁,举止无可挑剔的优美,罗林笑道:“爱葛莉丝,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大姐嘱咐过说不能告诉外人的。”爱葛莉丝迟疑了一下还是抱着罗林的胳膊说道:“不过是姐夫的话就可以说了,不过姐夫你要答应我不能打我的……那里,我就告诉你。”

  罗林笑了笑,说道:“好。”

  “我是来寻找命格女神的下落和生命女神的生命命格,我想那位安烈先生的目的和我是一样的。”

  “你们认识?”

  “其实是因为我的一个妹妹就是姐夫见过的那一个,她驯服了绿魔的二王和三王可是很厉害的,不过我妹妹她好像对你和安烈先生的关系有些误解,姐夫不可能有那种爱好,是不是呢姐夫?”

  罗林笑着点点头,说道:“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安烈老师,我现在去把店铺还给老板,这就启程去你说的拍卖会,或许我们能在那里找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罗林离开店铺,爱葛莉丝盯着安烈,像是在一件让自己厌恶的器物,说道:“我得出来,他仍然选择相信你,即使你不肯露出容貌、改变了声音和生活习惯、变成了男人模样他也还是选择了你,明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是说好的吗?你继承大姐的道路,舍弃身为爱葛莉丝的一切由我继承,我们共同守候这个秘密直到你死去,为什么不遵守我们的契约?你想毁掉我们连手缔结的一切吗?还是说,你后悔了?”

  安烈情绪有些低落,不敢抬起头甚至低声下气的说道:“不是的,和姐夫……和罗林的相遇只是一个意外。”

  “但是不能否认他先找到了你。”

  “那只是一个意外,现在你来了,他一定会主动的靠近你,一定会的。”

  爱葛莉丝对安烈的异常冷淡让安烈觉得百感交集,苦涩和不安之后放开一切舍不得,只淡然的吐出两个字,“我走。”

  “舍得?”爱葛莉丝脸挂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冷漠,一言不发,听到罗林的脚步声后立刻恢复到无懈可击的淑女仪态,微笑道:“不需要,我会和你一起待在姐夫身边,监督你,也监督着他们,你我都知道这片大陆要比想象中的凶险,我警告你不要和姐夫继续含糊不清下去,姐姐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是时候报答她了,记住你走的道路名为,救赎。”

  “救赎之路,却偏偏救赎不了自己。”

  “没错,就是这样,你的命运就是为过去的忏悔和赎罪,而后自己一个人慢慢的步入死亡的深渊,独自被吞噬,腐朽,死亡。”爱葛莉丝颔首,嘴角的冷笑转而换做彰显她纯洁性格的干净笑容,而安烈的神色转为严谨,这让重新回到小店的罗林感觉自己似乎不自觉中做了帮凶,安烈离自己的距离不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而是和时间挂钩渐渐形成难以跨越的鸿沟,越来越深有如安烈心中的创伤;越来越远,比罗林在埋尸地第一晚时仰望可妮莉雅时更远。

  三个人恢复伪装,罗林是狐狸,其它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猫耳,一路走来,安烈近乎自觉的沉默,靠在罗林身的爱葛莉丝做起了向导介绍街道两旁的商铺,因为穿着灰黑斗篷与旁人没有差异,旁人也不会过多的注意他们三人。

  不过很快罗林就见两个蹲在角落里唉声叹气并且只剩单臂的身影,在远处到安烈立刻欢呼一声扑到他身不肯下来,欢呼道:“亲爱的,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爱葛莉丝笑道:“安烈先生最近都会在这里,你有足够的时间。”

  隐藏在斗篷下的绿魔二王对敌人的到来表示不满,不过有着主人的威慑也不敢做出任何会让主人无差别抹杀自己的举动,它更是不敢靠近散发着圣洁气息的爱葛莉丝,不只是它,只要血脉中蕴含着黑暗气息的生物都会感受到爱葛莉丝无形中撑开的光明领域并被压制力量,包括罗林在内,双马尾小萝莉一直在精神海中抱剑直立于海面,身为恶魔之魂最强的裁断之刃被小萝莉抱在怀里,整个精神海都因为小萝莉而处于静止状态,静如处子动如狡兔,小萝莉正在积蓄一切的力量随时准备出手,冷酷似杀手,在她的另一边,在巴别塔中清醒的艾琳同样站在小恶魔的面前,两个小家伙如同分别掌管罗林精神海的两端,从中间一分为二,两个小家伙各自掌管各自的领海,除了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进行一次让人摸不清头脑的比试——猜拳外便没有过多的交集。

  一行人进入拍卖场,爱葛莉丝将一个古朴的令牌出示便被带到一个特殊的房间中并且递一张拍卖品清单,罗林在里面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爱葛莉丝在一旁说道:“因为暗号拍卖所的级别只是中级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极品,这些都只是一般的拍卖品,拍卖的规则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有一个限,超过价格的限就相当于一口价,还有货币并不局限于金属,而是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现场估价。”

  罗林扯了扯麻布兜帽,笑道:“这就是必须穿这个斗篷的原因?”

  “是的姐夫,毕竟会出现在这里的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劫掠事件时刻会发生,这一个麻布斗篷不知道救过多少人。”

  “你有好的拍卖品吗?”

  “有一件,就是冰原睡莲的香水,不过我更在意的是一个人,玛丽女伯爵,她拥有一只觉醒了嗅觉命格的哈巴犬,我们可以通过竞拍香水的方式用另一种货物引起她的注意,不过现在我没有那么多货物,所以……”

  罗林失声笑道:“原来是让我付账来了,说,你要什么。”

  “帅哥,越帅越好。”

  “还以为你要什么呢,要帅哥的话,”随着一声惨叫,一个浑身散发着金灿灿光泽的生物从半空中砸在地,虽然突然被召唤但是羊驼仍然不忘摆出自认为最帅的角度,用忧郁的眼神盯着罗林,缓缓说道:“召唤本尊究竟所为何事?”

  “幸好我有带这个家伙出来,羊驼,现在我有个任务给你。”

  “先说什么任务,本尊身为神兽也要谈谈出工费的问题,那个小猫娘已经没问题了。,这次召唤本尊出来是做什么勾当,拦路还是抢劫?”

  “准确说是勾引。”

  “勾引!本尊已经违背了自己的信仰和一个平板的小猫女眉来眼去的那么长时间,本尊强烈要求一个丰腴成熟的大姐姐抚慰受伤的心灵!我只要大姐姐!”

  罗林扭头问道:玛丽伯爵多少岁?”

  “大概是三十岁出头,貌似还是寡妇,不过……”

  羊驼眼前一亮,与暴露狂遇到心仪的猎物时忍不住要把心底的阴暗面毫无保留的展露给所有人,一字一顿,大喊道:“三十岁!寡妇!那不就是说正在盛开的花朵正处在人生中最需要慰藉的时期却没有人招呼,本尊身为神兽五好青年之首就勉为其难的做一次勤劳的小蜜蜂采摘花蜜!”

  “可是……我还是不说的好。”

  “没有什么可是啊亲人,告诉本尊该怎么做,本尊幸福的小尾巴可都捏在你手了!”

  “可是,她要的是帅哥啊。”羊驼似某些被阉割的特殊人群一样阴沉沉的冷笑,似乎是在用笑声告诉比尔呢可不要小他,金光一闪,金发帅哥羊驼用特大的毛刷把金灿灿的头发捋到脑后,挑眉故作深沉的说道:“怎么样,有没有被帅到无地自容的感觉?”

  爱葛莉丝扑哧一笑,道:“可是玛丽女伯爵喜欢的是比较狂野类型的男人。”

  “狂野?没问题。”亮瞎眼的金光又是一闪,再次亮相的他已经变成了棕黄色的皮肤,扎实的肌肉布满狰狞的伤疤,只穿着一张小皮裤的羊驼特地指着胸前的一撮胸毛无比正经的说道:“羊驼之狂野形态,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有型,很狂野,一眼去就仿佛能联想到万千羊驼奔腾的壮丽场面。”

  “我刚刚想到,女伯爵比较喜好贵族的管家,就是执事之类的人物。”

  “男执事?小意思~”金光一闪,罗林已经习惯于遮住眼睛免得被晃瞎,之前先前还一副丛林野蛮人装扮的羊驼穿了繁琐得体的燕尾服,狂野张扬的金发被紧紧束缚成一条马尾辫自然的垂在后脑勺,的皮肤很难刚刚的颜色还是像烤乳猪一样的。羊驼手持茶壶,眼镜下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微微笑道:“羊驼之男执事模式,美丽的小姐,想要享受一杯羊驼特制的健康青草茶吗?”

  “她最近好像在怀念初恋情人。”

  “羊驼之初恋形态,嗨,你今天好漂亮。”

  “情场老手?”

  “羊驼之老手形态,对不起,我只喜欢有浓密毛发的母羊驼。”

  “奶油小生?”

  “羊驼之奶油形态,哎呦亲爱的让我帮你修修指甲,哎呦亲爱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着人家了……”

  罗林见两个人已经进入了玩乐模式不禁无奈的摇摇头,来到安烈背后,问道:“为什么?”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是你找的那个人。”

  “有什么隐情吗?”

  “没有,都是我的错,是我想利用你,要怪,就怪我。”

  罗林握住他的手,淡淡的说道:“既然这样,你把你手里的小说借我翻阅几天作为补偿怎么样,当然我不会借太久,每天早都会还给你,但是晚我需要一点东西打发时间。”

  安烈点点头,爱葛莉丝注意到两个人的动作却面不改色,直到拍卖场开拍,一样样奇形怪状的东西被抬出来,其中有的备受人关注所以人们的竞争非常激烈,冷门的东西也有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但是一罐香水的竞争程度却让许多人跌破了眼镜,两伙人像是结怨一样疯狂的叫价但是另一伙人明显是故意为之只拿出比另一伙人价值高出一点点的东西故意抬高价格,直到价格无限逼近于封顶,众人明知是玛丽女伯爵的仆人下台后对方迟迟没有做出反应,当人们以为对方已经放弃时,一个身穿披风的家伙提着根钢棍突然冲到台,主持的司仪擦了擦汗水,问道:“您的出价?”

  “就是我自己!”

  斗篷飞,羊驼现,所有人瞪大眼睛着突然出现的金发家伙大跳裸身钢管舞,罗林此时正在阅书,合,叹口气,苦笑一声,安烈问道:“让羊驼这样下去跳舞会不会太……”

  罗林摇头,苦笑道:“羊驼本来就是不穿衣服的,现在的他和羊驼形态的他没有什么差别,我想说的不是他,而是她,那个被你放过的小家伙,等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叛徒抓回来打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