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柴鱼干和猫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柴鱼干和猫

  “淡定!”狐人雇佣的护卫首领大喝一声让陷入慌luan的车队镇定下来,来到报信的人身边,巨大的身躯和手中的石锤都能给惊慌失措的护卫们安全感,希佩尔慌慌张张的来到车队前方,刚刚还在金币堆里做美梦的他被惨叫声吵醒连忙到车队的前方查情况,惊慌失措的问道:“什么,强盗!在哪里!”

  “放心吧,我奥格部落的勇士加摩会保护大家的!”一个魁梧的牛头人突然站出来自信满满的说道,希佩尔稍微镇定了心神,指着加摩说道:“你去前面打探消息,其他的人做好准备!”

  “准备,做什么准备?”自称加摩的牛头人迈开蹄子狂奔,护卫的兽人准备防御的时候护卫首领突然大喊一声,希佩尔训斥道:“我让你们做防御准备,你们是聋子吗?”

  护卫首领lu出一抹残忍的笑容,道:“你雇佣我们只是说让护送可没有说要我们对付强盗。域名请大家熟知”

  希佩尔沉声道:“你们想怎么样?”

  护卫首领说道:“加工钱。”

  “可以,加多少。”

  “一倍,除了工钱我们还要这车队的一半货物,六车的。”

  “别想!”

  罗林见前面已经吵开,对从车窗上探出脑袋的塔莲笑道:“哎呀,你们兽人族趁人之危坐地起价的手法也和很熟练嘛,涨一倍工钱还要一半的货物,真是奇怪啊我那个护卫首领并不是莱茵狮族,怎么他的胃口和胆量这么大学莱茵大张口,这哪里是护卫简直就是强盗嘛。”

  塔莲淡淡的说道:“或许就是强盗,希佩尔这批货估计是保不住了,不管怎么样护卫不会让他活着回去,希佩尔再怎么不起也是狐人的王族,他回去之后肯定会中断护卫所在部族的一切jiao易,这样的话他们所有的族人都将陷入必备资源不足的困境。”

  罗林失声笑道:“这不就是经济制裁嘛。”

  “咦,你说的这个词好贴切实际,我记下来,就是经济制裁,因为狐人掌握了整个卡姆多大陆的jiao易路线,四个部族之间大的贸易都是狐人一手包办,必要的盐、铁器等都必须向狐人购置,这样狐人才有在众多种族里有立足之本,在此之前他们的身份都是尴尬的宠物种族。我说过了,狐族不容许他人凯越他们的财富,这些人已经犯了狐族的大忌。”

  “你身为神裔难道放任不管吗?”

  “我管不了,连阿卡萨兄长都不方便cha手。你要帮他?”

  “不得不帮啊。”;罗林感慨一声,指着自己脑袋上的装饰品说道:“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狐人,既然狐人必须死,那他们同样不会放过我,在你亮出身份之前也会被他们一刀杀了。到时候谁都不知道,哦,原来受人敬重的神裔小猫好嫩,哦这个小猫nv的身体就像上等的食料吃起来非常的鲜美,哦这个小猫nv身上没有绿魔的土腥味,到时候我肯定会在你生命的最后一锅洗澡水里放一点柴鱼干帮你提味。”

  “柴鱼干?”

  “诺,就是这种鲜美的小东西。”罗林从戒指里取出一包让猫咪紧张的鱼干,抬起手恰好被贪嘴的塔莲咬住,两个人一边观察局势的发展一边一起吃零食,第二根,第三根,直到第六根柴鱼干伸到面前塔莲都毫不犹豫的咬住,但是第六根鱼干却纹丝不动,直到她整个人被拉出马车,罗林笑道:“哎呦不错嘛,一条柴鱼干钓到贪吃小猫nv一只。”

  塔莲松嘴,出奇坚韧的柴鱼干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气鼓鼓的盯着罗林像是一只被打扰到进食的小野猫,罗林拿着柴鱼干笑道:“学声猫叫就给你。”

  “你别想!”

  “两片?”

  气呼呼的塔莲犹豫了一下,还是别过小脸不理睬,直到罗林伸出三根手指才微微有些动容,对于这样的小家伙罗林可不用大费周章而是拿起塔莲咬过的柴鱼干放到嘴边,简单的动作就让塔莲慌张的近乎抓狂连忙摇手制止,罗林眯眼笑道:“那么,叫吧?”

  塔莲的小脸变得通红,低着头让刘海掩盖她的窘迫,两只手绷得紧紧的不自然的放在身体的两侧,身体简直比鱼干还要僵硬,刚刚还被罗林称赞为粉嫩的小嘴微微颤动,抿着,微微张开,抿着,又张开,柔柔弱弱的发出一声呓音,罗林侧身大声说道:“你叫了么,我没听见……”

  “么,么……”

  “有叫起来‘么么么’这么奇怪的猫咪吗?”罗林靠在马车上,侧目到前面已经谈崩,被兽人一个威慑便吓瘫在地的希佩尔躲过那足以致命的锤击,用非常难的姿势向自己这边爬过来,没有玩下去直接把鱼干放进包里整包放在猫nv的头顶,塔莲被突然砸到脑袋上的幸福砸懵了,罗林一脚踹翻被吓的屁滚niao流的狐人,怒喝道:“哭什么哭,给我躲到后面去!”

  “祭祀?”正准备除去后患的兽人纷纷停下脚步不知道该怎么办,带头的首领推开挡在面前的家伙,居高临下俯视罗林,对他身上那一套做不了假的祭祀袍非常忌惮,本能的向后退了半步,他们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对一个祭祀出手,也正因为这样,正打算从护卫华丽转型为强盗的兽人不敢轻举妄动,杀一个狐人不一定会受到惩罚,但是伤害一名shi奉战神的祭祀却是会被所有族人唾弃的可耻行径,在兽人族里杀人并不会受到严厉的刑法,但是亵渎神灵是绝对无法被原谅的过失,没有兽人敢伤害祭祀和没有人敢当众践踏神典一样,但不同的是前者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罗林明白自己祭祀身份即使无法让卡姆多大陆上层的居民正视,但是让一些平民尊敬自己并不难做到,衣服就是身份的象征,就像没有人会注意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圣事部的人穿着的暗se教袍下面的脸是美是丑,种族也是一样,无论是什么种族的祭祀兽人都会给予尊重,更何况罗林起来也是一脸的神棍样,前提是没见他刚才拿着鱼干逗小猫一样逗nong塔莲的模样。

  局势算是稳定下来,罗林始终是一副令人捉mo不透的淡然,配合皱起的川字眉头将内心的不满完完全全的表现出来,这位祭祀大人很生气,兽人差不多都是这么认为的,也就不用了罗林自己多费口舌去让这些人放下武器,不满的说道:“你们的行为让兽神meng羞。”

  “祭祀大人,我们……”

  “无需解释,拿走你们想要的一切,我不会阻拦,兽神大人也不会阻拦,但是我将今日的所见所闻向吾神祷告。”

  大多数兽人面lu愧疚,还是招呼着族人搬运货车,当兽人来到倒数第二辆货车旁,希佩尔的心跳声明显加快,罗林适时大喝道:“那是我的行李车!”

  已经准备好接收整个商队最值钱物件的兽人同时一愣却没有立刻从马车上下来,,说道:“尊敬的祭祀大人,其他的货物我们可以不要,但是这辆车我们必须带回自己的部落。”

  罗林说道:“这里面都是我的行李,我不喜欢重复第三遍。”

  其他的兽人渐渐有包围的势头,护卫首领握紧手中的巨锤,说道:“您虽然是祭祀但也是狐人,只懂得吸取同族人鲜血的水蛭不可能成为祭祀,因为,战神的荣耀是我们的先祖用斧子捍卫的!”

  “说我是假的?”罗林冷笑道:“我就站在这里,你们谁敢动我?”

  一个兽人突然爬到马车上面对着下面的塔莲lu出猥琐的笑容,但很快兽人突然全身颤抖着飙血从马车的另一侧掉下去,护卫统领脸se变得难,派人查自己兄弟的死活,属下低声在他耳边说出身亡的消息,愤怒的咆哮一声,举起石锤却被罗林冰冷的眼神威慑住不敢luan动,罗林走过去拍醒幸福的就快要晕过去的小猫nv坐回马车,自己则坐在货车上,不用说话便让不想和强盗正面冲突的护卫们自行离去,希佩尔虽然心疼被夺走的货物但是想到最有价值的物件还在自己手里就觉得是不幸中的万幸。

  所有的兽人都已经撤走,罗林走到车后方,在木质围栏里面堆积着一些草料,从外面起来并没有特别的地方,但是希佩尔和那一帮兽人都非常的在意里面藏着的货物,来里面另有玄机。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就是一些粮食。”希佩尔额头上流下冷汗,慌慌张张的想要掩盖过去,里面的货物是他改变自己命运的关键容不得闪失,那些雇佣来的护卫也是因为知道那是什么才会叛变,见罗林起疑便说道:“强盗很快就要到了……”

  “啊,确实是快到了。”罗林到远处牛头人向这里狂奔便将手按在草堆上,冷笑道:“确实是食物,还是鲜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