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世界之柱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踏入第三层的时候,罗林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处于冬季的奇兰大陆。

  头顶是蔚蓝天空,脚下是鹅卵石铺成的小道,身旁来来往往的人们穿着同样的学袍谈笑风生,衣服的模样罗林并不陌生,是玛法学院的学生制服,弗朗西斯科曾经抱怨说女生们的裙子像是铁板,老土又呆板但是很好的守护着女孩的绝对领域,上面附着的土系魔法能让普通的强奸犯无从下手。

  想要侵犯玛法学院的学生?

  那可是要交付一笔昂贵的学费,因为最基本的防御魔法阵是三级魔法阵,这就意味着想要一窥女学生的裙下风光就必须对双弦魔力逆流回路法阵有着充足的认识,而且还必须在短时间内用一只手解读魔法阵,并且还必须是三级魔法师。

  能做到这些并且还要在侵犯的犯罪时段保持清醒的人,完全不用施加暴力就会有两扇大门向他敞开,一是许许多多渴望着与魔法师邂逅的女孩会主动的或者半推半就的张开双腿“请君入瓮,至于报复和举报……

  什么?你居然要我去举报一个魔法师大人?你以为他真的是在掀裙子吗?不要用你们肤浅的认知去衡量以为尊贵的魔法师的行径!他是在为我解除魔法的束缚!

  除了女学生会因为魔法师的身份主动示好,而第二扇门,却是以往对猥琐者施以严惩的魔法稽查部,那些个终年研究魔法阵的老魔法师们可是非常的。或者说疯狂的渴望着年轻的学徒,就算是只能停留在掀裙子的阶段,那也是破解了魔法阵的稀有人才。

  每一年都会有偏执的人被抓住并且送入魔法稽查部,虽然有很多人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埋头于破解魔法阵。但是号称色狼绝壁的裙子依旧是诸多人无法逾越的鸿沟,直到某个人的出现。

  对罗林来说这还牵扯到一段青涩的校园趣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爱葛莉丝好奇的问道:“姐夫?”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罗林放下爱葛莉丝,他可不会说出弗朗西斯为了某个和女人有关的原因,收敛自己散漫的性情在图馆里埋头钻研魔法阵的破解,至于原因则是因为那个女人的长辈恰好在稽查部挂个头衔。

  成功之后并没有去报复给她难堪的女人,而是非常阴险的将推演的法阵以高价出售。其结果便是让十几个德高望重的老魔法师连夜施展新的一层魔法阵,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后再沉得住气的部长大人都拍桌子骂娘要找出卖卷轴的小混蛋,其他人更是连杀了弗朗西斯的心都有了,可罪魁祸首却早在数完金币后在梦里笑醒了好几次。

  事情闹得很大。几乎整个学院都因为一个人的报复心理运作起来,那些被派去一个一个人更是苦不堪言,明白自家老师长辈爱才却又不敢明说,空手而归后又免不了一顿骂,一个个憋屈的就差拿把菜刀找到弗朗西斯把他砍成七八段然后分别给老头子们送过去。

  最后弗朗西斯还是被揪出来了。原因很复杂,他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无奈有人眼红金币偷偷的告了密,结局是弗朗西斯被十几个老魔法师轮番轰炸半个月不得外出,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消瘦了三分。不过不服输的性格让他有着回来的当晚就拉着佩内洛普去逛夜店的精力。

  回想起一段有趣的记忆确实很有趣,罗林环望四周。走到图馆的门口发现一个让他浑身一震的身影。

  虽然尤利娅0式就蹲在他不远处,但是那个人并没有注意身后有一个人。举起手透过魔晶观望冬日里的太阳。

  这一幕,好熟悉啊。

  罗林突然间觉得有些荒诞,此时此景就像是透过别人的双眼自己,接下来,罗林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同样的召唤法阵,同样的麻薯大餐,同样的锤击和巨刃,同样的潘多拉小萝莉,但是唯一不同的,也是罗林不曾经历的……

  “主人,你想让他们死吗?”

  “我该怎么做?”

  “把灵魂卖给我,主人!”

  对话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罗林发誓接下来的场景绝对从未发生过,得到力量后先是带着潘多拉杀进恶魔界为两个人报仇,与大魔王杀的难舍难分并且立下誓言来日再战,而后折返学院要屠尽所有人却被条顿院长制止并且收为学生。

  第一个试炼是埋尸地,与自己真实情形相反,这里的自己生的是霸气凌然,生撕龙翼单手拆萨菲隆的骨头,一个人轻轻松松的解决冰霜巨龙。

  至于真正的主角可妮莉雅,早就躺在一边罗林大杀四方,脸上的红晕表明她已经被“罗林”的英姿折服,眼睛里面都是闪亮亮的东西……

  到这里,罗林已经不下去了,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活的这么滋润过,爱葛莉丝也是得傻了眼,罗林亲口说过当初自己与可妮莉雅之间关系就像是两只受伤的狼在互相舔舐对方的伤口,但是在这里完全成了一个人纯粹崇拜另外一个人丝毫没有共患难的含义,当情形发展到两人一小恶魔进入马车玩车震后罗林的脸终于挂不住了,露出一丝苦笑,爱葛莉丝却是松口气,因为她终于到罗林不再板着脸了。

  “这不是事实。”罗林终于说话了,本来不想进入车里一窥究竟但是爱葛莉丝却非常的感兴趣,趴在车窗上向里面窥视,惊讶的掩住嘴,满脸羞红的不知道该不该下去,罗林到里面“自己”手中节操丧失的皮鞭蜡烛时终于无法沉默了,但也只是无力的反驳道:“那样,我会被可妮莉雅扒光了丢到闹市区。”

  “姐姐至少会留内裤的。”爱葛莉丝小声说了一句。罗林此刻觉得自己此时的举动有些难为情,哪有人带着小姨子观摩另一个“自己”欢愉的场景,而此时,空间开始崩裂。所有的一切趋于静止,尤利娅0式却是来到马车里就近观,不时发出“哦哦”的声音,到精彩的地方不时用手里的魔晶映照机啪啪啪的照个不停,嘴角的笑容让罗林浑身一凛,嘿嘿直笑,“哦哦,这些都能换小钱钱。哦哦,这张能换两张小钱钱……”

  “姐夫……”爱葛莉丝此刻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罗林死死的盯着尤利娅0式手中的映照机,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张。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与自己有关的图片流出就说明这个空间只是尤利娅0式的私人领地,而图片换小钱钱的举动肯定没有实施,但不保证往后不会去做,罗林就站在尤利娅0式的背后,抬起右手。只需要一击便能让她头颅落地,也能让她失去活动的能力。

  至少尤利娅百式说这么做能够控制0式,但是罗林并没有下手,而是将一串项链放在车厢内的桌子上。带着爱葛莉丝离开马车,并没有深入的探索第三层。原路返回浴室,当浴池内再次闪耀着传送门的光辉。罗林毫不犹豫的转身,爱葛莉丝伸出手却没能抓到罗林的衣角,犹豫了一下,罗林的一只脚踏入水里,才缓缓说道:“她去刺杀母亲,两次。”

  “恩。”罗林消失前的一声留下微弱的回应,回到屋子后,潘多拉拿着毛巾,并没有去打搅罗林的沉思,当罗林抬起头,一条毛巾扑到脸上,潘多拉的说道:“去洗澡,你跳马桶的事情我可是记住了。”

  “为什么你要记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魔女?”

  “哼哼。”潘多拉关上门,在客厅里,被一双镣铐固定身形的幽灵面无表情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鬼萝莉同样带着一对手铐,抬起手笨拙的在木桌上种苹果,当罗林带着湿漉漉的头发来到客厅,鬼萝莉立刻捧着一枚红苹果屁颠屁颠的跑到罗林面前,献殷勤一样举起小手把苹果举到头顶上,幽灵冷哼一声,屋子里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喂,你身为所有生灵的母亲,居然会去拍一个百代开外的小子的马屁,让老五老六知道了,还指不定会怎么取笑你,或者说,因为你太丢人了就想着随便找个人取代你。连我都不下去了,你身为远古神灵第二席的尊严究竟被丢在哪里?”

  罗林最终还是收下象征着和解的红苹果,坐在桌子旁,吃着苹果,对幽灵说道:“只不过是个苹果。”

  幽灵抬起手微微晃荡让似铁制的镣铐发出声响,说道:“但是,你欺凌了生命也囚禁了我,我不怕告诉你,我的名字是灵魂,主管所有位面灵魂轮回的真神便是我。”

  罗林并不意外,自曝身份的灵魂扭头着站在罗林背后的潘多拉,说道:“即使他不明白被篆刻在世界之柱的创世法则,你呢,为什么不去制止他?”

  潘多拉微微斜眼,漫不经心的说道:“谁让我是个恶魔呢。”

  灵魂有些气结,别过小脸,罗林不明白她们之间究竟再打什么哑谜,而小可可立刻解释了一切,“远古神灵是法则的制定者,也是享有法则力量的第一阶梯上的成员,传说在须弥殿中存在着一根世界之柱,上面记载着造物神给予子女的绝对权力,其中的第一条就是远古神灵不允许被侵犯,无论是什么意义上的接触都会被绝对禁止。”

  罗林问道:“如果做了呢。”

  潘多拉环抱着罗林的脖子,笑道;“这就要接触的程度了,你很幸运有个人可以作为前车之鉴,兽神当年拉过生命母神的手,整个兽人族便被贬为下等种族,至于你嘛,两次虐待加上把生命母神摸了个遍,这样的罪行带来的刑罚就是整个空间的毁灭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