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咕噜。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谣言这头猛兽在名为恐惧的食粮的喂食下肆意的成长。

  雷暴没有杀死那些人,但是击溃了兽神的分身的同时也让兽人心中最后一层骄傲铸成的防线溃败,灾祸降临的谣言以他们为媒介传播到卡姆多大陆各个角落。

  但是没有人知道灾祸究竟是什么。

  在兽神殿里,罗林与潘多拉坐在一起,一个坐着水晶球的娇小身影还未完全从戒指里出来,声音就传了出来,“少年,这么着急召唤我做什么?”

  罗林说道:“有人找你叙旧。”

  “叙旧?我在兽人的地盘上可没有什么朋友呀,等等,我先把手头上的事情放一放,好了,出来了。”莉莉丝话落,走出戒指之后第一眼便见一个绝对不该见的恶魔,抹了抹眼睛,又狠狠的抹了一下,飘到潘多拉面前,带着三分欢喜惊讶的说道:“米娜!你怎么会在这里!”

  潘多拉此刻的模样丝毫没有她平常的模样,庄重毫无轻浮,很明显是在装做他人但是活灵活现的表演让莉莉丝信以为真,微笑道:“吾之挚友莉莉丝啊,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一眼被潘多拉选中的主人罢了。”

  “米娜啊,就为了罗林一眼你居然来这里,你不在身边,按奥卓西尼亚的脾气估计都拆了魔王宫了,赶快回去,我可不希望奥卓西尼亚发起疯来连我的神殿也给拆掉,现在我不在。艾普莉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连待的地方都没了,那她可真的是无家可归了。”

  潘多拉笑道:“放心,艾普莉可比你聪明多了。现在在谢莉丝的身边,但是吾的挚友啊,你何时回魔界,我刚刚已经和罗林商讨了一番,他随时可以解除契约,魔王殿里不能缺少魔王的镇守,一旦封印破损,被封印在天空的那个家伙自由了。恶魔界就不复存在了。”

  “我当然是知道,等我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再说,就让其他五个家伙多出点力,就这么样了。哦对了,见潘多拉就替我警告她一声,等我回去我一定要让她抄一千遍自己的名字,错一个再炒一千遍,我可不能就那么轻易的放过她。就这么样了,你也赶快回去,走了!”

  直到最后莉莉丝也没有察觉到眼前这位“米娜”可不是她想的那位,恶作剧成功的潘多拉见罗林有疑问。便笑道:“不要乱猜了,米娜是我的母亲。我们的外表一模一样,除了我父亲之外没有人可以一眼就分辨出我们母女。”

  罗林笑问道:“那将来遇到你们要怎么分辨谁是谁?”

  “这个方法嘛。要说简单也是非常简单,”潘多拉掩嘴嘻嘻窃笑,道:“有一个小地方是非常容易分辨的,就是我母亲左边的胸口上有一个蝴蝶纹身呦。”

  “魔女,你是想借着你父亲的手谋杀亲夫还是在给岳父大人找一个碾碎我的理由?”

  “哼哼,”潘多拉说道:“其实我和我的母亲最大的区别就是气质,母亲大人并不像是恶魔,她非常的温柔,我从未从她那里听到过任何的责骂,我想如果你见到她的时候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她就像是恶魔的月亮。”

  罗林问道:“原来如此,你是魔女,但是你的母亲却可以被称之为圣女,既然月亮有了,那恶魔的太阳呢?”

  “太阳是我们的死敌,你们人类难道会去赞美恶魔的力量源泉吗?”

  “这倒不会。我想现在阿卡萨已经从瓦格纳那里知道了一切,是我出马的时候了。”

  “你从刚才开始就非常的焦躁呢。”潘多拉起身来到罗林的背后,轻轻地揉捏着他的肩膀,说道:“有些事情,逃避远比面对来的容易。”

  “啊,魔女。”罗林说完这句话就合上书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潘多拉轻轻的推了推罗林,在他耳边说道:“困了就去床上睡。”

  “我就睡一会儿……魔女。”罗林趴在桌子上昏昏睡了过去,潘多拉小手撑住脑袋,端详罗林的睡相,突然扑哧一笑,搬了张椅子靠在罗林身旁,拉过他的手让罗林整个人滑进她的怀抱,轻轻的说道:“喂魔王,要不要来一发?”

  罗林的眼睛很明显的动了动却没有睁开眼,潘多拉抓住某个人的小动作,妩媚道:“很便宜的呦。”

  “我没力气跟你闹了,你随意。”罗林直接拒绝了小恶魔的诱惑,摆摆手似乎是让潘多拉自己玩去,但是潘多拉却亮出小虎牙,甜甜的笑着,“我的主人大人呦,你才是最邪恶的家伙呢。”

  ……

  在原本属于塔莲的房间里,三只萌物正聚在一起,而4号却在角落里对着一堆青菜干瞪眼,已经习惯大鱼大肉日子的她眼巴巴的着小黑,小黑露出小钢牙嘿嘿直笑,举起糖果的心语牌,上面鬼画符般的字迹让4号没有在表示任何的不满,苦着脸继续对付对自己来说仇深似海的青菜。

  啪!

  糖果突然掏出一瓶酒来,给自己还有其他两个同伴满上,她非常宝贝的神器牌子上立刻显现出只有三个活宝才知道的语言,糖果说:诸位,历经千辛万苦,我们终于又聚在一起了!来,为了我们的再次相遇,干杯!

  三只萌物同时举杯,咕噜咕噜喝下去之后小脸上统统冒出两朵红晕,惬意的哈出一口酒气,糖果啪啪甩出一包包下酒的干货,三个小酒鬼开始自己的酒会,糖果说:幽幽,咱家管事还在么?

  幽幽放下杯子,抱着脑袋冥思苦想一阵儿,用后爪按在心语牌上说:貌似还活着……不过现在只剩半条命了……啊,口红印。香水……还有女人的内裤……捉奸在床么……他也堕落了吗……啊不对…………主人你的节操都喂了狗吗……不对,我怎么骂自己……恩……

  糖果摸着下巴,说:有结果么。

  幽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德丧失啊。

  小黑在嘿嘿傻笑。

  糖果的兔耳朵突然竖起来,并没有收到外界因素影响却自动进入黑化状态的糖果抱着脑袋痛苦的说: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兔子的窝好像被侵犯了!兔子温馨柔软的小窝啊!我要去我的小窝那里!

  幽幽嘿嘿坏笑,道德丧失啊。

  小黑还是在嘿嘿傻笑。

  换回自己衣服的塔莲刚刚走进自己的房间就闻到刺鼻的酒气,一道白影突然跳到自己胸前揉搓自己的胸口,糖果摸了两下突然转过身可怜兮兮的说:太小了。

  幽幽汪汪两声,糖果!我们要用发展性的眼光来待事物!它们肯定会长大的!

  小黑的钢牙嘴就没合上,糖果摸着摸着突然跳到地上翻滚着耍赖皮胡乱撒气,还是太小太小了!兔子要**!兔子要原来的窝!

  幽幽和小黑在一边安慰,刚刚被一只兔子侵犯的塔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自己稀里糊涂的被吃了豆腐,又被嫌胸太小!

  我才是最受伤的好吗!

  塔莲越想心里就越憋屈,刚刚的担惊受怕的感觉一涌上来,眼泪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和兔子一起哇哇大哭起来!

  结果哭着哭着把可可招了过来,糖果一到那两座凸型的山脉就两眼放光,紧紧的贴着可可的胸口,使劲的蹭,卖力的蹭。整只兔子都快被那柔软的感觉揉碎了!

  洒家这辈子又值了!

  “塔莲?”可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表现的非常的淡定,拿出手帕递给塔莲,因为弯着腰,继承与可妮莉雅的傲人身材更像是炫耀一样在塔莲面前微微的抖动着。刚刚止住哭的猫耳娘却是哭的越来越伤心,喵啊喵的抽泣着。转身溜到墙角默默的画着圈圈,可可拿着一封信来到她背后。伸出手,耐心的说道:“我想这封信应该是你的母亲给你的,塔莲。”

  塔莲连忙接过黑色的信封,了两眼之后立刻跑出房间,可可微微一笑,似乎有些羡慕,低着头问道:“糖果,你到姐夫了吗?”

  一谈起罗林,兔子的脸早就黑的像是墨汁了但还是指明方向,轻叩门板,里面立刻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像是椅子在仓皇之间被踢到,一分钟之后,可可疑惑的说道:“姐夫好慢啊,糖果你想干什么?”

  黑着脸的糖果伸出脚,嘿嘿直笑,在里面干坏事的两个人,本小姐要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

  啊打!

  糖果都不耐烦了!

  我踹门了!里面的人自觉把手举起来!

  门被踹开,里面的两个人仓皇间停下手上的动作,罗林坐着而潘多拉就站在身边,脸上带着微笑却笑不露齿,罗林抹了一把冷汗,显得底气有些不足,讪笑着问道:“可可,有什么事吗?”

  可可敏锐的察觉到两个人之间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外表上又不出来,虽然有些怀疑但是有着潘多拉的那一句话她也是非常的放心让两个人独处,只不过两个人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古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露出怀疑的神色,小脸黑的有如糖果,质疑道:“姐夫,为什么你满头大汗的?身体不舒服吗?”

  罗林摸着头哈哈大笑道:“我怎么会不舒服呢,其实是天气有点热,我这是热的!哈哈哈哈!”

  可可转而向一直闭着嘴巴的潘多拉,问道:“潘多拉姐姐,你受伤了吗?为什么都不说话呢?”

  罗林浑身一颤,可可走到潘多拉面前,再次问道:“姐姐,能让我一吗?”

  潘多拉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而罗林却是准备随时因为那个秘密阵亡,咕噜,像是喉咙做了个舒展的动作,潘多拉微启粉唇,微笑着说道:“没事啦可可,谢谢你关心我,只是刚刚我吃了一点腥味有些重的鱼干,就是塔莲喜欢的哪一种,所以口气有些重,并不是受伤。”

  可可恍然大悟,黑化的小脸瞬间变得温和,笑道:“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姐夫不会乱来的,哦对了,姐夫,那封黑信其实是美杜莎阿姨给塔莲的信,如果是姐姐的话就只要给我传送一个信息就好了,其实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姐姐都能第一时间知道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去照顾潘多修姆阿姨和羊驼了,糖果,我们走。”

  糖果充满怨念的着潘多拉的胸部,充满怨念的咬着可可的黑裙下摆,小眼睛泪汪汪就像是受到莫大的委屈,最后还是非常不甘心的黑着脸离开,罗林和潘多拉纷纷松口气,罗林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道:“潘多拉,东西呢,东西你放哪里去了?”

  潘多拉左手掩住嘴,右手轻轻的推开罗林,眯着眼,食指从自己的脖颈滑到胸口,叉着腰,转身时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长发飘飘,罗林得有些呆了,不知道是因为那妩媚的一笑还是其他的某些原因……

  咕噜。

  某个人的喉咙同样稍稍的舒展了一下。

  不过两个人吞的东西,大概不太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