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黑暗教皇的逆袭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洪蒙仰头向天空,黄金鹏鸟早已带着主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无论玛格丽特如何驱赶,它也再没有回头过。悻悻的挠挠脸,常人避之不及的僵尸近在咫尺,脸皮上不时有蛆虫蠕动着肥硕粉白的身躯窜进窜出,咯咯的怪响。不得不将目光定格在面前的可妮莉雅冰冷的眸子上才减轻了些视觉上的冲击,小心翼翼的问道:“有事?”

  可妮莉雅俏生生立在那里,漆黑的长袍几乎和这片天地融为一体,等了片刻,贝齿微启,平静的说道:“我少一个车夫,当然,你可以拒绝。”

  洪蒙暗骂这娘们不厚道,自己倒是有这个拒绝的本事不?且不说她人类巅峰实力,就算她有意放过自己也不会做出拦截黄金鹏鸟这种多余的动作,而且这里的僵尸明显是听命与她才不敢上前,自己如果真的就这么走出去不出十米肯定会被撕成碎片。洪蒙眯着眼,说道:“我当。”

  可妮莉雅抚摸着怀中的红眼黑猫,脸上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平静的如一潭死水。随手一挥,那日她乘坐的黑色马车顿时出现在身侧,洪蒙没有过多的惊讶,在印象中实力到了她这一水平的强者似乎都对空间研究上有着不小的造诣,做出一个小型的平行储物空间算不上什么犯难的事情。

  洪蒙站在马车边,着空荡荡的缰绳,犯难的问道:“马那?”刚刚话落,背后的地面顿时颤抖起来伴随着阵阵骨头摩擦的声音,那条不算短的绳索被一只巨大的尸妖提在手中,在丈宽的腰际系了一圈,毛骨悚然的背部上尽是之前见识过的苍白小手,同样盘在绳索上,一只只蝇蛆沿着绳索攀爬而来,却在靠近马车时,奶白色的肥硕身躯顿时如同在体内滴入一滴墨汁般变得通体漆黑,纷纷掉落在地。洪蒙暗暗吞了口口水,颤抖着坐上马车,未等他象征性的挥舞马鞭,尸妖便抬起脚缓缓向前迈出步伐,马车缓缓开动起来。

  虽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但洪蒙还是做好自己车夫的角色,透过车前的小窗望向里面,心中毛毛的不舒服的感觉促使他开口问道:“尊贵的小姐,您想去哪里?”

  可妮莉雅翻一本书籍,静静的阅读着,没有回答。等了片刻,直到洪蒙不耐烦想要转身时,方才合上书,开口淡淡的说道:“到里面说话。”

  寄人篱下无奈只得从命。洪蒙钻进车厢内,端坐在椅子上,开始好奇的观察这架马车的内部,却发现这里的空间竟然比外部起来大出两倍之多。中央的小桌上放置着一个半满的高脚杯和一瓶不出年岁的红酒瓶,而在车门的两侧是一排排巨大的书架,相对着一具酒架,上面摆满深色的红酒和一个倒置的酒杯,加上而自己的后方就是一张狭窄的床,样子是这位新黑暗教皇小憩的地方。

  就在这里近乎闺房的地方,洪蒙却如坐针毯,冷汗直冒,自己竟然就这样坐在了圣事部最大最血腥的黑暗巨头的面前,而且这个巨头和自己还有不少的仇怨,这不就是相当于自己正坐在地狱的门前,等待被人宰割吗!

  可妮莉雅挑了个舒服的姿势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怀中的红瞳黑猫跳到旁边长大嘴巴露出獠牙,等待自己主人轻抚柔毛之后,才眯着眼满足的用舌头舔着爪子,伏在沙发上。拿起酒杯将杯中暗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鲜红色的舌尖舔掉最后一滴方才满足的放下酒杯,嘴角的一抹艳红怵目惊心,眼神迷离,浅笑道:“来一杯?”

  洪蒙鼻腔内浓重的血腥味告诉自己那瓶东西绝不是什么狗屁红酒,这瓶甚至右边那些酒架上估计都是一些存封的血液,至于是人还是魔兽还是其他生物便不得而知了,连忙拒绝道:“多谢,不过我不渴。”

  可妮莉雅笑容更加浓郁,没有抹去嘴角的那抹鲜红,手指微微弯曲酒架之上仅有的另一只酒杯从支架上飘了下来正好落在洪蒙的面前,酒架最上方的架子上一瓶浅绿色的酒瓶在空中自行打开软木塞,碧绿色的液体倾倒在杯子之中,恰好半杯,不多不少,酒瓶又再次密封起来,落在桌子上。洪蒙皱着眉头拿起那杯颜色不对劲的液体,在鼻前轻轻一闻,没有那种刺激鼻膜的血腥味,只有淡淡的甜香飘了出来。小心抿了一口,不禁一愣,又多喝了一些。洪蒙放下酒杯,这种毫无头绪出现的味道让他有些发懵,察言观色许久方才小心的问道:“果汁?”

  “恩。这是我为原黑暗教皇准备的果汁,他一次也没有喝过。不需要再猜想了,原圣事部巨头,黑暗教皇罗德,被我亲手抹杀。”可妮莉雅轻声应道,侧身盯着对面的酒杯,凝视片刻,却无法将眼前的眼镜男与心中高大伟岸的身影结合起来,起身补充道:“他也是我的教父。”

  着她,洪蒙突发奇想,一具行尸走肉?她和外面的僵尸有何不同?一样的沉默,没有登上教皇之位后的得意忘形,没有失去亲人之后的悲痛欲绝,也没有上位者寡言的行为,无喜无悲,一切都显得那么平淡和不重要,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僵尸可没有她如此娇艳的面容、和身躯而已。

  洪蒙放下酒杯,将手横在脖子上,苦笑道:“听到这些的我是不是要被灭口?”

  “生与死?那些已经不太重要了,因为你再也没有活在阳光下的权利。”可妮莉雅如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着走到洪蒙面前,坐在他的身边附耳说道,微带着血腥味的暖风打在侧脸上钻入鼻腔之中竟然有些异样的诱惑。正当眼镜男浑身抖索不自在时,可妮莉雅却靠在他的耳边问了个与此时不着边的问道:“果汁,甜吗?”

  “甜……很甜。”洪蒙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面对可妮莉雅不按常理的出牌毫无对策,躲过她的搭手,实话实说。

  “那就多喝点。”可妮莉雅双手撑在沙发上,舔着嘴唇媚笑道,裸露在外嫩白皮肤上闪耀着粉色的光芒,若有若无的体香在这间算不上宽广的车厢内弥漫着,却是一副十足的陪酒女劝酒的架势。洪蒙嘿嘿干笑了几声,再次倒了半杯,不知对方肚子里的心思只能一口喝下去,向后挪了挪屁股,远离这个危险而不可用常理理喻的女人。

  可妮莉雅举起酒瓶,再次为洪蒙满上一杯,却没有把握好方寸果汁溢过酒杯洒在地板上,催促道:“多喝一些。”

  洪蒙微微打了个嗝,闭着眼咬牙再次吞了下去!

  “不行了,胀死了。”洪蒙将酒杯倒扣在桌子上,躺在沙发上无力的说道,但可妮莉雅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将他拉了起来,醉醺醺的说道:“再多喝一些,要不然不好喝啊。”

  “什么不好喝?”洪蒙警惕的问道。

  “讨厌,问人家那些。”可妮莉雅笑容旖旎,红着脸在洪蒙耳边撒娇道,再次添杯却被阻止,双目妩媚的瞪了一眼,红润的嘴唇对着瓶口咕噜咕噜喝了一口,扭头着洪蒙,霸道按住他的脑袋撑开他的嘴,一口吻了上去!

  她亲我?!洪蒙脑袋中顿时犹如炸开一个小型爆弹,下意识的吞食着对方口中传递来的果汁,如同中了魔咒般将可妮莉雅推倒在沙发上,甚至近乎贪婪的索取着对方的一切!

  可妮莉雅平静的着身上陷入癫狂般的洪蒙,嘴角划起一道嘲笑的弧度,双腿盘在对方腰间,双手按在胸前,姿势近乎放荡,却在暗暗嘲笑:愚蠢而可悲的男人!

  迷迷糊糊中,洪蒙眼红着将她双手按在两侧,发出沉闷的呼吸声,低头,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再次清晰时潘多拉的身影却一闪而过,不禁一愣,突然想起小萝莉曾经特意交代的话:“除非得到前面提到的圣壶之中的圣水清洗**甚至灵魂上的完全净化,否则她们身上任何一滴体液都足以杀死四级下的任何生物。”

  惊醒的洪蒙急忙推开可妮莉雅,趴在车门上,两只手指插进口腔之中在食道前段狠狠的戳动起来,却被冷笑的可妮莉雅一手击在轴颈处,吃痛的同时摔在地毯上,还未呻吟出声就被酒瓶堵住嘴,冰冷而甜腻的液体大口的灌进来,进入呼吸道内引发强烈的痉挛,甚至从鼻孔内喷出一些果汁!可妮莉雅跨坐在身上,笑容依然灿烂,放开手,洪蒙方才甩掉已经空无一物的酒瓶,侧着脸剧烈的咳出声来,愤怒的骂道:“你这个疯女人!要杀就杀!”

  可妮莉雅仰头笑得肆无忌惮,那双眸子内尽是甜蜜的回忆,自顾自喃喃道:“我曾经剿灭过54个吸血虫子的巢穴,每一次动手前都会先带着两个满月的婴儿送到他们的餐桌上面供他们进食。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只有那样我曾能尝到除了血腥味之外的那抹香甜啊,那种连肮脏的腥臭味都无法完全掩盖的香甜是那么的醉人,只是用舌尖微微的舔一口那种血液就能如同升天一般的快乐!”

  洪蒙终于明白这个神经质的疯女人在策划着什么,却是冷冷的大笑起来:“疯子!”

  可妮莉雅没有理会迎面而来的咒骂,合眼忘情的闻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果香,沉醉道:“好期待啊,真想立刻尝一口。”

  洪蒙召唤着黑枪,这个疯女人竟然想要在自己完全吸收掉果汁之后吸食自己的血液,到时估计自己不可能有活着的希望,倒不如在她不经意之间给她一击!

  “啊,我真笨!”可妮莉雅突然孩子气的嘟嘴说道,洪蒙手中的黑枪突然飞出他的手掌,落在身上那个疯女人的手中。未等洪蒙从惊恐之中恢复过来,可妮莉雅把玩着黑枪,笑道:“正餐之前的甜点永远是最香甜的了。”话落,手中黑枪黑影一闪,透过洪蒙的右手钉在地板上,洪蒙心脏猛然一颤,痛叫出声!

  可妮莉雅笑着俯身,低头像只小猫般用舌尖舔舐着鲜血淋漓的手掌,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洪蒙咬牙忍住刺痛,额头冒出冷汗,黑枪已经在刺穿主人手掌时便自动化成一滩黑色铁水,逐渐凝型回枪身,可怜的洪蒙却忍不住颤抖着双手,眼着那个疯女人喝着自己的血!

  “咦?”可妮莉雅发现新大陆般惊讶的说道:“瞬间愈合能力?”

  洪蒙粗喘着气,有气无力的骂道:“那又怎么样!贱货!”

  “你是吸血虫子?”可妮莉雅抬起头冷冷的说道,向洪蒙的目光如同一具死人。这位新黑暗教皇亲手捏爆的血族心脏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血族的熟悉程度不亚于血族自身,若不是血族禁忌触碰到阳光,而自己又和他在白天相遇过一次,并且血液味道不同可妮莉雅才不好直接下定义。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到头来都是一死!你这个婊子就在那里猜一辈子吧!老子在地狱里面等你!不就八年,我等得起!”

  “谁说我死之后灵魂会堕落到地狱之中?”可妮莉雅突然冷冷的说道,站起身,洪蒙连忙捂住正在愈合的右手站到她的对面,心中尽是绝望,潘多拉为自己遗留的三道恶魔印记在这个等级实在高过太多的黑教皇面前毫无用处!

  可妮莉雅开口说道:“我要杀你不费吹灰之力,现在,我给你三个选择,第一个,加入圣事部做我的副手,八年之后你就是新的黑暗教皇!第二个,我立刻引发种在你体内的毒素,带着你回去进行傀儡改造,当然你还是会活着;而第三个,你将死在这里。”

  洪蒙怒瞪着她,却觉得马车微微的晃动一下,狞笑道:“你的条件非常诱人,八年之后就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黑暗教皇,好大的馅饼啊,就不知道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代价?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损失,只要将你的小恶魔召唤出来,解除恶魔契约,由我重新契约她。”

  “你休想。”洪蒙暗暗松口气,可妮莉雅并不是万能的,潘多拉离开自己的消息她便不知道。

  可妮莉雅冷冷一笑,说道:“下车。”

  洪蒙跳下车,却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埋尸地中央山峰的山麓,向前走去,走的正前方却是一个巨大的坑,只有一座由人骨铺成吊桥,而桥下尽是白皑皑的人骨头!

  可妮莉雅同样下了车,在骨桥前停下了脚步,拿出一柄匕首毫不留情的在洪蒙身上划出数道深深的口子,命令道:“走过去。”

  洪蒙冷笑一声,忍住痛,向前走去,平静的山麓只有呼啸的风声摇晃着摇摇欲坠的骨桥来回摇摆,洪蒙扶着护手方才没有直接摔下去,血液由伤口之中冒出,滴在骨桥上,若有若无的果汁香味散发在空气之中,山峰突然晃动了一下,洪蒙险些从骨架之间掉落下去,似乎有什么被唤醒了一般。

  可妮莉雅喃喃道:“罪人的毒,精灵的果汁,和人类的血液,究竟能不能唤醒你……冰霜骨龙,萨菲隆。”

  似乎印证了可妮莉雅的话,一声嘹亮的龙啸声响起,强烈的罡风顿时吹散了盘旋在下方的瘴气云和上方永恒覆盖着的浓雾,雾散之际,一头骨龙盘踞在山尖,拍打着骨翼,向着可妮莉雅咆哮!

  ps: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向后转体半个月**跪求收藏,不奢求推荐,谢谢众位的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