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三把刀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二十三章三把刀

  谢莉丝一招结果紫晶人,当头颅飘过面前,谢莉丝刷的一下用镰刀勾住拉到面前,厉声质问:“为什么你会镰刀舞!”

  头颅形似一团紫晶,他的身体早已化作紫色气流回归可妮莉雅身后,唯独头颅留了下来,眯着眼看起来已经生机全无,谢莉丝不甘心的切了一声,甩掉脑袋,本想直接削成碎片,突然,头颅睁大双眼,张开嘴死死咬住镰刀刀锋,发出桀桀怪笑,谢莉丝嫌恶的用脚猛踹,但是头颅的牙齿却生生的嵌入刀锋之中,和镰刀融为一体!

  “给我滚开!”谢莉丝一向珍视自己的镰刀,容不得上面保留任何杂物,一看有一个丑陋的东西附在上面,立刻暴躁的想要把它直接粉碎,羽翼再次化作镰刀,刀尖扎入头颅,第一只第二只,直至第四只,谢莉丝的脸上终于出现慌张的表情,因为她发现自己没有把羽翼抽出来,反而像是铁牛陷入泥潭逐渐被头颅化作的紫色晶体渐渐吞噬!

  突然,头颅激射出两条紫色长鞭死死捆住谢莉丝最后两只羽翼,谢莉丝惨叫一声从空中跌落!

  召唤恶魔妞223

  这一声惨叫拉开天空中战斗的序幕!

  “战技,冰之三棱剑!”

  飓风起,野兽的叫声四处起伏,一道亮光闪过,斩断天空!

  大地裂开一道沟壑!

  紧接着第二道!

  第三道!

  第四道!

  巨剑为参天巨笔,天空与大地为画板,可妮莉雅为画匠,一朵冰花傲然绽放!

  突然被转移出兰西因的居民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城市被突然出现的冰柱摧残!

  三棱剑斩过的地方全部结成坚冰,形似结冰的涌泉,但只有亲自经历过冰龙狂舞才会明白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冰柱砸下来是多么的可怕!

  幸好,亲自经历的只有一个人!

  站在教皇对面的那个人。<-》

  罗林单手挡住三棱剑,紫黑色闪电与寒气不停缠斗,罗林的手套蒙上一层冰霜,用力一握,力量沿着剑身传递到可妮莉雅手上,整只三棱剑在他们两个人的力量交锋中出现裂隙,碎裂,直至化作水汽!

  当水汽漫过两个人的身体,外人只能看见里面只有两个模糊的身影,但是轰鸣声从头到尾就没有停止过,一连串的爆炸刮起强劲的飓风,天灾和地震同时降临让人感觉到有如末世到来。

  金色光罩早已经破烂不堪,待在正上方的阿娜丝塔只能忙着躲避流弹,一道光柱直接从她肩膀上削了过去,虽然只是擦到,阿娜丝塔的衣服便层层的腐朽,要不是裂面从后面拉她一把,阿娜丝塔早就被直接击中。

  受伤倒不会,不过身上的衣服肯定是保不住了,不管是女武神的力量还是恶魔之力,两者都具有粉碎的特性,所以阿娜丝塔再找不到衣服就要光着身体了。

  裂面把阿娜丝塔带到安全地方,阿娜丝塔一着地就跑到了尤利娅百式身边,伸出手按住她的胸口,轻声说出一连串毫无规律可言的数字,身上的衣服在完全消失之前,尤利娅的身体绽放出白色雷光,雷光没过阿娜丝塔的身体,雷光散去,身披古怪战甲,款式与女武神战甲颇为相似,但是背后却有着六只金属翼,六翼各不同,与其说是金属翼,更不如说是六柄剑。

  阿娜丝塔已经不是第一次穿上这身战甲,摊开手,战甲上的纹路闪过流光,手上出现空间裂痕的迷离光彩,将手探入其中,这一次拿出来不再是武器,而是一个只有巴掌大的铁盒,抛掷出去,铁盒在空中化作无数铁片直接将金色光罩内的一切纳入其中,一个足足有十几层楼高的铁盒凭空出现,不时有敲击的声音,如果没有看见罗林大战教皇,人们还以为里面关着一只巨大的魔兽。

  铁盒名为铁幕,是一种用于缩小战斗波及范围的工具,阿娜丝塔一看情况算是控制住了,忍不住捏了把冷汗,说:“看来我也只能做一点修补的工作了,至少现在破坏的范围变得小了,可现在要怎么办呢,这到底算什么啊,尤利娅百式,我不擅长处理感情上面的问题,混蛋有没有告诉你应该怎么处理现在这种事情?”

  召唤恶魔妞223

  尤利娅百式的声音从铠甲上传了出来,“有。”

  “哦?快说快说。”

  “第一种,杀掉罗林。”

  “这条排除!”

  “第二种,杀掉可妮莉雅。”

  “这也是废话!”

  “第三种,自杀。”

  “这算是什么解决方案!”

  “死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啊我实在是一个十足的傻蛋,居然会想到来问你!真是失策啊,和爱葛莉丝小天使待太久了脑袋都变得不灵光了,尤利娅根本就是一个白痴。”

  “嘿嘿,尤利娅百式在坏笑。”

  阿娜丝塔突然觉得自己向尤利娅百式寻求解决方法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唉声叹气之中,突然想起那年那冬天,手里捂热的那半个红薯,那个人的音容笑貌,或许是回忆触动了某个特殊的关键点,感觉被一双若有似无的手臂环绕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化作俏皮的精灵,在耳畔轻声诉说:“静观其变吧阿娜丝塔,爱情的果实只有他们两个人有资格想用,同样苦果也只有两个人分担,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与你,我可爱的女儿。”

  诶。

  阿娜丝塔猛然转过身,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早就习惯了这种突然而至的现象的她收起患得患失的表情,跺脚怒骂:“尤利娅,你又捉弄我!”

  ……

  在铁盒之中,两个人各自伏在对面的铁墙上,罗林甩掉手套上的冰渣,身上青紫相间全都是冻疮和伤口,相比之下可妮莉雅的状况就好了许多,自身的铠甲抵御了大多数伤害,并且因为步入混沌境,令她的一切神经反映都被用到战斗上,一味的杀戮远比罗林畏手畏脚的消极防御更加厉害。

  相比之下罗林倒是欠缺相同等级的防具,从前还有双龙灵魂加持的龙鳞护甲还能派上用场,可现在女武神的战场内充斥着可妮莉雅的命格力,黑龙和绿龙不在这里还好,如果在,恐怕已经被撕成碎片,灵魂湮灭。

  两个人就在这铁盒之中交战,因为交战的空间缩小,罗林不得不与可妮莉雅短兵交接,两个人的距离刚刚逼近20米,可妮莉雅从眼前直接消失,再次出现时脚尖出现红芒,再次施展【战技赤踝】,罗林伸手抓住她的小腿,可妮莉雅却直接把他整个人甩到墙壁上,并且追上去直接向着腹部发动拳击,铁幕发出被敲击的沉闷响声,外面的人吓了一跳,紧接着连续数声“砰砰”巨响更是让人们联想到里面的战斗惨烈程度,最后的一个拳印更是把整个铁壁打出夸张的弧度,阿娜丝塔连忙抓起豆包,向外用力扯她头发也不管小家伙的感受,感觉头发开始松动了就直接把发尾末梢打个结用力丢向铁幕,头发牢牢的钉在上面,阿娜丝塔和靠过来的蛇神一家全都围在小豆包周围,豆包瞪大眼睛投射出虚像,恰好是铁幕里面的场景。

  在铁幕里,两个人再次抓住对面的铁壁,似乎刚才短短的几秒钟内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阿娜丝塔不小心错过了。

  “啊恩啊,好疼啊,”罗林抓紧时间喘口气,腹部的拳印几乎是把肌肉打成实心的肉块,罗林没有表示可潘多拉却开始假惺惺的开口喊痛,然后幸灾乐祸的偷笑着说:“我的主人大人呦,看你被打的这么惨,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说吧。”

  “我怕说出来你会忍不住打我。”

  召唤恶魔妞223

  “……”

  “我真说了哦。”

  ”说。“

  “其实呢遗产里面好像是有那么几套不错的铠甲。”

  “魔女……”

  “干嘛?生气了?”潘多拉就算没在跟前罗林也能想象她得意的样子,“说好不打我的,你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我的主人大人呦?”

  “废话少说,快给我!”

  潘多拉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却用恶作剧的态度回应,“我的主人大人呦,这是求人的态度吗?”网不跳字。

  “喂,你想做什么?”

  “哼哼~”潘多拉弯起嘴唇,似猫。

  “喂……”

  “我的主人大人呦,我突然记起来那一天了。”

  “哪一天?”

  “就是回到学院的那一天,被可妮莉雅逼得必须在你背后画恶魔法阵,啊那次真的是太惊险了,如果当时没逃走,或许主人大人在那时候就会被杀死。”

  “既然记得就马上帮我打赢她!”

  “打赢?帮你?”潘多拉的语气突然一变,冷冰冰的,带着反问性质的,似责问罪人的法官,不带任何情感,置身之外并且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罗林揉了揉肚子,问:“喂,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网不跳字。

  “我的主人大人呦,不要催我嘛。”潘多拉话锋一转,笑嘻嘻的,似乎刚才的高傲态度只是罗林的错觉,突然手指上传来刺痛感让他差一点下意识的放开手,以为这突然出现的铁盒也是女武神的所有物,她以铁盒为介质突兀发动攻击,但可妮莉雅并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她在去除罗林刚刚施加的禁锢,第三翼枷锁。

  鲜血从突然出现的伤口中溢出,沿着铁盒的缝隙缓缓向下滑落,粘稠度惊人的鲜血突然脱离了引力的束缚,迅速回流,在空间中变成黑色晶体,沿着罗林的手臂逐渐蔓延至全身,一套泛着金属光泽的全身黑铠出现,罗林举起手,敲了敲,胸甲发出“砰砰”的声音,此时可妮莉雅也已经砸碎了作为封印表象的锁链,落到地上,她仰头直视。

  这个时候,在铁壁外偷窥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松口气,阿娜丝塔不需要做什么就能悬浮在半空中,焦虑的转着圈,她一直在想要怎么开导两个人,可他们两个都是那种不容易放弃的人,也就不可能存在和平解决的可能性。

  塔莲目不转睛的看着,也不忘继续把罗林“往死路上推”:“母亲,女武神的愤怒并不是虚假的,可以看出来她和这件事无关,主谋只有罗林一个人,他主导整个事件,从神圣联盟到生命母神,能解开所有谜题的答案都在他一个人身上。”

  美杜莎现在也无法持反对意见,无奈的点点头,说:“如果可以我宁愿相信这是一场梦,我实在不敢相信罗林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他能过了这个坎,那么所有人都没办法轻视他,必须承认他的身份。”

  “母亲,你是说我们要称罗林为,就是那个称号……父神吗?”网不跳字。

  “不一定,罗林最多只能得到一个母神子嗣的父亲的地位,还够不上父神的高度。”

  “母神子嗣的父亲和父神,有什么区别吗?”网不跳字。

  “说实话,实质上是没有区别,生命母神并没有实质上的伴侣,罗林还是第一个。”

  “母亲,我还是不懂这两个称号的区别……”

  “第一个纯粹是把罗林当成是母神的生育工具,人们不用理睬一个玩具,但是第二个,就是第二个,那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了个老爹,当然不是亲生的,是后爹。”阿娜丝塔突然窜到小塔莲背后,冷不禁的解释一下,吓到猫耳娘后又开始转圈,不知道转了多少圈,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晕了,关掉机甲的推进器,坐在地上生闷气,“差不多就是这样,谁想给自己找一个老爹?就拿我说吧,要我去喊一个连我年龄的零头都不到的小家伙老爹?就算我老爹再鬼畜再女儿控,他也还是我的亲亲老爹,这种小家伙我才不会承认呢,生命那个*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到处发*。”

  塔莲已经无数次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听见了什么都当做没听见,问:“不管怎么样,罗林都已经造成没法改变的既定事实,必须有相应的处理方案。”

  “塔莲你说的没错,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猫耳娘说出自己的计划:“我建议承认罗林的地位,当然不是无偿支持,我们要让他让出生命使徒的位置!”

  铁幕内。

  罗林也没想到潘多拉所说的铠甲竟然是环绕魔气的恶魔铠甲,小恶魔的解释是这样的“污秽恩赐,虽然不是遗产里面的神器,就差不多先用着吧。”

  “这是什么?”

  “哦,差不多就是恶魔界的高等级制式铠甲,只要一丁点鲜血再加上恶魔之力塑造,恩就差不多能变成一套不错的装备。”

  “防御力呢?”

  “……”这一下轮到小恶魔沉默了,罗林不用问她,只需要稍加用力,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黑铠立刻龟裂,就这样,罗林直接像是捏纸一样捏碎身上的污秽恩赐,额头上的青筋硬生生被小恶魔的恶作剧给逼了出来,说:“潘多拉,你特意整我是吧。”

  小恶魔等了半天才有回应,“讨厌了我的主人大人呦,我才没有趁机整你呢。”

  潘多拉居然在危机可妮莉雅教训自己,这是让罗林始料未及的,更猜不到原因,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如她们各自与塞西莉亚之间的亲密,仅有的一两次接触的结果都是以不愉快告终,所以潘多拉的行为实在是很古怪。

  既然自己的小动作也被看出来了,潘多拉也不再掩饰,嘴角缀着笑,说:“我的主人大人呦,我只是想告诉你呦,女孩子的心可是非常柔软的,伤害了别人就要有被报复的觉悟哦。”

  “喂,你该不会是站在她那一边的吧!”

  “这倒不会,而且我和她之间还有一笔账没算,我可不会和她站在同一战线上,只是就事论事,因为我也很害怕,害怕主人大人你也会像对待她一样,利用完之后就放置在一边。”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吗?”网不跳字。

  “不像,根本就是,我在恶魔界的时候你一次都没找过我。”

  “我总不能直接跑到魔王宫殿去吧,要知道上次我那么一闹,魔王都想直接剥了我的皮,我哪敢自己跑到他刀下面找死。”

  “就剥一层皮而已,你的体质已经变得很变态了,除非是一招直接毁掉你的灵魂还有大脑,不然啊你就会像枯木上的蘑菇,只要有点毛毛雨,就能在明天冒出来……为什么,她为什么停下来了?”

  罗林也注意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松开手从铁壁上跳下来,脚下细腻如粉尘的沙砾被炸开,罗林把埋进沙子的脚抽出来,从刚刚开始就在努力的恢复意识的可妮莉雅捂着脑袋,摘掉了头盔,眼神虽然依旧空洞,但说话的她总算不再沉沦在杀戮中,开了口,铁幕外的人们连忙凑在豆包周围。

  “说。”

  说?

  说什么?

  “你的计划。”

  计划?

  什么计划?

  可妮莉雅问一个也只能得到一个反问做回答,把头盔丢掉,目光冷冽,她不想继续浪费时间,说:“够了,我的耐心不多,我完全可以把你打倒然后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答案,但是我不想那么做,最后一个机会,就在这里,在这铁幕之内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全部说出来。”

  外面的家伙全都竖起耳朵,潘多拉这个时候再次沉默了,表明是要罗林自己处理,罗林也不用编造,当然也不知道外面有人偷听,上来直接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妮莉雅低垂眼神,眉宇间的一抹阴翳是她心中暴戾之气的外在表象,随着时间的流失,罗林脖子上的绞绳渐渐被勒紧,氛围凝重的令人喘不过气,她抬手直指罗林,说:“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把整件事完完整整的说出来,那样,不管你有什么企图又做什么,我都能既往不咎。”

  罗林依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可妮莉雅不需要多言,一句话:“不然,谁都救不了你,包括那个恶魔!”

  这下子罗林就没法淡定了,可妮莉雅已然完全破除封印,她又是一句话就把罗林逼上绝路,“恶魔的力量不可能被天地法则承认,最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你就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完了完了,被她发现了,”潘多拉又开始大呼小叫,不过这一次她的语气终于开始认真起来,对罗林说:“不能跟着她的节奏走,既然我们的弱点被她发现那么只能强攻了,被拖进消耗战的话就再也不可能翻身,做好准备,在她露出破绽的时候我会提醒你……。”

  罗林也知道此刻的情况刻不容缓,但是正面对抗显然不是可妮莉雅的对手,即使拼尽全力最终也无法战胜气势和实力都处于巅峰的女武神,除非女武神在意志和身体上有所动摇或者损伤才会露出破绽。

  可要她露出破绽,又该怎么样才能做到?

  站在在混沌境下的可妮莉雅面前,罗林真的感觉自己是一个妄图撼动大树的蜉蝣……

  等等?

  露出破绽?

  也就是说……

  嘿~

  对呀……

  损伤……

  啊……

  这么做的话完全是找死啊……

  罗林忍不住在原地转起圈,心想自己确实可以那么做,可是后果嘛……估计会死的非常难看啊……

  潘多拉是做好了准备,突然发现罗林停了下来,在笑,自己不陌的,要使坏的笑容,又带着一种自寻死路式的惨笑,忍不住问:“喂,我刚刚说的都听明白了吗?你在笑什么?”

  “都听见了,但是可行性太低,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趁着可妮莉雅还保留着一丝人性的时候。”

  “哈?等等……你想做什么?喂!”

  “置于死地后生吧。”罗林伸直所有手指,铁手套从手上滑落砸在沙地上,单方面切断潘多拉的联系,举着手,缓缓走到可妮莉雅面前,教皇陛下生气全无的瞳孔紧缩终于恢复了她平时的样子。

  她也不是真的是愤怒到一定要罗林付出什么代价,就只是想得到一个解释,一个事实,或者是缺少了一个可以下的台阶,不是真的在乎输赢。

  罗林认输之前,最担惊受怕的不是别人,就是她啊。

  “我认输。”

  哈……

  可妮莉雅大喘一口气,无力的斜着身子,额头上的汗珠顺着发丝滴落。

  她因为根本没有办法在遁入混沌境之时控制住自己而害怕,完全是凭着本能在战斗,在屠戮,无论是谁挡在面前,所以在罗林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她几乎是全身都松懈了下来,手脚无力,眼角含泪,是极度的后怕才会溢出的眼泪。

  身后的紫晶铁骑开始自我升华,因为主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可妮莉雅很想抱着罗林哭,可是刚刚迈出一步就停了下来。

  她颤颤巍巍的,似乎已经无法负担起身上铠甲的重量,这对于一位神灵强横的身体素质来说不正常。

  她的泪水都快涌出来了。

  明明是胜利的一方,她却高兴不起来。

  原因很简单,就一点,罗林的表情。

  咬紧的牙关,诉说着不甘。

  冷漠的眼神,作为心灵的窗户,毫不保留的展现失败者的恼怒。

  他就是在用无声的肢体语言说,他不服气,不服输,也就是说,可妮莉雅看到的仍然是一个,他就像是一个犯了错却死不认错的懵懂弟弟,而正因为这个不懂事的孩子的行为生气的姐姐几乎是操碎了心,自己就是那个母亲,她也是愤怒也是委屈也是想要有人倾诉,她也不想在自己和罗林之间竖起一道隔膜!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

  可妮莉雅声线颤抖,“你那种表情是什么意思?”

  罗林撇着嘴,眼神和嘴巴一个方向,不耐烦的说:“您已经赢了,难道就不能容许我这个卑微的失败者保留一些尊严?虽然我是输了,但让我表示一下不满总可以吧?网不少字难道说,您想让我像是狗一样跪着亲吻您的脚尖然后谄笑着请求您宽恕?”

  可妮莉雅瞪大了眼睛,罗林一口一个“您”“陛下”伤透她的心,“我没想那么做!也不想让你……为什么你总是要那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那么对我?”

  “喂喂,您是赢家,请不要摆出一副悲伤的脸好吗?哦我明白了,这就是您嘲笑我的方式?哦我明白了,您就是想告诉我,您是受害者,我就是那个万恶的施害者,是恶人,我现在这种模样是自找的,可是我现在都已经输了,神圣联盟最后也只会成为一个笑柄,人们都会觉得联盟只是教皇陛下的小玩具,我做的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被人们当成是您在传播福音!”

  “不是的,我……”

  “不是的?您是想说您不是为了抢走盟长的位置,不是收编我这编外红衣大主教的一切?”

  “不是的,我……我只是想帮你,我真的是想帮你的!”

  罗林笑了笑,说:“哦?帮我?您想怎么帮?从一开始就用教廷的名义告诉整个大陆,就说我罗林的一切行动都是在您,教皇陛下的英明领导下做的,功劳都是您的,您就是救世主,您的名字注定要被钉在历史的功劳本上让人永世瞻仰!多么伟大的教皇陛下呀!您对属下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事事亲力亲为,身为部下的我可真是感到荣幸,但是,我现在却非常的寒心。”

  可妮莉雅从来都没有想到罗林也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尤其是“寒心”这个词更是让她的心坠入冰窟,被冰柱扎的千疮百孔,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罗林放下胳膊,伏在曾经耳鬓厮磨的女人耳边,轻轻的说,用一柄软刀子继续伤害着她:“因为百年后,人们只会记得一个教皇,而我却只能得到一个教皇男宠或者小丑的名声遗臭万年,这都是您要做的,抢走本应该属于属下的功绩,不是吗?”网不跳字。

  可妮莉雅握紧拳头,泪水终于滑了下来,哽咽着,声音让人心碎,女武神铠甲因为主人的悲伤而再次绽放光彩:“你到底想要什么?权利吗?地位吗!又是这两种东西!”

  罗林摆出一副垂涎着上位者生活的模样,说:“真不愧是教皇陛下,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我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觉得地位上总是比教皇陛下矮上一截,就想着找一些方法往上爬,当上生命使徒只是一个其中的一个手段。”

  “……手段?”

  “就是手段,当然不是什么能上得了台面的。”

  “那么……你把她当成什么?”

  “陛下指的是谁?”

  “生命母神。”

  罗林在泪目的可妮莉雅面前依旧笑得很轻松,“哦她啊,现在就是我的上司,其实吧也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说不上太亲密,她靠我收集信仰,我就借着她的名义赚取我需要的一切,互惠互利,纯粹商业关系。”

  可妮莉雅一愣,脸色缓和一点,松开拳头,手甲缝隙残存的寒冰融化之后的水珠带着暗红色杂质滴在沙地上,但很快又紧握住,问:“那么,你对她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也就是做一些该做的。”

  “该做的是什么?”

  “想实现一个妄想而已。”

  “那么……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可妮莉雅说的一切罗林都明白,可还是明知故问咧开嘴,笑着笑着,微笑变成大笑,笑着笑着,整个铁幕内都充斥着神经质的大笑,笑着笑着……

  紧接着……

  狞笑!

  有如大仇已报一样,绝对称得上丧心病狂的笑容!

  “因为……我喜欢。”

  罗林故意压低了声音,沙哑的说。

  这就是第二刀。

  他留给她的侧脸,是扭曲的。

  大地开始颤动。

  可妮莉雅的怒火被点燃了。

  脚下的流沙因为颤动缓缓流动,罗林后退了一步,摊开手,笑容依旧癫狂,就和疯了一样:“我美丽的陛下呀,想不想知道原因呢?”

  可妮莉雅紧咬的牙关深处勉强蹦出:“闭嘴。”

  “我美丽的陛下啊,身为属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忠诚,所以我必须说……”

  “闭嘴!”教皇陛下的自制力已经无法压制住即将喷发的火山口,只要罗林再多说一句!

  “我爱你。”

  可妮莉雅的心即将被怒火填满,在有人将直接承担她的怒火的时候,那个人一一罗林却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和刚才歇斯底里的他判若两人,是正常的他,那个喜欢温柔的注视着她的,那个只敢小心翼翼的在不关键的地方开着玩笑的他……

  相敬如宾,却不如说,相敬如冰。

  他们之间不曾有普通情侣间的经历,爱情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玻璃质地的宝物,相互珍惜却不敢放手相拥,害怕会碎掉会出现裂隙,如履薄冰一样,只要相处着就心惊胆战,无论做什么,包括在床上滚床单。

  两个人做的想的要么是为了公事,仅有的几次私人时间也都只是例行公事一样,青涩爱情该有的肆意妄为、海誓山盟全都没有,罗林忌讳可妮莉雅的教皇威严,而可妮莉雅则是纯粹的感情白痴,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不知道愈合不敢尝试,所以两个人的交际一般是很尴尬。

  更加基本的,本来应该最经常说出口的那句话,罗林还是第一次如此干脆的说出来。

  可妮莉雅的反应呢?

  罗林刚才堆起来的足够给自己做冰棺的,存在于可妮莉雅心中的冰山因为一句话就融化了。

  明明坐拥绝对权力,视财富为粪土,只需要登高一呼就能获得万千歌颂之语的教皇陛下,明明刚才还几乎要崩溃要暴走要把罗林挫骨扬灰,现在,在这黑色的盒子里,被一句寒酸的甜言蜜语感动的稀里哗啦。

  她要的就是这么廉价,一丁点的温存就能幸福很久。

  可妮莉雅已经被收服,正在偷窥加偷听的人呢?

  刚刚还喊着要直接活剐了罗林的阿娜丝塔愣住了,塔莲吓蒙了,历经坎坷情感生涯的蛇神掩嘴轻笑,说:“好了好了,事情解决了,这两个孩子吵起架来动静真的是不小,看来这件事和教皇没有太大关系,接下来的事情都能坐下来谈,收回铁幕吧阿娜丝塔……”

  蛇神突然也愣住了。

  罗林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爱你在咬耳朵的时候会眼神躲闪,我爱你娇媚柔嫩的身体,更爱你百依百顺的性格,当然更爱你在床上小心翼翼……”刺啦一声异响,外面的人就看到豆包的头顶冒出黑烟,径直往一边倒,眼睛里全都是无规律的数字,至于罗林后面说了什么他们已经无从得知,声音从豆包嘴里说出来就是无法分辨的杂音,最后传来的模糊影像是可妮莉雅苍白的脸和迸发的女武神之力!

  豆包未能传达的声音的内容是什么?

  “……啊我要说的差不多就是那些,最后也还要再说一下,生命可要比你好玩的太多,在她身上,我可是尝试了许多在你身上不敢做的花样,所以说啊,我其实还是喜欢生命多一点,因为玩具除了模样,还是可玩性是最重要的。”

  最后的补刀,在可妮莉雅的心渐渐的柔软温热的时候,狠狠的插了进去,先前还未愈合的伤口同时崩裂。

  鲜血直流。

  握住刀柄的罗林刚刚走下绞刑架,就直接因为一句话被可妮莉雅钉死在断头台上。

  从头听到尾的潘多拉对罗林的精湛演技给了两条评论。

  我的主人大人呦,你跟兔子学坏了,整个心都是黑的。

  我的主人大人呦,有句话你应该是知道的,只要不做死,就不会死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三章三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