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还回来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鲍威尔黑着张脸,罗林挑了挑眉毛,拍了下手,恍然大悟道:“啊抱歉,我都忘记了像你这样尊贵的神灵是不会特意记得过去的小事,其实吧我就是想说,你为什么要特地去挖了我这个小人物爷爷的墓穴呢?玛法城的墓园可不好找啊,我省吃俭用剩下的几枚金币外加上欠了小恶魔的几枚才买到那么个小地方,我亲手把祖父的骨灰装进盒子,再亲手把骨灰盒盒放进去坟墓的,所以里面真的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保证,如果有让你看得上的东西,那我早就拿去卖掉还债过上富足生活,所以能不能告诉我,我祖父的墓里面究竟有什么那么吸引你?”

  理所当然的得不到任何答案,罗林没有继续追问,盯着鲍威尔的眼睛,说道:“好吧好吧,既然不想说,那我们谈论别的话题,就比如说你的右手……喂喂,不用这么心急吧?”

  鲍威尔骤然出拳,滑行的路径上布满黄色的蛋液,罗林单手抓住巨手在半空中抡了个圆然后直接扔出去,鲍威尔直直撞到墙壁上,撞飞几具蛇人僵尸连带积蓄了不知多少年岁的灰尘飞扬起来,鲍威尔从烟雾中钻了出来却是直接向着入口逃跑,可是眼看要逃出去了,却猛然看到罗林就站在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救赎长大人,有什么急事吗?”

  鲍威尔将手插入墙壁径直转过180度,看到仍然躺在蛇卵上的塔莲。面目狰狞,蛇尾用力带着身体迅速游走,罗林仿佛是一点都不担心小塔莲会再次被挟持一样慢慢的走着,鲍威尔伸手,短短一指的距离,塔莲纤细的脖子就会被捏在他的手指之间,赤芒从他面前一闪而过,手臂上出现了鲜红色的痕迹!

  惨叫声在洞穴里回荡着,鲍威尔捂着手狠狠撞向墙壁,而一只规格巨大的手就静静的躺在塔莲旁边。断面非常整齐。扑哧扑哧的向外喷着炙热的鲜血,接连不断的震感让正在组织族人离开的美杜莎感到疑惑,唤来女儿,叮嘱了几句。随即等了一会儿。回来的维林坦不无疑惑的说道:“母亲。塔莲……使徒大人和父神大人不在里面。”

  美杜莎皱眉,不是因为女儿的临时改口而不满,也不是担心让两个人单独相处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而是隐约的感到不安,目光落在唯一一扇没有开启的也是最大的那扇铁门。

  在洞穴里,罗林弯腰拾起巨手,生命火焰立即将其烧成灰烬,赤色光焰更是让痛失一臂的鲍威尔害怕的蜷缩起身体,罗林将燃烧之后的余烬收入戒指当中,缓步走向鲍威尔,说道:“救赎长大人,这些年我也学到不少,明白了不少,杀了你的话我并没有什么好处,毕竟你是七贤之一,杀害贤者的罪名可不小,我并不想得罪温德大人,得罪教皇陛下呀。”

  鲍威尔披头散发模样凄惨,断手不停的滴血,早就没有昔日帝国西部巨擘的威严可言,也只有听到教廷的时候,早已经不成人样的他才会露出对生的渴望,吞下一口血腥味道的口水,看着已经来到他面前的罗林,开了口:“好,我说。”

  罗林微笑道:“为什么要盗墓呢?”

  “为了骨灰,我的身体被完全摧毁了,需要另一具足够强大的身体。”

  “你可没有回答到点上。”

  “你的祖父就是奥古斯丁!”

  哦?罗林终于不再露出虎式微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在救赎山上,温德曾经称我为,陛下?”

  “没错的,您的祖父已经不在,陛下的位置自然是……”

  “生命使徒在这里呀。”罗林斜眼,眼神里多了些意义不明的意味,塔莲就倒在那里,慢慢的说道:“我找回了生命母神,你应该明白欺骗我意味着什么。”

  鲍威尔慌了起来,他也是当年奥古斯丁刺穿生命母神身体的见证人,生命母神绝对不可能让任何与奥古斯丁有直接关系的人待在身边,可是生命长袍是真货,生生不息更是不可能作假,也就是说罗林真的找回生命母神,那么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自圆其说,如果继续说谎的话反而会激怒对方,连忙跪在地上,哀求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罗林不喜不怒,冷漠眼神如锋芒,他摊开手,并没有直接格杀掉鲍威尔,而是淡淡的说道:“那么,还回来吧。”

  鲍威尔一愣,立刻明白罗林的意思,低着头,咬紧牙关,左手紧扣胸膛,手指缓缓嵌入肉中,硬生生的将半边身体撕开!

  裂体之痛让蒙上鲜血的蛇卵坚硬的表面都因为强有力的惨叫声而碎裂,半个身体砸在卵壳上,红黄两色混在一起给透明的蛇卵上蒙上一层污秽的痕迹,只留下小半片左胸膛连接着蛇尾的鲍威尔单手撑地,罗林看都没看他直接将地上的半截身体化作灰烬,鲍威尔的尾巴拖着残躯慢慢的向着洞穴的深处逃窜,没入了黑暗当中,这个并不知道有多大的洞穴只留下了一条带血的被碾碎的痕迹。

  罗林将所有的骨灰凝聚在手心之中,呆呆的凝望着似乎是想从中找到些许答案,至于问题,就是我是谁之类的吧。

  关于身世,有着太多的谜题需要去解开了。

  但是很快,他便把手放了下来,颓然的叹口气,选择放弃。

  哼哼。

  罗林嘴角突然上弯,哼哼,哼哼哼,肩膀抖动的很厉害,好像是在?笑?

  就好像是找到了其他的玩具便不再忧郁的孩子!

  扭头,目光落在昏迷的塔莲身上!

  双眼放光!

  罗林身体仿佛突然被抽到骨头一样,以诡异的姿势转身而后溜到塔莲的身边!

  整个人成伞状罩在小家伙的上方!

  喂喂!

  现在躺在蛇卵上。睡相可爱的猫耳娘可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呀!

  这是个机会呀!

  干什么坏事都不会被发掘的绝佳机会呀!

  是时候验证一些已经困扰自己很久的疑惑了!

  罗林的鼻孔喷着粗气,样子很猥琐,笑容更猥琐,像足了兽人语中的“绅士”,两只手变成柔软的触手,拉起猫尾从首摸到末尾,不知不觉中手就非常“意外”的碰到了柔软的地方,哦哦,那是引诱男人犯罪的原罪,就藏在被划破的生命长袍下。好像隐隐约约的就能看见了……

  长袍的下摆被掀开了一丁点。似乎可以看见,但是还不是很清楚呀……

  等等!

  罗林的左手突然抓住作恶的右手,仿佛是人格分裂一样,这时。罗林的内心的良知已经不止一次在呐喊。罗林啊罗林。你这是在犯罪呀这是在犯罪呀,她只是个小猫耳娘,现在还昏迷着。你真的会趁这个机会欺凌她么!

  说实话,罗林真的是发自真心的为自己的行为忏悔了,嘛,忏悔了差不多5秒左右吧……

  这已经是极大的克制了!

  是可以得到塞西莉亚表扬的程度了!

  当然,表扬之后是肯定会得到一顿噼里啪啦教训了……

  但是,必须得到答案!

  至于他想知道什么答案,就在猫耳娘的裙底下!

  恩……

  长着尾巴的她,到底是穿什么样的小裤裤,这真的是一个值得考究的问题……

  猫耳娘长着一条人类并不具备的尾巴,相应的小裤裤的款式肯定不一样!

  究竟会是什么款式呢!

  是裁剪处一个足够让尾巴通过的洞呢还是说直接设计成不包裹的款式?如果都不是,为了穿着舒适而且还要解放猫尾巴,想猜出来可真的是……

  难道说这个小家伙会尝试一些比较大胆的样式,比如说绳缚式……

  越想越兴奋了!

  但是,说实话,这真的是个无聊的问题。

  随便找个猫女问问就能知道答案,身为一个小领主,这种小事甚至不用自己去做,但是罗林的**却没有借由那种方法得到满足,甚至根本就满足不了,说白了,他根本不想知道猫女是怎么穿小裤裤的,他就是想看塔莲的裙下风光!

  根本不是冲动性质的犯罪,而是有预谋的!

  是这样的吧?

  就是这样的吧!

  罗林的动作很慢,不知不觉中整颗脑袋都已经快要探进长袍下摆了,汗珠纷纷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屏住了呼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目不转睛,粗重的喘息就是**的毒龙在吐息,嘿嘿,不行,不看一眼果然是……

  久封的大门缓缓开启,铁锈如雪花般落下,美杜莎和籽菀两个人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踏进铁门之内,墙壁上的干尸和遍地的蛇卵都让两个人的无法挪开视线,美杜莎不禁问道:“籽菀,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籽菀一边小心的移动着,满地的蛇卵让她不知道该怎么下脚,又不能像美杜莎那样踩在蛇卵顶端却不踩破,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只会开门,唱歌,大家就会走出来,深渊蛙成熟的时候就会过来选孩子……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哎呀!”

  一个不小心,籽菀踩碎了一个卵,蛋液瞬间填满鞋子的缝隙,蛇女看着被自己踩碎的卵,眼泪直接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踩死了弟弟还是妹妹,美杜莎没有让籽菀继续向前走,因为一个身影慢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赤色长袍象征着生命的真谛,美杜莎松了口气,但是看到被罗林抱在怀里的塔莲时整颗心都都皱在一起,脚下的力量一乱,数个蛇卵爆裂开来,神色严肃的罗林将女儿交给了母亲,说道:“有一些意外。”

  衣衫不整的外加上腥臭的液体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或许是关心则乱或者说罗林的演技过好,美杜莎并没有怀疑罗林有没有对塔莲做了什么,坏事没有被发现,罗林同样是松口气。

  最终,美杜莎决定放弃圣地,确认所有人走出来,战斧再次炮击一次,入口被碎石封住,在地底,除了一个苟延残喘的人,突然失去了所有生气的蛇人圣地仅有中间铁门内的蛇卵在缓慢的成长。

  就这样,死寂的蛇人圣地会慢慢的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新生蛇人在不久之后破壳,可已经被抛弃的它们只能自生自灭,没有长大的可能了。

  第一声啼哭打破了圣地的死寂,可这只是临死前的对命运的不公的无用抗争罢了。

  或许并不是……

  在打破封印之际便被掩埋的丢尸坑上,一只手,仿佛是听到新生儿的哭声的召唤,从碎石缝隙中钻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