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塞西莉亚的伤

作者:机械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洪蒙被塞西莉亚态度的0度大转变搞得一头雾水,之前的她可都是一副具有优秀修养的关心妹妹的好姐姐模样,但此时的她更像是个商人,换言之更像是个政客,只不过显得焦急,政客常用的云手和拖延时间她都舍弃了,蹩脚的政客?不可能,她是个已经几近妖孽的女性的心性修行到一般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寻常的难题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困扰,为何会蠢到让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放弃自己带着妹妹离开这里?想用自己的自由换妹妹的生存机会么?百思不得其解的洪蒙贴着墙壁听一会儿,直到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放松下来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说这些做什么,你好不容易从那里逃出来,这时候再自投罗?这些话怎么不早说!”

  塞西莉亚起身坐在对面的碎石上,上面的灰尘粘在裙子上并未让她有所皱眉,居高临下,半睁眸子似个坐上权力巅峰的女王般审视着洪蒙,道:“有些事,不能在孩子面前说。”

  “那个,不管按不按道上的规矩,我也是孩子,吧?”受男小朋友突然插话道,塞西莉亚扫过一眼,冷冷笑道:“你困了。”

  “不困,精神着那……啊啊啊,困死了,睡觉,睡觉,打雷也别叫醒我!”受男突然脸上纠结了一下,像是个被踩住脖子的野鸭般难,态度大变,直直躺在地上,毫无睡意却用力的打出呼噜,竖起耳朵偷听。

  “可以说了。”塞西莉亚淡淡的说道。

  洪蒙如果按她的节奏走下去,只要一句玩笑话让她脱一件衣服她马上脱得精光还笑眯眯的问自己要不要来点什么余兴节目,只能没好气的小声道:“这种事以后再说行不行?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瞎闹。小声点,我不知道这间小屋子隔音怎么样,可是你这么大声外面肯定会发现的!你不为你想也要为凛着想啊!”

  塞西莉亚面无表情,道:“我这么做正是为了凛。你不明白我对外面那群追逐利益的苍蝇的意义。那个星术家的预言,你听说过吗?罢了,无论你听说与否都无关紧要,那个喜欢哗众取宠,为教廷的圣事部做恶犬的星术家每一年都会为异端裁判所奉上几条无辜的生命,原本凛也是他作为维护声望的牺牲品,如果我没有研究过星象,就不会明白凛出生前那晚,天空中陨落的那颗星,名为木曜,掌明界茁长孕育之气,这代表着什么我也只观摩出一个大概,新生和毁灭,这是星象术之中最为诡异难懂的两个界面,可就是这么样晦涩的星象却又加上一只浑身火红的异兽,其中意义我至今也未明白完全……开始了。”

  “大狗狗,大狗狗……”突然,本该安静睡觉的凛向天空伸出双手,似乎在梦境之中在追赶什么东西,口中不断说道:“大狗狗,停下让凛咬一口好吗?凛好久没吃肉了,凛好饿啊,就让凛咬一口好么?就一口,凛不多咬,凛就要一条腿,凛要留给姐姐吃……”

  “凛在四岁时生了场大病,那场病差一些带走凛的生命。当时家族中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认为凛已经没救了,可是第二天就自己痊愈了,我详细的问过她究竟发生过什么,凛告诉我,她在梦境之中见一只全身都是火的大犬,那只犬类魔兽将自己背脊上的血肉削下来喂给她吃,病就好了。很奇怪吧?为什么一只四爪的犬类魔兽可以用爪子剜下肉来?虽然病好了,凛也落下后遗症,喜欢在睡梦中说梦话,内容大致与那只犬类魔兽有关。我查阅过许多资料,但燃着火焰的犬类魔兽足足有千种之多实力从四级至十一级不等,却没有一只有实力能侵入人的梦境,”塞西莉亚深吸口气,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明白了吗?”

  洪蒙点点头,道:“明白了。说这么多还卖个关子给我,就是为了给个我表象,凛的利用价值比你高出许多,如果自不量力想救你出去,就要直面整个埋尸地的势力,如果将你交给外面的人,我不仅可以全身而退,而且可以得到一个潜力无可限量的至少是十一级以上的实力的超级打手,没错吧?”

  塞西莉亚展露笑容,道:“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那么……”

  “等等,”洪蒙制止了塞西莉亚,淡淡的笑道:“如果我选了第一条,你还会认为我是个聪明人吗?”

  “那么你就是个无可比拟的蠢蛋。”塞西莉亚冷冷笑道。

  “蠢蛋?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那个心眼来明眼这个世界,不识时务就是我这种缺心眼的最好写照,恩?”洪蒙眼前一花,等到重新恢复了意识,却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全身麻痹不能动弹,而塞西莉亚却端坐在石条上,玩弄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喃喃自语道:“人类的大脑太奇妙了,可是为什么有的人是聪明人,而有的人脑袋里面全是浆糊呢?你说呢?人云亦云,实践出真知,果然只有真正的解剖过才能得到真相啊。不会太痛,你吸入我配置的麻药,一刻钟内是动弹不了的,让我们再好好谈谈吧。”

  尝试动了一下手指,手指处发出热量似乎血液在吞噬着某种外来的东西一般,恢复了知觉,不一会儿,塞西莉亚的毒已经被可妮莉雅种下的血毒吞噬干净,虽然不知对方玩什么把戏但她手中的刀刃并不是开玩笑的,有了底气的洪蒙“面露惊恐”,道:“把刀放下!”

  塞西莉亚蹲下来,用小刀在洪蒙面前比划着,最终抵在太阳穴前一厘米处,洪蒙只觉得血都向着头顶涌去,鸡皮疙瘩布满半张脸,塞西莉亚淡淡说道:“你知道吗?人类的大脑分成好几个部分,很难想象一堆豆腐状的东西会支配着一个人的所有活动,好事,坏事,聪明事,糊涂事都由它支配着,很神奇吧?所以,如果你执意做傻事的话,那么,我乐意破开你的脑壳,你的大脑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面对威胁,洪蒙哈哈笑了起来,塞西莉亚皱眉,道:“你笑什么?”

  “你对人类的大脑很熟悉?”

  “了如指掌,家族衰败前每日都要解剖近五十个僵尸脑袋,只不过活人的脑袋还是第一次尝试。”

  “那你可知把大脑上面的褶皱完全铺平像张纸一样有多大吗?”

  “开什么玩笑!如此脆弱的大脑平铺……等等,有这个可能性,平铺……”

  “哦?那就是没尝试过了?”

  “没有。”

  “想知道?那就把刀放下。”

  “你不要耍花样,”塞西莉亚虽心有不甘,但对于新知识的急迫渴望暂时让她忘却了自己在做什么,就像是个好学的孩子一样认真聆听老师的教诲,收回刀,已经完全恢复的洪蒙一手刀打在她的手腕双手分别扣住对方的双手,对于制敌之法,运用斗气者要制住其斗气运行的穴道,魔法师则要限制他们的咏唱所以第一时间用手钳住舌头便是最有效的办法,而塞西莉亚作为一名炼金术士,炼金术士层出不穷的手段尽出她的双手!

  洪蒙恰好贴在塞西莉亚的背上,笑道:“虽然不知道你发的什么疯,但我还是告诉你吧,人类的大脑能平铺成一张面饼。”

  塞西莉亚扭动着身体,但失去自己最大的依仗炼金术之后自己只不过是个空有理论的普通人,索性放弃挣扎,扭过头冷冷问道:“为何我的毒药会失去作用?”

  “谁知道呢,”洪蒙打个哈哈,冷笑道:“你的毒药都藏在哪里?出来之前那些人肯定会仔细的检查你的每一个角落,你的毒药又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反抗不成塞西莉亚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言语。从洪蒙的角度去,恰好能见她精致锁骨下方有一道平整的可怕的伤口,伤口没有结疤露出粉红色的新肉,但新肉包围的地方却有一条缝隙,让完整的皮肤像个口袋一样分成两边,洪蒙闪过一个想法,夹住她的双肩,那条缝隙就像开口的口袋那样裂开,但是伤口中并未流出血来,而是闪耀着瓷器特有的亮彩。洪蒙一愣,放开手,几分钟前想杀死他的塞西莉亚只是揉揉手腕,道:“你到了?”

  “恩。”在她的皮肤下面根本不是肌肉和肋骨,而是一个空腔!

  “不需要太过惊讶,只不过是改变了几条血管的流动,锯去一条碍事的肋骨,然后切掉一小半肺叶罢了。很简单的手术而已。很小的代价足以让我和凛自保,那些家伙派来的人见我的伤口都不敢触碰,我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塞西莉亚解释道。

  洪蒙明白为何奔跑过后她的脸色为何如此惨白甚至需要强心散来恢复体力,切掉自己的肺叶吗?塞西莉亚肯定不会是那些信奉内脏图腾的疯子,那些家伙认为人类的内脏是最神圣的,尤其是自己体内的内脏更是纯洁无比,喜欢切除器官来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塞西莉亚突然撑开胸前的伤口,冷笑道:“这些小东西十分顽皮,随便拿出一瓶散播进空气中,洛丽塔城就会十分热闹的!”

  “我会救你们出去。”洪蒙突然说道。

  塞西莉亚冷笑道:“事到如今,就不要说这种蠢话了,不需要你,我自己一个人就能带着凛走出埋尸地!曾经有无数自以为聪明的人对我说过这句话,但没有一个人成功过,有的人拿走我的钱财之后就消失了,有的人还未踏出埋尸地一步便被活活打死,你那?你想步谁的后尘?放弃吧。”

  洪蒙摇摇头,笑道:“他们会死,只是因为那些人都是太过聪明了,却聪明反被聪明误,要不然就是执念过深的蠢蛋,很不幸我就是属于后面那一类人。而通常情况下,蠢蛋存活下来的几率要比聪明人大一些。”

  塞西莉亚并未有太大的感触,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尸丹?还是为了我这只能产下尸丹的金鸡?个人比较倾向后者。”

  洪蒙烦躁的揉揉头发,抱怨道:“别自顾自的发出假设再自顾自的回答!从咱们见面到现在你就一直没完没了的问这个问题,试探我的底线吗?我从一开始,就很明确的告诉过你,我救你们出去,报酬就是一枚尸丹,这次听明白了没!”

  “是可妮莉雅大人的命令吗?”塞西莉亚说道。

  洪蒙一愣,在船上时就有疑问了,塞西莉亚为何和可妮莉雅相识,而且知道自己和她的关系呢?

  塞西莉亚对洪蒙的沉默并未感到多少不满,接着问道:“不说话就算默认了。下个问题,你是可妮莉雅大人的什么人?下属?亦或者是?”

  洪蒙苦笑道:“我们的关系很复杂啊,从前那是敌人,三天前是仇人,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和她相处了,但是,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这是实话。把尸丹带给她就是她给我的任务,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把你们救出去只是我的个人行为,和她没有丝毫干系。”

  “原因?”

  洪蒙沉默下来,半晌才抬起头来,说道:“我只想认真的,完整的实现一个承诺而已。”

  这次轮到塞西莉亚沉默了,将胸前的口子合起来,靠在墙边休息起来。洪蒙会心一笑,靠在墙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恰好从小屋旁传来,示意众人安静,塞西莉亚抱住自己的妹妹拍打她的背让她安睡,当脚步声远离时,洪蒙松口气来到受男身边,受男小朋友立刻精神抖擞的坐起来,严肃的说道:“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这里有没有连接外面的小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那时候建新城的时候很多地方被沙土掩埋了,所以通的地方只有我们经常走动的几条小道。”

  洪蒙点点头,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只不过并未在此停留。就此待到晚上吧,有着夜色的掩护那就更不容易被发现了。虽然外面已经安静,但洪蒙起身时却浑身打个冷颤,转身的那一刹那,破旧的墙壁上飘下几缕沙土,受男见状不妙连忙躲起来,洪蒙扑过去护在塞西莉亚身上,墙体瞬间被人一拳击破!

  当烟雾散尽时,外面灯火通明,四个人拿着火把,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断壁前,胸前的八级剑客又再次晃瞎了洪蒙的眼,两个人几乎同时惊呼道:“是你!”

  竟然是当初在玛法城时玛格丽特身旁的剑客和四个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