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出嫁(大结局)

作者:陌上浅安然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阳春三月,最是人间好时节。

  万物复苏,春暖花开,阳光像是姑娘脸上明媚的笑脸,娇俏而灿烂。

  今天,是整个三月中日子最好的一天,也是卞城近百年来最热闹的一天。因为今天,余家要女儿了。

  余家在卞城并不算是什么大家,在一年之前,卞城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余家的,可是现在,余家几乎是家喻户晓。上至八旬老妪,下到三岁幼童,但凡提起余家,那都是一脸钦羡的。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从默默无闻发展到现在的这种规模,惊羡了不知道多少人。

  余家嫁女儿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谁家不嫁女儿啊,去年夏家不是还嫁了两个嘛。夏家家大业大,也没见夏家如此招摇不是?

  不过人家余家就是有招摇的本事。

  余家的三女儿余招娣,以一道圣诣嫁入司徒家。皇上亲赐,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而今天,更是余家三个女儿一同出嫁的好日子。

  余招娣自是不用说了,皇上亲赐的媳妇,司徒家自然是牟足了劲的搬出各种好东西来把她迎娶回去,聘礼少了,礼单不够丰厚,那就是对皇上不敬啊。

  余念娣所嫁之人虽然默默无闻,可是人家愣是从一年前的一个种地小伙,到现如今管理两间作坊都游刃有余的好手。这要是放在普通人家,那也是求也求不来的好对象了。

  而一年前和离了的余盼娣,更是惊掉了一大半卞城人们的下巴。竟然要嫁给城外牛岭村的汝家为长媳!

  这绝对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了。

  所以,这三人一同成亲的大日子,可算是惊动了整个卞城的人,就连卞城附近的一些喜欢凑热闹的人,也都纷纷赶来观看。

  以后绝对很难看到这样的盛事了。

  夏家虽然与余招娣认了亲,可是在外人面前,这还是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对外公布过他们与余招娣之间的关系。

  所以余招娣依然是要从余家出嫁,不过夏家却是照着自家嫁女儿的礼单,给她备了足足的嫁妆。就像是要跟司徒青善比拼似的,怎么样都不愿意落在司徒家后面。

  余家门口,小小的巷子里早就被人给挤得水泄不通了。小巷两边的墙上装饰着各种各样的花朵,余家的小院子里,更是一派喜气洋洋,大红色的锦绸一路从院门口挂到巷口。

  就连外面,通往司徒家,史家和城外的迎亲大道上,家家户户的门口也都挂满了红绸。整个卞城都因为这红绸而热闹起来。

  快到吉时的时候,三辆装饰着美丽花朵的马车依次停在小巷口,三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从马车上下来。

  司徒煊和汝砺,两人同样的高大俊美,一下来就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与他们相比,史书强的长像就稍微差了一点,可是他站在他们中间的时候,却没有一点的不自在,或是自卑。

  仍是一副平常的样子,虽有些紧张,却能看得出来,是因为即将能迎娶到自己心上人的紧张。

  三个大男人喜气洋洋容光焕发的被人簇拥进小巷,小巷并不长,如果是在平常,他们步子大一点,一会就能走到了。可是今天,三个人似乎商量好了似的,步伐一致,且每一步都迈得格外慎重。

  平常只要一会儿就到的路,今天竟然多花了足足三倍的工夫。等到达余家的时候,三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更凝重了一些。

  这一天,他们都等了许久,现在终于到来了。

  三人心里是又紧张,又激动,又高兴,各种情绪云集,当然了,最高兴的还是激动。

  很快,等在外面的众人就看到三个人气宇轩昂的领着自己的新娘子从小巷里走出来。那神情,那模样,就像是自己手里牵着是,是稀世的珍宝一般,看得旁边那些未嫁的姑娘眼都红了。

  余招娣与司徒煊拜过礼后,就被送到了房间里。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心情微微紧张着,双手不自觉的绞着裙摆。

  不知道坐了多久,房门被推了开来。一阵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由远及近,余招娣听出,里面还有司徒煊断断续续的声音,“来,再喝,我没醉……”

  不知道是谁调笑了一声,“今天可是煊的大喜日子啊,你们竟然也好意思把他给灌醉。”

  不知道谁又接了一句,“就让他醉,让他明天后悔去。”

  “哈哈哈……”众人笑了一会儿之后,就纷纷离去了。

  离开之前,有个声音还对余招娣说,“对不住啦,弟妹,兄弟几个太高兴了,就喝的多了些了。”

  余招娣没有说话,只是顶着大红喜帕的头微动了一下。

  等到房里安静下来后,余招娣轻轻的用手碰了碰躺在床上的司徒煊,“司徒煊,司徒煊……”

  唤了好几声也没见他有反应,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抿了抿唇,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做为新娘子的她应该要怎么处理。

  在又等了一会儿之后,她索性自己掀开了喜帕,低头去看司徒煊的情况。

  只见他眼睛紧紧的闭着,两腮红透,就算是睡着了,脸上也带着掩也掩不住的喜悦之色。

  余招娣微叹了一口气,轻喃道,“怎么能喝成这样,这样就睡了……”

  说罢,俯下身去替他松解身上的大红喜袍。

  伸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可是解开扣子的时候,她的脸竟然微微的红了起来,心跳也慢慢的加速。手指翻转之间碰到了他的下巴,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猛的一下缩了回来。

  看到他毫无反应,这才红着脸又把手伸了过去,胸口传来憋闷的感觉,她才惊觉自己竟然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摒住了。

  好不容易才把他身上的扣子都解来了,可是却怎么都搬不动司徒煊的身体。

  余招娣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就在她想要放弃起身的时候,突然腰上一沉,整个人就被一股力量给压了下来,身体紧紧的贴在了司徒煊仅着着中衣的胸膛。

  她慌乱的抬起眸子,看到司徒煊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娘子,如此迫不及待的就要投入到为夫的怀里吗?”

  余招娣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刚才……你都是装的?”

  “你说呢?”他似笑非笑的着着她,眼里闪过一丝戏谑。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动手解了他的衣服,余招娣的脸上红得几乎都要滴出血来了。

  “司徒煊,你……”她撑起手就想从他身上起来,却被他一个转身给压在了身下,连话都被他给堵在了嘴里。

  “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在她耳边低语。

  她娇羞难掩。

  外面是凉爽宜人的夜色,里面是热火朝天的炙热,两人的幸福才刚刚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