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小剧场集锦及文末彩蛋

作者:独白的小玛丽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39章小剧场集锦及文末彩蛋

  顾姜篇

  姜淑桐生了顾念桐以后,顾明城把明城集团的股份给她划拨了一百万股。

  这一百万股是姜淑桐的私人财产,不属于共同财产。

  即使将来两个人分道扬镳,姜淑桐也能过上好生活。

  顾明城是真的怕了,他和姜淑桐分分合合这么多年,如果两个人一直走不到一起,可能是真的不适合在一起的,即使生了顾念桐。

  毕竟还有一个Adam一直未婚,两个人还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

  顾明城并没有这样的蓝颜知己。

  所以,在爱情里,他比姜淑桐坦荡,姜淑桐更有后路。

  姜淑桐看到桌子上的协议文件。

  “什么意思?”

  “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人分开了,你也会有很好的生活。”

  姜淑桐微微垂了眼睑,“三个孩子了,分开?”

  “我害怕!”

  “坦荡如顾总,竟然还有害怕的时候?你不是害怕,你只是要我一个态度。你从来没有估算错什么事情,我知道你根本不是害怕,你就是让我发誓!”姜淑桐说完,举起手来,“我姜淑桐发誓,这辈子不会离开顾明城!和他相亲相爱,和他一起看到儿孙满堂!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顾明城之所以给顾念桐起名叫“三儿”,一来因为这是他的第三个孩子,二来,顾念桐的出世,确实成了他和姜淑桐之间的第三者了,的确是一个小三儿。

  不过终究因为家里排行第三,所以,叫“三儿”也无妨。

  姜淑桐很爱很爱顾明城。

  行疆、杜箬篇

  顾行疆开始做杜家的主以后,杜箬自然心情好了,整个人气也顺了,每年从父亲的公司能拿到的分红也有上亿,他爸虽然是暴发户,但谁让杜金明做的正是最新兴最有前景的行业呢。

  而且,每年公司的账目都会送到顾行疆处,顾行疆审阅。

  所以,杜箬很少管。

  不过每一次生孩子,顾行疆都特别特别紧张。

  刚开始生老大的时候,顾行疆就特别紧张,不仅仅是要当爹的那种喜悦,他更多的是很多的担忧。

  杜箬并不知道为什么。

  顾世勋出生的时候,顾行疆几乎盯着他儿子每一个体检的环节。

  杜箬后来明白了,哮喘遗传,他怕自己的孩子也有哮喘。

  瞬间心里软软的,很难受。

  纵然在外人面前什么都独当一面的顾行疆,也有不从心的时候,哮喘带给他的不便偶尔在外人面前的不从容,他很怕影响给自己的孩子。

  杜箬挺心疼的。

  两个孩子,顾行疆都专注在孩子的体检上。

  好在两个孩子都非常健康。

  这是顾行疆的短板,虽然他身体健康,并不常犯,在外人面前也没有任何体现,可在杜箬眼里,这是他的自卑之处。

  只有杜箬知道的自卑。

  那天,杜箬和顾行疆一起去参加一个饭局。

  饭桌上,顾行疆和别人谈笑风生,指点江山,不过,他随即咳嗽了一下。

  杜箬便知道不太好。

  她拉了拉顾行疆的衣服,对着众人说了一句,“对不起各位,我有点儿不舒服,要失陪一下,让我老公送我回家。”

  顾行疆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被杜箬拉了出来。

  到了门口,杜箬随手从包里拿出喷雾,给顾行疆喷上。

  “这种药,你还随时带着?”顾行疆问。

  “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我都带着!你总是大意。”

  顾行疆捏了捏杜箬的下巴,笑了笑,“可我没觉得我要犯哮喘,都几年没犯了?”

  “你要犯哮喘的时候,咳嗽声和平时是不一样的,区别非常细微,几年前我就录音了,反复听,反复听,所以,一听到你咳嗽,我知道。”杜箬很认真地说到。

  顾行疆一下把杜箬揽进怀里,“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很怕孩子们会遗传。如果孩子遗传了,你会怎么办?”

  “会大哭!哭完了再想办法了!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没办法。”杜箬又说,“还有,我跟人家的借口说我要回家了,你送我去楼下吧!让人家看出来,不好了。”

  “你去附近的商场逛逛,一会儿我们俩一起回家。”顾行疆说。

  杜箬照顾顾行疆照顾得相当好,为数不多的几次要犯哮喘之前就及时遏制住了,甚至比姜淑桐照顾的还好,所以,顾行疆从未有在人前失态的时候。

  这是两个人的小秘密,在大庭广众之下,杜箬从未说过,顾行疆也从未。

  顾二、苗盈九篇

  苗盈九最终看好了房子,就在半山别墅对面不远的地方。

  顾明城将来想让顾二当家,自然不能离太远了,而且,还有孩子。

  将来姜淑桐和顾明城年纪大了,肯定都是顾二和苗盈九的责任。

  苗盈九多方考虑,最终买了另外一套别墅,一亿多,面积是半山别墅的两倍,毕竟一到过年,顾家就成了所有人的大本营,以前是在半山别墅,以后可能是在顾二家了。

  顾二就要招待所有人了,不过他懒得很。

  顾二理应当家的人,自从和苗盈九结了婚,理所当然地当起了“二宝宝”。

  唯苗盈九的命是从。

  因为每次苗盈九一说完话,顾二都觉得——哇,好有道理!

  思虑全面,照顾到了所有人的利益,不自私,相当有“女王”的风范!

  连顾二都佩服地五体投地。

  苗盈九不仅在工作上处理得相当好,在生活中,也是相当游刃有余。

  顾二有一次曾经内疚地想过,小九这么好这么好,怎么就跟了他了?

  他这么一个坏孩子,充其量,就娶一个本城的门当户对,比如许采薇那样的。

  何德何能得到了苗盈九的青睐?

  也就是苗盈九刚开始就看上了他,如果他要追,根本就倒追不上,根本入不了人家的眼。

  顾二觉得他是最幸运的人,找了一个处处都能帮自己的人,找了一个什么都不用他操心的人。

  爱情中,不光是你情我愿就可以的,也有势均力敌的性格还有各方面的融合,刚开始恩爱的多,后来兰因絮果的不少。

  他和苗盈九,事业一样,爱好一样,两个人的步调越来越一致。

  顾二后半生,只有苗盈九一个人了!

  顾三、南沥远篇

  顾念桐和南沥远结婚的时候,南沥远曾经在顾念桐的耳边说过一句话。

  到现在这句话,顾念桐忘了,但是南沥远一直记着。

  一直以来,他也是这么自我实现的。

  那句话是:三儿,你爸把你交给了我,此后,我是你的父亲,是你的兄长,也是你的丈夫,他们能为你做到什么,我会为你做到更好。

  用真心包容她,鼓励她,她想要什么,天上的星星也好,月亮也好,只要顾念桐提出来,他就去办。

  只有顾念桐适应了他的好,对别人一般的好才不会放在眼里。

  他就是要让她寄生在自己的爱里面——无处可逃!

  上次苗盈东在顾家的时候,乘坐顾家的车去南方,曾经说过:这种事,只有他能办得出来。

  此他是男他,指的是这种追人的手段,也就只有南沥远才能够做得出来。

  若不是喜欢三儿喜欢到骨子里,南沥远才懒得干这种,而且,南沥远一干就是一辈子!

  看起来南沥远是遇到对的人了!

  明源、厉传英篇

  明源和厉传英新婚之夜,厉传英还戴着手上那两个圆环。

  “干什么?不想我近你身?”明源在厉传英的身边问到。

  两个人侧躺在大红被子里。

  “哇,明源,你的谈话好有内涵哎,什么叫近我身?是哪个进?是远近的近还是进来的进?”厉传英眼睛发亮,盯着明源说到。

  越靠近明源,她越觉得明源是一个宝藏男孩啊,只是一个浅浅的淡淡的开口,但是他的内里是特别宽广的胸怀和五彩斑斓的宝藏。

  明源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可是很好,不代表他——不污。

  “你想让我怎么着?要不然咱们就对谈一晚上万有引力定律,或者,我就在靠近的地方,看你一晚上,你同意?”明源问。

  “明源!”厉传英生气了,负气地说了一句,“你这么说,就是说你刚才的意思是想进来呗!”

  “新婚一夜值千金!少说话,多做事,你手上戴的这个——”

  “早就没电了!”厉传英笑着说到。

  明源欺身而上。

  “厉传英,这都几个人进过?”明源问她。

  “我的门这么小,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呗!”厉传英说到。

  明源的动作更凶猛了。

  二东篇

  自从苗盈东开始辅导孩子做作业,家里气氛和谐多了。

  邱东悦的时间都腾出来了,所以,她有更多的时间护肤,学习了,健身了,身材已经锻炼到和以前差不多了。

  “不错么,身材恢复到当年那般紧致了!开窍了。”苗盈东说到。

  “谢谢大爷的赏赐,给了小女子时间!”邱东悦假装给苗盈东作揖。

  这一天,两个人一起睡觉。

  睡觉自然少不了那事儿。

  邱东悦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东,你以前有过几个女人啊?”

  刚开始,他就告诉过她,他不是处男的。

  “一个。”

  邱东悦觉得,苗盈东能够看上的女人,肯定错不了,庆瑜长那么漂亮,家世那么好,都没进了他的眼,就算是她,也是在日久生情,日日的厮磨中,才让他发现了自己某个方面的细节,某方面的优点,否则,邱东悦能追上苗盈东的可能性简直是微乎其微。

  不用想,根本不可能。

  所以,苗盈东这一辈子打光棍的可能性都有。

  他生人勿近,几乎戒了女色。

  “她什么样儿啊?”邱东悦问。

  “和你一样。”

  “她功夫好吗?厉害吗?”

  “不好。要我带。”

  邱东悦想了很久,加之对苗盈东这么多年的了解,说了句,“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就是你,怎么了?”苗盈东没好气地说到。

  邱东悦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哇”了一声,“苗盈东,你好丢人啊!”

  “丢人么?她们不值得我的——”

  “你的什么?”

  苗盈东一把揽过邱东悦,在她耳边说了俩字儿。

  邱东悦开始笑,“你好坏啊!”

  彩蛋一小三儿

  这一天,邱东悦去徐倩家。

  邱东悦最近满脸都是光彩,徐倩便知道两个人的矛盾解决了。

  “你家小三儿吃不吃鸡蛋饼?”徐倩问了一句。

  “妈,你怎么也叫她小三儿?”虽然三儿这个梗让苗盈东和邱东悦更加融合了,但是,邱东悦还是不大喜欢叫“小三儿”的。

  “哟,怎么,你自己起的名儿,自己都不许别人叫了?”徐倩笑着问,“你刚生了苗苗,我和盈东进去看你,你浑身乏力,闭着眼睛,说到,终于给你生了小三儿了,你满意了?盈东便笑,说小三儿这名字不错,的确是小三儿。后来可能觉得小三儿这个名字太容易产生歧异,便不叫了。一般都叫苗苗,盈东在你不搭理他的时候,才叫苗苗小三。”

  邱东悦顿悟了一下,好像是这样。

  三儿就是个排行,也没有就是指的顾念桐啊。

  她心里因为曾经怨恨过顾念桐,心怀愧疚。

  彩蛋二苗苗与大伯

  某一年,南沥远和顾三回家过年。

  南沥远早晨向来有早起的习惯。

  顾念桐昨天和他加班晚了,还在睡。

  南沥远起床以后,百无聊赖,去了书房找书看。

  顾明城的书,除了管理的书,还有一些诸子百家的哲学书,看起来特别深奥的那种。

  南沥远只是想借本书图个乐呵,不想这么深奥的,于是一直在翻。

  翻来翻去,在一叠书下面,发现了那幅画——苗苗与大伯。

  是顾念桐三岁时候画。

  非常生动,俏皮又有灵气。

  南沥远忍不住笑,以前的大伯是顾明城,现在的大伯该换成他了吧。

  本打算把这幅画带回美国的,可是他又想,这是顾念桐童年时期的美好回忆,还是留在顾明城家里吧,现在,他是她现实意义的大伯,顾明城只是一个念想了,这幅画,还是留给顾明城吧。

  他又原封不动地放回去了。

  那一年,苗盈东和邱东悦没去顾家。

  彩蛋三签文

  苗面三岁生日那天,苗盈东和苗苗去了庙里。

  拗不过苗苗,苗盈东求了一张签。

  签文的内容是:辛苦遭逢,一世担当,招惹冷血断肠人,凰求凤易,凤改性难,终究是清明一伶人。

  苗盈东放下签文,便知道这是他和邱东悦的写照,基本都是说邱东悦的,她身世坎坷,却不卑不亢,一直在他身边,因为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他改掉四十年来的性子终究是难,到头来,邱东悦还是一个清绝聪明而敏感的伶人。

  所以,因为这句话,苗盈东改了性了,他怕邱东悦会成为那个孤苦伶仃的人。

  他要她成为世上很幸福的人!

  因为——很爱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