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沈涛VS柳铄番外

作者:萱草妖花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周元隆七年, 暮冬, 新帝登基。

  新帝沈昭登基后一年, 杀了上面七个兄弟, 唯独只留了一个誉王。

  大周子民都知道,誉王沈涛是个病秧子, 和现在的皇帝是同胞兄弟。三年前,为皇帝当了一支毒箭,从此一病不起, 走两步路都能咳出血。

  最近皇宫出了一桩大事儿,先是皇后跳河,再是秦贵妃自缢, 仵作验尸后居然在尸体上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万般无奈之下,皇帝只好派人去请誉王妃验尸。

  ……

  沈涛一睁眼,就看见柳铄从一只瓦罐里放出一只毒蜘蛛,倒在了他脸上。

  沈涛吓得“哇”一声, 直接从床上弹跳而起, 叉着一双腿站在床上,指着柳铄说:“柳、柳铄!你这是要搞谋杀啊!”

  一旁的御医和丫鬟一看刚才还奄奄一息的王爷, 这会儿居然在床上活泼乱跳, 都惊得说不出话。

  御医咋舌感慨:“奇了,奇了!”

  丫鬟银珠也说:“王妃,您太厉害了!我还以为王爷……”

  沈涛看着这一屋子古装人, 反应了好一会, 才知道自己是来了古代世界。

  柳铄对御医和丫鬟招了招手, 让他们先推出去,然后一边把蜘蛛收回瓦罐内,一边说:“这次的任务有点棘手,有一个从现实世界过来的穿越者,他们在宫中搞了一出悬案,想借机引出我们,然后杀掉我们,破坏悬案世界的平衡。我们必须扮演好王妃王爷,不能露出马脚,必须要演出恩爱夫妻的样子。如果这次任务失败,我们将会被困在这个世界,永远无法返回真实世界。”

  沈涛接收完这个世界的设定后,捂着胸口咳了几声。

  他居然成了一个弱不禁风的病唧唧王爷,这幅娇弱的身板,真让他不太习惯。

  柳铄是大周有名的毒医,精通天下药理,也正是也因为她,誉王才能活到今天。

  皇帝宣她入宫调查皇后和贵妃的死因,病怏怏地沈涛也跟着去了。

  到了宫内,他们一起见过皇帝后,被公公带进了皇后和贵妃的停尸房。

  柳铄让所有人都出去,留了沈涛给她打下手。

  女孩准备下手解剖尸体,刀尖刚划开贵妃的脑袋,沈涛别过脸开始呕吐。柳铄一脸好笑问他:“你还跟我吹你是悬案世界的老人,怎么?没见过解剖尸体?”

  “是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解剖法!”沈涛面色惨白,做在椅子上,一边拿手帕擦嘴,一边说:“人家解剖都是从身体开始切,怎么就你搞特殊,要开人家脑袋?”

  柳铄切开了皇后脑袋,从里面扒出一只蛊虫,丢在一旁的白布上:“喏,这就是皇后和贵妃自杀的原因。”

  沈涛看了眼那条手指长的软虫,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打了个冷战说:“什么鬼东西?真他妈恶心。”

  因为好奇,他凑过去看了看,甚至用手扯住手帕一角,抖了抖上面的虫。结果这么一抖,软虫居然动了一下,瞬间飞起来,朝沈涛的眼睛飞了过去。

  沈涛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那只蛊虫被柳铄一刀切成两半,掉在了地上。

  柳铄看了他一眼,冷嘲道:“蠢货,这是蛊虫,如果进了你的脑子里,你别想活了。”

  第一次被骂蠢货的沈涛委屈巴巴看着她:“大佬,人家第一次来古代好嘛。在讲科学的现代呆久了,以为这就是普通的毛毛虫。”

  “你家毛毛虫长这样?”柳铄擦了擦手,冷哼一声:“迟早一天你会被自己给蠢死。”

  找到了皇后贵妃的死因,柳铄和沈涛去复命。

  皇帝几天之内失去了皇后和爱妃,心痛不已,对他们说:“誉王妃,你一定要帮朕找到凶手!十天,朕给你十天时间找到凶手。”

  “不用了,三天足够。”柳铄将裹着蛊虫尸体的手帕打开,对他说:“能养这种蛊虫的人并不多,我只要顺着这只蛊虫的线索去找,就一定能破案,所以三天时间足够。”

  回王府的路上,因为一路颠簸,沈涛有点体力不支,坐在马车上,靠在柳铄肩膀上,喘了口气说:“宝宝好难受,这副弱鸡身体太经不起折腾了吧?”

  柳铄往手上倒了两粒丹药给他,捏开他的嘴,强行给他塞进了嘴里。

  沈涛吞了药丸后怒道:“我靠!你给我吃的什么!”

  “鹤顶红。”柳铄给了他一记白眼:“能不能有个王爷的样子?”

  “你骗人,鹤顶红是水,才不是羊屎蛋子一样的药丸。”

  话音刚落,马车停下。

  外面的护卫大喊一声:“保护王爷王妃!”

  话音刚落,几支利箭从马车外穿进来,柳铄下意识摁了一下沈涛的头,躲过利箭。

  身体娇弱的沈涛抱住柳铄的手瑟瑟发抖:“媳妇儿,保护我。”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如果你死了,我也得被困在这个世界。”柳铄掏出一支竹笛,递给他:“召毒虫。”

  在这个世界里,身娇体弱的王爷有个特殊技能,可以吹笛子召唤毒虫。

  而这也是娇弱王爷能娶到媳妇儿的原因之一。

  沈涛吹响竹笛,很快,外面被毒蜘蛛、毒蛇、毒蜂、毒蜈蚣之类的小东西包围,外面的黑衣人知难而退。

  外面危机解除后,王爷的贴身护卫掀开马车帘子,问他们:“王爷,王妃你们没事吧?”

  然后就不小心看见了王爷亲吻王妃的少儿不宜画面。

  护卫:“……”

  柳铄:“……”

  等帘子放下,柳铄给了沈涛一个大耳刮子。

  被打了一巴掌的沈涛委屈巴巴:“你打我干什么啊?我这不是听从你的指挥,在危急时刻扮演出深情王爷的形象吗?你看我多深情?命特么都快没了,还想着亲你呢。”

  柳铄:“沈涛!”

  沈涛入戏很深,握着柳铄白嫩的小手,一个劲儿给她搓:“好了好了,王妃不生气,生气都不好看了。你放心,我沈涛对天发誓,亲你的事绝对会昭告天下,会向全天下人宣布,对你柳铄柳小姐负责!当然了,前提是我们能从这个世界出去。”

  柳铄:“……你特么还能再傻一点。”

  沈涛:“柳小姐,您这是对我业务水平的侮辱!你知道我帮助我弟和我弟媳,破了多少个悬案吗?”

  “呵呵。”柳铄把自己的手从男人手里抽出来,冷呵一声:“你怕不是去拖后腿的吧?”

  “你怎么说话的?你这样说话就太伤涛涛的自尊心了,涛涛很受伤。”

  “…………”柳铄看白痴一样看他:“你说你在这个世界能做什么?”

  沈涛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我负责貌美如花,身娇体软啊。王妃今晚,要不要试试?”

  柳铄闭目眼神,实在不知道系统抽了什么风,让她居然和沈涛进了一个系统,而且沈涛是一个完全没进过古代副本的新人!

  在古代副本里,没有科学可言,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有。

  什么降龙十八掌、轻功、吸星大法……这个世界统统都有!

  回到王府,娇软沈涛躺在床榻上,单手撑着脑袋,慵懒地看着柳铄:“王妃,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皇帝很有问题?”

  “怎么说?”

  “在这个世界,我可是为皇帝挡了毒箭的人欸,他视我如兄长,为了替我续命,广请天下神医,还为我们指婚。这样一个皇帝,对我这个亲哥哥算是宠溺了吧?可是我们今天去见他,我表现地那么娇弱那么惹人怜,他却没有让人给我赐座!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然后呢?”

  沈涛又说:“你相信一个男人的直觉吗?”

  “呵。”柳铄端着捣碎的草药坐到床边,吩咐他把衣服扯开,露出胸膛。

  沈涛露出一片白玉无瑕的胸膛,冲她抛了个媚眼。

  柳铄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他:“你想泡我的欲望可以表现地不那么明显吗?”

  “不能。”沈涛直言不讳道:“实不相瞒,我在这个世界的任务是睡王妃,所以我没有破案脑,只有恋爱脑。”

  柳铄:“……”什么破系统?让一个女人查案,男人恋爱?蛇精病吧?

  *

  他们按照蛊虫的线索找到了帝城外的文谷山庄,这家人擅长制蛊。

  从皇后和贵妃脑中取出的蛊虫叫“一线”,这种蛊虫可以让人产生幻觉,最后自杀。可他们到了山庄后,山庄内居然空无一人,一片死寂。

  这次他们过来,带的护卫都是王府内数一数二的高手,就怕那个来悬案世界中的破坏者会使什么绊子给他们。

  山庄很大,一队人这么找下去,可能天黑都搜不完这里。

  柳铄说:“我们分头找吧。我带一对人去这边,王爷,你带一队人去那边,如果有找到人,就发射穿云箭通知对方。”

  “好。”

  沈涛带人去了后院,找了一圈也没见人,经过一口井时,他闻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

  他注视着那口枯井,眉头皱狠。

  侍卫顺着他目光看过去,问他:“王爷,怎么了?”

  沈涛指了指那口枯井,觉得不妙:“你过去看看,那口井里有什么东西。”

  “是。”

  侍卫走到枯井旁打量,伸着脑袋往里看。

  这井很奇怪,一般的井,水不会这么深,这口井的水,几乎低拢了井口。

  侍卫仔细看着里面,总觉得水面下有什么东西,注视了一会儿,里面居然浮出了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朝他睁开了眼睛。

  那张脸的眼睛里,突然跳出了两条虫,像毛毛虫一样黏在了侍卫脸上。侍卫痛苦万分地捂住脸,居然“噗通”一声跌进了井中。

  另一名侍卫见状立马去拉,可井里似乎有东西,力气极大,将那名侍卫也拖进井中。

  他双手抓着井口的绳子,痛苦地哀嚎着,仿佛很痛苦。

  沈涛见状踹了旁边的人一脚:“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剩下的几名侍卫立刻去救人,可凭借他们五个高手的力量,压根没办法把人给拉上来。半截身掉进井中的那个人宛如千斤重的石头,怎么都拉不动。

  沈涛见状也去帮忙,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累得一口血都吐出来,依然没把人给拉上来。

  就在这时候,柳铄那队人赶到。

  柳铄见状,先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穿云箭,丢进了水井之中。

  穿云箭火花四溅,将井口照得一片亮堂,也就在这一瞬间,他们把人从井水里拽了上来。

  沈涛喘了几口气,揉着胸口站起身,朝井口一看,吓得抱紧了柳铄的胳膊:“擦,这什么情况?”

  只见刚才那个掉进水井里的侍卫,腰部以下全没了,他就像一只被斩断的蚯蚓,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声音。

  柳铄解释说:“这不是一般的井,是这家人用来养蛊虫的容器,里面的虫子攻击力很强。这院子里之所以有一股腥臭味儿,就是因为井里的东西。他的下半截身体,已经被水里的蛊虫给吞了,连骨头都没剩下。能达到这种毁灭效果,说明这井水里大概有上万只手指长短的蛊虫。”

  “这家人找到了吗?”沈涛问她。

  柳铄摇头:“没有。估计凶多吉少,天快黑了,我们快下山。”

  出山庄的路上,沈涛抱着柳铄的胳膊走路,他小声说:“这家人消失的这么干净,是被喂蛊虫了吗?”

  “目前看来,不排除这个可能。这个山庄上下两百人口,这么多人下山,没理由山下的村民会没有察觉,八成是那个破坏者知道我们要来这里,所以事先杀了这个山庄的人,然后把他们丢进了那个水井里,毁尸灭迹,最后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听完柳铄的话,沈涛不寒而栗。

  他们在宅子里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可依然还在宅子里。

  沈涛看了眼四周,皱着眉头说:“这宅子有猫腻啊,我们已经来过这里。我们压根就没往外走,而是在原地踏步。”

  柳铄眉头皱紧,一脸担忧道:“天快黑了,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下山!”

  可是很快,他们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夜色降临,他们一行人站在山庄的花园里东张西望,无论走哪个出口,他们都会回到原地。

  “我们这是进迷宫了,眼睛会骗人,可是感觉不会。现在天黑了,倒是更利于我们前行。”沈涛抓住柳铄里的手,于她五指相扣:“王妃,你可要跟紧了本王,别走丢了。”

  柳铄要将手抽回,男人却握得更紧。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草丛里涌出成千上万只宛如蛇一样的白色蠕虫,朝他们爬过来。

  侍卫们拿剑去砍,都吓得不轻,中招的人身上的血吸引了大堆蛊虫,瞬间将他整个身体都裹住,片刻之后,居然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沈涛取出笛子,利用音乐召来了无数毒虫,与之对抗。

  即便是这些毒虫,也很快败下阵,被这些肥硕的蛊虫吞噬。

  沈涛闭着眼睛,只靠耳朵便带着柳铄冲出了花园。那些虫子有侍卫和毒虫的尸体作食,自然没过来追他们。

  这一趟他们损失惨重,受了伤不说,还折了那么多高手。

  可是这一趟他们并没有白来,至少能证明一点,有内奸泄密。

  来山庄之前,他们夫妻只告诉了皇帝,而这些侍卫事先压根不知道他们夫妻是来这里。

  *

  三天期限已到,柳铄和沈涛去皇宫复命。

  皇帝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看他们:“凶手有结果了吗?”

  柳铄把手指那么长的蛊虫扔在了皇帝的几案上:“喏,凶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皇帝皱眉看着他们:“你们是说,这些虫子是凶手?”

  “它们顶多算帮凶,真正的凶手,难道不是皇上你吗?”

  皇帝的脸瞬间冷下来,直勾勾盯着他们。

  沈涛站着累得慌,席地而坐,仰头对他说:“ 你可别装了,你不是皇帝。”

  皇帝目光又冰了几分,沉默地望着他们。

  沈涛坐在地上说:“你这种破坏者,演技真是LOW到家,想破坏我们的悬案世界,也得看你够不够资格!”

  皇帝的目光冷冰冰地:“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沈涛说:“从我来找你,你却没有给我赏个座位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本人了。我和王妃故意设了这个局,去山庄探访的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在我们出发过去的时候,那个山庄里的人就离奇失踪,这不是太巧合了吗?”

  柳铄也说:“其实我们没什么证据指认你是破坏者,我们刚才只是试着诈了你一下,没想到你还真的自己承认了。”

  得知自己被算计,破坏者怒不可遏,下令来人,砍了这两人的头。

  假皇帝话音刚落,真正的被囚的皇帝出现在了大厅,带着侍卫将假皇帝团团围住。

  面对突然出现的真皇帝和救驾的侍卫,柳铄也很震惊,她看向沈涛那副得意的模样,大概知道了,这是他一早就安排好的。

  原来这家伙不仅怀疑假皇帝,同时还派了人着手去找真皇帝。

  *

  破坏者被除,他们任务完成。

  晚上,两人共睡一榻,柳铄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派人去找真皇帝的?你为什么会觉得真皇帝存在?那万一破坏者是魂穿呢?”

  “我又不傻,是不是魂穿,不知道问系统吗?”沈涛将柳铄捞入怀中,头枕着女人软绵绵的胸说:“王妃,您看我好歹聪明了一回,行行好,让我们做夫妻该做的事?”

  柳铄脸一红,却下意识地给了沈涛一拳。

  只是一拳没掌控好力道,直接把沈涛的娇弱大身躯砸得一口血喷出来。

  血溅三尺,喷了柳铄一脸。

  娇弱王爷沈涛,猝。

  *

  回到现实世界的沈涛,一觉醒来恨得牙痒痒,立刻打了一通电话给柳铄:“姑娘,你过分了啊,说好了要好好角色扮演呢?你怎么就一拳把我给打死了?”

  柳铄也觉得不好意思,她本来只想害羞一下,谁知道这一害羞,直接给沈涛砸死了。

  她咳了一声,对电话里的沈涛说:“那,晚上,你来我家,我补偿你?”

  “???”沈涛脑补柳铄绵软的大胸,莫名留了鼻血,一本正经回了个好。

  他挂断电话,脸红得一逼。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没错了。他特么好像……因戏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