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全文完

作者:时星草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毕业旅行两人去了一个凉快的地方, 过了一星期后回家。

  一眨眼, 便到了大学,他们也即将迎来更有未来的生活。

  大学的生活和高中有些不同,唯一一样的大概是他们的身边依旧是那几个朋友。

  周楚楚和江廷的大学生活, 腻在了一起四年。到毕业, 所有人都对他们这段感情表示惊叹。

  高中到大学,毕业后还不分手的情侣, 怎么可能不让人羡慕。

  他们两人的爱情和其他人有些不同, 这么多年一起走过, 周楚楚和江廷对对方都非常的了解, 甚至于连想法有时候都会极其一致。

  ……

  两人的感情比最开始的时候更加的深厚, 甚至于周楚楚有时候会觉得,她和江廷之间拥有的, 可能不仅仅是爱情了,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感情可能已经进化到了亲情模式。

  当然,这一点江廷是不承认的,虽然有把周楚楚当作是亲人,但也是爱人。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毕业后便会结婚, 但实际上没有。

  周楚楚不想要那么快结婚, 而江廷虽然想,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按照她的想法来, 只要是周楚楚不愿意做的, 他就不会过于的勉强, 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她身上。

  结婚后,两人的感情只越来越深,当然也有吵架的时候。

  例如——工作问题。

  江廷的工作非常非常忙,特别是在前期的时候,有时候能一个星期不回家,住在公司里忙碌着,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分成四十八小时来用,导致周楚楚怨念颇深。

  当然怨念归怨念,在江廷忙的时候,她还是懂事的不会去打扰,只会过后跟江廷算账。

  这天,江廷刚结束完手里的一个案子回家,一进屋便感受到了一股冷清。

  他顿了顿,看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婆,喊了声:“老婆,我回来了。”

  周楚楚掀了掀眼皮,淡淡的看他一眼:“哦。”

  江廷:“……吃饭了吗?”

  周楚楚微微一笑,“没吃。”

  江廷噎了噎,观察着她的神情,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思忖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提议问:“想吃什么,我去做?”

  “都可以。”

  江廷:“……给你做鱼吧,想吃鱼吗?”

  “可以。”

  说着,江廷往厨房的冰箱走去,刚把冰箱打开,他便再次的关上了。

  一个星期没回来,冰箱里的存货都被周楚楚给吃完了,但她傲娇,没去买菜,估摸着是算准了时间江廷会回来。

  江廷无奈失笑,揉了揉眉心去找她道歉。

  以往一星期不回家,周楚楚不会这样,这一次之所以做的这么过分,是因为前两天的一件事情,周楚楚正打算要跟江廷说事,结果江廷那边在忙,挂了她的电话。

  “老婆。”

  周楚楚抬头看他眼,顿了顿。

  他一星期没回来,脸色憔悴了不少,人也消瘦了不少,周楚楚知道江廷忙,可很气啊,这人再忙,也不能挂自己的电话吧,更何况那会她是真的有重要事情跟江廷说。

  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傲娇的扭开头。

  “干嘛?”她嘀咕着:“没有菜就叫外卖吧,我也刚回来不久,最近没去超市。”

  江廷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头发:“要不要一起去超市?”

  “不去了。”周楚楚望着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我已经喊了外卖了,别去超市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再去吧。”

  冰箱空了是事实,可不舍得江廷跑一趟超市也是事实。

  她知道江廷累,之所以把冰箱给掏空,是因为一星期下来,里面的菜该被吃完了,为什么自己一个人没去超市——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周楚楚非常厌恶一个人去超市,在家的时候,要么是跟江廷一起去,有时候江廷不在,她甚至于会找姜映初一起去超市。

  总之,她不太喜欢一个人的那种孤独感觉。总觉得一个人逛超市,有点过分心酸。

  江廷低低一笑,捧着她的脸亲了下,解释说:“前两天是正好客户过来了,就把你电话挂了。”

  “嗯。”

  周楚楚瞥了他眼,略微生气说:“下次你要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好。”江廷保证:“一定不这样了。”

  他看向周楚楚:“是要跟我说什么重要事情吗?”

  周楚楚嗯了声,盯着他看了半晌说:“我回家了一趟。”

  “嗯?”

  周楚楚抱着他撒娇,不太开心说:“被爸妈催生孩子了。”

  江廷:“……”

  ——

  他们明明才结婚半年,就要生孩子了,周楚楚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不太开心。

  她不讨厌孩子,甚至于很喜欢,可是在她这个年纪,她并没有做好要当一个妈妈的准备。或许过两年可以,但现在——她害怕自己做不好。

  她是一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怎么能照顾孩子呢。

  江廷的父母不会催两人,即便是催,也不会来跟周楚楚说,唯独有可能催周楚楚的,便是周家父母。

  周家父母近年来很清闲,公司没什么大事,经常去外地旅游,这一年因为两人结婚的事情,倒是没怎么出去了,不出去旅游,便想着有个伴在身边,看着朋友都有孙子孙女和外孙之类的,他们也有点想,所以自然而然的便问了周楚楚几句。

  周楚楚没忍住的反驳了下,结果就被训了一顿。

  她委屈的回家,想给江廷打电话,结果刚一接通就被挂断。

  这委屈憋了两天了,见到江廷就忍不住想要说出来。

  江廷无奈的一笑,哄着她:“不着急的我们。”他轻声道:“下次我跟岳父岳母解释就好,爸妈可能只是日常问问,他们也是关心我们,你那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嗯。”

  江廷是了解她的,周楚楚爆发脾气的时候,大多数时间是被工作闹的厉害的时刻。

  周楚楚哼了声,低声道:“那天遇到一个客户,我都想打人了。”

  本想着在工作上受了委屈,回家寻求下安慰,结果安慰没有,还被训了。

  这样一想,她的脾气就直接迁怒到了江廷的身上。

  江廷无奈的笑了笑,抱着她亲了好一会后才说:“那把事情给我说说?”

  “嗯。”

  她有委屈必须说出来,不然不舒服,也觉得不开心。

  两人说着,外卖到了后吃过外卖,周楚楚的心情才算是好了起来。

  关于孩子的事情,两人也没再提起过,在周末的时候,江廷甚至于找自己的岳父岳母好好的聊了聊。他对周楚楚就是这样,会好好的保护,不让她有半点的委屈。

  周父周母也表示了解,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他们确实不能干涉过多。

  这事就被搁置了下来,结果刚过没多久,周楚楚突然主动提议说想要孩子,把江廷给吓着了,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刺激。

  ……

  当然,孩子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周楚楚怀孕的时候,是在结婚一年之后,顺其自然的怀上了,她的工作也稳定了下来,心情还不错,对于怀孕这事,之前便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很自然的接受了下来。

  至于江廷,反倒是比她紧张。

  在她怀孕期间,甚至于推了不少的工作,就为了稳定她的情绪,结果——周楚楚的情绪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任何问题,除了爱吃爱闹一点之外,跟平常无疑。

  几个月后,周楚楚生下一个小男孩,江廷取名江洲,小名周周。

  是他和周楚楚的姓名组合。

  江洲小朋友的性格像江廷,冷冷的,从小就是一个傲娇的小屁孩。

  三岁念幼儿园,被幼儿园的小朋友喜欢着,每天都能从幼儿园带回来一书包的巧克力,让周楚楚哭笑不得。

  她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小丫头们都喜欢这种不搭理人的类型,总之到幼儿园毕业,江洲给家里带回来了很多吃的,而这些吃的——全进了周楚楚的肚子。

  江洲六岁的时候,姜映初家的小姑娘三岁,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她对江洲,算不上是喜欢,但是不看见,又会想念。

  这天,周楚楚和姜映初一起吃饭,带上了两小屁孩。

  顾夏,也就是姜映初家的女儿看着对面看书的江洲,忍不住喊了声:“周周哥哥。”

  江洲看她一眼:“有什么事吗?”

  小布丁点了点头,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哥哥你在看什么啊?”

  江洲:“书。”

  他的回答一贯言简意赅。

  小布丁,也就是顾夏瘪了瘪嘴,哦了声。

  她有点无聊。

  妈妈在和楚楚阿姨说话,江洲哥哥在看书,只有她,好像没有事情做。

  小布丁扭头看向别处,突然目光一亮,自顾自的从椅子上溜了下来,走到江洲的旁边,扯了扯他的衣服,指着窗外路过的小男孩说:“周周哥哥,我想要吃冰淇淋。”

  江洲拧了拧眉,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行。”

  他知道姜映初阿姨是不让小布丁吃冰淇淋的。

  “哥哥。”小布丁委屈巴巴的看着他,“想吃。”

  她长得水灵,比江洲幼儿园的大部分同学都好看,这会眼睛里还挂着要掉出来的眼泪,让他有些无措。

  “妈。”

  周楚楚啊了声,扭头看他们:“怎么了?”

  江洲直接指着小布丁:“小布丁想吃冰淇淋。”

  姜映初:“……”

  周楚楚:“……”

  莫名的,周楚楚有点为自己儿子的情商担心。

  到最后,小布丁没能成功吃到冰淇淋,恹恹的跟着姜映初回了家。

  因为这事,在下一次见到江洲的时候,小布丁都不太开心,也不太想跟他说话。

  ——

  晚上,江洲看着唉声叹气的老婆有些想笑。

  “怎么了?”他刚把江洲哄睡。

  周楚楚哀怨地瞥了他眼:“你那不高的情商,可遗传给你儿子了啊。”

  她说着白天的事情,让江廷听着有些哭笑不得。

  小孩子嘛,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周楚楚说到最后,有些无语:“你说他就不能哄着小布丁一下?还给我们告状。”

  江廷笑,拍了拍她脑袋说:“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闻言,周楚楚弯了弯嘴角笑说:“那是的,我实在是太喜欢小布丁了,可爱,还很乖,也暖,一点都不像我们家的臭小子,不懂事。”

  她一直都喜欢小布丁,也喜欢女孩子,当初怀孕的时候就一直想着生个女儿,结果没想到,生出来一个儿子,儿子就算了,她想着性格好点也没事,做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最后——儿子是江廷这种性格,周楚楚完全无话可说。

  到小布丁出生后,周楚楚那种对女儿的宠爱,总算是转移了目标。当然江洲不觉得伤心,他甚至觉得妈妈不关注自己了特别好,总归是可以清净了。

  江洲不太会说话,但小布丁会。

  那次的事情过后,顾修竹也听说了,甚至于还跟小布丁好好的聊了下,小布丁小,大道理不懂,但只要是耐心的解释,她还是明白的。

  半个月后,便是他们几家人的聚餐,在大学里关系融洽的几个人,都各自组成了家庭,偶尔到周末的时候,会一起聚一聚,带着孩子出去玩一玩。这是他们之前便幻想着的生活,而现在总算是实现了。

  林扬刚结婚不久,还没有孩子,年年也在北京,刚生了个小男孩,还不到一岁,只会说一两句话。

  周末,大家一起出游,带上孩子。

  小布丁已经和江洲和解了,被江洲用两个小布丁哄的心花怒放着,一点都不记得上一次在餐厅没有吃到冰淇淋的事情。

  这会正坐在自己家的车里念叨着:“妈妈,我想要去跟周周哥哥玩。”

  姜映初看着自己的女儿,欲言又止:“你确定?”

  “嗯。”小布丁玩着手里的玩具,小鸭子:“可以吗?”

  姜映初看了眼自己的老公:“我跟楚楚说一声吧。”

  顾修竹看了眼,倒是没有阻止。

  “去你楚楚阿姨车里,不能闹知道吗?”

  “知道的。”

  没一会,小布丁就换了车,和江洲一起坐在了周楚楚家车里的后排,即便是出来玩,江洲也在拿着一本书看,小布丁盯着看了两分钟后,忍不住问:“周周哥哥。”

  “嗯。”

  “能不能和我聊天啊?”

  江洲:“……”

  周楚楚在前排听着,扑哧一笑:“小布丁想要聊什么呀?”

  小布丁看了眼自己的楚楚阿姨,奶声奶气说:“我就想知道,周周哥哥每天看书是为什么。”

  江洲淡淡的看她一眼:“学东西。”

  小布丁委屈:“哦。”

  她沉默了一会,没忍住:“那不可以跟小布丁说说话吗?”

  “可以。”江洲把书合上,“你想说什么?”

  小布丁眼睛一亮,往他旁边挪了过去:“周周哥哥,你还藏了小布丁吗?”

  江洲:“…………”

  前排的周楚楚和江廷,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们就说,为什么小布丁想要过来这里,原来是念叨着吃冰淇淋。

  “想吃冰淇淋了?”

  “想!”她非常乖巧的点了点头。

  江洲瞥了她一眼:“没有。”

  周楚楚笑到不行,问了声:“小布丁那么好吃吗?”

  “好吃的。”

  闻言,周楚楚眼珠子一转,忍不住逗她:“那要是以后小布丁想找男朋友了,是不是一个小布丁就能把你追到呀?”

  小布丁似懂非懂的看着她:“什么是男朋友?”

  周楚楚一噎,觉得自己是被小布丁给逗糊涂了,忘记她年龄了。

  她咳了声,对着江廷和江洲的目光,笑着问:“小布丁喜欢你周周哥哥吗?”

  小布丁眨巴了下眼睛:“还好吧。”

  她补充说:“如果能给我吃小布丁的话,就是喜欢的。”

  周楚楚笑,继续逗她:“那要是周周哥哥每天给你买小布丁,你就喜欢你周周哥哥?”

  “嗯。”

  她觉得可以。

  毕竟爸爸妈妈也不会经常给她买。

  周楚楚被逗乐了。

  “那要不小布丁你给阿姨做儿媳妇吧,阿姨每天给你买小布丁吃。”

  小布丁愣了下:“每天吗?”

  “对。”

  “好呀。”

  江廷:“……”

  江洲:“……”

  ——

  下车后,周楚楚把这事给姜映初说了下,让姜映初有些无语。

  顾修竹听着,忍不住把女儿抱了起来,训着说:“爸爸给你买小布丁,不能随便答应你楚楚阿姨刚刚说的话知道吗?”

  小布丁啊了声,看着朝自己使眼色的楚楚阿姨,懵懂问:“为什么?”

  “你又不喜欢你周周哥哥。”

  “我喜欢的。”小布丁想着自己刚刚吃的半个冰淇淋,舔了舔嘴回味着:“周周哥哥特别好。”

  顾修竹半眯了下眼,低声问:“吃小布丁了?”

  小布丁瞪大眼摇头,捂着自己的嘴巴。

  她爸爸怎么可以这么聪明。

  “没有没有,是哥哥吃了,小布丁就舔了下。”

  顾修竹看着,莫名有些头疼了。

  一旁,是几个大人的笑声。

  他们这样,是真的好。有时间一起出来聚餐,没有任何的隔阂和距离感,偶尔聊聊工作上的事情,聊聊生活上的事情,聊一聊孩子和未来。

  人生大多数的期许便是如此,有三两好友,有美好的家庭,有爱人,有可爱懂事的孩子,共度余生。

  他们都很幸运,这一切都拥有着。

  唯愿,他们的未来能越来越好,一起陪伴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