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前世今生

作者:时星草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三天后可看。)

  闻言,叶奶奶了然一笑, 低声答应着:“好好好, 我跟知知就先走了啊, 文柏要不要跟你妈妈一起来家里吃饭?”

  高文柏正想要拒绝, 叶奶奶突然就一锤定音:“反正你妈在家也没事,多来家里走走,正好她也很久没看到知知了吧, 就一起过来吧。”叶奶奶非常的热情, 笑眯眯的说着:“想吃什么?奶奶中午给你做。”

  到最后, 高文柏还真的没拒绝了。

  ……

  回家后,叶知想要去厨房里帮忙, 刚进去就被奶奶给赶了出来。

  叶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女, 训斥了声:“不用你帮忙,这里有我跟你爷爷就好了。”她看着叶知:“你作业做完没。”

  “啊?”

  “没做完吧, 你成绩太差了, 多跟文柏学习学习, 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多问问他。”叶奶奶叹气,摸着叶知的脑袋:“虽然说我们家也不要求你考个清华北大之类的, 但你至少也努力努力啊知知。”

  她说:“虽然很多人都说女孩子找个好的老公嫁了就可以了,但其实不是的,女孩子还是要有自己的能力和魅力,读书虽说不是唯一的出路, 但却是能让一个人变好的最直接的方式, 也是最容易的。你要认真学习, 奶奶也是老话常谈了,知道你不喜欢听,但也要念叨着,你爸爸是没什么文化,他就你一个女儿,所以也不强迫你,但奶奶不同,奶奶看了太多的事情,总觉得我们知知还是要更优秀才好。”

  闻言,叶知笑了,她眼里有太多的东西了。

  她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的奶奶,柔声说:“我知道呢,我一定会好好念书的。”

  “嗯,去吧。”

  “好。”

  要换做上一世,叶知确实会觉得烦闷,听不进去这样的话,可在这一世,她觉得这样的话是真心爱自己的人才会说出来的,她深知一个人有文化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她在努力的改变,在努力的融入到新的高中生活里。

  她深知没有好好念书的自己会遭遇什么,所以重活一世,她一定要改变上一世的那些困境。

  ——

  吃过晚饭后,通过叶奶奶的请求,高文柏还真的留在她奶奶家里教她做题。

  最开始的时候,叶知有点不太习惯,总觉得不太合适,但高文柏坦荡荡的神色看着自己,让她总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一些东西。

  高文柏是市一中的学生,跟叶知一样是高二的,唯一的差别大概是高文柏是体育特长生,但即便是如此,他成绩也比叶知优异,教她绰绰有余。

  晚上两人就在书房学习,叶知不懂得他基本上都很有耐心的教,一晚上下来,叶知还真的学会了不少。

  她侧目,悄悄的瞥了眼高文柏,刚准备问他一点事,高文柏便先看过来了,眉眼温和的看着叶知:“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叶知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有一个小问题。”

  “你说。”高文柏笑笑,伸手想要去拍她的脑袋,被叶知给躲开了。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轻笑了声后不动声色地放下。

  “你们学校是不是要报名参加半个月后的篮球赛?”

  “对。”高文柏诧异的看着她:“你喜欢看篮球赛?”

  “不是。”叶知笑,“我就随便问问啊,你要参加吗?”

  “要。”高文柏说:“都已经报名参加了,到时候要去看我比赛吗?”

  叶知一怔,还没回答,高文柏便说:“不上课就去吧,丰富一下业余生活,你在家是不是跟以前一样,不怎么出门。”

  “嗯。”她确实不怎么爱出门。

  高文柏莞尔一笑,眼里含笑的看着她:“下周末我要去体育馆那边打篮球,要去看看吗?”

  叶知:“......”她刚要拒绝,门口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去啊。”叶奶奶端着水果进屋,放在桌面上后,才看向两人:“文柏你帮我把知知多带出去玩玩,她总是待在家里,没有半点年轻人的朝气。”

  高文柏低低一笑,答应着:“好啊。”

  这下,叶知只能是想着到时候再找理由拒绝了。

  ——

  夜幕低垂,月色渐浓。

  做完作业后,高文柏便回家了,叶知洗澡出来就直接趴在阳台处,看着外面的星空。

  星空点缀,夜色真好。夏末的风吹来,沁人心脾。

  她深吸一口气,呼吸了片刻,刚想要回房间睡觉,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便开始震动了起来。是企鹅群里的消息,叶知点开看了眼,是班里的同学在说下周出去玩,至于去哪儿还没定下来。

  她看了几眼就把手机给调成了静音,准备睡觉。

  突然,江橙橙给叶知发来了消息。

  【知知,明天周日要不要一起出来逛逛?】

  【到哪儿逛?你要买什么吗?】

  【我倒是不用,就是觉得在家太无聊了,想去买点小饰品之类的。】

  叶知看着,想了想回复:【好啊,那我也一起去,顺便吃点东西。】

  【OK,明天十点见行吗。】

  【好。】

  约定过后,叶知便先睡了。

  ——

  翌日,吃过早餐后叶知便出门了,她顺便回家,明天还要去学校上课。

  她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出现在商场的时候,江橙橙还没到。

  叶知垂眸,盯着自己的手表看着,还有些诧异,说好的十点,江橙橙还没到。正想着,书包突然被人给扯了下,叶知‘啊’了声,扭头瞪向来人。

  秦漾垂眸看着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叶知一怔,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

  闻言,秦漾嗤笑了声,注视着她:“这话应该我问你,在这里干嘛?”

  “关你……关你什么事啊。”叶知还是不够硬气,在面对秦漾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的会把自己的情绪外露出来,她拧眉,伸出手想要把自己的书包给攥了回来,但被秦漾给抓住了。

  女生的力气比不过男生的,叶知用力了,也攥不出来。

  秦漾低低一笑,倒是不紧不慢的给她送了:“这么凶啊。”他学着叶知,拉长了尾音,眼里满是促狭的笑:“新同学原来也是会凶人的。”

  叶知:“……”她别过脑袋,不想跟秦漾计较。

  秦漾敛眸看着,眼底的思绪流转了,轻轻笑了声:“你要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你等谁?”

  “……”叶知憋了憋,还是说了出来:“江橙橙。”

  “一起逛街?”

  “嗯。”

  “约的几点?”

  “十点。”

  秦漾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嗤笑了声:“十点十分,她怎么还没来?”

  叶知讷讷,小声说了句:“不知道。”

  “……”秦漾瞥了她眼,直接给江橙橙打了电话,挂断电话后,秦漾扬了扬下巴指着另一边的店子:“去那边坐会,她那边有点事情耽误了,要晚点才到。”

  叶知抬眸看了眼秦漾说的地方,想也没想的拒绝,“不用了,我就站在这里。”

  那一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男生正看着他们的这边。

  大概是秦漾的朋友。

  秦漾顿了顿,拧了拧眉:“真不去?”

  “嗯。”

  两人无声的沉默了会,秦漾扯了扯唇,突然就走了。

  叶知还有些的惊讶……这人今天竟然不强迫自己了,她正低头想着,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拿着一杯奶茶,递到了她面前。

  “喝点吧。”秦漾看着她干裂的唇,眸色沉了沉:“拿着。”

  叶知没敢拒绝,总觉得今天的秦漾有些不对劲,她伸手接过,奶茶不是冰的,是温热的。

  是她平时很喜欢喝的类型,在学校里的时候,叶知跟江橙橙一起出去买过几次。

  “谢谢。”她动了动唇,轻声说。

  秦漾哂笑了声,脸上挂着笑,看着她捧着奶茶不喝,慢条斯理地问:“不敢喝?”

  叶知:“……”

  “怕我下药还是怕我在里面放毒?”

  “……”叶知刚想要解释,秦漾便说了句:“放心,我还不至于用那么下三滥的手段。”

  “不是。”叶知讷讷道,略微窘迫:“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漾耸肩:“无所谓。”

  说完这话后,叶知想了想索性不解释了,她喝了口奶茶,确实觉得舒服了不少,她抬眸看着还站在自己旁边的秦漾,忍不住问了句:“你不回去吗?”

  “嗯?”秦漾看了眼叶知眼睛看过去的方向,嗯了声:“他们不用人陪。”

  叶知:“……”她噎了噎,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也不用。”

  秦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扯着她的书包感慨:“你知道今天像什么吗?”

  叶知明知道不该去问,但又忍不住:“像什么。”

  “小学生。”

  “……”

  对着叶知瞪大的眼睛,秦漾勾唇笑了笑,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像是容易被拐卖的小学生。”

  所以我要把你看紧点。

  秦漾看着她红了的脖颈,也不在上课时候逗她了,轻轻的笑了声,勾了勾唇角道:“不知道啊,那行吧。”他说着,也不为难叶知。

  顾星河在一旁看着,翻了个大白眼。

  直到下课后,秦漾才用笔戳了戳叶知的后背,叶知没回头,冷冷淡淡的问了声:“什么事?”

  秦漾嗤笑声:“叶知。”

  叶知抿抿唇,没回答。

  秦漾问:“你中午是不是在教室?”

  “嗯。”

  “看到谁给我桌子里塞药了吗。”

  叶知:“……”

  江橙橙咦了声,回头看着:“我也没看到啊,知知中午还出去了,估计是暗恋你的女生吧。”

  闻言,秦漾唇角的笑更是加大了不少,他促狭的看着叶知,意味深长的哦了声:“是吗,我也觉得可能是暗恋我的女生。”

  江橙橙无语:“学校暗恋你的女生那么多,你也没必要深究,又不是第一次收到这些东西了。”

  “那可不一样。”秦漾瞥着前面那个耳朵都红了的人,不紧不慢说:“送药的姑娘,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

  他继续调侃说:“这个有点特别,班里有人看到谁给我桌子上塞东西了吗?”

  叶知:“……”她紧张的抬眼,看着班里的同学。

  她中午的时候是有观察的,班里的同学不多,大多数都在睡觉,还有个别几个坐在前排的同学安心看书……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有点忐忑不安,担心真的被大家给看到了。

  叶知攥着笔,心里隐约的有点不放心,她是真希望,大家别看到,不然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好在大家都摇摇头说:“漾哥别深究了,我们中午都在睡觉呢。”

  “对啊,还真的没看到。”

  几个人调侃着:“说不定到下午下课,人就来找你了。”

  “是啊,总不能送了东西出去还不让你知道。”

  听闻这话,叶知总算是放下心来了,岂料后面的那人……却不按常理出牌。

  秦漾哂笑生:“万一暗恋我的人胆小,那可就不一定了。”

  “……”

  叶知咬牙,低头看书,装作没有听见。

  ——

  几个人安静了一下,最后是顾星河看不下去了,拍了下秦漾的肩膀道:“别逗人家小姑娘了,待会就不理你了。”他笑,揽着秦漾的肩膀问:“我们学校不是要举行篮球赛了吗,漾哥你要不要报名参加?”

  “什么时候啊?”江橙橙回头,好奇的看着两人:“是不是那个跟其他学校的那个篮球比赛?”

  “对啊。”顾星河笑:“去年我们没有参加,今年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他蹭了蹭秦漾的手臂问:“漾哥报名吗?”

  “考虑一下。”

  “别考虑了。”后面有男生喊着:“漾哥你参加吧,去年我们学校就输了,据说对面市一中有一学生篮球特别厉害,去年他们学校就是靠他才拿的冠军。”

  后面有人喊着:“对啊,漾哥你参加,我估计就你能跟那人一较高下!”

  “那人喊什么名字来着,好像成绩也不错对吧,还是市一中的。”

  “高文柏。”有知道的男生说了名字出来,他对去年的篮球比赛还算是有了解,虽然那会刚进学校没多久,但还是清楚的。

  有女生惊喜问:“名字好听,人长得帅吗?”

  “不帅。”

  叶知抿唇一笑,正好被江橙橙给看到了,她蹭了蹭叶知的手臂,笑着问:“知知你笑什么?”

  “啊?”叶知抬眸看她,眉眼弯弯的看上去心情不错:“没笑什么。”她只是在笑那人说高文柏长得不好看而已,还说的这么斩钉截图,如果记忆没有出现混乱的话,也没有出现重名的话,班里同学说的这个高文柏应该就是她认识的那个高文柏。

  班里的同学还在讨论着,对这个篮球赛叶知还是知道一点的,基本上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大多数参加的都是高二高三的学生,高一的很少有,这会高一才刚进校,也不怎么熟悉,除非是特别优秀,才可能会被选上。

  选上之后还要经过一系列的训练,才陆陆续续的进行比赛,每个周末都有,从而选出冠军。

  不过上一世叶知对这个不怎么关心,还真不记得是哪个学校在这一年拿了冠军。

  ……

  后头讨论的正热的时候,叶知正低头做题,突然旁边冒出来一个脑袋,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新同学。”

  叶知:“……”

  “喜欢看篮球赛吗?”秦漾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眼睛里满是笑意。

  叶知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边的男生就呸了声,无语的看向秦漾:“漾哥你干嘛逗人家新同学呢。”

  “漾哥喜欢新同学呗。”

  “真的假的,原来漾哥你喜欢这一款啊。”

  “你别说,新同学是长得真的好看的好吗,我也喜欢。”

  话音刚落,那人就接收到了秦漾的刀子眼,他冷冷的看了过去,那人立刻消音,忙摆手:“不不不,我不喜欢,漾哥你喜欢就好。”

  还有人喊着:“漾哥,难不成新同学不喜欢你就不参加了?”

  秦漾勾了勾唇角,回了句:“那可不一定。”他垂眸看着叶知,眼眸深邃,像是饱含着某种期许:“喜欢吗?”

  叶知一怔,低垂着脑袋回了句:“不喜欢。”

  说完了这话后,直到下午放学,秦漾也没跟她再说一句话了。

  ——

  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周五。

  叶知父母还没回家,她周末准备去奶奶家住两天,收拾着东西,叶知打了辆车过去,她奶奶家里住的地方距离自己家这边不是很远,是另一边的别墅区,那边更繁华一点,只是叶知父亲年轻时候买了这边的房子,他们一家在这里住习惯了,就没搬走。

  至于奶奶那边,是后来叶父赚钱后买的,那是叶知五六岁时候的样子。叶父赚钱后,就把自己老家的父母都给接了过来。

  叶知到热闹点的街口打了辆车去奶奶家,她到的时候时间还早,爷爷奶奶刚吃过早餐,在院子里种菜。

  “奶奶!”叶知兴奋的喊了声,这是她重生回来后,第一次看到爷爷奶奶。

  叶奶奶眼睛一亮,看向自己的孙女,忙招手:“小宝贝来了啊,快过来。”

  叶知笑,背着书包欢乐的往那边走了过去,伸手抱了抱爷爷奶奶后,她才跟两位老人在院子里一起种菜,上一世因为她爸爸的原因,两位老人把自己所有的积蓄和房子都拿了出来抵债,之后便都回了老家休息,直到自己去世前,叶知都没看到两人。

  这会看着,难免激动了些。

  在院子里简单的玩了会后,叶奶奶温柔的看向自己的孙女:“这几天一个人在家害怕吗?”

  “不害怕的。”叶知甜甜的笑,腻在她身边:“奶奶你们身体还好吗?”

  “好着呢。”叶奶奶说:“本来前几天要去家里照顾你的,但你爷爷那两天不太舒服,我们就没过去。”

  “现在爷爷身体好些了吗?”

  “好着呢。”叶奶奶笑,拍了拍她脑袋:“中午想吃什么?奶奶做给你吃。”

  闻言,叶知挑眉想了想说:“想吃奶奶做的红烧肉。”

  “行,待会跟奶奶一起去菜市场,我们去买菜。”

  “好。”

  ……

  叶知没想到的是,会在菜市场看到熟人。

  叶奶奶咦了声,看着前面的人喊了句:“文柏你今天怎么一个人过来菜市场买菜了?”

  高文柏一怔,看着叶知笑笑,才回答叶奶奶的话:“我妈这两天身体不是很好,家里的保姆正好请假了。”

  叶奶奶点了点头:“那中午要不要来家里吃?正好知知也过来了。”她笑着指了指叶知说:“你们两好久没看见了吧。”

  高文柏敛眸,看着眼前笑容明媚的人,点了点头:“是好久没见了,知知最近怎么样?”

  叶知啊了声,莞尔一笑说:“挺好的。”她顿了顿,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高文柏。

  前一世,高文柏家住在奶奶家隔壁,所以很熟悉,她也一直喊着他文柏哥哥,他对叶知也很是照顾,只是重回来了这一世,她还真的喊不出文柏哥哥这肉麻的四个字了。

  总觉得哪哪都不太对劲。

  霎那间,大家都齐齐的望了过来。

  走廊处的光线亮,叶知站在原地,对着秦漾的视线,说了这么一句。

  她觉得秦漾就是个混蛋,可其实...她自己更过分。

  叶知讨厌这样的自己,也讨厌这样的秦漾。

  上辈子她那么喜欢秦漾,秦漾都视而不见;这辈子,她好不容易伪装着所有,不让自己对他心动,喜欢他,可偏偏,秦漾对自己不一样了。

  他对自己跟上一世截然相反,他甚至...还对自己有了别的意思。

  那不是叶知想多了,是秦漾实实在在的表现出来的,也是他自己也承认的。

  她其实也不懂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的激动,矫情又脆弱,大概是因为想得太多,太过敏感的缘故。

  叶知在很多方面,其实都不是那么的坚强,她性子软,耳根子也软,即使是重活了一世,也没改变多少。

  当然相对于之前,是有很大改变的,但对其他人来说,没区别。

  她尽可能的在控制自己,在改变自己的性格,让自己自立且坚强,可是很难。

  特别是在面对秦漾的时候,她要做到漠不关心,是真的有点困难。这个人,即使是现在她没那么的喜欢,没有那么的去关注,他也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总有闪光点,让人会不由自主的去关注。

  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不喜欢自己总去关注秦漾。

  她直勾勾的看着秦漾,被老师训斥的时候压抑着的眼泪,在这会忍不住,总想要爆发出来,而秦漾,恰好成为了她的某个爆发点。

  秦漾垂眸注视着她,突然就往回走了过来,一把扯着叶知的手腕往另一边走去,在同学们的注视下,两人离开了教学楼,往后面走去。

  他们学校的后面是一大片的树木,学校的环境绿色非常好,到处都是茂盛的枝叶。

  上课铃声已经响起了,叶知挣扎的想要挣脱开他的手掌心,但毫无用处,她实在是没什么力气。

  “秦漾,你把我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