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失心之人

作者:平凡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行再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人竟然是被封印在此处,看守这株决明子的,也不知道上头是什么人,竟然有这般本事,将一个大活人生生封在了这棺椁之中,真是可怜了棺中原有之人。

  “你!都是你们,你们这群臭牛鼻子!总是觉得高人一等!”

  那阴魂突然打破了沉默,眼睛的颜色已然成了极为凶戾的鲜红,让常人看到不禁身躯一震,煞是恐怖。

  既然知道了这一株墓前决明子不是这阴魂所化出,那就好办了,在见到正主之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就好。

  敌不动我动,趁着这小子还在迷糊状态,不如现在出手解决了他。

  说时迟那时快,张行脚上轻轻一点,还未等带起的灰尘落下,人就已经到了那阴魂的面前,只见白光一盛,一记玄天掌直接向那人的面门上招呼了过去,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

  而那阴魂也不是什么吃素的货,看到张行突然暴起,虽是一惊,但已经挡下了张行这几乎全力的一击,但可以看出,他挡的也着实不容易。

  “等等!”

  张行正准备强起再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的,可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叫停了。往后一点,张行后撤了一步,与那阴魂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你可是龙虎山的人?”

  见张行竟然使得这玄天掌,那阴魂着实一愣,看来这其中还与这龙虎山有些渊源?

  “算是吧。”

  张行眼神微眯,打量着不远处的阴魂,这一看才发现,这家伙竟然穿了一袭道袍,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那道袍竟然破烂至极,若隐若现,却是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处在虚幻之中。

  “孽缘啊,哈哈哈哈,没想到百年之后还会有龙虎山的孽徒到这个地方来,好!这就是因果报应!这就是时过境迁!”

  张行压根都听不懂这丫的在说啥,但想到这东西活了百年竟然未死,便觉得不寒而栗,但此时浪费不得时间,之前在那四象阵之中已经浪费了够多的时间,要是这个时候再陪着丫的叨叨嗑,可真就是坑队友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行眉头一紧,手中的蓝光嗡嗡作响,示威不断。

  “收了你这架势吧,既然你是龙虎山的人,那这株决明子拿去就好,但我有一个条件。”

  张行心中一阵窃喜,你早说嘛,不就是开条件吗?早说不就完事儿了。

  “说吧。”

  那阴魂见张行答应,脸上明显地写着意外二字,但更多的还是狂喜。

  “小儿,你将这东西带给如今龙虎山的掌教,能办到吗?”

  这万万出乎了张行的意料,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托自己带东西到龙虎山去。但张行是个聪明人,这条件开的如此简单,这背后势必就不会如此简单了,暗流涌动,步步杀机。

  “我为何要帮你?”

  阴魂微微摇头,不想目光更甚。

  “看来预言是正确的,只有你能救我出去!”

  张行听到此话,心里咯噔一声,按照这人的说法,他与这龙虎山还颇有渊源。但这龙虎山也是道教大派,怎么也不该和面前这个鬼里鬼气的人扯得上半分关系。

  “你和龙虎山有什么关系?你又是为何被封印于此的?”

  那阴魂呜咽了一声,随后腾飞起来,嘭地一下落在了地上,不想竟幻化出了人形。

  令张行惊异的是,这人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这怎么可能!张行的脑海之中嘭的一下炸了锅,难不成自己是在环境之中?还是说这人懂的变化之术,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越想越后怕,张行此时心中的那一根弦绷得紧紧的,所有的信息都在告诉他,此地太过诡异。

  “你是不是觉得我与你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见张行不说话,那人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又说了起来。

  “呵呵,你可知道,我姓什么?”

  张行眉头此时依然能拧出水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

  手中的玄天指再次凝成,就在刚才僵持的时间里,张行其实在不断吸收张天师给他的灵气丹药,此时灵气已然恢复到八成有余,再加上还有张天师给的逃命符箓,想跑还是简单的,可是现在面前的这人身上的疑点太多,似乎还与自己有关系,这可就让张行有些不能接受了。

  这可是古墓之中,怎么在这儿还遇到个攀亲戚的,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恐惧呢?

  “我想要的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了,帮我带个东西给那老头儿,很简单。”

  说完,那人竟然将墓前决明子双手递给了张行,这次不一样,张行竟然直接拿到了那决明子,说来也奇怪,当张行摸到这决明子的时候,脑海之中就如放电影一般,很多奇怪的画面刷的一下闪了出来。

  可不过一息,所有的画面又全然消失不见了。

  张行赶忙摇了摇头,让自己从这瞬间的恍惚之中清醒过来。

  “记住我的名字,张列。你走吧。”

  张行顿时觉得有些搞笑,我特么叫行,你叫列,难不成你还是我兄弟不成?但既然如此轻易的就能离去,那自然是不能拖沓的。

  正当张行走到了那石屏后面的时候,突然感到后面有一阵热浪扑了过来,赶忙回头观望。

  奶奶的,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竟然把房顶给轰开了!此时那些油全部倾倒了下来,整个墓室已然成为了一片火海。

  这还不撒丫子奔?张行二话没说直接就冲了出去,不想这外面也是火海一片,根本没有任何立足之地。

  在外面那狭长的甬道之中,张行神识明显感觉到这其中全是那些人盅的被烧焦的尸体,此时整个甬道之中全是烧焦了的味道,难闻至极。

  特么的怪不得张天师要给我一张逃命符,原来真是用来逃命的,本以为还能省了这张符,不想竟然还是要用到。

  里面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看就是个疯子,不等小爷我出去就放火,也不知是安得什么心。罢了罢了,出去再说。

  逃命符瞬时被张行捏碎,之间白光一闪,张行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到了这古墓之外。

  出来一看,我滴乖乖,这整个古墓生生往下塌了数十米,看这情况应该是被烧塌的。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看着架势应该是天快亮了。

  张行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苍云子和老道那边如何,还是得快点儿过去才是。

  但既然已经拿到了墓前决明子,此时应该先去寻那苍云子,他那儿还有一些筑基需要的天材地宝。

  此时张行的灵气已经完全恢复,而张天师给他的丹药之中竟还有半数以上的灵气储存,这样的宝贝自然是要收起来的。

  凝成一张神行符之后,张行一路穿行在街道之间,他去的方向自然是龙脉所在的地方。

  ……

  寺庙之中。

  “前辈,你这般做,真的值得吗?”

  苍云子此时跪在地上,看着那浮在半空,身形若隐若现的老道。

  “呵呵,道友莫难过伤心,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顺应天道就好。”

  苍云子已经在此跪了一夜,本已离开的他实在是放不下,当年自己闯下的罪过为何要让老道来承担?一念之间,苍云子又回到了这个地方,不想此时的旱魃竟然被这老道以燃烧自己,永世不得轮回的代价暂时封印住。看到这般情形,他又怎能不难过呢?

  “道友,你且走吧,找到张行,他才是解决这次危机的关键所在呀,不可意气用事!”

  苍云子的眼睛微红,此时也是不知说啥,看着魂阵中的旱魃,苍云子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此时,老道本是微闭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顿时充满了光芒闪烁。

  “他来了!”

  苍云子赶忙起身,不用多少,这人自然是张行。

  只见一人从门外飞驰而来,身上带着蓝色的微光粒子,灵气四溢,不过三息,这人就从百米开外到了眼前。

  “老弟!你终于回来了。”

  苍云子声音颤抖,看到张行,他就看到了希望。

  “兄长……”

  张行正准备接话时,突然发现这寺庙上方竟然有一人浮空打坐,看着身姿竟然还有一些熟悉。

  “这是!”

  张行虽然不识得这等禁术,但那困住的东西他可是再熟悉不过,那不就是昨晚大杀四方的旱魃吗?

  “哎,老弟,道友他为了暂时封印住旱魃,不用七日就会道消身陨。”

  张行抬头看着那老道,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这老道,此时看着他,心中也是波澜泛起,自己与这老道竟然是如此相像。

  “道长,你认识张列这人吗?”

  当时是这老道让张行去这古墓的,而且那张列三句话不离龙虎山,虽然是失了志,但还是能听出他与这龙虎山有断不开的瓜葛。

  “张行道友你见到他了?”

  老道此时反倒是不惊讶,而是心平气和的看着张行。

  “算是吧,他让我把这东西带给你。”

  说着张行将方才那张列给他的一块铭牌亮了出来,上面就写了六字,三等天师,御雷。

  “哎,他终究还是选择了自暴自弃吧?”

  老道微微叹气,随后摆了摆手,示意张行可以将这东西收起来了。

  张行有些不解,这老道怎么会知道张列选择了自,焚呢?

  “道长,不知这人与龙虎山有什么关系?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张行隐隐觉得,当天那老道说不能与自己前去,理由并不是自己的道行受损,而是因为他知道这其中关押了一个人,那就是张列。

  “呵呵,终究没有不通风的墙,这件事情你也该知道了。”

  张行心中咯噔一下,这件事情果然与自己有关!

  “这铭牌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行心中的不解越来越盛,手中的铭牌让他隐隐觉得,那古墓中囚禁的人与自己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张行道友,这铭牌的主人,也就是那囚禁在墓中的人,你的亲兄弟,张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