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拍卖场

作者:粤妫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市总要天黑之后才能去,记不得。”叶知秋握了握谢祎的肩膀,“历来黑市上能有不少好东西的,想来我们必有所获。”

  “我的心乱了。”

  “时辰还早,夫人歇息一会儿吧!”叶知秋点燃了一炉香,香气袅袅,萦绕在马车之中。

  淡淡的香气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似乎心里的浮躁都渐渐的沉淀下来,谢祎轻轻嗅着,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缓缓的睡过去。

  叶知秋拿了薄被给谢祎盖好,“苏夫人做个好梦吧!今夜只怕还要有一场恶战,咱们可要养足了精神。”

  谢祎醒过来的时候,她还躺在车上,有些疑惑的揉揉额头,她近日来一直没睡好,今日倒是难得的睡的这样沉。

  她看向了一边了叶知秋,叶知秋哪了黑色的斗篷和面具递给谢祎,“咱们装扮一番才能进黑市。”

  谢祎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天色,天以后要黑了,拿了斗篷披好,面具也戴好。

  进黑市的人一律是不露脸的,在里面只认东西不认人。不会让人知晓什么好东西是谁拿去的,也不会让人知晓谁买走了什么。

  毕竟很多东西招人眼,很可能才买下来就被人盯上了。

  “带好兵器,今夜我们若真得了什么好东西,只怕不容易全身而退。”叶知秋严肃的说道。黑市上人命如草芥,自来拿了好东西没能活着出去的不少。

  离开了拍卖场,人家可就不会管你这些人的死活了。

  黑市,本来就是个没有律法管的地方。

  “倒是让叶公子陪着我犯险了。”谢祎叹息一声。叶知秋本不必卷进来的,到底是她连累了人。可她是真的需要叶知秋帮忙,此时也不想多说矫情的话。

  这样的恩情,只能等今后去报答了。

  “我很荣幸。”叶知秋笑了笑,“我也好久没来黑市转转了,或许还真能碰到什么好东西呢!”

  天色越发暗下来,他们才下了马车。谢祎感觉到有人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应该是叶知秋安排的人。

  天一黑,黑市上已经热闹了起来,星星点点的灯火不能让黑市亮如白昼,只能照亮一小片地方,光芒影影绰绰。谢祎看着黑市上的灯火,那样的感觉,竟然让她感觉他们是要一步步走入酆都。

  阴暗的环境之下,就连灯火也仿佛是鬼火。

  因为还没到拍卖场大开的时候,叶知秋和谢祎便在街上逛一逛,看着黑市上在卖的一些东西。卖东西的人都是他们这样的装扮,离开了黑市之后,再也无法知晓谁是谁。黑市上的东西还真不少,古董首饰,字画金石,比比皆是。不过质量便良莠不齐,不乏有人淘到了好东西,当然也有人眼拙被骗

  ,还无处说理去。

  走了一圈,倒也偶有名贵药材出售,却没有谢祎想要的东西。

  她难免有些泄气,看来拍卖场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不必沮丧,还没到最后呢!”叶知秋低声说道。

  拍卖场适时而开,叶知秋带着谢祎走了进来。叶知秋提前要了二楼的雅间,他们便径直去了雅间。

  人鱼贯而入,一下子很宽敞的拍卖场便显得拥挤了起来。谢祎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微微叹息。看来这拍卖场的规模还真是不小,竟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这里的拍卖三个月一次,每次来的人很多,当然好东西也多。别看这边不过是个小地方,却有各地的人慕名而来。”叶知秋和谢祎说道。

  拍卖一开始,谢祎便认真的注意着所拍卖的每一个物件。的确不少都是好东西,难怪能引来这么多的人。

  只要好东西一多,自然各地的富商都可能被引来。

  谢祎要的只有阴冥兰或者寒毒,再好的东西她倒是都兴趣缺缺,叶知秋也一直没动静,似乎也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

  这也不奇怪,叶家富贵,自然很多好东西家里都不缺,只怕少有东西能入叶知秋的眼。

  拍卖出去的东西越来越多,一直没有阴冥兰和寒毒,谢祎浮躁了起来。她真的很怕这最后的希望变成了失望,那她要怎么办?

  一颗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稍安勿躁,如今要做的就是等。”叶知秋给谢祎倒了杯茶,“只要还没结束,凡事都有可能。”

  谢祎捏着茶杯,却没有喝茶的闲情逸致。

  没过多会儿,便已经是今日的压轴了,金色的圣莲子。

  “拿圣莲子来的人不要金银,只要有人拿出阴冥兰或者寒毒,圣莲子便可以带走。”那人拿着圣莲子给众人看。金色的光芒很是晃眼,金色的圣莲子是做不得假的。

  这东西一出,群情激奋,不过难免有人泄气。不要金银的话,可就有些难办了,毕竟来这样的地方,谁都是带着大批金银来的。想要以物易物的情形也不是没出现过,可根本无法提前准备,哪里知晓今日会出什么好东西,对方又到底想要以什么交换

  。

  谢祎握紧了拳头,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她已经将圣莲子都拿出来了,只希望那么多的人中有人能拿出阴冥兰或者寒毒。

  “除了这二者,就不能商量了吗?我有数百年的血参。”有人嚷嚷起来。

  接二连三的有人说话,有说手里有宝贝的,也说手里有许多金银的,唯独没人说手里有阴冥兰和寒毒。

  “还以为老朽来迟了呢!看来迟有迟的好。”一人纵身跳到台上。谢祎的目光落到那人身上,没有穿黑色的斗篷,倒是戴了面具,让人看不清楚面容。花白的头发上是一根木簪,谢祎看着簪头发呆。

  簪头上雕镂的徽记,她曾见过,神医公孙崖。

  她听轩辕启说过,公孙崖手里收藏了很多的名贵药材,只是这人行踪飘忽,根本无处找寻。

  公孙崖将金色的圣莲子拿在手里,原本的匣子中出现了一块寒毒。晶莹剔透,透着蓝色幽光,看上去精美的晃眼。

  公孙崖一个闪身便离开了,谢祎看着拍卖场上一下子少了许多人,微微蹙眉。

  “这些人不会是想动手吧?”“大抵是吧!”叶知秋慢条斯理的抿着茶,“这样的事太寻常了。”在拍卖场内,为了给主人家面子,即便是红了眼,也不敢随意动手。可离开了拍卖场地,主人家就不能给予保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