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团团围住

作者:姚霁珊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人!”郭媛喝一声,整张脸阴云密布,如暴雨来临的前夜。

  抱月应声而入,瑟瑟躬身:“请县主吩咐。”

  “你亲带几个女官,去把那什么王三姑娘的斗篷给我撕了。”郭媛眯着两眼,细而沉的眸光,刀子般扎在人身:“这等上好的物件儿,偏披在狗身上,没的糟蹋了。”

  她顿一顿,阴沉的脸上,绽出凉薄的笑:“这金贵的东西,自然就该当最尊贵的人用着,她又算个什么东西,凭她也配?”

  抱月心头一寒,忙应是,转身便要掀帘。

  “慢着。”郭媛忽地唤住她。

  抱月忙回身躬立。

  “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罢?”阴森森的语声,挟北风而来,抱月身子一缩,如坠冰窟,从骨头缝里往外冒寒气。

  “婢子知道怎么做。婢子会带两个身手好的女卫。”她说道,着力不叫语声发颤。

  县主最厌下仆作态,尤其是那一等娇怯的样儿,县主见了,必要赏板子。

  抱月用力咬住嘴唇。

  那板子打在身上的疼,她可不想再领教了。

  好在,郭媛此时并未看她,只一径打量着尖尖十指,又嘟起红唇,向染了丹蔻、粉嫩柔亮的指甲上吹了口气,漫声道:“还不快去。”

  凉凉四字,冰刀子似地捅进耳鼓,抱月哪敢耽搁,飞快退出彩棚。

  锦帘挑起,复又落下,蝶飞花乱,好似三月春来。

  然,抱月的脸色却冰寒。

  她抬起头,但见东首不远处,几名贵女正缓步而行,翠裙金钗、衣香鬓影,生生艳了这满目萧瑟。

  而在众人当中,那一抹夺目的红,格外扎眼。

  抱月淡然地望一眼,招手唤来数名宫人并女卫,提步追过去。

  王敏荑等人自雷击木处赏景而来,正细细商量着是先去棚里歇脚喝茶,或是再去别处逛逛,身后却忽地传来一声怒喝:

  “站住!”

  山下人本就不多,此声一出,众皆听闻,贵女们停步回首,见大批宫人从后赶来,有那眼尖的一眼便瞧出,当先那着烟青比甲的女子,正是香山县主身边的大丫鬟——抱月。

  一时间,众女的脸色都变了。

  “几位姑娘请等等!”抱月道,态度倒是比方才客气些。

  可是,便在这温言软语之间,宫人却是汹汹而至,将众女围住。

  这群娇娇女,何曾经过这等阵势,全都有些傻眼,更有人吓得唇青面白,直往人群里躲。

  抱月快步上前,左右打量几眼,蓦地躬身一礼,语声轻软:“哎哟,真是抱歉得很,打扰了各位。此处并无大事,婢子只是要寻一人说话罢了,诸位自可离开。”

  说话间,她手臂一伸,直直指向王敏荑。

  “这位姑娘还请留步,另几位姑娘,婢子可没胆子留着您们。”抱月抬头,笑容微有些发寒:“婢子觉着,诸位姑娘若是无事,还请回避为上。”

  众女都愣住了,看看她,再看看王敏荑,忽有所悟,你拉我、我扯你,道几声“失陪”,飞快散去。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县主对上了太子妃的妹妹,孰强孰弱且不说,她们这群小鬼,何必掺乎上阎王打架呢?没的惹一身骚。

  须臾间,众星捧月的王敏荑,身边再无半个故友,反成众矢之的,被一众宫人团团围住。

  王敏荑也自识得抱月,心下微慌,却强作镇定,板着脸问:“抱月,你这是何意?”为怕失了气势,又高高昂起头:“我二姐姐马上就要做太子妃了,你若是识相,就赶快把人都带走。”

  抱月夷然不惧,拢着胳膊,肆意的视线向她身上逡巡,不冷不热地道:“姑娘见谅,县主的斗篷被人偷了,婢子瞧着姑娘身上这件很是眼熟,还请姑娘脱下来给婢子认认。”说着便要上手。

  “放肆!”王敏荑大怒,退后一步,紧紧拉住斗篷,面孔涨红,说话都有些不连贯:“这是……这是我自家做的衣裳,与县主有何干系?休要……休要血口喷人,我没拿县主的衣裳。”

  “啊哟,姑娘这话好生奇怪。”抱月挑着眉,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婢子只说姑娘这件衣裳眼熟,可没说您拿了县主的,您倒好,自己先认下来了,这不正是不打自招么?”

  她掩唇而笑,眸色陡然一寒,猛地挥手。

  两女卫立时欺身而上,一左一右挟持住了王敏荑。

  “姑娘既然不肯,少不得婢子用强,姑娘可别怪婢子好话没说在前头。”抱月笑得好整以暇。

  王敏荑气得浑身乱战,整张脸由红转青,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儿,拼命想要挣脱左右钳制。

  只是,她那一点子力气,如何比得了孔武有力的女卫。还未挣扎几下,便已双臂酸软。

  这抱月却也有几分手段,虽叫人强行制住了王敏荑,可那一群宫人却牢牢守住要处,皆敛息躬立,远望去,竟是恭敬有礼,仿似正静静聆听主人训话。

  而抱月本人,则挡在王敏荑正前方,人影缝隙间,并瞧不见王敏荑青红交加的脸,唯她那身大红织金羽缎的斗篷,若隐若现。

  “姑娘,得罪了。”抱月冷笑一声,伸手便要去扯王敏荑的斗篷。

  “姐姐!”人群外忽地响起一声稚嫩的呼唤,清亮的童音,让场中诸人尽皆一怔。

  抱月飞快收手,回头望去,便见一个披着大红彩凤蜀锦斗篷、戴着兜帽、套珍珠兔儿靴、看身量约六七岁的女童,张臂往这个方向跑来,一壁跑一壁道:“姐姐,我寻你好久了呢,你怎么在这里?”

  抱月不由愣住了。

  一息之后,她的后心陡然汗湿。

  彩凤绣纹,除了宫里的主子,并那些老王爷家的郡主,又有何人敢穿?

  那几个老王爷皆是先帝爷的叔伯,早就是没牙的老虎,元嘉帝素来还算敬着他们,今日他们也一并来了。他们中颇有几个熬死发妻、讨了年轻续弦的,膝下孩子都不大。

  一念及此,抱月不由心头发慌。

  她勉强定下神,再往前看。

  那女童身后不远处,正立着个穿绛紫宫服的男子,面目普通,神情平淡。

  抱月心跳越发地快。

  绛紫色宫服,非三品以上内侍不可穿着。

  虽然很少出入禁宫,但这些规矩,他们身在长公主府,自是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