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老婆是女王( 全剧终)

作者:安岚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恬在洗手间里吐得唏哩哗啦的,有一些时间了,她稍稍恢复之后才走了出来。

  回到饭桌那,单芷晴和周碧君都在若无其事地吃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严谨一看见她,立时道:“小媳妇,你没事了吧?吃……饭饭。”

  “嗯,严谨乖,你先吃吧。”沈恬摸了摸他的头,他呵呵呵地笑开了,然后转过身吃饭。

  下意识的,沈恬瞟了一眼眼神阴沉沉的单芷晴,而后,她又将目光移向了周碧君。

  “妈,我的胃病又犯了,你们先吃饭吧,我出去买点药。”

  “芷欣,你坐下,多少先吃一点吧。天气这么冷,就不用你往外跑这么麻烦了,我已经让林医生赶过来替你看看了,很快,他就到了。有哪里不舒服,你跟她说就行了。”说着,周碧君那双闪烁着耀眼精光的眼瞳定定望着沈恬。

  她的口吻相当强硬,有不容许别人拒绝她的威严,而且,她的表情很严肃,眼神也蛮冷硬的。

  沈恬很想抗辩的,她瞟到周碧君那张黑脸时,她放弃了。

  她应该是怀疑她了吧,单芷晴真不是省油的灯。

  她该怎么办呀?

  林医生一来,她就什么事也瞒不住了。

  沈恬沉默了,但她也迟迟没有动碗筷,周碧君的眉头拧得紧紧的,她冷凝着黑脸望着沈恬,冷厉地问:“怎么了,芷欣,你信不过咱们严家的家庭医生?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胃口吗?还是,家里的饭菜都不合你的意?”

  “芷晴在怀筱筱的时候,营养和养胎什么的都是林医生跟进的,她有从业执照的,你绝对可以放心的,她从不会误诊。

  若是你不想看她也可以,等吃完饭,我陪你到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你是严家的大少奶奶,若是身体有什么毛病的话,我怎么向你们单家交待,还是仔细点好。老吴……”

  “妈,我只是一点小毛病而已,不用那么麻烦去医院的。好,我就看林医生拿点药可以了。”

  轻轻颤了颤长长的眼睫,沈恬拿起了碗和筷子,她挑了一小口米饭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她当然憋到了单芷晴那窃喜的表情,她肯定是巴不得把她弄死吧。

  单芷晴的嘴角泛起一丝得瑟的笑意,她对于沈恬的怒瞪很不以为然,她若无其事地吃饭。

  她现在的心情特别的好,她就是摆明了要置她于死地的又怎么样,严格去上班了,看谁能帮得了她。

  虽然只是想试探她而已,看践人吐成这个样子,单芷晴更加可以断定的了,她是怀孕了。

  很好呀,单芷欣你竟然敢在外面有野男人,就让周碧君收拾你。

  单芷晴挑~衅沈恬的目光可得意了,她盼望着等一下即将上演一场暴风雨。

  ~~~~~华丽丽的分割线,请多多支持宝妈~~~~~

  用餐结束了,林医生也赶到了严家大宅。

  沈恬想找借口走开的,周碧君都拒绝了,她让她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诊。

  这下,沈恬无路可退了,她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智障严谨。

  她也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她怀孕的事不要被发现,更希望有人回来救救她和宝宝。

  事与愿违,在林医生替她把脉的时候,只见她的眉头紧皱,沈恬就知道自己逃不过了,心一下子绷紧沉到了谷底。

  在周碧君和单芷晴的注视下,林医生仔细地替沈恬做完了检查,她的神色蛮凝重的。

  刚才,少奶奶跟她说得很清楚要特别检查的主诉了,她也得出了结果了,不知道算是喜还是忧。

  “林医生,她怎么样?”

  抿了抿唇瓣,林医生还是沉默了一下,她在想怎么开口。

  “不管是什么事,林医生,你就直说吧,我有心理准备了,你也不要觉得为难。”蓦地,周碧君的神色也跟着凝重了起来,林医生的反应也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严太太,是这样的,大少奶奶根本没有病。她之所以会有头晕,反胃……等等感觉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若是想要清楚知道关于怀孕的情况,到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比较好。”

  顿了顿,懂得察颜观色的林医生还是没有把恭喜的话说出来,因为听着她说的话,严太太的脸色瞬间布满了黑线,眉头也挑得高高的。

  她这是想要发怒的前奏啊,她哪里敢恭喜她哇,不说绝对是明智的选择的。

  “嗯,我知道了。芷晴,你去送送林医生,麻烦你跑一趟了。”

  臭到了火气攀升的气息,林医生收搭好自己的东西,赶紧地撤离了严家大宅。

  单芷晴一路都抿唇偷笑,这个消息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从昨晚她那样试探严格,他也不知道情况,所以,她有理由相信的,孩子不是她老公的。

  单芷欣,你可真行啊,你竟然在外头有野男人,而且还珠胎暗结了,就看周碧君怎么收拾你。

  事情已经瞒不住了,或许,她真的就连一丝希望都注定没有了吧。

  沈恬心如死灰,她认命了,她选择了沉默,不再狡辩。

  “芷欣,你跟我来严家的伺堂。”周碧君冷冷地憋了一眼沈恬,她率先走开了。

  “小媳妇,你要去哪里?你不跟我玩了吗?”沈恬木讷地站了起来,刹那间,严谨抓住了她的手问。

  “噗……傻瓜!你小媳妇现在怎么可能有心情跟你玩,她大难临头了,有命从伺堂走出来再说吧。”

  单芷晴鄙夷地冷哼一声,她笑着瞪了沈恬一眼,随即抱着严筱筱上楼了,她的表情可得意了,挑衅十足。

  “小媳妇,她……她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不能陪我玩了?是不是以后你都不能陪严谨玩了?”

  搞不清楚状况的严谨一副快要哭起来的样子了,他紧紧地抓住沈恬的手,不愿意让她离开他。

  “严谨乖,你先上去玩。”说着,沈恬用力掰开他的手。

  “巧姐,你还愣在那里干嘛,把大少爷带上楼去。”没有看到沈恬跟去,周碧君顿住了脚步,她转过身怒斥道。

  “是,太太。少爷,走,我们上楼玩去。”

  “不,我要小媳妇,我不跟你们玩。”严谨哭了起来,他就是要沈恬,可是,他硬是被几个佣人推上楼了。

  坏女人说小媳妇大难临头了,她以后不能陪他玩了,怎么办呢?

  严谨被送回了卧室,他一边哭一边想着单芷晴的话。

  谁可以来救救他的小媳妇?他不要她不跟他玩。

  严谨急得直跺脚,突然,他的脑海里涌起了严格的俊脸。

  “喔……还有弟弟。对,就找他回来帮忙。”

  恍然大悟,严谨开始寻找自己的手机。

  “喔……弟弟的电话是多少了?”他不记得了,可是,严格有告诉过他的,还有,他告诉过他怎么打他的电话的。

  “严谨,你不能再笨了,再想想,再想想,小媳妇全靠你的。”说着,严谨一边跺脚,他一边用手拍打自己的头。

  手中抓着手机,他念叨着:“弟弟!”

  似乎是手机感应到他的喊声了,随即手机屏幕上显示一组号码。

  太高兴了,是号码耶,他记想了,弟弟说屏幕上出现号码后,他就按一下有电话那个图那里就可以了。

  “嘿嘿,严谨不是笨小孩,严谨很聪明,严谨打到弟弟的电话了。”严谨很兴奋地念念有词。

  ~~~~~华丽丽的分割线,请多多支持宝妈~~~~~

  两个帅气的大男人坐在一间包厢里,一边抽着烟,他们一边喝着点小酒。

  该谈的,该劝的,韩玮珀都跟严格说了,他真心希望他能帮他们的。

  他还没等到严格的答复,冷不防的,严格的手机响了起来。

  “哥,什么事呀,你怎么打我的电话了?”严谨竟然打他的电话来着,严格真的吓了一跳,同时,他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若不是有急事,他应该不会想起给他打电话吧,立时,严格蹙起了担心的眉头。

  “弟……弟,不好了,你回来救救小媳妇,她被妈妈带去伺堂了。坏女人说,她大难临头了,以后小媳妇都不跟严谨玩了。”

  “好,我马止赶回去。”

  手机都还没放好,严格便起身冲出了包厢,直奔座驾。

  “严格,发生什么事了?”

  丢下一踏钱在包厢里,韩玮珀也跟着冲了出去追问。

  “不好了,我家出事了,估计是我妈发现沈恬怀孕了。”

  “我跟你回去,我不会让我女人和孩子出事的,要不然,我一定会弄垮你们严家。”

  严格没有辩驳,他只是急忙上车了,韩玮珀黑沉着一张俊脸,蹙起担心的眉,他也赶紧上车往严家赶去。

  另一边,他也给顾易年拨了通电话,让他和白流锦赶紧的搬救命来杭城。

  沈恬等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宝宝有事的。

  虽然是知道严格赶回来了,严谨还是放心不下沈恬的,他强行跑了下楼,直往伺堂去,他不能让妈妈欺负她的小媳妇。

  “沈恬,跪下!你在严家的列祖列宗面前,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是哪个野男人的?岂有此理,你真的太放肆了,你把我们家严谨都当成什么人了。”

  即便是严谨在瞒着她,周碧君一直都知道的,沈恬一直不肯跟严谨圆~房。

  从她急匆匆地跑进洗手间吐的时候,她就有不好的预感了,她对不起严家,做出了伤风败俗的事来了。

  沈恬在严家的列祖列宗面前跪了下来,可是,她什么也没有说。

  气氛一直冷凝着,周碧君也不急,她在边上坐着,慢慢等沈恬愿意开口。

  反正,她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她的,她跪得起,她也等的起,那就看看是她嘴硬,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命硬。

  沈恬这样子跪着真的好难受,不说双腿,她的腰特别的酸。

  她还在心里祈祷着,快来人救救她和孩子。

  哪怕是她有罪,孩子也是无辜的,她希望孩子平安。

  严谨下了楼,他想冲进伺堂的,却被听闻声音的单芷晴带着保镖拦住了。

  “傻瓜,你进去干嘛,你也救不了你小媳妇的,谁让她活该呀!”单芷晴的眼神幽怨极了,她鄙夷地瞪着被佣人拦住的严谨。

  知道周碧君要在心里收搭单芷欣那个践人了,她可痛快了,心里从未有过的舒坦。

  冷不防的,一道怒斥声从她的身后传来,“你们想作反了,放开我哥。”

  单芷晴回眸看了一下,是严格,他竟然回来了,他还带了个男人。

  嘴角抽搐了一下,单芷晴狡辩道:“严格,你别多管闲事,这是妈的意思,你别乱来。”

  “单芷晴,我真的看猜你了,你不用再装了。里面的芷欣可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可以那么心狠地想置她于死地的。”冷硬的声音从齿缝间迸了出来,严格从佣人的手里放走了严谨。

  “严格,你都看见了,事到如今,只有你能帮帮我们了。若是你希望恬恬幸福的话,就请你给她一条生路吧,让她离开严家。”韩玮珀带着一丝期待,他定定望着严格。

  “严格,他是谁?你怎么带别人回来了,要是妈问起的话,会怪我们的。听话,我们回房吧,什么都不要管了,就让妈自己处置。”哼,让她去救那个同父异母的贱女人,她才不呢,单芷晴的手一碰到严格的手,刹那间,被严格无情地甩开了。

  “你想怎么做别扯到我身上,我跟你是不同一路的。”说着,严格带着严谨往楼上走去了,他还给韩玮珀搁下话,“恬恬就在里面,我需要时间,你给我拖住。”

  “兄弟,谢了,我们会感激你的。”

  严格就这样走了,压根就不一自己,而他带回来的人又强行想冲进伺堂,单芷晴拦也拦不住,佣人又不敢帮手了。

  “你们都愣在这里干嘛,都想造~反了吗?”

  即便是单芷晴大声喊话了,佣人一瞧见韩玮珀眼眸里透出来的那股杀气,他们都不敢乱动了。

  韩玮珀把单芷晴推开,他直接闯进了严家的伺堂里。

  “恬恬……”伴随着担心又急促的喊笑,韩玮珀扑到了沈恬的旁边。

  足足跪了有半个小时多,沈恬的额头已经悄然地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了。

  她的腿好酸,腰也不舒服,她整个人好像都僵了。

  “恬恬,别跪了,我来了,一定会带你走的。”

  韩玮珀把她抱了起来,并放坐在地上,总好比她跪着强得多。

  “韩玮珀,你来了……”瞬间,泪雾聚满了沈恬的眼眶,她就快撑不住了,幸好他来了,他又点燃了她的希望。

  “我来了,我以后都不会离开你的。”说着,韩玮珀还紧紧地抱着沈恬。

  看着他们的所有举措,周碧君的怒火已经烧上了眉眼,头顶也仿佛直冒青烟呢。

  她望着沈恬指着韩玮珀厉声道:“芷欣,孩子是他的?”

  只有韩玮珀一个人来,可是,这里是严家,他一个人怎么可能与诺大的严家对抗得了。

  沈恬吸了吸鼻子,她立时否认了。

  “不是,他不是孩子的爸爸,是别人的。”

  “对,沈恬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严老太,你想怎么样?让沈恬嫁给你那个智障儿子,你不觉得自己在毁了一个女人的一辈子吗?你这哪是积德,分明就是在干缺德事,天会收你的。”

  韩玮珀抬高下巴,他不惧怕周碧君,他承认了,他绝不能委屈沈恬。

  “你愿意承认了,很好,我成全你们。但是,芷欣,你必须要接受祖宗的家法,你有命走出伺堂,你们再来我面前秀恩爱吧。”说着,周碧君从供奉桌上拿起了一条鞭绳,她一点也没有犹豫,就朝沈恬打了过去。

  瞬间,韩玮珀反应过来,他用背脊挡下了绝狠的鞭打。

  他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地包裹住沈恬,他是不会让周碧君伤害到她和宝宝的。

  “好,我就看看你们能撑多久,死不了再走出我们严家的伺堂。在列祖列宗的面前,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们这对歼~夫~淫~妇,一定要好好惩罚你们羞辱严家。”

  一边怒斥,周碧君每一鞭打下来都毫不留情,鞭鞭都有置于死地的狠劲。

  看着韩玮珀这样为自己挡鞭子,沈恬的心也很疼,难过的泪水也溢出了眼眶。

  “韩玮珀,你走吧,是我自己活该承受的。她真的会打死你的,不要管我了。”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要走咱们一起走。我不怕疼,只要你和宝宝没事,我能撑得住的,老太婆是整不死我们的。”

  “韩玮珀……呜呜呜……”沈恬的眼泪像是止不住似的,扑涑涑地往下掉,她一双手也紧紧地抱住韩玮珀。

  他整个身躯都替她挡鞭子了,恐怕要被周碧君打开花了吧。

  “恬恬,不哭,我相信我们还有以后的,我会让你和宝宝都幸福的。我们还要举行婚礼的,我早就认定你是我老婆了。”

  听着韩玮珀和沈恬还倾诉着浓浓的爱语,周碧君真的很生气,她的脸都变得狰狞了。

  手下的鞭加重了很多力量,一鞭比一鞭更狠。

  “好,我和宝宝也会爱你的。”

  听到沈恬说爱自己了,韩玮珀只是皱着眉忍着痛。

  他感觉到了,他全身都在火辣辣地疼,背脊那里,他已经感觉得到有一种黏糊糊的触感了。

  他的态度很坚决,沈恬的眼眶也哭红了,她不敢望向韩玮珀的眼睛,她看着他,她的心也在揪疼。

  办好了自己想做的事,严格拿着一份文件冲进了伺堂。

  “妈,你住手,你没有资格打芷欣了,她已经不是我们家的媳妇了。喏,这是哥刚签下了离婚协议书。”说着,严格把离婚协议书扬在周碧君的眼前。

  “严格,你出去,你也想反了吗?你哥在没有我的监护下签字,那是没有法律效应的,你想骗谁呀?再说了,你确定那是你哥写的字?”

  “妈,你说得很对,但是,有没有法律效应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哥有按手指头的。再说了,你三年前硬是把芷欣留在了严家,那个有段就有效吗?当年,她没有签字的,你是怎么弄到的,你心里最清楚。”

  周碧君终于收住了鞭子,她恶狠狠地瞪着严格,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失望。

  “严格,那个是你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他呢?”

  “妈,你醒醒吧,不要毁了芷欣的将来了,你要照顾哥可以换另一种方式的。还有,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正式向你辞去严氏总裁的任职。我也该醒醒了,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你是用婚姻绑住了我和单芷晴,可是,你绑不住我的心的,我是个人,不是你的傀儡。”

  沈恬扶着韩玮珀慢慢站了起来,严格也站了上来,挡在他们的前面与周碧君对峙。

  “不管你的意见怎么样,今天,我一定会放他们走的。若是你阻止,除非你先从我的尸体踏过去。妈,我很清楚我自己这一刻在做什么,我觉得这样做,我的心才会心安理得,才不会愧疚。我相信哥也会这么做的,他也不想芷欣不开心的。”

  “严格,你竟然敢威胁我,在这个家里,是我说了算。”周碧君难以置信地瞪着严格,就连站在伺堂门口听着的单芷晴也在微微颤抖,她不敢开口了。

  从未看过,严格是这么的坚决的。

  “你说了算,问过我们了没有?”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顾易年和白流锦如天神般出现在严家的伺堂上。

  “严太太,抱歉,事不得已,我们的人把严家控制住了。还有,你也知道我们是谁的哦,要是我们海城三大家族联手的话,你觉得你们严家在杭城还会有立足之地吗?要妥协处理还是一直跟我们较劲下去呢?我华尔街的财团还在等我的一通电话的,他们都部署好了,严家在海外的产业,他们今晚就进行冲击。”

  顾易年坏坏地挑了挑眉头,他的性感薄唇微翘,勾勒出一道邪魅的弧度。

  “你们……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欺负人的是你,不是我们。敢情说,你骗了人家多少年青春了,敢用个似的婚姻来欺负人,恐怕你在杭城是第一个吧,要是传出去的话,严太太会笑死人的,你们严家更是会颜面扫地。”

  顾易年此言一出,很多人,包括沈恬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周碧君绷着一张黑脸,她一声不吭。

  她的手段被顾易年说穿了,她这三年来就是这么骗沈恬就范的。原来为,让她和严谨圆~房了,她没有选择了,她只好妥协一辈子留在严家。

  没想到,她布得天衣无缝的计划还是让人给识穿了。

  在强大的压迫下,她也无言以对,心里那口怨气无从发泄。

  “你们总算来了,我可以放心去眯一会儿了……”韩玮珀的声音越来越细了,冷不防的,他整个人倒在了沈恬的身上,白流锦赶紧上去帮忙扶住他。

  “严太太,你是个精明的人,我相信你会作出明确的选择的。这些人我都要带走,严家会不会垮就要看你的意思了,我等着。”

  搁下话,顾易年朝严格点了点头,他们带着韩玮珀和沈恬离开了严家。

  ~~~~~华丽丽的分割线,请多多支持宝妈~~~~~

  翌日,周碧君在顾易年的强大压迫下,她宣布了严谨和沈恬离婚的消息,女方净身出户。

  这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她是不可能公开她的密谋的。

  韩玮珀的背脊果然被周碧君打得开了花,医生和护士在处理他的伤口时是用剪刀把他的衬衫剪开的,才得以进行治疗。

  因此,他也在医院里住了一段时间。

  严格说话算话,他真的向周碧君辞去了严氏集团的总裁一职,同时,他也给了单芷晴一份离婚协议。

  知道单芷晴是不会教好孩子的,所以,孩子的抚养权,他要了。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他也会尽好做一个父亲的责任的,把她照顾好。

  单芷晴不愿意离婚,他们的离婚官司还闹上了法庭,最终还是判了离婚了,严筱筱归严格抚养。

  他已经订好了机票,他要带严筱筱一起去瑞士。

  不管单芷晴和周碧君怎么哀求严格,他的去意很坚定,他是不会让那个心术不正的女人毁了自己的女儿,所以,他选择到国外过一些平静的日子。

  哪怕是背着豪门弃妇的骂名,沈恬得愿离开了严家,她也有了一丝安慰。

  在照顾好韩玮珀出院后,沈恬答应了白流苏,她回雅文上班。

  另一边,她也与单家脱离了关系,她不再叫单芷欣,她还是喜欢沈恬这个名字的。

  临走前,严格带着严筱筱去跟沈恬辞别了。

  一听说沈恬要和严格去吃饭,韩玮珀也颠屁地跟去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让白流锦取笑了,说他自作自受。

  女人都是爱记仇的,谁让他以前那么嘴贱,现在可好了,即便是沈恬怀着他的孩子,他说要结婚,可是,人家不鸟他呢。

  韩贝贝和白流苏也在骂他活该!

  大家一起用餐的时候,严格明显的感觉到了韩玮珀那超大的醋桶,看他那样紧张沈恬,他也可以放下心离开了。

  在韩玮珀抢着去买单的时候,严格有祝福沈恬的。

  不和单芷晴在一起了,严筱筱也变得可爱多了,她也喜欢黏着严格的。

  “严格,真的很谢谢你,我也希望你幸福的。”

  “恬恬,他……虽然嘴贱了点,我可以说,他是没有恶意的。他是真的爱你的,也很在乎你的,要惩罚他,你可以用一辈子,但是,自己的幸福要牢牢抓住。”

  沈恬轻轻颤了颤长长的眼睫,而后,慢慢地扬了起来。

  下意识的,她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韩玮珀。

  他的*爱,她已经感觉到了。

  特别是做了准爸爸的他,对她更是体贴了。

  照现在来说,她说一,他绝对不敢说二的,就连白流锦和顾易年都取笑他是老婆奴了。

  他还说咧,疼老婆是应该的,而且,让老婆做女王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不自觉地笑了笑,沈恬轻哼,“嗯,我知道了,我会有分寸的。”

  ~~~~~华丽丽的分割线,请多多支持宝妈~~~~~

  终于盼到严格走了,韩玮珀和沈恬回到家,他紧紧地搂住她。

  “老婆,我问过你的秘书了,她说你明天没有行程,要不,咱们明天就去登记吧,顺便把婚都结了吧。”

  韩贝贝现在老是骂他混蛋,犯贱,现在他可好了,他天天求着沈恬去结婚。

  眼看这肚子一天一天的鼓起来了,她就是不答应呢。

  他这是自作自受呢!

  “你不介意吗,我这是二婚耶,豪门弃妇?”沈恬微歪着头望着韩玮珀,她的笑容妩媚极了。

  自他出院后,他们就搬进韩家大宅住了,禾倩对她挺好的,真的把她当成媳妇看待的,外头那些传言什么的,她压根没意见。

  其实,他们都在等她意见了。

  “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我儿子的妈,管他狗屁的眼光,只要我爱着你就够了。老婆,怎么样,你的意见呢?你看,小腹都隆起来了,再大点,穿上婚纱就不好看了。人家流苏就快生了,你得让她在坐月子前把咱们的喜酒喝了,要不她一直念着的。”

  “唔……等明天看吧,我记得起chuang的话,我就跟你去看看。”有一点点敷衍的口吻,韩玮珀却已经兴奋得眉头都飞扬起来了。

  等这一步,他都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嘴皮子了。

  “嗯,老婆,你那份工作还是辞了吧,你老公赚钱就是让你随便败家的,你不用那么辛苦的,我心疼你。咱们结了婚,你就是名正言顺的韩氏集团总裁夫人了,你是不是应该盯着我了,做我的总指挥。”

  好有吸引力的口吻,老婆,你快心动吧!

  “这样啊,我再想想吧。我现在困了,不谈了,我要上楼洗漱睡觉。”

  “好,我们一起洗香香。”

  说着,韩玮珀把沈恬抱了上楼,他眼里流转的光芒可贼了。

  第二天一早,沈恬就让韩玮珀摇醒了,他还给她拿了套婚纱让她穿上。

  “韩玮珀,你这是干嘛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是去看看,要是排得上队伍,咱们就登记,要是人多的话,那算了,下次再去。但是,我现在还想睡觉。”说着,沈恬又慵懒地躺下了。

  韩玮珀肯定不依的,三两下,他把沈恬的睡衣都拔了,他硬是给她穿上了婚纱。

  “韩玮珀,你混蛋!”

  “老婆,你今天真的不能睡了,以后我天天让你骂,随便你骂。”

  说着,韩玮珀就这样把沈恬背下楼了。

  “呀的,我还没刷牙呢,脸也还没洗呢。”

  “没事,老公不嫌弃你,我老婆是香香的。”

  坐到车上,沈恬还继续睡了,这么早就把她弄醒,真是讨厌。

  韩玮珀的车在一幢建筑物面前停了下来,沈恬的朦胧睡眼还没看清楚,她已经让他抱进去了。

  看到韩贝贝和白流苏和化妆师了,沈恬这才反应过来。

  韩玮珀这是抱她来教堂行礼结婚的。

  “嘘,新娘子不应该生气的,要美美的。老婆,咱们今晚洞~房的时候,我让你慢慢算帐,好不好?”

  一双眼睛渐露慧黠的光芒,沈恬晃了晃手,她盯着韩玮珀说:“好,今晚我慢慢跟你算。”

  嘿嘿,她又没说不跟他结婚,但是,这气势上,她要压制着他,她要做女王!

  呀的,只要老婆愿意结婚,他晚上背脊上多几道抓狠也无所谓,他可喜欢她像只惹~火的小猫咪呢!

  他爱死她做女王了!(全剧终)

  文文到这全本结束了,谢谢宝贝们一路的支持。宝妈的新坑《绯色婚*,豪门总裁情难自控》已经挖好了,欢迎大家跳坑,希望在新文还能看到大家的熟悉身影,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