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第685章 最好的打脸(四更)

作者:巅峰小雨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洗这么多衣物,不累么?”

  他问。

  那声音,是让她们心动的温柔。

  小媳妇更是惊愕得睁大了眼珠,不敢置信!

  甚至恼怒自己不该这么早嫁人!

  她张了张口,正要回应他,却见他径直跟她擦肩而过,走向她的身后。

  小媳妇讶了,转身去看。

  刚好瞅见骆风棠俯下高大的身躯,拎起杨若晴脚边的篾竹篮子和木盆。

  一口闷血,差点从小媳妇的口里吐出来。

  边上的其他妇人们回过神来,一个个笑得前仰后翻。

  有妇人在那笑着道:

  “铁蛋家的,你俊是俊,就算你把咱全村男人都迷住,也迷不住人家棠伢子的!”

  “人家棠伢子眼里,只瞅得见晴丫头……”

  小媳妇一脸的尴尬,也跟着笑。

  “你们少扯淡,我比他们年长好几岁呢,逗那小子玩呢!”

  这边,借杨若晴的东风,小雨的木盆也被骆风棠一并拿在手里。

  他拎起东西转身大步朝哪边停着的马车走去,打从小媳妇身旁过时。

  小媳妇还在那不甘心的对骆风棠抛媚眼。

  他完全无视。

  身后,杨若晴和小雨手挽手跟了过来。

  在小媳妇附近停了下。

  小雨扭头对那小媳妇道:“嫂子,你甭费劲儿了,在棠伢子眼中,这世上除了晴儿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

  小媳妇撇撇嘴,悻悻转身接着洗自己的衣服去了。

  小雨和杨若晴接着往马车那边走去。

  小雨还是有点忿忿不平。

  “晴儿,你平时不是最彪悍的嘛,铁蛋家的,青天白日想要勾搭棠伢子,你咋也不恼呢?”小雨问。

  看晴儿的样子,不仅不恼,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呢。

  小雨很不懂。

  闻言,杨若晴勾唇一笑。

  “她要是脱了衣服去爬棠伢子的床,我铁定一刀剁了她,绝不含糊。”

  “这青天白日的跟他搭讪,也谈不上啥勾搭。”

  “棠伢子不理会她,这就是最好的打脸,我没必要再恼,会显得我很无理取闹。”她道。

  “这样啊?”

  小雨愣愣问,还是不太懂。

  杨若晴目光瞥向那边等候在马车旁的俊挺男子。

  他正目光柔柔的看着她这边。

  他的眼睛里,不管何时何地,都只有她。

  她接着对小雨道:“再说了,铁蛋家的这行为,更加说明棠伢子优秀,出众呀。”

  “更加证明我杨若晴挑选男人的眼光好。”

  “我骄傲着呢!”她道。

  目光柔柔的朝他那边回望了过去。

  两人目光中交融着的东西,是一种叫做默契,叫做信任的东西。

  小雨看着这二人,回想着杨若晴的话,似是明白了什么。

  “嘿嘿,怪不得棠伢子眼里心里只有你一个。”小雨道。

  “晴儿,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呀,这方面是真正的高手!”她道。

  “好啦,我自己回去,你们小两口腻歪去吧,嘻嘻……”

  小雨说着,小跑到马车旁,拎起自己的那只木盆,一溜烟跑回了村。

  这边,骆风棠一头雾水。

  “小雨咋不跟咱一道呢?”他问。

  杨若晴道:“她不想做咱的电灯泡。”

  “啥是电灯泡啊?”他愣愣问。

  杨若晴抿嘴一笑,用他能接受的语言,大概诠释了一下所谓’电灯泡‘的意思。

  骆风棠恍然。

  他咧嘴一笑,对杨若晴道:“嘿嘿,我感激她这只电灯泡!”

  把你留给我,有眼力啊!

  杨若晴嗔了他一眼。

  他朝她伸出手来:“来,上车。”

  她落落大方的把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掌心里,上了马车。

  就坐在前面赶车的位置旁边。

  安顿好她后,他则绕过枣红马的马头,从另一边也坐了上来。

  跟她并肩坐在一块儿,他侧眸看了她一眼,温声叮嘱:“坐稳咯,出发啦。”

  她含笑点头。

  马车缓缓驶动起来,在身后池塘这块一群羡慕嫉妒的目光注视中,四平八稳的朝着村子里去了。

  路上,杨若晴把李财主初六纳妾的事跟他说了。

  “这是个机会,咱趁机混进去,踩下他的老巢。”她道。

  骆风棠思忖了下,道:“我一个人去,你留家里等我消息。”

  她看了眼他,知道他是担心她的安危。

  毕竟,李财主不同于别人,他是个恶霸。

  左庄主三番两次提醒,让他们千万莫跟李财主再纠缠。

  李财主远不止外表看到的这般简单。

  “你一个人去涉险,留我在家里等消息,你觉得这可能么?”

  她勾唇。

  “我必须去,咱俩有个照应。”她道。

  “遇到啥状况,也有个商量。”

  “可是——”

  “没有可是。”她打断他的话。

  并抬起她的小拳头晃了晃:“凭力气,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论起技巧来,我可不一定输给你哦!”

  “改日,咱俩比划比划?”她笑问。

  骆风棠看了眼面前那白嫩的小拳头,哭笑不得。

  “晴儿最厉害,不用比划,我认输了。”他道。

  比划?

  拳脚无眼,要是不小心伤到了她咋办?

  “不战而降,你好意思呀?”她打趣道。

  他咧嘴一笑:“嘿嘿,输给自己媳妇儿,不丢脸!”

  她无语了。

  “对了,问你个事儿。”她又出了声。

  “啥事儿?”他问。

  “先前池塘边,铁蛋媳妇跟你打招呼,你咋不搭理她呢?”她问。

  骆风棠怔了下。

  “谁啊?谁跟我打招呼了?”他问。

  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的样子。

  杨若晴眼睛睁圆了:“不会吧,先前在池塘边,她那么大一活人跟你搭讪呢,你还打从她身边过了啊……”

  骆风棠努力回想,还是一脸茫然。

  然后,他摇头:“真没留意,我只晓得池塘边妇人扎堆,吵死了。”

  “没留意谁是谁,只瞅见你跟小雨跟那站着,就过去了。”

  他如实道。

  这……这……

  杨若晴醉了。

  可怜的铁蛋媳妇,白搔首弄姿了。

  很快,马车就停在了巷子口。

  骆风棠跳下车,帮着她把木盆和篾竹篮子里的衣物拿下车。

  看到里面竟然还有他和大伯床上的被单被套,他高兴极了。

  “嘿嘿,又洗了啊?整得这般干净,有媳妇疼真是好!”他喃喃道。

  声音不大,却都传到了她的耳中。

  她勾唇。

  心里又是心疼又是甜蜜。

  傻小子,往后我疼你一辈子!

  他帮着她把干净的衣物和被单被套晾晒在她家屋子后面。

  期间,孙氏往这边探了个脑袋。

  本来想过来帮忙,瞅见已经有人在帮闺女。

  妇人赶紧缩回了脑袋,暗地里欢喜。

  这个女婿,真是体贴人,闺女好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