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第923章 还以为是谁呢(二更)

作者:巅峰小雨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若晴护着他们两个,一路朝前走去。

  路上,跟他们商量着买笔墨纸砚的事。

  大安道:“姐,你还真带我们去买笔墨纸砚啊?我先前那是跟你说着玩的……”

  杨若晴道:“你说着玩的,我却当真了。”

  “既然来了,姐姐是必定要送你们两个礼物的。”

  “你们都是念书人,这礼物,自然是送笔墨纸砚了。”她道。

  听罢这些,大安和大杰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一脸动容。

  “姐,倘若真要买,你就给我们买两块砚台吧,纸笔墨什么的,家里还有。”大安又道。

  杨若晴道:“好哇。”

  三人接着往前走,路过一间规模从外面看还不错的杂货铺子,大安停了下来。

  “姐,这里面应有卖砚台的。”他道。

  杨若晴也驻足,看了眼那杂货铺子,随即摇头。

  “有肯定有,但肯定没有讲究的好货,姐带你们去专门卖文房四宝的铺子买。”她道。

  大安道:“姐,我和大杰的那些纸笔都是在镇上杂货铺子买的,用着不赖。”

  “何况,我们才刚蒙学,不用去那些贵地方花冤枉钱。”大安很认真的道。

  一旁的大杰闻言,也是附和着点头。

  看着两个弟弟如此懂事,还这样精打细算,杨若晴心里很是满意。

  “不该花的钱,咱们一文不乱花。该花的钱,咱一文不苛扣。”她微笑着道。

  “砚台这东西,一分钱一分货。”

  “上回你们俩那砚台之所以干裂得块,磨墨不好使,就是品质太差。”

  她接着道。

  上回用的,是最下等的瓦砚,一块砚台花了一百文钱不到。

  这一百文钱,落在乡下人家眼中,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可是真正放在学堂里,稍微有点家底的学子,都不用那种瓦砚。

  两个弟弟却用了大半年……

  “可是……”

  “没啥好可是的,今个是你们头一回来县城,姐姐买两块好一些的砚台给你们做礼物!”

  杨若晴笑着打断大安的话。

  然后伸出双手,搭着俩小子的肩:“等会喜欢啥样的,自个挑,甭给老姐我省钱!”

  姐弟三个一路走一路找,然后进了一家叫做‘墨香轩’的铺子。

  ‘墨香轩’,用杨若晴的理解,就是大齐国一家文房四宝的专卖店。

  在清水镇有分铺。

  里面卖的笔墨纸砚,杨若晴没进去亲眼看过。

  但听说都跟高档。

  大安去启蒙,骆风棠就去那里给大安买过一根狼嚎,一叠宣纸做礼物。

  大概花去了将近三两银子。

  三两银子耶,那可是乡下一个五口之家,一年的吃穿用度!

  所以这会子,当眼前出现‘墨香轩’三字,杨若晴毫不犹豫带着俩弟弟登门了。

  铺子从外面看,很高端大气上档次。

  进了里面,更是古色古香,气韵考究,处处弥漫着墨香,纸香……

  许是经营跟念书人相关的东西吧,这铺子虽身处闹市,却难得的清净雅致。

  一个伙计在那边招呼着一位顾客,看到杨若晴三人进来,那伙计远远朝他们三人微笑着点了下头,示意招呼。

  杨若晴也微笑了下,对身旁的大安和大杰道:“砚台在那边铺着毛毡的柜台上,你们自个过去先看,相中了哪两块再跟姐姐说,姐姐买单!”

  “好耶,多谢姐姐!”

  两小子早在跨进这家铺子的时候,眼睛就亮了。

  他们两个在吹穿用度这块,都很随意节俭。

  可是,身为念书人,他们骨子里对对文房四宝却有自己的追求。

  听到杨若晴的话,他们两个立马奔向了前面的柜台,如同鸟儿如了树林,龙儿归了大海般雀跃激动!

  不同质地的砚台,摆了好几款样品在柜台上。

  两小子站在柜台边,他们的身高,刚好跟那柜台高半头。

  两人一边观赏一边小声的议论着,在公众场合,都很注重影响。

  不会像那些没有素质,未经调教的人似的,大喊大叫,咋咋唬唬。

  杨若晴把俩弟弟的表现看在眼底,越发满意。

  趁着他俩在挑选,她也在铺子里随便打量着。

  气氛很好。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尖锐的女音从柜台那边响起。

  “谁家的小子,别摸那块砚台,摸脏了就卖不出去了!”

  陡然响起的女音,让大杰吓了一跳。

  手一抖,手边的砚台‘砰’一声掉到了柜台上。

  柜台后面,一抹火红色的身影,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

  她捡起掉在毡布上的那块砚台打量了下,愤怒的叫嚣起来。

  “叫你不要碰,还要碰,这下磕个缺口出来了,卖不出去啦,你死定了!”

  红衣少女朝着大安和大杰尖声怒骂,一边从柜台那边绕出来,要来抓他们两个。

  大杰吓得连连往后退,大安也是涨红了脸。

  这边,杨若晴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什么情况?”她问。

  看到她过来,大安大杰如遇救星,两小子惶白着脸跑到她身旁。

  红衣少女愤怒转身,跟杨若晴四目相对。

  两人视线对撞在一起的当口,都同时怔了一下。

  “杨若晴?”

  靳凤一双柳叶眉紧紧皱在一起。

  看着面前出落得亭亭玉立,一点都不胖也不黑的杨若晴。

  靳凤脸上的怒容,顿时升级为浓得化不开的仇恨。

  她又剜了眼被杨若晴护在身后的大安和大杰:“我就说哪里跑出来两个没有教养的穷小子,买不起东西还瞎摸,搞了半天,原来是你弟弟呀!”

  靳凤咬牙切齿的道,那眼神,跟啐了毒似的,恨不得把这姐弟三人给捅几个洞来。

  这边,杨若晴也回过了神。

  不同于靳凤的愤怒和仇恨,杨若晴淡淡扫了对方一眼,眼底尽是鄙夷。

  “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就是那个往自家酒楼菜里投毒的蠢货啊!”

  杨若晴道。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勾起了靳凤不堪回首的事。

  她一张脸顿时气得狰狞扭曲起来。

  就是这个杨若晴,抢了她的骆风棠,还挤垮了她家的生意。

  爹不得不关了望海这边的酒楼,背井离乡去了外地做买卖。

  运气不好,连亏了好几笔。

  她再也过不了从前那种大小姐日子,还得来投靠堂兄堂嫂,在他们开的墨香轩里帮忙赚些钱来零花!

  靳凤咬牙切词的瞪着杨若晴,恨不得扑上去,撕了杨若晴这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