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

作者:匿名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给我醒过来!”

  醒不过来啦……实在太困了……我在心里回答他,因为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张嘴说话了。

  最后直接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我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了,但是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环境还是和之前一样,我不禁松了口气。墨黎歌躺在我的旁边,紧紧地抱住我,厚重的狐裘盖在身上,身旁的柴火在劈啪作响,火烧得很旺盛。

  “咳……”我咳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可怕,急忙闭上了嘴。虽然只是一点点小小的动静,但已经足以把身旁的墨黎歌给吵醒了。

  “小白!”墨黎歌猛地睁开眼睛,紧张的大叫,我看向他。一直都风华绝代的脸庞此时感觉充满了沧桑,眼睛里布满红血丝。

  鼻子一酸,我觉得我想要哭。他……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啊……

  “怎么样?有没有事?”他急切的问候,我轻轻摇了摇头,勉强坐直身子,“没有……好……好多了……”

  “那就好……”听到我这样回答,我明显感觉到他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差点瘫软下来。他站起身来,扶起我,“暴风雪已经停了,现在赶快回到村庄,不然你会落下病根的。”

  他打横抱起我,酿跄了一下,然后稳住脚步勉强往前走去。

  他明明那么虚弱啊,还抱着我一个大活人,身子,会吃不消的啊。

  “我,自己能走。”我说,“放我下来。”他断然拒绝,“不行。”固执道:“乖乖的,别闹。”

  “不……”

  “好一副郎情妾意啊。”一个不合群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一下愣住了,这个声音……

  唐柒。

  呆呆的转头看过去。

  唐柒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亚麻色的短发在风雪过后的阳光照耀下,印上了一圈光圈,一身黑色的打猎劲装。

  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小雪,迷晃了我的眼睛。

  他一脸阳光的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和说出来的话与截然相反。

  “我说过,再次让我见到你,就算是让你死,也要和我回去。”

  墨黎歌把我放了下来,强势的拉起我的手,让我躲在他的身后,目光直直的盯着唐柒,“你认为墨某会让你得逞吗?”

  “哈哈。”唐柒笑了起来,然后摊摊手,眼神一下变得凌厉,像刀子一样。“你现在有这个能力吗?”

  “蛊毒还没有完全解掉,不应该受寒,你却在下着暴风雪的时候冒着风雪跑了将近一个多时辰,之后又不眠不休的照顾小白一整晚。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毒素入侵,时日不多了吧?”

  什么?!我惊恐地瞪大眼睛,墨黎歌……时日不多了?!

  像是感受到我的心情,墨黎歌握紧我的手,小声说道:“放心,为师没事。”唐柒继续说:“现在你已经气血大伤,身体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根本不可能打得过我。”

  墨黎歌冷笑一声,薄唇轻轻勾起,“呵,是吗?”下一秒便冲了出去,“那就试试吧!”语气狂妄的不像话。

  唐柒不急不躁,就在墨黎歌差点碰到他的前一秒,他突然拍了拍手,周围一下子冒出了好多黑衣人,纷纷上去围堵墨黎歌。墨黎歌心下一惊,一个转身,空中翻越,勉强落了地。

  “中计了……”墨黎歌轻声道,然后微眯起眼睛,凌厉的对向唐柒的视线。“墨某倒真不知君国储王竟是这种小人。”

  “你还真是高看我了。”唐柒丝毫没有觉得羞愧,哈哈大笑起来。我捏紧拳头,咬牙不语,唐柒你个没人要的!居然使诈!次奥!唐柒像是知道我心中的想法,看了我一眼,然后朝黑衣人下达命令,“杀!”

  黑衣人们得令,一翁而上。墨黎歌本来就元气大伤,现在又有这么多高手一起围攻他,显得很是吃力。

  “师傅……”我颤抖着声音,一个不差,唐柒直接过来抓住我,“放开我!”我挣扎着,墨黎歌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向这边看来,正欲过来,却被黑衣人挡住了去路,他紧张得大叫:“小白!”一个黑衣人直接从后面偷袭,锋利的剑身刺入他的右肩,墨黎歌咬牙斩断了剑身,鲜血流了一地,体力再也坚持不住,落了地,半蹲在雪地上,气喘吁吁。

  雪花飘着,迷晃了我的眼睛。

  “唐柒。”我看向唐柒,眼神锋利,像是要他给杀死,“墨黎歌要是有什么差错,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唐柒一怔,说完,我直接甩开了他,向墨黎歌跑去,“师傅!”墨黎歌见是我,一边阻挡着黑衣人的攻击,一边咬牙勉强道:“过来干什么!走啊!”

  “走屁啊!你***给老子好好的待在那里!不许动!”

  围在墨黎歌身边的一个黑衣人见状,竟然剑锋一转向我刺来,“哇呀!!”我吓得大叫,一个转身,躲过了攻击。

  妈了个蛋的,这可是真枪实弹!我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黑衣人继续袭上来,我左躲右闪好歹保住了小命。

  “快走啊!”墨黎歌大喊,我勉强的躲过攻击,“才不要!”我对着他大吼。

  唐柒什么也没做,也没有落井下石,偷袭我们,只是死死的盯着我们。

  黑衣人不慌不乱,竟然耍起我来,不杀我,但是非要把我折腾的相识哈巴狗似的气喘吁吁,我忍不住咆哮,“喂!你给我好好攻击啊!”

  黑衣人一愣,然后一鼓作气,认真起来。摆出姿势,正准备冲过来,我慌忙大叫:“等……!!”黑衣人有些疑惑,我解释到:“我没叫你认真K我啊,我的意思是,咱两一对一单挑,你有武器我也要有。”

  黑衣人明白了,然后把自己的剑丢给了我,摆出打拳击的姿势,还很挑衅的向我招了招手。“欠扁!”我咬牙切齿,高高的举起剑,放声大吼,用尽全力往前冲去:“哇啊啊!!!”虽然看不清黑衣人的表情,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很不屑。

  “哼……”我冷笑一声,然后剑锋一转,径直转了个身,一道寒光眨眼前出现在黑衣人面前,用力往下一劈,温热的鲜血瞬间喷涌出来,溅在了我白皙的脸颊上。

  “呵……”我舔了舔嘴角的鲜血,“不要小看人啊……”

  其他的人显然被我怔住了,墨黎歌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好像早就预料到了,唐柒神色纠结。我径直往前走去,踏过被劈成两半的黑衣人尸体,脚下被鲜血渐染的的白雪,印上了一个个小巧玲珑的脚印。

  “师傅。”我笑着叫道,“小白我,不会留你一个人哦。”话音刚落,身影一跃,脚尖用力,往前猛地一冲。

  “去死……!”

  像是已经失去理智,鲜血溅了全身,但还是毫无反应。黑衣人一个一个被消灭,我正嗜血着,墨黎歌突然瘫软了下来,黑色如墨的发丝垂泻下来,脸上的黑色花纹若隐若现,眼中金色的光芒一闪一闪。

  蛊毒发作了!

  “师傅!”我紧张的大叫,急忙蹲了下来,查看他。“小白……”墨黎歌抬起头,抚摸着我的脸颊,“为师……好像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呢……”金色的眸子在闪烁。

  “不会的……才不会!”我急忙否认,周围的黑衣人见状,齐刷刷的攻了上来,我急忙拉起墨黎歌一个翻身,勉强躲过了攻击。黑衣人左围右攻,刀光剑影,再怎么厉害的人也该负伤了,何况我还只是个半调子。

  ‘刺啦’一声,剑身划破衣服刺入手臂,温热的鲜血一下子澎涌而出,我咬牙拉住墨黎歌,面对着黑衣人。

  此时我们已经团团被包围住了,苍茫白雪,森林的深处,鲜血直流。

  “不会有事的!”不知道是安慰墨黎歌还是自我安慰,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墨黎歌已经昏迷不醒了,眉头紧蹙着。

  黑衣人们对视一秒,随机齐刷刷的冲了上来,我勉强应付着,眼光一瞟,唐柒举起弓箭对着我们,我惊恐瞪大眼睛,下一秒,利箭便射了过来。

  我急忙转身,面对箭矢,因为已经躲不掉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墨黎歌已经毒发了,绝对……不能再让他受伤了。突然,一股拉力将我拉了出去,还没反应过来,就紧紧被人从身前抱住了。

  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

  我怔怔的看着墨黎歌,“唔……”他吃痛的轻哼了一声,将头埋在我的脖颈里,紧紧地抱住我,“没……没事了。”

  话音刚落,他应声倒下,卷起了地上飞扬的雪花,雪白的袍子脏乱不堪,身上大大小小的剑伤,还有背后那致命的箭矢。

  雪花飘落,无声的寂静。

  鲜血顺着箭矢的伤口流了出来,是黑色的。

  “哈……”我轻笑了声,我笑的张扬,笑的残忍,“哈哈哈!!”

  不知何时,黑衣人们全都消失了,唐柒也不在了。空荡荡的雪地中,只留下我们两个人。我蹲了下来,抱起墨黎歌,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碰到他的伤口,“你干嘛又为我档暗器,我会很自责的你知不知道啊……”

  ‘咔哒’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一个银质的手镯从我的衣袖里咕噜咕噜的滚了出来,转了几个圈之后停了下来。

  洁白的雪地上,一个银色的镯子熠熠发光。

  “你回去了,灾难就会停止。老衲是说,事关生死的灾难。”

  耳畔响起这句话,“哈……”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但是却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伸出手,拿起手镯,自言自语道:“喂,这是事关生死的灾难了吧?”

  我带上手镯,一阵银光从手镯中发出来,很亮,很刺眼,刺眼到眼泪都流了出来,我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抽离,很痛很痛,比噎死的时候还痛。

  灵魂已经被抽离了一半,在完全离开身体的那一瞬间,我呜咽出声。“我爱你哦……”空荡荡的雪地中,只留下这一句话的余音。

  快要消失的我,全然不知道在我消失的最后那一秒,那双紧闭着的双眼努力睁了开来,也全然不知道,那个如仙般的男子叫了我的名字。

  好痛……喉咙好痛……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知觉,白茫茫的天花板,现代的仪器,难闻的消毒水味道,脸上的氧气罩,发出有规律的声音的心电监护仪。

  我……回来了?

  “咳咳!!”咳嗽声惊醒身旁的人,哥哥手忙脚乱,紧张地问道,“小白你怎么样?!”我伸出颤抖的手,无意识的说:“水……”哥哥立马给我倒了一杯水,递给我,轻柔的说:“慢点喝,不要急。”

  我慢慢的喝着水,睫毛轻颤着,越过哥哥,抬头看着窗外,树影斑驳,阳光灿烂,洒下一层金光,微风吹过,卷起洁白的窗帘。

  “我想回家。”我说。

  空荡荡的校舍,树木葱绿,校园的田径小路,我一个人独自走着。

  现在,我已经是大二学生了,自从我回来那天,已经过了四年了。有时候,我还会想到那个笑的温文尔雅,实则腹黑无敌的俊美少年。医生说,我只是因为药物关系而产生了幻觉。这些,都只是一场梦。

  这个梦——

  “做的好久啊……”

  我抬头看着繁茂的大树,阳光洒下,一层层斑驳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小白~!”一个甜美的声音打断了这宁静,身后的人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夏桃一脸兴奋的抱着我,“我找到了一家很好吃的点心铺哦!一起去吃吧!”

  “恩。”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夏桃是我进入新的大学的好朋友,为人活泼开朗,很可爱,瓜子脸,白皙的皮肤,小小的酒窝,长长的睫毛,特别是她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特别漂亮。也有许多男孩子追她,但是,她到现在还是忘不了她的初恋。

  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街,青石板上,红褐色的砖头堆砌而成的欧式小房子,透明的玻璃大门。门口放着一个古藤小吊椅,旁边的花坛里种满了花草,屋檐上都是常青藤。宁静而美好。

  “砂糖甜点屋?”我不小心念出声,夏桃连忙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夏桃笑着,然后拉着我进去。

  坐在展柜前的店主正在发呆,听到推门想起铃铛声,才反应过来。店主是个很可爱的人,娇小的身子,白皙无瑕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可惜……一副会把咖啡泼到客人身上的样子。

  这些都是夏桃告诉我的。

  店主看到我们,迷茫了一下,然后惊喜的大叫:“有客人!”但是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愣了一下。

  我总觉得……店主有些奇怪。

  ‘咔哒’,瓷盘放在桌子上碰撞出的声音,“谢……”我下意识的开口却在看到我桌前的甜点的时候愣住了。

  糯米团子?

  我疑惑的看向店主,店主笑着说:“我觉得这个比较适合你。”

  “谢谢。”

  店主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我低头看着做的很精致的糯米团子,没有拿勺子,直接用手拿了起来,放进嘴里,仔细的咀嚼着。

  这种……久违的感觉……

  “咳咳咳!!”老子又被噎住了啊啊,不是吧!老天爷你个杀千刀的!!

  “小白!!”夏桃紧张的大叫起来,急忙猛拍我的后背,但是小小的糯米团子还是卡在喉咙里面。意识渐渐模糊,最后,夏桃的声音在耳畔完全消失。

  “唔……”意识渐渐回归,我支起身子,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冷冷清清的冰室,冰块还未融化,低头看着我躺着的床,也是冰块,还冒着寒气。

  “妈的!”难怪冻死了!我急忙搓了搓胳膊,然后跳下了床,推来冰门就跑了出去。

  这里是……水墨山庄?!

  我一愣,然后急忙跑到小池边,凑着镜面看看自己,慕小白的样子……长大了!也就是说……墨黎歌!我能够见到墨黎歌!

  “师傅!”得到这个结论,我立马撒了欢,急忙大叫。

  樱花树下,一身白衣的男子下意识的转头。就在他转头的那一霎那,一个火红色人影映入眼帘,两人相望,时间仿佛凝固了般。女子一张稚气未脱的可爱脸庞,笑的弯弯的像月牙一样的眼睛,小小的虎牙可爱无比。

  “我回来了。”

  阳光照耀下,微风吹过,卷起地上飘落的粉色樱花,眯晃了众人的眼睛。

  全文完

  以下,唐柒番外

  我是唐柒,生活在并不富裕的家庭,因为经常有些小女生跑来送情书,所以男生都看我不顺眼,长辈亲戚也都说我孤僻,所以我并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

  但是即便如此,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我喜欢妈妈,很喜欢。

  对于我来说,只要妈妈不讨厌我就好了,只要妈妈喜欢我就好了。所以我不屑于笑脸迎人,这样,太恶心了。

  我讨厌虚伪的人。

  但是十七岁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人是要虚伪的。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那天,是我的噩梦。

  我狠狠的被打倒在地,嘴角挂着血。我一手撑着地,一手擦了擦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小混混。

  “看什么看?!小白脸!老子揍你怎么了?!”面前的人面目狰狞,一身的汗臭味,黄黄的牙齿,很恶心。洁癖,我有轻微洁癖。

  所以我微微皱了皱眉,他见我这个反应,直接拉起我的领口又一拳揍了上来。我的脑袋嗡的作响,恍惚不已,但我还是没说话。

  小混混见我毫无反应,大概也觉得无趣了,只撂下一句“你***敢泡我女人试试看!”然后就走了。

  我看着他走开的身影,冷冷的笑了,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收拾了一下确认没有留下什么打架的痕迹就回家了。

  家门口,我正准备进去,却在看到门里的情景的时候硬生生的停住了。

  妈妈……妈妈全身赤裸,身上也趴着一个同样赤裸身体的陌生男人,男人在她的身上不停地起伏着,屋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些淫荡的声音。

  我站在门外,怔怔地看着屋里面所发生的一切。不明白,平常温柔贤惠的妈妈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正和身上的男人做着活塞运动的妈妈发现了我,她一脸惊悚,愣住了,但是男人毫不知情,继续在她的身上抽动着。

  妈妈一边迎合着男人的动作,一边看着我,她的眼睛里满是恐惧,是害怕我告诉爸爸吧?我想。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妈妈,然后转身离开。

  在外面闲逛了一整夜,吹了一整夜的冷风,我早上才回到家。一回到家就被爸爸狠狠的揍了一拳。

  他阴测测的看着我,咆哮:“你***死哪里去了?!一整夜都没回来!”

  我没说话,站起身来越过他走回自己的房间。爸爸在身后愤怒的咆哮,我听到妈妈在说‘不要生气,小柒一定不是故意的’这种话语。

  恶心,真的好恶心。

  我感觉我的胃里翻江倒海,想吐,我好想吐。

  回到房间,关上门没有一会,妈妈进来了。还是那副贤惠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她和昨晚放荡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妈妈走了过来,坐在我的旁边,她抚摸着我的脸颊,柔情的说着:“小柒,爸爸不爱你,妈妈爱你。”

  我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让妈妈来爱你吧……”

  话音刚落,妈妈开始一粒一粒解开我的纽扣,她轻柔的动作让我一阵恍惚。

  说是妈妈,其实她是我的继母。

  她脱下了我的上衣,开始脱我的裤子,缓缓地拉下我裤子前的拉链,带有挑逗性。还没反应过来,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那里,身体微微颤栗。

  我毫无反应,任凭她做着什么。

  她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很快,洁白如玉藕的肌肤暴露在我的面前。她捧起我的脸,吻着我的嘴唇。不得不称赞,她的技术很好。吻沿着脖颈继续往下,她亲吻着我胸口的豆豆。

  她站了起来,双腿叉开,将自己那里插入了我的那里,她缓缓的坐了下来。我没有动,她在动。她搂住我的脖子,扭着腰肢,“啊~”她发出淫荡的呻吟,越来越加快速度。最后娇喘一声,她高潮了。她趴在我的身上,暧昧的喘着气。

  休息过后,她面不改色的穿上衣服,离开了我的房间。

  恶心,真恶心。

  那天之后,我开始学会伪装,所有人都开始喜欢我,进入新的学校,努力扮着好人。我原本以为进入的大学后还是会继续这样伪装着,但却没想到,我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我死了,被一直信任的好朋友砍死了。我永远记得他看着我的眼神,那种不甘,仇恨,嫉妒的眼神。我在心里冷冷的笑了。

  “要怪就怪所有人都喜欢你!”

  我发誓,下一世一定要做个万人之上的人,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也不敢有人欺辱我。

  我成功了,虽然我不明白我怎么会穿越的,但是我活了下来。这个人的身份是皇帝,我实现了上一世的梦想。我没有对任何人和颜悦色,想要杀谁就杀谁。我知道还有暗卫,我不喜欢有东西威胁我,所以我派了小绿去夺回玉佩。小绿很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没有威胁了,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于是我去浴池放松,却在浴池中看到了一个女生。她很漂亮,洁白无瑕的皮肤,秀气的眉头,长长的睫毛,一头乌黑的头发荡漾在水中,她的脸微微泛红。

  我上前去看她,发现她还有呼吸,恩……她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力量在吸引着我们,之后我才明白,因为我们都是穿越来的,所以有着一根无形的线在联系着我们。

  我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我在她面前和别人面前不同,不是因为她是特别的,而是因为,偶尔,也想要回到隐藏自己性情的时候。

  之后我知道了,她是穿越来的。那个时候,我只想杀死她,因为我觉得,她对我是种威胁。但我还是住手了,或许是嫌麻烦,至少不想现在就这么杀死她。

  调查了她一下,发现,她有个师傅,叫墨黎歌。

  墨黎歌我认识,两年的时间,我已经听闻了很多关于墨黎歌的事情,他对我是种威胁,我觉得,如果他乐意,整个天下都可以是他的。

  我想杀了他,所以我利用了她。

  慕小白,单纯但却在大事上聪明的女子。

  我想她应该知道的,知道我想利用她,但是大概没想到我会做得这么绝吧?我告诉墨黎歌慕小白在我的手上,他很慌乱,我趁机给他下了蛊毒。

  这种蛊毒不会让人死,但是每次发作都剧痛不已,而且会武功尽失。这个蛊毒,还有一个狠毒的地方,就是,中蛊之人永远不能有孩子。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呢。

  我轻笑了下,我告诉了慕小白墨黎歌中了蛊毒,想看看她的反应。虽然我并没有告诉她蛊毒是我下的。

  她果然反应很大,但没想到会刺激到她失忆。好吧,失忆就失忆了,我还是养得起一个小小的宠物。我养着她就好了。但没想到失忆了的她在看到墨黎歌受伤之后竟然会恢复记忆。

  墨黎歌中箭了,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不会死,但是中了蛊毒还在宴会前一晚被我偷袭受了重伤的墨黎歌一定会死,所以我很自然的相信他死了。

  我以为慕小白会哭,但是她没有,仿佛心死了一般,恢复到疯疯癫癫,凡事都无所谓的样子。之后,她想离开。我不想她离开,大概是同情心泛滥,觉得她离开了我会饿死。

  我说我喜欢她,希望她这样能够留下来。

  女人嘛,只要有个有钱有貌喜欢她的男人不就会死心塌地了吗?但是她不一样,她没有留下来。我有些气恼,因为我猜错了别人的心思,所以我说给她三天时间,如果让我再遇到她,就算杀死她也会把她带回宫。我只是生气而已,生气自己猜错了心思。这样,就可以给我杀了她的理由。

  但是我没想到墨黎歌没有死,更加没有想到,胆小如鼠的慕小白竟然身手十分矫健。好在最后墨黎歌还是死了,蛊毒发作而死。

  我很好心的放过了他们两个,没有赶尽杀绝就离开了。

  如果让我知道之后我竟然被会逼宫,走投无路到自杀我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

  我还记得那一晚,那个男人像修罗般浑身浴血,一袭雪白的仙袍被染得血红,嗜血的表情,狠绝的眼神,锋利冰冷的剑搭在我的脖子上。我没有害怕,笑了笑,因为我是个很识时务的男人,我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所以往前一步,鲜血喷涌而出。

  缓缓倒在地上,我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眼睛闭上的那一刻,我在想:还好我选择了自杀。

  如果那个时候没死,墨黎歌一定会用更加残酷的法子收拾我的。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杀红了,根本没有理智,如果他回复了理智,我一定会死的更惨。

  慕小白啊慕小白,你害惨了我啊……

  我在黑暗中无奈苦笑,最后闭上眼睛,永远的睡着了。

  希望下辈子,能够过得快乐些。

  “与其狼狈的求饶,不如高傲的自杀。”

  ——唐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