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礼数(第二更)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钟了。

  雨夜的老街上行人稀疏,难得再来客人,老人家闲下来干脆摆了一台旧收音机在小方桌上,开了坐下一边休息,一边在听。

  小姑娘刚也放下了作业,跟爷爷要求转台听流行歌,同时等那个哥哥回来。

  刚吴恤放下那一大捆甘蔗的时候。

  爷孙俩都分神了一下。

  但是电台的声音依然从收音机里传出来,在已经逐渐沉寂下来的雨夜街道上,显得格外清晰。

  “你的星辰我的歌,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主持人郑大贤,欢迎继续收听FM93.9……下面是我们的点歌时间。”

  虽然最近一直都想要一台收音机,很想听,但是这会儿真正让吴恤顿住脚步的,是主持人接下来的话。

  “那,第一位……还是这位叫做瘟鸡的护士小姑娘,也还是送给同一个人……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天了。”

  主持人顿了顿,带着笑意、善意和无奈说:“这位叫做恤的朋友,如果你能听到……回去吧,你的朋友们一直在等你。”

  “今天这位护士小姑娘的留言说,恤,回来吧,我们有办法了,我们等你啊。我很想你。”

  接着机器按钮拨动的声音。

  “呐,她这次点的这首歌呢,很巧,我本人也非常喜欢,是港城Beyond乐队在今年10月份刚刚发行的首张国语专辑中的同名主打歌曲,《大地》。”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聆听。”

  “同时也真心希望这位叫做恤的朋友能够听到,能够尽快回到你的朋友们身边……已经两天了,她不停在拨打我们电台的电话,我想她们一定很着急,很无措,大概也已经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所以,请不要让她们再担心和失望了。”

  主持人的声音到此停止。

  后续音乐的声音传来:

  “多少次艰苦的开始

  他一样捱过去

  患得患失的光阴

  是从前的命运

  奔向未来的憧憬

  ……”

  就这么,吴恤整个人背对馄饨摊,僵在了那里。

  他原以为这一别,不道别,就不会被挽留然后为难。

  以为得许多年呢。

  虽然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想不到这么快又听说消息。

  所以这就是温继飞先前想到并实践的肉麻招数了,他那天经过护士休息室门口听到里面收音机点歌台的声音,站住,记起来吴恤一直很想要一台收音机。

  所以他如果真的在城里乱转,也许总会停下来听,或者偶然就听见了。

  当然瘟鸡不能是什么护士小姑娘,电话是他找熟悉的护士帮忙打的,一直打。

  1990年,这招可不过时,而且他们眼下要“对付”的这个人,是吴恤啊,吴恤哪经历过这个,又怎么可能经得住?!

  两个人在这方面的段位落差,可能比现在韩青禹和大尖战神弥望之间的实力落差还大。

  “眼前不是我熟悉的双眼

  陌生的感觉一点点

  但是他的故事,我怀念

  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

  轻轻松松地走远

  不知道哪一天,再相见

  ……”

  歌词落进耳朵里,唱着是有一群朴素的少年,是不知哪一天再相见,脑海里是曾经韩青禹靠墙坐着说:跟我走吧,以后就是兄弟。

  然后还是瘟鸡起身跑去买衣服,是夹到碗里的五块肉,是一样分给他的源能块。

  当然还有一次次不留情面,拿他的糗事开的玩笑……

  吴恤被温继飞料得死死的,本身一个从来没有太多情绪的人,瞬间就有点绷不住了。

  “哥哥,哥哥?”小姑娘站侧边仰头看了看,有些担心说:“你怎么哭了呀?哥哥。”

  我,哭了吗?!

  吴恤茫然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人生竟然还有一天会掉眼泪,眼泪这种东西,太陌生,太奇怪了啊。

  歌声依然继续从收音机里传来:

  “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

  轻轻松松地走远

  不知道哪一天,再相见……”

  “我没事。”吴恤说话,然后不自觉笑了一下,是的,笑了一下,对他而言几乎跟掉眼泪一样陌生的事情。

  “可是你衣服都湿透了。”小姑娘看着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真的没事……不过我现在有事情马上要走了。”吴恤侧身低头,看了看小姑娘,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王若冰。”小姑娘扑闪着眼睛,脆生生说。

  “好,我记住了,以后我会回来看你和爷爷的。”吴恤招了招手,跟面前名叫王若冰的小姑娘说再见,跟摊车后的老人家说再见。

  然后转身,把病孤枪背回背上。

  在夜里雨里。

  朝那个他记得的方向走去。

  回去。

  …………

  早上六点多,七点钟不到。

  韩青禹几个挤在一扇窗户后面,拉着窗帘,从缝隙里看着那个站在医疗站门口的身影。

  “怎么样,你们先说我牛不牛比吧?!”

  温继飞得意地笑起来。

  心情好啊,韩青禹终于松了一口气,心头一块大石落地,感谢的同时不得不服,说:“牛比,这个是真牛。”

  这方面确实还是温继飞比较厉害,他自叹不如。

  另外几个也是一样,都先把温继飞夸了一通,不过跟着互相议论了一下,决定关于瘟鸡护士小姑娘那茬,还是不提了,因为真的怪恶心的。

  “那我们现在是下去骂他一通,还是笑他一通啊?”贺堂堂笑着问。

  “别呀。”当场,沈宜秀善意地建议说:“还是都自然点,装作没事吧?吴恤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现在肯定自己就很尴尬了。”

  正说着呢,刘世亨探头说:“欸,你们看那是什么?他旁边那一捆。”

  几个人凑上去看了看。

  “好像是甘蔗,是没错了,这……恤儿有点想法的啊。”

  一群人就着那捆甘蔗,又说笑着闹了会儿。

  韩青禹开口,说:“好了,下去吧

  吴恤看见他们了,看见他们朝自己走来……还好现在医疗站不算很热闹。

  话说要不是中途迷路了一段,以他开启装置的速度,绝不会这会儿才到。

  现在他,十分尴尬啊。

  “回来了?”走近,眼神对上,韩青禹先平淡问候了一句。

  吴恤刚准备点头回应。

  “哎哟,这是甘蔗啊?!”贺堂堂假装刚发现,上去绕着那捆甘蔗左看右看,说:“啧啧,这么大一捆,吴恤你不会是打算假装这几天只是出去给我们砍甘蔗去了吧?”

  吴恤:“……”

  “你懂个屁哦”,温继飞假装帮腔,然后上去搭吴恤肩膀,跟着挤兑说,“看咱吴恤多懂礼数啊,出趟门回来还不忘带东西。”

  这一下,几个人忍不住都笑出来了。

  一片笑声里,吴恤强撑着,没有表情说:“很甜的。”

  “哈?哈哈哈……”

  吴恤说:“真的,你们吃吗?我去削。”

  “吃什么吃,抓紧你换身衣服,大家吃点早饭……时间紧迫,马上得出发了啊。”温继飞无奈说:“就等你了。”

  吴恤也没追问,哦了一声,“那这些甘蔗?”

  “这个……”

  “带上吧”,韩青禹想了想说,“正好这回找了一个朋友帮忙办事,咱们过去,不能失了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