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新刀和宣讲队的姑娘们(第一更)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喀”的一声,两扇门契口分离,手术室大门从里推出来。

  韩青禹看了看时间,将近两个小时。

  姑奶奶瘦小的身影带头走出来,后面跟着两排徒子徒孙,看着感觉像是又找回当年的气场。

  只不过她看起来有些疲惫,同时有些愤怒。

  “这种手术,搁我们以前全蔚蓝大换装的时候,一般医生,都不用半小时就能拆好一个……”姑奶奶说着站住了,扭回头看一眼,说:“这家伙。”

  “吴恤他?”

  心里怕是吴恤又添乱了,可是不对,他不是被麻醉了么?韩青禹有些担心问。

  “他,一会儿再说他。”老太太顿了一下说:“先说给他做内置手术的那个人……简直不顾人命,半吊子就敢瞎搞,弄得整套东西乱七八糟。”

  吴恤的置入手术是在于家村做的,条件可想而知,韩青禹了解也不多,就只点头,没接茬。

  但是姑奶奶的样子看起来像是生了很大的气,缓了缓,还是气,说:

  “这要是以前我下边的医生弄成这样,我就得给他自己弄上手术台去感受一下。”

  大约这就是今天耗时如此之长的原因了,看来这台手术的过程进行得并不轻松,还好,最终顺利完成了。

  韩青禹认真道着谢。

  辛摇翘在一旁拿了手帕给姑奶奶擦汗,跟着揉肩膀捶腿,嘴里哄着说:“姑奶奶不气,不气。”

  “好,姑奶奶不气,不气了。”老人家温和亲切,递手捧一下翘翘面颊,转头对韩青禹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说罢自己先走去。

  韩青禹跟着走了几步。

  “你哪找的这个人?”姑奶奶站定后转头问。

  “尼泊尔捡的,出身是一个于氏的村子。”韩青禹老实说。

  “于氏?”姑奶奶皱眉想了一会儿,说:“是于金魁那一支的后人?”

  “这个我不太清楚,具体也没听吴恤说过”,韩青禹说:“但是他,应该不是他们家的后人,只是捡来养作战奴的孩子。”

  “哦,这样。”姑奶奶点点头,皱眉想了想,说:“那算了,看你也不知道更多,具体还是等他转醒,我自己问他。这几天我会让护士帮忙看护。”

  “谢谢姑奶奶。”

  “嗯……”姑奶奶点头,抬头说:“这个人麻醉药无效,你知道吗?”

  韩青禹:“啊?!”

  “也不是完全无效,但是已经用到最大剂量了,他还是留着意识,而且很快就清醒。”

  韩青禹试着去体会这个表述代表的含义。

  “所以这台手术,至少一半是他自己扛下来的。”姑奶奶的神色看起来似乎有些动容,说:“我没见过这样的人。”

  韩青禹也一样,整个人震撼一下。

  “杀阵男儿,莫要亏待。”

  姑奶奶最后郑重又说了一句。

  吴恤手术后的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后来打听细节才知道,他身上的三代装置置入,粗暴和混乱到难以想象。

  所以,内脏的修补比伤口还要困难数倍。

  对此,韩青禹没有半分小气,直接拿了十块源能块,让吴恤日夜泡着,而且后续管够。

  这样一直过了五天,吴恤才转醒过来。

  睁眼的一刹那,看见韩青禹和锈妹、瘟鸡、贺堂堂、刘世亨等人全都在床边站着,吴恤虚弱而努力地,把嘴角往上扯了扯,似乎想对他们笑一下,但是没成功。

  “我,很开心。”

  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

  第六天,韩青禹的新刀到了。

  两把乍看起来跟唯一目击军团制式战刀外形几乎毫无差别的直刀,在韩青禹的手握上去之后,才感觉出不同。

  有一种盲目地可以用它们斩断一切的自信,从掌心传递出来。

  尽管这两柄战刀的刀刃,其实都只开了一半。

  一半就够了,锋利这个概念在死铁的身上,其实意义很小,在速度和力量的作用下,它的钝,也是它的韧。

  把刀拿到阳光下对着仔细看,蓝色的流光,在刀身上不经意地流动,韩青禹试着向战刀灌注液态源能。

  嚓,刀面蓝色闪电短促闪动一下。

  把双刀插回背上,这一刻韩青禹内心的幸福感,是任何一个不曾悬命于战场,寄生死于手中刀锋的人,都无法体会和想象的。

  辛摇翘就站在他面前。

  激动之下,韩青禹伸手,稍有些用力地,握住了她的肩侧,看着她的眼睛,诚挚说:“谢谢你,摇……翘翘。”

  “……啊,嗯,不客气呀。”

  辛摇翘幸福地笑起来。

  “这里有对练场吗?”韩青禹突然问。

  “嗯?”这转折,辛摇翘一下没跟上。

  “我想试一下刀。”

  “哦,好。”翘翘晃了晃神,才说:“有的,我带你去。”

  吴恤的病房,贺堂堂脚步匆匆跑进来。

  温继飞和刘世亨同时扭头,“嘘,干嘛?”

  “青子跟锈妹在对练场试刀。”贺堂堂神情有些激动说。

  温继飞和刘世亨互相看了看,一股相当自暴自弃的气质展露出来,说:“那又怎么样?有意思吗?有什么好看的?”

  “那个当然没什么好看的。”贺堂堂转身,一边走,一边说:“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科研所那个科普宣讲队,那个文工团的姑娘们,可全都跑去看青子了。”

  说罢他自己已经走到门外。

  后面的脚步声生风。

  “这也太危险了,我得去保护青子。”刘世亨一边跑一边说。

  “是啊,对青子来说,那些姑娘肯定比大尖更可怕,更难对付。”温继飞反手拉了贺堂堂的胳膊加速,说:“对练场在哪呢?快点,我得去帮青子应付,斩妖除魔。”

  对练场。

  韩青禹和沈宜秀分立在擂台上。

  沈宜秀手里拿着的是韩青禹换下来的那两把刀,既然有了新刀,这两把战刀按规矩就是要上交回收的,所以干脆拿来斩一下试试。

  看台上的姑娘也不知从哪来的,大约得有四五十个。

  韩青禹有些茫然,转头看了看。

  贴身的连体舞蹈服外面裹着一件厚外套,脚上都是白色的舞蹈鞋。

  想到辛摇翘之前说的那个宣讲队,韩青禹明白了。

  “你们又不是战斗人员,看这个干嘛?有什么好看的?”他问。

  看台上一个姑娘爽朗笑着说:“看你呀,十年最强韩青禹。”

  “你好看。”另一个姑娘接。

  然后一片笑声,花枝乱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