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一块骨头(第二更)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距离于氏所住的宅子仅隔一条巷子,另一栋类似的老式房子。

  大约四十几岁的妇人穿着一身现代打扮,但是坐着喝茶用的茶杯,以及端碗喝茶的整个动作,看着都有些年代感。

  顾盼姿态中展现出来,是旧式的教养。

  若放在旧的年代,大约一眼可辨,是出身大户人家养成的气度,裹着岁月历练的沉淀,透出来韵味十足。

  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从门外到堂前,穿着一身藕色衣服的豆蔻少女从门外跑进来,神色看起来很是着急的样子。

  “总是这样急吼吼的,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名叫年华,商年华的妇人,此时看向少女的眼神里,既宠溺又无奈。

  但是少女像是实在情急,以至于并没有听见,或可能已经听得太习惯了,所以并不在意,奔跑中不等站定,顾自继续说:

  “完了,完了,干娘……于氏被人先下手为强了。”

  她叫阙清商,很奇怪的名字。

  商年华却不意外,轻轻点头,说:“我已经知道了。”

  话是轻的,但是神色,实在有些失望。

  事实他们一直在隐藏,偷偷打于氏的主意,等机会……只是想不到,他们还没等到合适的时机,于氏就先自己送到蔚蓝嘴里了。

  “那咱们……干娘”,阙清商眼皮一翻,抬手突然做了个手刀的动作,说,“咱们去抢吧?我看了,他们就来了四个人。”

  “啧。”商年华表情一嗔,眉眼间风情万种,“说什么胡话,咱们可不惹蔚蓝,再说你没看到于氏的下场吗?!”

  “可是就四个人……”阙清商分辩,眼神依然蠢蠢欲动。

  可惜商年华并不理会,继续说:“还有啊,你后院那只黑白小无常,你也快点给我放回山上去,小心被人看到,让公安局把你抓走。”

  她口中那只被养在县城巷弄后院的黑白小无常……是一只大熊猫。

  这个过分的名字,是阙清商小时候取的,小姑娘养大熊猫,养了得有五六年了,从山里出来的时候舍不得,就也带了过来。

  话说商氏之所以会出山,其中少不得有于氏的牵连因素,在于银斗跟人合伙偷袭了蔚蓝的储备站后,蔚蓝的报复和搜索行动,让存在类似状态的商氏,害怕被殃及池鱼,只好一样迁移出来。

  不过商氏的状态,其实和于氏并不完全一样,他们一方面封闭“修炼”,另一方面,很早就分了一支出来入世,一直都保持着和外面世界的联系,甚至在社会上还有自己的生意,并且做得不小。

  “哎哟,干娘,我现在在说于氏呢,于氏。”阙清商避开大熊猫的话题,着急说:“再不抢,就没了呀。”

  “没了……也不能招惹蔚蓝啊。”商年华说着沉吟一下。

  按照蔚蓝的说法,商氏大概应该算自保派。

  自保派与蔚蓝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完全敌对的,其中存在很大的转圜空间。

  不加入,不招惹,这是商氏很早就确定的和蔚蓝相处的立场、原则,只是这样,他们的相关物资,就很缺很缺。

  倒是可以从不义之城买,可是,很贵,买不起了呀。

  “夫人。”这时门口又进来一个人。

  人是安排在于氏那边观察情况的。

  “过来说。”商年华赶紧招呼道。

  来人上前,小声说了一会儿话。

  “你是说,那些人……在私下侵吞缴获?!”

  “是的,夫人。”

  “确定?”

  “确定,属下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四人中有两个一直在谈论东西的价值,用途,还说……发财啦,哈哈哈,发财啦,哈哈。”

  “咳,这个,你不用模仿得这么像的,听着怪瘆人……”商年华蹙了蹙眉头说。

  接着低头想了想,隔一会儿起身,毅然说:“走。”

  “走?干娘咱们去……”阙清商激动一下问。

  “去谈生意。”商年华笑一下说:“于氏没了,不是还有之前和于银斗一起合伙偷袭蔚蓝储备站的何氏么?这拨人既然敢私吞公家缴获,我相信他们一定有兴趣跟咱们谈。”

  就如盯上了于氏一样,商氏也知道何氏的去向。

  阙清商想了想,似乎想通了,激动跟了两步,说:“干娘好主意呀,一石二鸟,这就把何氏那块也算计了……这就是最毒妇人心,对么?”

  “……”商年华无奈转头看看她,“为什么不好好读书?唉……要不这样吧,干娘拿钱让你去插班,到县里上小学,好不好?”

  “我不要。”阙清商摇头,“我又背不来那个乘法表,七七八十一。”

  “……”

  …………

  于氏屋宅,二楼。

  桌面上蓝晶源能块分了两堆,一堆大概120块,另一堆看着2、30块差不多。

  两者能轻易从表面区分开来。

  大的那堆,来自蔚蓝的标准制造,而少的那堆,大概是很早以前的蔚蓝制造,或者自保派某家的粗糙工艺。

  “不是吧?青子。”

  温继飞几个收罗半天,兴奋了半天,结果韩青禹来了,虽然只带了米拉上来,却还是意外站了公家的立场。

  大的那堆交公。

  小的留下。

  没得商量。

  “那这些呢?”放弃了在源能块上的挣扎,温继飞起身,指着另一张桌,桌面上另一堆东西说:“我和世亨看了,这些可都是古董……拿出去拍卖,能值大钱。”

  古董么?

  韩青禹没见过,有些好奇,当场上前翻了翻。

  古画,瓷器,银钱,饰品,杂七杂八……韩青禹一边翻,一边说:

  “可是咱们现在也不缺钱啊,这些东西……这些东西,蔚蓝一般会怎么处理这类缴获啊,米拉队长?”

  “大多数情况,交给本国政府,毕竟咱们也经常麻烦他们的。”米拉说。

  “哦,那就交吧,这些东西咱们也没地方保存,拿了迟早弄坏。”

  因为家庭出身的关系,还有对这个世界真实处境的认识,韩青禹对钱的贪婪,大约几十万就封顶。

  此时心里想着,比如这些画吧,他都不认识,就更别提爸妈了,拿回去说不定还被嫌弃没有年画颜色丰富和喜庆。

  “那合着,咱就捞这么点啊?按我说这些东西,留个一件两件的,应该也没关系吧?”

  拍了拍那一小堆源能块,温继飞有些失落问,问话的同时,偷偷把一个精致的凤冠,大约是以前唱戏用的,偷偷藏起来。

  做完他回头,看了看,“青子……青子?!你干嘛呢?”

  “源能块!这还有呢!”韩青禹开口说话,有些激动。

  他刚翻着翻着,突然在古董杂物堆里感觉到了源能的波动。

  波动的时候,他手上正摸到一个古朴的木头小箱子。

  把箱子搬出来。

  把死铁打造的锁小心切了。

  盖子打开。

  里面却不是源能块……而是一块骨头。

  这什么情况啊?!

  正困惑呢,脚步声到窗下。

  “横断商氏拜访。”楼下的人说。

  商年华仰着头。

  “铿铿铿”,楼上的回应传来,拨刀了。

  “干娘你看?!”阙清商小声说:“咱不抢他们,他们见面就要抢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