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我建议抓个天才(第二更)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家明身上有很多古怪的地方,其中有一些疑点,似乎就在猜透的边缘,只差掀开最后那一片障目的树叶。

  他今天似乎有点迫切,暴露得有些明显了。

  但是韩青禹暂时,没有时间去思考和研究这个了,所以他做了这样的安排。

  “希望再见面你还活着。”

  考虑朱家明身上的秘密,很可能是有价值的,韩青禹下车之前特意对他说了这么一句,意思等于说,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

  “我也是啊。”朱家明回答,眼神恳切说:“真有事的话,你两个肯定能杀出来吧?真有事可千万不要恋战啊,留得青山在……”

  这都已经被怀疑,走在被拆穿边缘了,他竟然,还关心上了?!而且依然那么自然。

  韩青禹有些哭笑不得,没再搭理他,转身和吴恤一起下车。他们两个人去,也许砍不赢,但是砍几个然后跑掉,问题应该不会太大。吴恤以前不习惯跑,最近已经会了,而且真跑起来,其实一点也不慢。

  小县城街道老旧,路灯也少,从拐角下来有些黑,韩青禹和吴恤往前,朝着一处亮着红色灯火的地方走了几步。

  “青子。”刘世亨在身后车里,突然紧张地喊了一声。

  “怎么了?”韩青禹回头。

  刘世亨举起来手里的通话器,说:“联系不上。”

  韩青禹心里的不安一下膨胀,问:“通话器故障?”

  “不知道,反正全是杂音。”刘世亨说着又试了一次,还是摇头。

  情况不对了,通讯莫名出现问题,而普通电话,是打不进蔚蓝的线路的,韩青禹站住,迅速整理了一下思路,回头说:

  “你们走。”

  刘世亨茫然一下,“走?”

  “对,一直开,一路上继续尝试联系劳队,等离开屏蔽范围,马上告诉他情况紧急,让他赶紧向上面报告。”

  “明白了,但是你们?不一起走吗?!”

  按道理,现在绝对是应该一起走的,但是韩青禹心里的不安,让他决定留下来,去看看,看看有没有机会把接下来未知的危机,扼杀在源头。

  “我得去看看。”他说。

  “……好。”一向,青子在临战关头的决定,都是不容置疑的,刘世亨点了一下头,闭嘴了,然后调头加速。

  车子走出一点距离后,吉普车后排,温继飞突然把头探出来,完全不带任何情绪朝后说:“一会儿我开另一辆车回来接你们……如果有别的情况,不用管我,我自己能走掉,有车呢。”

  他们这次来本就是两部吉普,其中一部,一直留在城外树林里了。

  说话的过程中,温继飞不让刘世亨停车,他没给韩青禹回话的机会,他现在的车技,也很好。

  “情况有这么严重吗?!”一边快速开车驶向城外,一边,刘世亨忍不住问了一句。

  温继飞点头,“如果现在通讯的问题,是信号屏蔽……凭那些家族,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的意思,这次很可能有别的,强大的力量,在参与和主导这件事。

  雪莲?!

  何氏他们因为被蔚蓝追剿,走投无路,决定投向雪莲了吗?

  那他们现在要做的事……

  投名状?!

  …………

  在街坊邻里的眼中,小县城最近刚搬来不久的那户有钱人家,这几天正在办一场喜事。

  外来户儿郎多,眼皮子似乎也很高,喜酒没有邀请任何一名街坊去吃,但是从外面来道贺的人,很多,不少还是开着小四轮什么的来的。

  这是何氏组织这次行动的表面掩饰,他们做出来了办喜酒的样子,把一切都布置得像模像样。

  甚至街面上的小孩,有不少,今天白天都还从这户人家手里接到了喜糖。

  韩青禹和吴恤从高挂着两个达大红灯笼的院门口走进去。

  意外的,人并没有想象的多。

  倒是之前带路的庞经合,站在门里一侧,像是在等他们。

  “还以为你们跟丢了呢,怎么,另外那几个人呢?”他往后看了看问。

  韩青禹回头示意一下,笑着说:“到后面找地方停车呢,巷子窄,院旁边停了这么些辆,怕一会儿不好调头。”

  庞经合想了想,也是。

  正好这时,一名穿着白色条纹衬衫的年轻人走上来,跟庞经合对视一眼后,看看韩青禹和吴恤,谨慎问:“这两位是?”

  “这个是于氏的人,我见过两次。”庞经合示意了一下吴恤,然后看向韩青禹,笑着小声说:“这个,商家,商年华的姘头。”

  “哦。”条纹衬衫点了点头,目光再次朝两人看来。

  韩青禹做好开打的准备……吴恤不用,他的人生永远都在准备开打。

  “何家,何宏大,欢迎。”对方自我介绍了一下,抬头热情对吴恤说:“我也见过你的……哟,现在你们于家,装置也这么好了啊?但是你们家老爷呢,又搬哪去了啊?前些天我们去找,怎么都找不着。”

  吴恤看他一眼,沉默。这些人都说见过他,但是他,一个都记不得,因为他过往不管是跟着于银斗还是于凤姿,都根本不看人,不说话。

  “不能说啊?哈哈。”对方似乎对于氏的风格很了解,没有追问,也没有丝毫恼火。

  自己笑两声,找了台阶下来,转头又看向韩青禹,一脸猥琐,小声道:“小兄弟好福气啊,这商夫人的床,可多的是人想爬,嘿嘿。”

  “……嗯。”

  “滋味不错吧?”

  “……是挺好的,谢谢。”

  要是现在有通话器,韩青禹就得叫那边直接砍死朱家明算了。

  这理由编的……今天这些人要不全砍死,我怕是一辈子都洗不了这个名头了。

  不过只要一开打,商氏,基本也完了,他们那个圈子,肯定不会再相信商氏。

  “来,里边请,我这忙,就不招呼你们了啊。”何宏大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自己朝旁边走了几步,又回头,叮嘱说:“待会儿要是有机会见到斯丹先生,记住一定要礼貌尊重。”

  那边,他们家人,似乎正在收拾最后的家当。

  斯丹先生?

  “斯丹先生是谁啊?”反正已经被当作不知情的人看待了,韩青禹往里走的时候,顺势问了身边的庞经合一句。

  庞经合转头看看他,莫名有些得意说:“大人物!”

  “雪莲的人?”

  “哎哟,敢情你们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庞经合稍稍诧异了一下,然后好奇问:“怎么,你们商氏不是一向很谨慎吗?这回也想一起过去?”

  过去?应该就是加入雪莲的意思了。韩青禹想了想,笑着说:“这不,我这趟来,就是为了先看看情况嘛。”

  “看个鬼。”庞经合似乎很喜欢说鬼,骂了一句又说:“今天这事既然你在这出现了,以后商氏还想站当中?门都没有。”

  张灯结彩的大堂,已经在眼前了。

  庞经合说话间站住,站在大堂尾部,一面隔板墙的后面。

  顺带横出一条手臂,拦住了韩青禹和吴恤,说:“没人通报,你俩怕是没资格进去。”

  说着,他自己也站住。

  那就站着呗,好事。

  声音从大堂传来,听得很清楚,韩青禹听到有些蹩脚的普通话,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意外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白人男子,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站在那里。

  “这位就是斯丹先生啊?”

  “可不是。”庞经合说完也探头看了看。

  “那你们家老爷也在里面吗?怎么好像人不多啊。”韩青禹试探着又问了一句,因为他发现大堂里面坐的老头,似乎有点少了。

  按道理这六七个封闭半封闭家族聚集,不得一堆老头才对么?

  庞经合转头看他一眼,似乎想解释,但是开口又改了主意,说:“你老实听着吧,等会儿该我们干嘛,去做就是。”

  韩青禹听着呢,很快,就听到心惊肉跳。

  大堂里的对话有些凌乱,主要是那个斯丹在说,然后其他人迎合,但是事情相关的信息,依然很快被韩青禹整理出来。

  来晚了!韩青禹弄明白事情后第一时间的判断,无比沮丧……他们已经来晚了,现在事情已经进行到了最后关头。

  那几个家族的人,已经潜伏在101医疗站附近不远了,他们入夜就已经出发,正是因此,大堂里各家的家主,才大部分不在。

  不出意外,伪造的梭形飞行器再一会儿就会降落在距离医疗站不远的地方,把医疗站的守备力量牵制走。

  然后,信号屏蔽,那几个家族的人,会攻击医疗站……挟持数百医务人员和伤员离开,然后威胁、勒索蔚蓝。

  101医疗站,那里,那些人……过去这些天相处的画面,都还那么清晰和新鲜呢。

  怎么办?!

  因为实在揪心,韩青禹的脑子混乱了一下,转头和吴恤对视一眼。

  现在的情况,他们无法通讯……赶回医疗站吗?好远。

  也不知刘世亨那边联系上劳队没有?

  目光对视,吴恤看着韩青禹,问:“我们,杀人吧?”

  韩青禹愣一下,是的,杀人……不,反挟持,目标,斯丹……只有抓住他,才能威胁所有人。他现在能依仗的只有武力,情急之下,也想不出任何别的办法。

  “杀人?杀什么人啊?”庞经合听见对话了,扭头看了俩人一眼,说:“杀个鬼啊!那,抓到手可就都是源能块……斯丹大爷还说,还能跟蔚蓝要科技呢,科技懂不懂?斯丹大爷说,蔚蓝最吃这套了,这些,到最后都算是咱们的功劳。”

  “哦。”韩青禹应付了他一句。

  装置启动。

  “你们干嘛?”庞经合郁闷了,看着眼前两个毛糙的小年轻就来气,教训说:“哎哟,急什么啊,你们俩……没见过一点风浪是吧?”

  吴恤看看他,说:“杀人啊。”

  恰这时,屋里,斯丹拗口的普通话再次传来,“你们知道几百名医生、护士,伤员,能让蔚蓝付出什么代价吗?他们那个议事会,永远不可能取得残忍的一致,明白了吗?所以不要小瞧这些看似普通的人质……”

  “只抓普通士兵和医务人员,雪莲就这点能耐和出息么?!”突兀的声音传来,“既然要抓,为什么不去抓几个蔚蓝的天才?”

  他准备直接撕破脸开干。

  但是屋里,包括斯丹在内的几乎所有人,当场都愣了愣,而后辨别声音方向,整齐朝木质隔板墙看去……人在外面。

  当场其中一个人拍扶手站起来,大声斥责说:“是谁家的人,这么没规矩?!斯丹先生说话也敢插嘴?!蔚蓝的天才,你知道蔚蓝的天才在哪么,你去抓?!”

  “我真的知道一个。”隔板墙外的人竟然还回答。

  “……”庞经合已经快被身边这傻小子气疯了,这要是让他把斯丹先生得罪了,大家不都得跟着受牵连啊?!

  不敢出声,庞经合情急之下,直接伸手,准备来捂韩青禹的嘴巴。

  但是大堂里,斯丹先生本人,突然好奇地“哦?”了一声,似乎很有兴趣,接着问:“你真的知道,哪一个?”

  “韩青禹,他前两天也在医疗站,刚出来。”韩青禹说。

  “韩青禹?!是那个,韩青禹?!”大堂里一下站起来了大半的人,很显然,他们都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家伙太出名了,肯定很值钱,而且真能抓住他的话,一定很涨士气,同时很打击蔚蓝……这份功劳,大了去了。

  “他在纳里?在府近吗?”

  两人隔着木板墙,身份大概算是雪莲特派员的斯丹先生,似乎也对这个名字很感兴趣,歪着头,脚步向前,同时继续问。

  “这个,不好当这么多人面说吧?”韩青禹临时改主意了,凝神听脚步,蓄势待发,同时说:“斯丹先生,你再过来点,我告诉你。”

  墙里,人在往前走。

  墙外。

  “妈的,我说你们怎么非赶来呢,敢情手上有这么重要的情报啊?!”庞经合伸手,拍了拍韩青禹肩膀,笑着小声说:“等立功了,到雪莲那边,记得多关照关照兄弟我啊。”

  韩青禹转头看他一眼,微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