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军团长亲临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生日,又耽搁了一天。一直到回到驻地后的第三天上午,韩青禹才去见了已经被关押接近一个月的商氏母女。

  准确的说是一个很有爱包容的干娘和一个时时刻刻恨不得干娘去死的干女儿。

  而且听朱家明说,干娘似乎一直是没有丈夫的,族里早年曾逼她与表弟成婚,维系家族血统,但她因为受过现代教育,一直抵死不从……

  所以怕不就是在外面偷生的亲女儿,只是因为家族缘故不敢坦白相认,最后生了仇怨误会。

  总之是一对让人完全看不懂的关系。

  1777驻地本身跟所有一线小队驻地一样,设有一个地下暂押室,但是韩青禹几个动身准备去那里的时候,劳队长出来告诉他,商氏母女并没有被关在地下。

  她们被关在了驻地最高一栋四层楼的顶层,风雨阳光都看得见,生活也有基本的样子,只不过不能出门下楼,加有人看守而已。

  “这待遇好像有点好啊,所以咱劳队不会是已经中了美人计了吧?可不要这样就被自保派渗透了。”

  跟着上楼梯的时候,温继飞故意落下几步,猥琐笑着小声在几个人中间嘀咕。

  “完全有可能。说起来商年华那个年纪、身材、样貌和风韵,对劳队这种四十几岁男人的杀伤力,真的是很可怕的。而且咱劳队单身也很多年了吧?”刘世亨在旁接茬,想了想说:“但是,你怎么知道就是咱们被渗透了?怎么就不能是咱们劳队,渗透了自保派呢?”

  说完几个人都偷笑起来,都说劳队果然很刚。

  “你们笑什么呢?在嘀咕什么?”劳队长在上面楼梯口回头,一边不自觉地整理身上制服,一边心虚问。

  “没。”韩青禹抬头说。

  “嗯…她们对这段时间外面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了解。”劳简说着又上了两层楼梯,遣退看守的战士,掏铁门钥匙,然后敲门。

  他竟然敲门……审讯犯人,还要先敲门的吗?!

  “因为是女人,怕突然开门进去不方便。”明明没有人问,劳队长自己还是主动解释了一句。

  “劳队长请进。”商年华的声音从屋里头传来。

  “看来常来。”刘世亨在后边小声说道。

  “得,那怕就是真有事了。”温继飞看看韩青禹说:“那咱们还怎么审啊?万一一个语气稍微不好点,劳队就跳出来护着,说你们不许这样凶她……”

  这一句,劳简听见了,转头恼火地看看他,“瘟鸡飞你想死就早点说……我开了门就走。”然后劳队长又看看韩青禹,突然坦诚说:“商年华是我以前的学生。”

  这一句,所有人都惊了,“什么?!”

  “我以前的学生,很意外,对吧?”劳简以前在大学教物理学的,搁他任教的年代,老师和学生年龄相近也很平常。

  “那你俩,没点什么吧?”温继飞犹豫了一下小心问。

  “没有,完全没有,都瞎想什么呢?!就只是上过两年我的大课而已。”劳简郁闷加无奈摇头说:“而且那个时候也完全看不出来,她出身是这样的家族背景,就一直都觉得只是一个普通、优秀的学生而已。后来听说是毕业拒绝了分配,当时还觉得意外,现在想想,难怪了。”

  商氏有一部分是入世的,其中商年华所属,就是入世的那一支,只是因为家族根基正统的那一块始终在避世,所以保留了很多传统守旧的东西。

  为了避嫌,劳简真的开门后就走了。目前他并不知道骨头的事,这是温继飞对商氏要挟过的。

  商年华母女俩从屋里侧边墙头转出来,乍看见是韩青禹站在门口,不自觉退了几步,再看见温继飞的时候,互相把着手臂,又退了几步,看起来似乎还是更怕温继飞一些。

  对于商氏母女而言,温继飞要更反派些,他是诛心的那个,先前几句话工夫就把握住了商年华的弱点,轻描淡写,以阙清商的性命作为要挟。

  木质的沙发和椅子,面对面坐下了。

  “何氏那边,你应该已经去印证过了吧?”商年华迅速镇定了下来,主动发问,以一种冷静谈判的姿态看着韩青禹。

  倒是阙清商的一只手,一直从后抓着她。

  看来两个人感情恢复得不错,说不定因祸得福解开了误会,取得了谅解……但韩青禹并不是八卦的人,他没问,直接点了一下头说:“已经干掉了。”

  “嗯?”商年华似乎一下没听清。

  “没有何氏了。”贺堂堂帮忙补充,他因为也是后面才知道的消息,所以反而特别爱说道。

  “这样……”商年华是听闻过何增生的实力的,没想到竟然就这样没了。她缓冲了一下情绪,同时有些庆幸,商氏之前没有选择和韩青禹硬来的决策,现在看来无比明智,“那我们……”

  “把你们商氏的那块给我,我放你们走。”毕竟是劳队长的学生啊,而且说不定就会有点什么,韩青禹很没原则说道。

  “可是商氏真的没有。”商年华有些无助说。

  韩青禹困惑一下,“之前不是说有吗?”

  “之前?之前只是你们硬说我们商氏有啊。”商年华这一委屈,并不是惑人的姿态,而是真的委屈……无奈看了一眼温继飞,说:“我自己一直都是说没有的。”

  “是这样没么?”韩青禹困惑转头看温继飞,他一直算着这第四块呢,都已经算在账上了。

  “好像是这样……但我还是不信。”温继飞接过去对话,想着商年华轻描淡写说:“不管商氏有没有,总之你去弄一块来吧,把你女儿留这,等你拿骨头来换。”

  “我……”商年华被噎住了,看着温继飞,像看着一个年轻的恶魔。

  她一向是一个游刃有余的人,但是自从遇到韩青禹几个,打又打不过,弱点又被拿住,就一直憋屈、无奈,“我只知道田氏手上有一块,但是田氏家主田和泰的战力,在我们这些家族中……”

  “没有田氏了。”韩青禹开口打断说。

  商年华:“啊?!”

  “田和泰已经死了,已经没有田氏了。”

  “……”

  “田、平、何……”韩青禹把在医疗站扑街七家都报了一遍。

  回忆点名的过程,可以看见商年华的眼神不断的变换,从不信到茫然到不得不相信,再到灰暗和茫然。

  大概还有强烈的后怕。

  “那,我们母女就留在这好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反正我真的没地方,也没本事去给你们弄骨头去。”

  最后,商年华仰着头,神情毅然决然,同时有几分释然,视死如归说。

  “留下来?看来在我们这待得挺轻松愉快的啊。”温继飞突然笑起来。

  “嗯?”商年华突然愣神一下。

  待在这轻松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不用左右逢源,不用肩扛自己根本不愿意扛的家族重担,也不用勾心斗角……另外担心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总之就等着呗。

  至于末日将来,如果蔚蓝都不行,我们真的可以苟活吗?

  在韩青禹等人身上真切见识了蔚蓝的强大后,商年华这段时间其实对此思考过很多次,最终的答案,无疑都是否定的。

  “而且我是被抓住了啊。因为没有办法,所以不得不放下一切不管。”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在商年华的体会而言,其实很好。

  等她回过神来。

  韩青禹几人已经离开房间了。

  顺手关上了门。

  “突然间七家全灭……反而真拿这娘俩没辙了,关着感觉没啥用,直接放了又可惜,而且说不过去。”下楼梯的时候,刘世亨说:“实在不行就先这样,等咱劳队慢慢渗透再说?”

  “或许我们可以考虑让她以商氏的名义,把那些家族剩下的力量聚一聚,开个大会什么的……实在不行,把当娘的放出去,用在自保派的圈子里当一个收集消息的线人也好。”

  温继飞嘀咕。

  韩青禹有些走神地点了点头,跟他们不一样,他现在的关注重点,其实早已经不在商年华母女身上。

  “去看看小王爷怎么说吧。”他说。

  小王爷,朱家明,商氏护卫,刘世亨和小队伤员的救命恩人,现在大概算半个自己人,半个厨师……坐在韩青禹面前了。

  “这次的事多亏你了,不然世亨他们怕会出事。”不管怎么样,韩青禹见面后还是就之前的事先道了谢。

  “哪里哪里。”朱家明诚恳说:“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合该同舟共济,实话说我也是觉得打得过,才出手帮忙的,青公子不用跟我客气。”

  “那要是你觉得打不过呢?”作为当事人,刘世亨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自然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夫妻大难临头还各自飞呢,是吧?”朱家明笑着冲他说,回答得无比坦诚。

  刘世亨、韩青禹、温继飞、贺堂堂集体:“……”

  不过想想也是,他在那么些个家族之间游走,不断换主子,一路经历下来,到商氏的时候,合该早已经声名狼藉,但却还是被商年华带在了身边护卫。

  这个人,大概首先总是能保证给人无害感,同时战力不弱,能用的时候也不少。只不过都得默认生死关头指望不上他罢了。

  怎么说呢,大概也算自成一派,最厉害是不知不觉被普遍接受了,到哪都不是核心和亲信,但是又到哪都有饭碗,而且不被敌视。

  但是这样是一个人,能一直在那个圈子里游转,真的只是心大,无所谓,或只是苟活吗?

  还是其实有目的?

  韩青禹想了想,说:“先说骨头的事吧,我看你似乎知道的比商年华更多。”

  “嗯,那肯定我知道的多。”朱家明笑了笑,似乎还因此有些得意,说:“商氏真的没有永生骨。”

  “永生骨?”

  “他们是这么叫的。”朱家明说:“现在田氏、何氏,不都已经被青公子干掉了嘛?我早知道青公子去了必胜,所以才劝世亨他么不必担心。都说良禽择木而栖,我也总算立下小小功劳……”

  “先说永生骨的事。”青公子什么的,还有自夸和坦白之类的,韩青禹已经无力纠正他了,只得打断道。

  点头,朱家明看看他说:“除开青公子已经到手那些,我只知道庞氏手上还有一块。”

  “庞氏……庞经合?!”

  “嗯,他家有一块。”

  “那你怎么不早说?”刘世亨一下急了。

  “你们也没给我机会说啊。”朱家明着急辩解,比划了一下自己脖子说:“当时咱们遇见庞经合,你们着急的并不是骨头的事,我倒是想提一嘴,但是刀架在脖子上呢,然后你们就下车了。”

  为什么偏偏是庞氏呢?不,还好是庞氏,不然骨头怕是早被蔚蓝的人抄走了。

  韩青禹后续得到的消息反馈,已经知道庞经合走脱了,而他的家族残余,也是七家中唯一逃脱蔚蓝后续追剿的……然后暂时再无线索。

  “你有办法找到庞氏的线索吗?”想罢,韩青禹问。

  “倒是有几个地方可以试着去打探下。”朱家明嘀咕两句后,抬头看向韩青禹,“但是你们能放我出去?”

  “能的。你自己准备一下,随时走。”韩青禹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有消息即刻回来报告就好,注意安全。”

  身后,朱家明反应过来了,“青公子大气啊,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小王爷客气了。”

  韩青禹没回头,忍不住笑了一下。

  至此为止,联系种种线索,他已经很确定了,朱家明才是真正最执着的永生骨找寻者收集者。

  而他现在,想要借韩青禹去完成这件事。所以在真正的收集完成之前,他们可以暂时做盟友,更不用怕他跑了。

  “那我为什么不能也借他去找永生骨呢?每多一块,我就多一分战力啊。”韩青禹猜测朱家明还想不到自己已经能调动骨源,所以他肯定不会着急……他,是一个耐心极好,甚至好到有点可怕的人。

  所以先就这样吧。然后到某一天,也许刀兵相向。

  主意就这么定了下来,留下商氏母女,放朱家明出去打听消息。骨头从结构上看就不止四五六七块,急也急不来,韩青禹准备暂时把这件事情放一放。

  去岗哨的路上,劳简突然从后面追上来,不解问:“青子你准备放朱家明走?!”

  “嗯,放出去打听七家余孽的消息。”韩青禹点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朱家明并不算是蔚蓝的犯人,他只是韩青禹私人目的的俘虏。

  “那他不回来怎么办?”劳简担心问。

  “不会的。”温继飞代答了,说着走过劳简身边,伸手搭住劳队肩膀,小声认真告诉劳队一个秘密说:“他暗恋商年华小姐入骨,绝不会置她于不顾。”

  “……”劳简突然愣神一下。

  大伙儿看着在心里偷笑,好像还真是老树要开花了,说不得啊,说破了,没准花就不开了。

  “对了,劳队,我有个事想跟你申请下。”韩青禹岔开话题说。

  劳简恍惚一下回过神,“你说。”

  “我想近期内把岗哨那边扩建一下,我们几个都搬那边去住。”韩青禹顿一下补充说:“反正距离也不远,不会耽搁训练和任务的。”

  “我知道,但是,为什么?”劳简的想法,这么麻烦,你们说服吴恤搬过来不是更方便吗?

  韩青禹只好跟他说了自己在不义之城被悬赏的事情,说可能会有杀手来,说:

  “既然是不义之城的杀手,肯定会先侦察,没事肯定也不愿多加屠戮招惹蔚蓝……所以,我不想战斗发生在驻地内。”

  劳简最终同意了,很无奈,很多担心,但是也只能同意。

  扩建用的就是山上的石头。开凿的过程,病孤枪当铁钎用来开山破土,死铁战刀当瓦刀,把石块切割方正。

  以韩青禹几个的身体素质和实力,哪怕不开启装置,做这些也都很轻松。

  最终也就把石块往上垒和屋顶盖瓦的时候,他们找了懂行的老兵帮忙。

  哨所扩建很快完成。

  韩青禹趁着墙壁粉刷前,在墙面内部和地下弄了几个暗格,密道,地下室。这是早有计划的,甚至是他们这次搬出去的重要目的之一,他一直担心以后宝贝多了没办法都带身上……比如一大车源能块,几百块金属块,再一仓库神兵利器什么的。

  总之身为一个农家孩子,爱积攒,热衷收集、储备过日子的本性,一直都在,而且越过越踏实了。

  就这样,韩青禹几个虽然搬离了驻地宿舍,但其实训练和生活,反而都重回了轨道。

  一切都有条不紊,都很好,只可惜大尖一直不来。

  杀手也不来。

  …………

  101医疗站。

  这就是当了军团长后的无奈,,琐事缠身,规划中的行程硬是耽搁了一个多月,陈不饿才终于按照约定,来到101医疗站。

  第一天是正式的调查和慰问。

  第二天早饭后,陈军团长搬了把椅子,坐在D区直角区,也就是不久前的主战场前。

  因为现场已经被清理、修补过了,焕然一新。他让人找了一个现场目击的护士来,问询战斗情况。找了一个参与战斗的老兵描述战斗情况。找了一个作为活口留下的七家罪犯描述战斗情况。

  “怎么样?大概都有数了么?”花碧楦在老头旁边坐下来问,同时拿起来田和泰的那柄断锏在手里,查看断口。

  “要是一个顶级战力,以源能全力灌注这根重锏,你觉得你能斩得断吗?”陈不饿问,然后说:“这锏我看了一下,怕是第一批,出自最早那艘大尖中型飞舰的材料所制,质地很是不错。”

  蔚蓝至今,只在最初收获过一艘规格超出梭形飞船的大尖文明飞船。那艘飞船的死铁用料,比之梭形飞船更高、更纯,其所制造的出来武器也更强,但是早在10、20年代就已经都分发出去了,后来陆续找到,可以回收的,少之又少,这是蔚蓝高层才知道的秘密。

  其中陈不饿的战刀,就是那一批材料回收后重铸而成。

  华系亚当年蔚蓝初建,因为防御地位重要,还是很受联盟重视的,所以也有一部分顶级武器分配,只是后来多数都流失了。

  听到军团长这么说,花碧楦默默把手上那截断锏放身后藏起来,然后平静自信说:“那我当然可以啊。”

  “拿出来……要点脸吧。”陈不饿深深地无奈,说:“再加一句。”

  花碧楦不管是身体还是神情都纹丝不动,全当前半句没听到,认真回应后半句说:“只是可能稍微有点费力。”

  “这就是了,所以那贼小子最后一刀分月斩,其实,是个诈啊。”说到这似乎有些感怀,陈不饿笑起来,不曾眼见的战场情况,在他脑海中清晰浮现。

  “我就说嘛”,花碧楦嘀咕一声,“穿甲不到一年,断锏杀人,硬斩一名顶尖战力,那也实在太不是人,太妖孽了。”

  “是么?”陈不饿站起来,一边缓步走向断锏位置,一边抬头看了看据说是韩青禹分月斩出手的上方窗口,缓缓说:“但是那种关头,万众一心,豪气干云,拼死一击,他娘的竟然还能想到耍诈……这样的战场本能和心理素质,不得不说,也很妖孽啊。”

  说完等了一下……听不到回应,他回头,神情僵住,眼神冒火。

  花碧楦人和那半截断锏,都已经不见了……

  花帅用刀比制式的蔚蓝战刀要小,那截断锏,大约正好铸一柄刀的分量。

  当场只有一个老参谋站在另一侧,装睡着的样子。

  “花碧楦那个混账呢?!”陈不饿远远地,怒问道。

  “跑了。”老参谋义愤填膺说:“又谁能想到呢,堂堂一个华系亚超级战力,竟然能如此不要脸,对吧?”

  陈不饿:“……”

  老参谋偷笑,说:“这可怪不得我啊,军团长,都说花帅到处人不知,其实他要走,更没法知和留。连你都疏忽了,何况我啊。”

  是啊,疏忽了啊,还以为这次因为要去熊占里,那混账会跟我多聊会儿呢!

  陈不饿沉着脸不吭声,把剩下半截断锏捡起来,递给老参谋说:

  “应该还够,回头让人铸两柄短刃,等全军大会的时候,我颁给他俩。”

  他俩,自然就是身上现在刚多出来军团长纹章的那俩,韩青禹和吴恤。

  “好嘞。”老参谋接了断锏,顺带建议说:“那军团长你就不去他们驻地看一眼了么?这么近。”

  “得去哦?但是这边,远航和咱们的技术交换,我得在啊。”

  “直升机去去就回,误不了事吧?这样的天才,咱得多关心点,得拴在咱蔚蓝啊,要不万一……”怕惹陈不饿心烦,老参谋顿住了没往下说,改口道:“前阵子总部那边不是弄了个相亲会嘛,我心说正好,算他一个,结果主意刚提交上去……”

  “怎么样?”

  “议事团和科研系统两边,一致强烈反对。”老参谋郁闷加困惑说:“问理由也没个理由,你说这,我上哪说理去?”

  “这样么?……等等,我大概能猜到点儿了……渠重时,辛明执,他俩个,是亲家啊……咳咳。”

  陈不饿跟这俩的关系,既是老朋友,也是长期的斗争对象,想通后得意一笑,你们也有今天。

  “既然这样,我还真非去不可了。这样,你安排个时间,咱去得别太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