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失败中的胜利(第一更)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刻,当那个身影和大尖群再次出现在视线里,喜朗峰战场短暂欢腾,而后突然安静。

  在山下各处站立的三万多蔚蓝联军,包括在高台上观战的联军指挥官们,集体仰头看着那座雪山和山上的那一幕。

  心情在惊喜、振奋,震撼和感动的同时,有些莫名的复杂。

  今天明明应该是一场规模性战役的。但是“发声”行动,人类或者说蔚蓝对大尖入侵者的第一次规模性主动进攻,之前就已经被判定失败了。

  这一点似乎没得争议。毕竟联军的行动目标没能达成,新的作战模式试验失败,在承受牺牲的同时,还几乎折损两支超级精锐在那里。

  是的,已经失败了。

  那么,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怎么算?!

  “这要是搁古代战场,敌军主将的武器都被咱们抢了,算不算赢?!”

  这一刻,山上的画面在光影和冰雪中被分成了诡异的三个部分。

  由山脚向上:五个身影正全力向上方冲刺,拉出五道流光。

  其中三个在前,是此次参战的另外三名超级战力,他们刚奉命出击。

  另有两道身影稍后。现场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他们,指挥官们也没有发出相关的救援指令,黑色的长枪和一身铁甲,直扑大尖群而去。

  在山腰偏下的位置:那个人怀里抱着红肩的星光柱剑,身后拖着五百多具大尖,正卷集冰雪,一路狂奔。

  他们刚才以为他已经牺牲了……没有,他只是重伤染血,然后……

  “他又开始跑了,带着大尖们。”

  人们看着这一幕,不经意有些恍惚,因为感觉今晚好像一直就是这样。一直重复的画面,都是那个人拖着大尖群在跑。从他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一直到现在,一直这样在跑。

  但是,他刚才其实正面接了红肩一斩!他抢大尖们的东西,也从肩上扛着的飞行器,变成了现在怀里的星光柱剑。

  他就这样,一直跑。之前已经跑出了两支超级精锐,八十多人的生机;现在又跑出来……一个斩杀红肩的机会!

  目光向上,半山稍高处,侧边的一处崖壁上:华系亚超级战力吕神,正与红肩殊死缠斗。

  这场近身死战已经持续接近五分钟了。人,已经全身多处染血,而红肩铁甲的手臂和腰部,也被破开了两道伤口。那本是壮烈而豪迈的一幕。但是现在,因为红肩手里没有武器,看起来莫名有点诡异。

  其实红肩自己,现在也很郁闷,按道理,眼前的异星虫子是绝对没有实力这样跟它长时间近身缠斗的。

  可是,它的剑没了。

  被抢了。

  红肩不知道那位在自己之前死于这个蓝色星球的同级先行者,是否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但是它的这把柱剑,是来自更高等级的武器,本来应该可以回来的。

  在一定的范围内,它可以通过源能控制星光柱剑飞回到自己手里,所以它才会以那样的方式攻击。

  然而刚才,不知怎么的,柱剑突然就回不来了。

  红肩已经尝试了很多次,星光柱剑依然没有反应。

  “星光柱剑自己会动,不过骨源的涌动能够压制它。”这是韩青禹自己的体会和判断,他现在仍处于巅峰状态,在大尖群前方跑起来,比之前轻松得多。

  但是他必须考虑在四涡轮状态消失前脱离战场,否则怕危险,更怕柱剑会飞回去。这玩意一看就很值钱,五块金属块,不能白费。

  为了寻找脱离的路线,韩青禹扭头朝下方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锈妹和吴恤了,情绪一下急躁起来,“回去!”一声爆喝。

  吴恤和锈妹听见,抬头在山脚稍往上的地方站住了。站在那里,不肯退去,但是也不敢自作主张继续上前。

  在他们眼中,韩青禹是受了重伤的。山下的每个人都这么觉得。

  确实韩青禹是有伤,红肩的一击真的不好接,但是在四涡轮巅峰状态下,卸力再接,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所以现在的情况大体还好。

  同时间,他也看到了另外那三道虚影,正快速冲上雪山的三名蔚蓝超级战力。

  怕语言不通,韩青禹直接伸手一指,示意他们别管自己,去帮吕神。

  四名超级战力干一具没有武器的红肩,应该能干死吧?干死它!

  想到这,目光回转,韩青禹看了斜上方那个战场一眼,顿时有些担心,“吕神撑住啊!”

  吕墨逸看到韩青禹转头了。刚才,他一度以为这孩子已经被自己害死了,结果没一会儿,又看到他带着大尖那样子跑出来……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其中最多是惭愧。

  他拼死弄回来的蓝光飞行器……被我给弄没了。

  然后为了帮我战红肩,他又拼死抱走了红肩的柱剑……

  “我…杀。”

  丢人了,惭愧了,只能以战来洗。吕墨逸返身疯斩红肩。

  超级战力和红肩的死战,快到如同两道光影不断地流转、碰撞。山下人其实并不能看清楚,只等另外三名超级赶到,合力斩杀红肩。

  那是红肩啊,杀了它。杀了它!趁着那个人拖住了大尖群……

  “可是,他又要做什么?”

  在山下人的视线中,韩青禹手上的一把战刀突然脱手而去,飞速旋转的同时,划出一道斜下而上的弧线,擦着地面掠过一地厚厚的积雪。

  “嗵砰砰砰……”有东西在积雪下面,被飞转战刀掀飞起来了。

  “那是什么?!”

  “……梭形飞行器,好多架。”

  “好强劲的源能潮涌。他……”

  所以他到底要做什么?

  三万人困惑。高台上的指挥官们一样困惑。他们现在本该全神贯注于超级战力与红肩的厮杀的,但是那个人他每一次让人看不懂的举动,似乎都能带来决定性的转变……他们没办法不去关注。

  在韩青禹的角度,当他发现吴恤和锈妹站在下面不肯走,原本很想骂人,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距离,他们俩应该能跑……那么就不要空手回去。

  正好不远处就是他之前推下山的40多架梭形飞行器。考虑身后拖着整一群大尖,奔跑根本不能有停滞,韩青禹出刀,锈妹梨涡斩弧线斜下而上,卷向地面……

  轰响声中,冰雪纷扬,数架梭形飞行器被掀起在空中,在韩青禹前方去路上。

  就这样,拖着大尖群,韩青禹脚下一刻不停,在奔跑中向前腾身而起,身体在空中侧转,“砰!”把一架梭形飞行器凌空蹬飞出去,蹬向吴恤和锈妹所在的位置。

  “砰砰砰砰。”一口气蹬下去五架,韩青禹在十几米外落地,接住旋起的战刀往背后一插,看也不看,继续向前狂奔而去。

  大尖群衔尾卷过。

  留下的画面,冰雪漫天,五架梭形飞行器在空中,飞向山脚。

  “他……难道,他是不是还想着要弄飞行器回来?”指挥台上,当其中一名将领说出来这句话,并没有用任何过分夸张的语气,那种平淡里包裹的情绪,难以言说。

  翻译官们用各种语言传译……指挥台沉默。太执着了!这名死心眼的华系亚战士,到底有着多么强韧的意志?!

  同时间,温继飞已经快疯了。要不是这里人多,自己又菜,他就冲上去揪住那个混账骂一顿。

  都这时候了,他竟然还想着弄金属块。

  不过他现在不干这个,好像也没别的可干。总不能他也去砍红肩吧?!

  “喀喀喀喀……”

  不是蓝光的五架梭形飞行器在脱离大尖控制范围后,直接开始了自毁,当空碎裂。

  指挥台上下,几乎所有人同时扼腕,“可惜了。”

  同时间,自毁后的飞行器残片落向吴恤和锈妹身前……两人互相看了看,大概懂了,动作隐蔽,默默把掉在地上的五块金属块捡起来,藏好。

  “你们看。”

  “什么?”

  “他又绕回来了!”

  一身染血,韩青禹拖着大尖群,连着两个违背物理学转向,已经从他们刚一起消失的背坡,轰隆隆又开火车回来了。

  “他还来?!”

  “别啊!不要再试了!”

  人们想着。

  …………

  华系亚方面军,议事团所在地,会议室。

  后方的前线战报因为有一个整理转述的过程,要比实际战场迟上几分钟。

  辛摇翘终于再也保持不住之前理智而平静的状态了,她在哭,没有嚎啕,无声地眼泪吧嗒吧嗒掉,但是不肯离开会议室,在等后续的消息。

  刚刚,通讯器里报告了韩青禹被红肩斩下断崖的一幕,播报员受自身情绪影响,加了一句:他可能牺牲了。

  会议室瞬间变得很安静。

  包括已经回来的陈不饿,一样没有说话,他之前听到播报员描述过红肩手上的星光柱剑,现在对于这具红肩的实力,已经没有把握。

  “那小子,真的就这么死了?”

  “咕噜,笃。”一个物体敲击桌面的声音从通讯设备中传来,似乎有人从别处赶来,抢了播报员的位置,因为心情急切而动作凌乱,碰到了什么……接着一个华系亚军人的声音,激动地汇报道:“活着,他还活着,从山腰后面又出来了,带着一群大尖,还在跑……”

  对面简单描述了韩青禹目前大概的状态,最后一句道:

  “对了,他把红肩的那把柱剑抢走了!”

  “啊?”

  “……”

  抢,抢走么?红肩的柱剑?!

  包括曾经亲手斩杀红肩的陈军团长在内,会议室里众多大佬先是神情愣住,然后,隔着桌面互相看了看,沉默……笑出来,带着说不清的感慨,哭笑不得。

  “呜……”长桌末端,辛摇翘一边抬手抹眼泪,一边忍不住笑起来,一边哽咽,一边抽鼻子,一边笑。

  “现在战场的情况,那个人牵制了大尖群,吕神正在缠斗红肩,没有武器的红肩……另外三名超级战力马上赶到。指挥部的意见,趁此机会,尝试直接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