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有一句从没喊过的口号

作者:人间武库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快,上次见过面的老人、女人和孩子们就都冒出来了,有的精神不错,有的睡眼稀松,一个没少地站到了刘世亨的面前。

  眼睛里带着朴实的笑意和感激,有些激动得看着他。

  刘世亨心说特么的这样的场面真不适合我。我的面前应该有几瓶酒才对,不管长的圆的都摆上,再对面,应该是妈妈桑领着一群婀娜媚笑的姑娘。

  记忆中,他有时候会把钱扔到空中,她们就在他面前开始蹦蹦跳跳。那场面……当真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呜……老子要回去我的花花世界啊!”

  其实路上刘世亨有停下来想过,就顾自己走,不回来了。这一路他这样想过不知道多少次,甚至其中有几次,他人都已经走出去一段。

  可是然后呢?

  一群老人和小孩,老实听话地在这里等他,三天,五天……一直等,一直等不到,最后遇到大尖或什么的,全都在期待和无助中死去?甚至到死都相信他。

  那顶不住啊。唉。

  “军叔叔,这两天我们都在听,都没有人来喊伽依娜。现在你回来了,你来带我们出去吗?”

  当其中一个孩子问这句话的时候,刘世亨正嚼着炒熟的杂粮和风干牛肉,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他含糊说:

  “咱们得再等等看,外面很危险。”

  刘世亨已经想好了,他回来,就只是回来陪他们等一等,仅此而已。

  “我不是已经给1777报信了吗?!等他们出来后,蔚蓝肯定得拉人过来扫荡报复。就韩青禹那个小心眼的货,他肯定也得来,满地图找人寻仇。总之到时候不愁遇不到人。”

  到时候,刘少爷就自己先撤。

  “哎呀,军叔叔多累了呢?你就催!”

  伽依娜站在刘世亨身边,明明就是在这里最小的孩子,却像个小大人似的,说:“你们自己看看呀。”

  连续几天没日没夜的奔走,几乎就没睡过觉,吃也没得吃好,同时心理方面始终在恐惧、纠结和挣扎,刘世亨现在整个人的状态已经变得憔悴不堪。就是一个孩子,都能一眼看出来。

  “军叔叔累了。”另一个孩子嘀咕着,想了想,突然目光热切问:“军叔叔杀掉怪兽了?!”

  刘世亨扭头看看他,心说你这个小屁孩,你是真欠揍啊,叔叔杀个屁的怪兽,叔叔在蔚蓝待一年了,连大尖的毛都没碰过一根。要不是为了躲怪兽,叔叔能这么倒霉遇到你们吗?!

  “嗯,杀了一只。”他说。

  孩子们小声而激动地欢呼起来。

  因为都是曾亲眼见过大尖落地冲击牧群,并伤害自己的父辈们的,他们此时看向刘世亨的眼神里,充满崇敬和向往。

  “但是外面怪兽还有很多”,刘世亨继续说,“所以,现在带你们出去很危险,我们得再等等看。”

  “嗯。”孩子们整齐地点头。

  军叔叔吃饱喝足该休息了。

  在里屋的下面,一个类似地下仓库的空间,地上铺了旧木板,刘世亨躺下后觉得自己只是稍微闭了一会儿眼睛就醒过来了。

  看看表,睡了大约有四个小时的样子。

  天还没亮,他心里不塌实,睡不着了,沿墙壁靠坐起来,左右看了看。

  哪些属于高原的孩子们,横七竖八地裹着袍子睡在他两侧和脚边,睡得很沉,很安心的样子。

  他们都一样,有着黑红的面庞,和不算很漂亮但是让人看了喜欢的笑容。

  朝着地面打开电筒,刘世亨小心翼翼地从孩子堆里走出来,从一个墙洞翻到屋后。天快亮了,他准备去四周围看看情况。

  两个皮肤黝黑的老人坐在墙沟里,各一个方向,把耳朵贴在向外侧延伸的石壁上,专注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就是刘世亨两次来,屋子里的人都藏得那么好的原因了。他们这里仅剩的几个大人,每天这样轮守,守着屋里那些孩子。

  老人转回身抬头看刘世亨,因为不懂普通话,就只是笑一下。

  “我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刘世亨摘了背上的刀说。

  两位老人用力地点头,尽管他们其实没听懂。

  刘世亨从墙沟里翻上去。他已经问过这里的位置和周边大概的通向了,这次准备往另一个方向去探一探路,看看情况。

  天光浅淡,草原开阔,星斗,微风,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刘世亨举着刀走,拎着刀走,转手腕甩着刀走。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放松下来,甚至没有警觉到这一点,可能一直紧绷的那根弦因为绷得太紧又太久,暂时失去了弹性,自然松垮。

  他甚至不自觉开始哼唱一首叫做《500 miles》歌: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一百英里,一百英里;Lord I'm one, lord I'm two上帝啊,一百英里,两百英里;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上帝啊,三百英里,四百英里……”

  这样一走,就走了一个多小时,天蒙蒙亮。

  刘世亨有些懒散地沿着一道陡坡走上一处山脊,他的头探出来,跟着视线越过脊线,向远方展开。

  “我……叼你老母哦!”

  陡然出现在视线里的东西,让刘世亨脚下开始慌张乱蹬,碎石泥土不断往下滑,他差点儿整个人直接滑下去。

  双手扒拉,刘世亨勉强稳住身形,迅速趴下来。

  在这座山的另一边,大概一千多米外,有一群大尖。三只黑甲,刘世亨认为三只当然就是一群。现在它们正在以一个不算很快的速度,一边游荡,一边朝他的方向而来。

  一只羚羊被惊起,慌不择路地匆忙逃窜……被迅速追上,直接一柱剑钉死在地上。

  “大尖群似乎在做搜索和清理。”刘世亨后背有些发凉。

  因为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在左侧距离3、400米外,还有另一群大尖,四只黑甲,正以同样的方式游荡搜索而来。

  然后右侧,横向不到300米,纵向落后个几百米,还有另外3具。

  “扑街了!”刘世亨开始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开启装置开始快速奔跑,当然不是上去砍,不过也不是往破屋方向跑。而是沿着山脊,逆时针跑出一个弧线,一路观察情况。

  最终,这个弧线在持续不断的巨大恐慌中被跑成了接近一个圆。

  观察结果出来……彻底扑街了。刘世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定定地站了会儿,突然咬牙切齿地骂道:

  “劳简我草你大爷,1777全特么混账。”

  1777把敌方到处诱导攒起来的大尖群给惊了。

  “老子辛辛苦苦去给你们报信,你们这群狗娘养的,你们害老子!”

  刘世亨知道自己的位置,差不多正好在地图西南角,离国境线不远的某个点上。

  这一块的大尖原本被清理和诱导得颇为干净,难得遇上,现在突然出现这么多,漫山遍野的搜索而来,它们来自哪里,再清楚不过了。

  刘世亨的猜测是对的。昨晚,1777不光惊了那三座山谷里藏着的大尖群,他们还放下来了一架梭形飞行器,其中有一具泛蓝大尖。

  当时劳简的思考,是用它阻挡敌人,争取时间,潜意识默认对方必须干掉那两具大尖,包括那具泛蓝,才能继续追来。

  但是事实并没有这样发展,阿方斯家族的人为了确保留住1777,现场只分了一小部分人牵制、去死,其他人迅速通过。

  这样,后来被惊动的大尖群里就有了一具泛蓝,还有一架可做牵引的完好梭形飞行器。

  泛蓝大尖并不能做到有效指挥,但是它能起到主导作用。鉴于在降落地遭遇了太多人,而且没能完成清理,它们一如过往那样,扛着梭形飞行器开始奔跑迁移,寻找安全地点架设牵引阵。

  这个牵引的过程并不简单,也不那么迅速,它们需要时间和空间。四散的大尖群从各方向各处汇集而来,准备清理出一片区域。

  它们有的是当夜跑乱了的,有的是被军官团带着跑出去很远的。现在回头,少的两具三具,多的一群就有几十具。

  “没得等了,唉!”

  “我特么就不应该做好事,电视电影都是这么演的,每当一个无赖或者坏人醒悟,开始做好事,他们很快就要挂了。”

  “不是,我这明明也没有醒悟啊?!这搞什么?!”

  沿着这个“自己还不能算是好人,所以还有活路”的思路往下想,刘世亨很快意识到,自己确实还有机会走。

  大尖的汇集虽然来自四面八方,但是实际并没有成队列,更没有一个共同的步调。它们很乱,不整齐,在不同方向上分布不均。有些群与群之间,只相隔几十几百米,而有的,可能稀疏到相护距离两三千米。

  这样的缺口,只要刘世亨足够谨慎,足够快,再运气稍微不那么糟糕一点,并不是没有机会通过。

  当然,这里指的是他自己,一个人。

  他带不了他们出去。机会小到可怜。反而有极大的概率,会害死自己。

  …………

  一圈下来,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快十点了。回到破屋,刘世亨没有说话,他把背包背在身上,装备整齐,然后低着头坐在地上。

  这种纠结让他很痛苦,情绪在崩溃的边缘。

  他的脸色很差。但是孩子们没有察觉,他们还没有学会察言观色。看见军叔叔回来了,孩子们开心地跑回里屋,很快又一起跑出来。

  一个孩子的双手递出来,合拢的手掌兜着一捧炒熟的杂粮。

  一个手上是风干的牛肉。

  最后是伽依娜,她笑得特别灿烂,因为她的手上捧了一碗热乎乎的酥油茶。

  这原本是待客常见的东西,但是在这里,是那样的难得。

  “军叔叔,军叔叔吃早饭。”

  伽依娜有些小小的激动和期待,她猜想自己也许会被军叔叔夸奖。如果叔叔夸酥油茶好喝,那就等于夸她了。

  刘世亨没吭声,也没抬头,他不饿,也不知道什么酥油茶。

  “军叔叔,酥油茶。”伽依娜又说了一句:“军叔叔……”

  “烦不烦?!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弄这些!”情绪一下崩了,刘世亨吼出来,抬头同时甩了一下手。

  “哐、啪,唰拉!”

  安静的破屋里,瓷碗翻落在地上,酥油茶流了一地,牛肉干掉下来,双手捧的杂粮也洒了出去。

  老人和女人从屋外探头进来看,眼神困惑,但是小声地数落着那些孩子。

  拿杂粮和牛肉的两个孩子手空了,缩回来一半,无措地站在那里。

  伽依娜快速地抹掉了手上的酥油茶,把有些发红的双手背到身后。

  “……”刘世亨神情僵了僵,低头,看看满地的东西,又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几个孩子。

  “军叔叔,对不起。”伽依娜惭愧地说。

  她刚想了想,觉得一定是因为他们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还生火煮茶,军叔叔才会生气。

  她犯错了。

  “……草!”刘世亨心理一下压抑到了极点。

  滴答,滴答。

  “不是,是我对不起。”他扶着额头小声说了一句,不太清楚,隔一会儿抬头,说:“要是叔叔带你们出去,咱们藏着……会看见怪物走过去,你们能不害怕,安安静静地趴着吗?”

  “能!”孩子们整齐说。

  “钻牛粪堆,每个人钻一遍,黏上草,可以?”

  “可以。”

  “嗯。”刘世亨应完沉默,伸手兜了一把地上散落的杂粮,塞进嘴里,用力地嚼了,咽下去。

  又把瓷碗捡起来,把里面残留的一点酥油茶喝了。

  做完这些,他说:“叔叔教你们一句话好不好?”

  “好。”

  刘世亨犹豫了一下,开口:“叔叔的部队呢,有一句口号,每次我们要去打仗,大家就都会喊。”

  他嘴角笑了笑,接着说:“偷偷告诉你们,叔叔从来没真的喊过。最多,也就张张嘴装个样子。”

  而后,他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最后说:“因为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傻比极了。”

  孩子们都茫然地看着他,但是乖巧地没说话。

  “来。”刘世亨需要试着去找一点勇气和动力,那种他一直都没有的勇气和动力……他酝酿了一下,有些困难和不自在,说:“为一切正在呼吸的。”

  “为一切正在呼吸的。”孩子们却很热情,很认真,就像是在课堂上跟着老师朗读。

  “战无退路。”刘世亨的声音很低。

  孩子们用力说:“战无退路。”

  “身阻长空。”刘世亨有些苦涩地笑出来一下。

  “身阻长空。”孩子们也跟着他笑,笑得很灿烂。

  怕自己一会儿又反悔了,刘世亨迅速站起来,伸手揪了一下伽依娜的面颊,再揉一把一个男孩留短发圆圆的头顶。

  “叔叔再去看下路线。很快就回来”

  “你们先藏起来。”

  刘世亨把背包放下来了,把储备用的源能块也全都留下。这样,他装置里的源能块就不够他突然反悔,一个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