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夜半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彩虹,你干活麻利,要不你帮帮二姐行吗?”

  彩萍没想到彩虹会这么说。可不管是院子还是屋里,她都不想收拾。

  “那二姐做饭?”

  彩虹挑眉问着。

  “哦,那我还是扫地吧。”

  彩萍有些无奈,虽然每次她都是在厨房,让徐玉凤以为她在做饭,其实她什么都没做,都是彩虹做的。

  就这样彩虹去做饭,那边彩萍和彩芬收拾院子和屋子。

  等彩虹做好了饭,院子和屋子也收拾好了,虽然不是太干净,可彩虹也没说什么,干净不干净都和她没关系。

  饭是好了,但徐玉凤和林家乐还没有回来,姐妹三人也不敢先吃,只能饿着肚子等着。

  这一等,就差不多等了一个多小时,彩虹算着现在应该差不多下午一点多了。

  算了,不等了,先吃好了,反正吃的都一样。

  就在彩虹站起了身,刚要去厨房的时候,徐玉凤领着林家乐回来了。

  一回来就骂院子没扫干净,活都不会干什么的。

  彩虹没接话,看着徐玉凤和林家乐。

  徐玉凤手上拎着一块肉,肉不多,也就不到一斤左右,看上去肥的多,瘦的少,不过油汪汪的,让人觉得应该很香。

  上辈子有那样经历的彩虹对于口腹之欲并不看重了,但林彩萍和林彩芬却自咽口水,她们也很久没吃过肉了。

  “妈,家乐你们回来了啊,饭好了,都等你们半天了,我去给你们盛饭啊。”

  彩萍非常热情的迎了上去。

  “给我盛一碗吧,家乐在镇子上看到热干面了,他非要吃热干面,他吃过了。”

  徐玉凤把手里的肉交给了彩萍,然后又哎哟了一声,道:“可是累着我了,这一路走的我腿疼,一会儿可得好好歇歇。”

  彩虹看林家乐还有些油乎乎的嘴,徐玉凤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可还是真舍得。

  但这都不关她的事儿,既然人回来了,她就可以吃饭了。

  彩虹到了厨房,彩萍正给徐玉凤盛饭,等林彩萍盛完,彩虹盛了一碗,也没有去堂屋,就在厨房吃的。

  她吃的时候彩萍又跑了进来,也盛了一碗,彩虹发现她看着案板上那块肉咽了咽口水。

  “姐,你说妈会让咱们吃一口肉吗?”

  端着碗吃饭的林彩芬也很馋。

  不会!

  林彩虹很肯定,过年的时候,也许徐玉凤会让她们吃两口,可这样的时候,徐玉凤割的肉都会给林家乐吃,徐玉凤自己都舍不得吃呢,给她们,想都别想!

  “要不彩虹,彩芬你们俩到时候求求妈,说不定妈会让咱们一人吃一口呢,现在天热,放两天就该坏了,家乐一个人也吃不完啊。”

  林彩萍的眼睛也一直往肉那里撇,她也想吃啊。凭啥活都她们干,吃的都给林家乐。

  “我不想吃,我也不说,你们要是想吃,就自己说去。”

  林彩虹没答应,她知道彩萍是想把她和彩芬当枪使,她才不上当呢。如果她想吃肉。以后赚钱自己买就是了,没必要馋这一口。

  “我想吃,可我不敢说,妈会骂死我的。”

  彩芬也缩缩头,一脸害怕的神情。

  “那算了。”

  彩萍看两个妹妹都不说,只能摇头,可心里却在寻思,该怎么才能吃上肉呢?

  到了晚上,徐玉凤告诉做饭的彩虹,肉给林家乐炒一些,剩下的也都炒出来,里面放上盐然后盛到小盆子里,每顿给林家乐弄点吃,这样的话能吃好些天。不然天气热,肉会坏。

  彩虹答应了,做了她们的饭,然后把肉炒了给林家乐。剩下的她也炒好装在了一个小盆里。

  她是在徐玉凤的监视和骂声中做好的,等彩虹把肉装到小盆里,徐玉凤还查看了一下,数好了有多少块肉,她怕彩虹偷吃。

  彩虹心里冷笑,同时也觉得悲哀,这个时候真的是穷啊。

  可也不仅仅是穷,别人家也穷,却没有像徐玉凤这样,还是人的本性问题。

  吃过了晚饭,彩虹和彩芬一起洗了碗,然后去睡了。

  睡到半夜,彩虹好像听到了有人下牀的动静,可她半梦半醒之间,又梦到了自己的父亲,她想动却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

  又是这样啊。彩虹心里叹息着。上辈子她也经常这样,梦到她爸,然后就像是鬼、压床一样,睡不了也醒不来。

  上辈子她害怕,可现在她并不害怕,只是身子有些难受。

  爸爸对于她来说已经很遥远了,她都记不得爸爸的样子了,可她却总是会梦到。

  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彩虹只记得爸爸瘦瘦高高的,长的有些黑,一笑眼睛亮亮的。

  爸爸很想要个儿子,说林家不能没传宗接代的人。

  就这样她妈生了她们姐妹四人,还又生了林家乐。

  虽然爸爸想要个儿子,可他对闺女也不差,家里只要有吃的,他都先紧着老婆和孩子,并没有因为她们是闺女,就对她们不好。

  她记得林家乐刚出生的时候爸爸有多兴奋,大叫着他有儿子了,林家不会绝后了。因为爸爸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在十几岁上就死了,所以林家只有爸爸一个男的,他觉得他必须为林家传宗接代,那是他的责任。

  她记得爸爸很高兴,可她却很难过,可为什么难过,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生了家乐以后,妈妈对她们更不好,爸爸每天都出去给人干活,想让家里人都吃饱饭,妈妈则整天对她们不是打就是骂。

  爸爸每次都很晚才回来,她有时候想和爸爸说什么,可看着爸爸越来越瘦,那疲累的样子,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后来爸爸就死了,是累死的。她记得当时妈妈哭的很厉害,说家里的天塌了没法活了。她也哭的很厉害,因为她没有爸爸了。

  哎,自己怎么会又想起这些?这些她好些年都没有想了。

  彩虹有些烦躁,她想让自己醒来,可身子却像是被压了石头一样,怎么动都醒不过来。

  好些又是有人上牀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彩虹惊醒了,她大口喘了一口气睁开了眼,可心口闷闷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屋内没有声音,那她刚才听到有人上牀下牀的声音是真的还是做梦?

  彩虹有些分不清。

  第二天彩虹是被一阵骂声惊醒的,那如擂鼓一样的拍门声,好像失火了一样,让她揉着头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