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52章:送医(二合一章)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彩虹让彩芬和月季在钟华家里等着他们,她和钟华骑着自行车去彩真家里,这样更快一些。

  彩芬和月季也关心彩真的情况,可她们知道彩虹说的对,所以就点点头,答应在这里等彩虹,也告诉彩虹,如果需要跑腿,就回来告诉她们。

  钟华骑着自行车带着彩虹走了。

  彩虹这辈子还没有去过彩真家,但这并不妨碍她知道路,上辈子去过很多次。

  钟华知道彩虹心里着急,把自行车骑的飞快,也得亏他身手厉害,不然很多农村的土路坑坑洼洼的,技术不好,掌握不好平衡,骑这么快,那是找摔呢。

  等到了彩真婆家孙大家门口,彩虹看到他们家门口围了不少的人。

  “让让,麻烦让让。”

  彩虹一边说着一边分开人群。

  人群说什么的都有,彩虹不去过耳。

  到了院子,正好看到孙大送林二根出来,没想到林二根还没有走。

  “姐夫,二哥。”

  彩虹叫了一声。

  孙大和林二根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彩虹会来,都有些楞。

  “彩虹,你来看你姐的?月季告诉你的?”

  林二根猜了出来,因为他走的时候月季说要把这事告诉彩虹,只是他没想到彩虹能来这么快。

  彩虹点点头。

  “彩真她在屋里,彩虹,你是个闺女家,不好进去看她吧?”

  孙大是个老实人,出了这事他是怪丈母娘,可这事和彩虹没关系,彩虹也是被丈母娘欺压的人,他不会给彩虹脸子看。

  “孩子……”

  彩虹发现她的声音有些抖,她很怕听到不好的答案。她的大外甥叫孙铁牛,他长的有些像大姐夫,不过要比大姐夫好看一些,性格憨厚,话不多,可只要有什么事儿,告诉他,他都会默默做了。

  他是第一个叫自己三姨的孩子。

  彩虹也更忘记不了,她被林彩萍骗了房子,心如死灰,感觉亲情凉薄的时候,是大姐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家。

  孙铁牛那时候已经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他看到自己来,什么都没有说,让他媳妇给她做吃的,照顾着她的一切,又让他的闺女奶声奶气的喊她姨奶,逗她开心。

  她在大姐家住了三天,好不容易缓和过来,她要离开,也是大姐,大姐夫,还有孙铁牛抱着孩子去送她,走的时候孙铁牛还塞给了她钱,而孙铁牛自己也过的不富裕。

  她忘记不了她在火车上捧着这些钱哭的场景。

  孙铁牛,他不能消失,不能因为自己的改变,而少了孙铁牛这个人,大姐即便以后再生孩子,那也不是孙铁牛呢。

  “没流血了,不过,不知道孩子到底能不能保住,我妈说让养着看看。”

  孙大的眼神有些黯然,这是他的孩子啊,从知道彩真有了,一家都高兴坏了,可出门去了一趟彩真娘家,人就拉了回来。

  一想起徐玉凤推彩真,骂彩真的神情,他的止不住的愤怒。

  想起彩真流血,他抱起彩真要把她抱到牀上,徐玉凤拦住不让,说怕晦气。他又说把彩真放拉的车上拉回去,徐玉凤也不让,说车沾了晦气,以后她家就没车用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没有见过这样当妈、的,根本就不把闺女放在心上,闺女的命,没有一个架子车重要。

  他忘记不了他含恨背着彩真出林家大门那刻的悲凉和愤怒,他发誓,这辈子,他再也不要进林家的大门。

  他真的很害怕孩子没了,这是他第一个孩子,可他也不知道他能做什么,只能把彩真拉回来,放到牀上,让她好好歇着。

  听孙大这样说,彩虹的心多少放下去一点,没有继续出血应该是好事吧?她不懂,但医生应该懂。

  “姐夫,我和华哥来是想把大姐拉到镇子上的医院去检查一下,看看孩子到底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大夫会和咱们说的,行吗?”

  彩虹征求着孙大的意见。

  林二根听完看了钟华一眼,看来这个男人对彩虹还是很好的,听到这边彩真出事立马就来了,算是看重彩虹,不枉彩虹跟了他。

  “这?我怕再折腾你大姐,再说,那医院我听人说可贵,我们也没去过,啥也不懂啊。”

  孙大很犹豫,他觉得彩真都不出血了,是不是代表没事了?去医院,他家的情况不好,拿不出那个钱不说,万一再把彩真折腾出个好歹,那可得不偿失。

  “姐夫,钱的事儿你别担心,我和华哥出,我觉得把大姐拉去让大夫看看比较好,万一有什么情况咱们也好应对。这是不出血了,可是啥情况咱们都不知道,医院有机器,能检查出来,要是大姐没事,咱们也能放心不是?”

  彩虹心里着急,可孙大是彩真的丈夫,她必须征得孙大的同意才行。

  “这?”

  孙大觉得彩虹说的有理,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心。

  那边林二根又看了钟华一眼,这个男人这个时候能站出来,肯替彩真出钱,看来他是真心待彩虹。

  自己虽然也对彩虹真心,可自己家一大家子,做什么事儿都不能随心所欲,得考虑一家人。

  而钟华这边什么都可以说了算,看来彩虹跟他确实比跟自己要好。

  “姐夫,当我求你,这是我姐的第一个孩子,我不想他出事。”

  彩虹的眼眶红红的,神色真诚。

  她的情绪感染了孙大,他看出了彩虹的真心。

  “那中,那我就拉着彩真去医院看看。”

  孙大点了头,他心里也是不放心的,既然彩虹这么说,那就去看看到底是啥情况。

  “我和孙大哥一块去吧,路上有人搭把手,也好一点。”

  林二根要求一起去。

  “谢谢二根兄弟了。”

  孙大对于林二根还有他的家人是很感谢的,人家和他不熟,可借给了他车,还帮着把人拉回来送到家,这份情意,他记住了。

  彩虹看孙大答应,让他们赶紧铺车,她往屋里跑去。

  小屋的牀上躺着彩真,她的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了个脑袋,她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头发被汗湿过,打结落在耳旁,看那个样子是那样让人心酸。

  这样的彩真让彩虹心里一痛。

  “你是?”

  有个妇人坐在牀边守着彩真,看到彩虹她有些疑惑的问着,她不认识彩虹。

  “大娘,我是彩虹,是彩真的三妹子。”

  彩虹知道这个人是彩真的婆婆,很老实的一个大娘,上辈子对她也不错。

  “哦,是彩虹啊,你来看你大姐。你坐,哎,你说好好的咋就出了这事儿。”

  彩真的婆婆用手抹抹眼睛,她也在担心彩真肚子里孩子的情况。

  说实话,她听儿媳妇说过彩虹,说在家和老三妹子最合得来,可后来出了那些事儿,彩虹自立门户啥的,她也听说了,心里对于彩虹还有些不喜。

  她觉得一个闺女怎么也不能和娘家闹成那样,可现在儿媳妇被这样对待,她心里是怨怪徐玉凤的,连带的对于彩虹她的不喜消失了。

  徐玉凤能做出这样的事儿,彩虹要自立门户,肯定是被逼的实在没办法才那样的。不该怪彩虹。

  现在彩虹又赶来看儿媳妇,她对彩虹的印象又好了些。

  “大娘,我刚和姐夫说了,要把大姐拉到镇子上的医院去看看情况,那边能检查大姐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有没有事儿。”

  彩虹一说,看彩真的婆婆要说话,她又道:“大娘放心,姐夫他们小心点拉,不会颠着大姐的,至于去医院的钱,我这里有,大娘不用担心。”

  “我不去,彩虹,你回去吧,大姐没事。”

  让彩虹没想到的是彩真的婆婆还没有说什么,彩真竟然开了口,她显得虚弱,可神色却透漏着拒绝。

  “为什么不去?什么叫你没事?你怎么知道你没事?”

  彩虹转头看向彩真,她的神色严肃,声调也有一点的高,她不是针对彩真,她是恨其不争,也恨上辈子的自己。

  “我……,这是我的事儿,你别管了。”

  彩真想说什么,可肚子里面很难受,她不确定自己没事,可她不敢说。

  是她亲妈推了她,她能如何?

  即便孩子保不住,她还能怪徐玉凤吗?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

  “林彩真,你让我别管了,你以为我愿意管,我吃饱撑的?我告诉你,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止是你的,还是孙家的。他是姐夫第一个孩子,是大娘第一个孙子,你知道他们多盼望这个孩子吗?你让我别管,你就这样躺着,如果肚子里的孩子没事,那万幸,如果有事呢?你可是孩子的亲妈,他是你的骨肉,你忍心让他出事吗?我让你去医院检查,就是要清楚孩子有没有事儿,如果有什么,大夫会帮助咱们保这个孩子。去医院,是因为不管什么情况下,咱们都要去尽力。可你呢?你居然让我别管,想躺在这里等死啊。我想管的不是你,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林彩真,你说了不算,你也做不了主,我说要去就要去。必须去!”

  彩虹的情绪有些激动,看那个样子,彩真不如,她能和彩真拼命,她是真的怕这个孩子就这样消失了。

  彩真没有想到彩虹会这样说,她吃惊的看着彩虹,自己这个妹妹,她好像不认识了。

  “姐夫,姐夫,你进来。”

  彩虹喘了口气,她怕自己爆炸,喊了孙大进来。

  孙大进来以后,彩虹冲他使个眼色,示意他抱着彩真出去,外面的车已经铺好了,铺的很厚。

  不知道是不是被彩虹的话吓着了,孙大抱她,彩真没有说话,也没有反对,其实她的心里也是想这个孩子没事的,这是她的孩子啊。

  等彩真上了车,盖好,彩虹这才又出了一口气,她之所以发脾气也是因为知道彩真其实和她上辈子一样,比她上辈子更不如,是个没主意的人,如果有人强硬,那么彩真就会下意识的接受。这样比劝说更有用。

  “我和华哥先骑车去医院,把费用交了,然后找人,办好以后我们在门口等你们。”

  彩虹交代着孙大。

  “好,那可是麻烦你们了。”

  孙大点点头,对彩虹和钟华表示了感谢。

  彩虹没多说,钟华又骑着车带着彩虹走了。

  车后座,彩虹一句话也没说,中午在院子里烤豆子,烤苕的好心情一点也没了,换来的是沉重和祈祷,她祈祷老天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让孙铁牛平安出生。

  “放心吧,孩子一定会没事儿的。”

  像是感觉到了彩虹的心情,钟华在前面开了口。

  “嗯。”

  彩虹重重的点头,一定会没事儿的。

  等到了镇子上的医院,钟华放好了自行车,让彩虹跟着他。

  钟华比彩虹熟悉,他直接去找了院长,在钟华的攻势下,院长亲自出面给他找了主任,然后做了安排。

  等一切办好,钟华又陪着彩虹去门口等。

  彩虹有些焦急,可她也知道,他们骑自行车要比他们拉车快很多,怕颠着彩真,孙大他们的速度不可能太快。

  心里都明白,可还是忍不住惦记。

  等彩真到了以后,这边有护士推了牀过来把彩真接过去躺在上面往里面推。

  护士和接诊的大夫都非常的周到,没办法,院长亲自下的命令,他们不周到不行。

  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妇产科的主任告诉彩虹他们,彩真的情况有些危险,先前不出血了,并不是孩子没事。

  大夫说如果不是他们及时送来,半夜彩真就可能大量出血,到那个时候别说孩子保不住。那样的情况不处理,拖着的话,彩真落了毛病,可能会造成不育。

  现在送来的及时,他们可以做应对措施,让彩真不会有危险,至于孩子能不能保住,他们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把握,要看彩真的运气,但他们会尽力。

  彩真现在这样的情况需要住院,主任给她安排了病房,然后让他们家属去办住院的手续。

  钟华看看孙大,又拍怕彩虹,示意她别担心,在这里等着,然后他去交了住院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