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进医院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正喝的热闹,突然有人跑了进来,一边喘粗气一边喊道:“快、快,快去医院。”

  彩虹和彩芬本来都在那里坐着看男人那桌喝,听到这人一说,都一愣。

  进来的这个人她不认识,而和她关系比较近的人基本都在。

  彩真没在,可彩真在孙家。

  月季没在,月季在孙二曲的店里呢。

  去医院,会是谁有病或者出事了呢?

  彩虹脑海里迅速的想着。

  难道是妞妞的妈妈?应该不会吧,刘家已经放弃治疗,妞妞妈妈治不好,那是在家里等死的,就算是有什么事儿,也不会送医院的。

  “咋啦?谁送医院了?”

  邻居也一个个惊奇的问着,都不认识这个人。

  钟华站了起来,他的酒醒了很多,这个人他也不认识,但能来他家喊人,证明是认识的人。

  孙二曲也站了起来,他一来就被灌了不少,喝的急,所以脸红红的,但并没有醉。

  钟翠的大儿子也疑惑的看着来人,他也不认识。

  “二蛋,你怎么来了?出啥事了?”

  孙大却叫了出来,这人是他们村里的,也姓孙。同时孙大的心往下沉,二蛋能跑来找自己,那是不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大哥,快去医院,我嫂子出事了,我二哥他们拉他去医院了,让我来找你,我问了不少人才找到这儿的。”

  孙二蛋终于见到了正主。

  这孙二蛋虽然没有说的太明白,可彩虹却明白了,孙二蛋叫孙大哥,那他嘴里说的嫂子就是彩真。

  “我姐出什么事儿了?”

  彩虹走到了这个叫孙二蛋的面前,沉声问着。

  孙大也走了过来,他的腿有点软,差点摔倒。

  孙二曲的心也一沉,彩真出事了?彩真出了什么事儿,她不是在孙家吗?是摔了还是?

  孙二曲没怀疑别的,通过这几次接触,他发现孙大是个实在人,孙家人也不错,应该不会亏待彩真。

  “今个大哥不是来这边了吗?嫂子她后来也出来了,我大娘他们都以为嫂子是出去走走,不知道嫂子咋就回了娘家。这晌午嫂子没回来,我们还以为嫂子也来这儿了,哪儿知道嫂子让她娘家村子的人给拉了回去,拉她回去的是林豹子的家人。”

  孙二蛋说道这里看了一眼,林豹子和林二根几个也都瞪大了眼,难道是彩真在他们家出的事儿?

  “拉回去的时候嫂子脸就很难看,腿上还有血,听说是和嫂子的娘家妈吵起来了,嫂子的娘家妈还拉着嫂子去林豹子家要什么人,反正闹起来了,嫂子就出了事儿。”

  孙二蛋继续说着。

  “林家的人把嫂子拉了回去,可嫂子的脸色不对,最后林家的人和家里人一商量,我们就把嫂子拉来镇子上的医院了。林家的人就让我过来报信,让你们赶紧去医院,他在那边先带嫂子检查去了。”

  孙二蛋把事情交代了一遍。

  彩虹握拳看向了孙大,孙大也惊讶,他不都告诉彩真,徐玉凤和林家乐都挺好的吗?这彩真怎么能趁他来这里回娘家去了呢?

  “她、她怎么。。。。。”

  孙大的话都说不囫囵。

  彩虹知道她无法怪孙大,因为最不想彩真出事的人就是孙大。

  怪彩真傻吗?她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呢?

  可自己不也是因为上辈子那样的经历才能狠心放下吗?那毕竟是亲妈啊。

  现在谁也无法怪,不吃亏,彩真的成长不了的,自己的经历没有长在彩真身上,她无法要求彩真和她一样。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救彩真要紧。

  “我去拿钱。”

  彩虹说完往屋里跑。

  钟华点头,其余的人也都没有喝酒的心思了,都等着彩虹拿钱,然后一起去医院。

  那些邻居最终没去,他们问需要不需要帮忙,钟华拒绝了,去那么多人也没用。

  彩虹,钟华,孙大,孙二曲还有林豹子等人一起去了医院,彩芬和林二根,林三根留在家里看家,去太多人了,怕没地方站。

  到了医院,找了林大根,林大根一头的汗,说彩真被推进去了,大夫让他们交钱。

  彩虹去交了钱回来,看到大夫正和大家说话。

  彩真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掉,情况不算最坏,现在也不用手术,只能用一些药让彩真在这里静养,他们随时观察情况。若是有危险,他们就要采取措施,要是平安度过这几天,想来就没大事了。

  等彩真被推到了病房,看到躺在那里脸色苍白的彩真,彩虹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结婚那天见彩真,彩真的脸色还挺好的,她还替这个大姐开心,可今天却躺在了这里。

  上辈子彩真的身体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进过医院,在她的印象里,彩真是平安生下了孩子的。

  不过也因为她在外面,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等她回来一次,见到这个外甥的时候,外甥已经好几个月了。

  为什么现在就多灾多难?难道是自己强求彩真的改变造成的?

  “会没事的。”

  钟华看彩虹的情况不对,在她身后安慰着她。

  彩虹闭闭眼,她有丝疲惫,是心累。

  “我让她不要回去,就算是想回去也等生了孩子再说。她这两天一直挂着,我就替她回去看看,我都告诉她了,她为啥还非要回去?为啥非要折腾自己?你那么挂着她,可她是咋对你的,你咋这么傻啊!”

  孙大的眼眶红红的,在彩真的床边,听着像是在埋怨彩真,可意思却是他在心疼自己的媳妇。

  孙二曲站在钟华的旁边,他紧紧的握着拳头。

  彩真,曾经那么鲜活的一个人,现在却这样躺在那里。

  他和她好的那个时候她对自己笑,笑的那样开心。

  她在知道她妈不让她嫁给自己的时候,她哭,哭的那样伤心。

  一幕幕他都还记得,他知道她嫁了人,他就在心里一直盼望她好,只要她好,他也会替她开心。

  徐玉凤,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狠的心肠?你怎么忍心这样伤害一个把你放在心间的人?

  此刻孙二曲真想跑去问问徐玉凤,她的上辈子是畜生投胎吗?不然怎么能做这不是人的事儿。

  可问了又如何,也改变不了彩真受伤害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