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249章:一起去(二合一章)

作者:雪妖精01 状态:连载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华没有反对,和彩虹还有旅店的老板一起去了派出所。

  刘成虽然是民警,可他在派出所并不能一手遮天。

  是,都是同事,大家会给他几分的面子,但并不会听刘成的,一切都得按着程序来。

  有人给钟华、彩虹还有店老板做笔录。

  虽然陈书记指证钟华,说钟华就是打他儿子的人。

  民警询问钟华和闷鳖认识不,钟华说认识。但他不承认他打了陈贵。

  昨天的事儿钟华并没有参与,也没有动手,加上店老板的证词,所以没法证明就是钟华打的人。

  有人去医院找陈贵做笔录。

  陈贵人是蒙的,知道自己废了,他大喊大叫,像疯了一样。腿断了,肯定要在牀上躺几个月才能养好,就算好了,也是个废人,这对于好、色的他,简直比杀了他,更难受。

  他咬黄成打的他,可黄成人在派出所,民警说黄成根本就没有离开,不可能打他。

  陈贵又咬钟华,派出所又把旅店老板的证词告诉了陈贵。

  最后陈贵不得不承认,他根本没看清楚是谁打的他。

  对于如何受伤的事儿,他都不太记得。

  陈贵无法指证钟华,再加上店老板的证词,钟华又不认,所以派出所的人也不能抓钟华。

  陈贵在自己家里受的伤,也有可能是别人借机打的,毕竟恨陈贵的人不少,这个需要派出所去查。

  不过民警在医院录口供的时候,王敏差点晕倒,检查了一下,她怀孕了,已经两个来月了。这对于想抱孙子的陈贵的父母本是个好消息,可陈贵那样,他们又开心不起来。

  王敏更是百感交集,如果没有孩子,她已经打算过个一年就和陈贵分开,毕竟她不可能守着废了的陈贵过一辈子。

  可现在有了孩子,她一时半会怕是不能离开陈家,难道自己要把一辈子搭进来?

  她心里很乱。

  而这边陈书记又说也可能是闷鳖知道以后打的,派出所又派民警去了闷鳖家,问了闷鳖在那里,要去找闷鳖查证。

  陈父告诉民警,他闺女陈丽一大清早就出门了,说是去城里找她哥去了,如果他们回来,他会让儿子去派出所的,他相信这事不是儿子做的。

  这一圈下来,并不知道是谁打的陈贵,派出所也不能抓钟华,虽然说可以拘二十四小时,但没啥意义,所以他们就把钟华、黄成和彩虹放了。

  黄成是打人了,但并没有大的伤害,那些人没有大事,再说是那些人先找的闷鳖家的麻烦,也是那些人先动的手,只不过黄成厉害,才没有受伤。

  但民警也要了钟华和黄成的家庭住址,如果他们后续查出什么,有了什么证据,也好去找。

  钟华和黄成知道这是必须的程序,住址也留下了,他们并不害怕、

  三人回到了旅店,黄成眼内闪着兴奋的光,道:“我说华哥,早说你要废了那孙子,我和你一块啊。”

  “一块?不让你进去,他们肯定知道是你做的。”

  钟华看了黄成一眼,他不想让黄成受连累。

  “还是华哥想的周到,不过我看那陈老头的意思,这事他不会完。要是闷鳖跟着咱们走了,他家里人咋办?那陈老头要是对付大叔他们,大叔他们可是吃亏。”

  黄成有些担心。

  “放心,这事我去办,肯定不能让他们报复闷鳖一家。”

  钟华的声音有些冷,他的身手厉害,但不是对付百姓的,所以对于老百姓能不动手他不会动手,但作恶的人,怎么都不为过。

  至于用法律来制裁陈贵,并不是容易的事儿,陈贵虽然祸害了不少闺女,可他是以结婚的名义,再加上那些女的,也可能是半推半就,这个没法说。

  农村的女的,有的也嫌弃这事丢人,就算是吃了亏,也不愿意说,不会出来作证,所以这个没法判。

  他拉陈丽的庄稼地,毕竟未遂,再说闹大了,对陈丽的名声不好。陈贵如果再狡辩,说是陈丽主动找的他,到那个时候陈丽的名声就更完了,再说闷鳖那时候已经打了陈贵,所以现在钟华不会用法律,他自己动手。

  “好,现在就等闷鳖了,小丽去找他了,我估摸也快回来了。”

  黄成和钟华一等就等到了差不多快晚上,其实闷鳖和陈丽下午就回来了,不过先去了派出所,知道钟华和黄成都没事,他们才放心了,但派出所的民警又调查闷鳖。

  闷鳖虽然不会说话,但他确实没动手,他也没在家,他说出他在城里什么地方,这个都是可以查证的。

  民警查了知道闷鳖确实在城里,不是闷鳖动的手,最后放闷鳖和陈丽出来了。

  从派出所出来,他们才来找钟华和黄成。

  看到钟华,闷鳖的嘴唇哆嗦的两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钟华走过去,冲闷鳖的肩膀打了一拳,闷鳖感受到了,却张着嘴呵呵的傻笑,不过他的眼圈却红了。

  看着这样的闷鳖,钟华心里叹了口气,然后他主动抱了闷鳖,闷鳖一愣,随即激动的抱住了钟华。

  陈丽一愣,看哥哥这个样子,好像和这个叫钟华的人很亲近,好像比对黄成更好。

  而彩虹从闷鳖进门就一直在打量他,闷鳖个人很高,是钟华,黄成三个人里面最高的,差不多得有一米八了。

  体格很魁梧,但并不胖,一看就是很有力量的那种。

  闷鳖的皮肤有些黑,长相不难看,也并不凶恶,有些老实本分的长相。

  不过他笑的时候,牙倒挺白的,很给人好感。

  这样的人很能给人安全感,并且这样的人,一旦认可了你,肯定会尽心对你好的。

  彩虹对于闷鳖的印象不错,不知道为什么王敏会选择陈贵,而没有选择闷鳖,也不知道现在王敏的心里后悔不后悔。

  “这是我媳妇,你嫂子。”

  钟华对闷鳖介绍着彩虹。

  闷鳖看了彩虹两眼,他在看他心目中大哥的妻子,是打量,但目光很正。

  彩虹微微笑着,目光柔和。

  “嫂子,俺是闷鳖。”

  闷鳖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声音很厚。

  彩虹一笑,没想到闷鳖很认可这个外号,竟然自己都说自己是闷鳖。

  陈丽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哥哥这外号真是……

  “坐下说话吧。”

  彩虹招呼着大家坐,可这房间简陋,除了牀,就一张凳子,彩虹没法又找店老板去借了两把凳子过来、。

  众人说了很多,钟华和黄成也说了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

  “华哥,俺跟你走没问题,你让俺干啥,俺肯定没二话,可家里……”

  闷鳖很服钟华,在部队的时候,他不服气钟华,钟华没他高,没他壮,却比他早执行任务,比他得到重视,说起来,都知道钟华是尖子,他不服气。

  他和钟华打过一次,他输了,他心服口服。

  后来他更是跟着钟华执行过一次任务,那次任务很危险,钟华更是救了他的命,还负了伤,不过他们的任务却完成的很好、

  从那次以后,他就把钟华看成了他的老大,虽然他的年纪并不比钟华小。

  现在钟华开口了,不管钟华让他干啥,他都没话说,他也相信钟华不会让他干伤天害理的事儿。

  可他不放心家里。

  “闷鳖你是怕那个陈老头不放过你家里吧?放心,华哥说了,这事他解决。”

  黄成也知道这个,安慰着闷鳖。

  “瘦猴,谢谢了。”

  闷鳖对于黄成也是感激的,如果不是黄成想着他,他是不会主动找钟华的,钟华也不会过来。

  “你个闷鳖,谁让你叫我外号的?”

  黄成瞪着闷鳖,显得不满,闷鳖有些不解,自己的外号并不比黄成的好听,自己都不在意,黄成在意什么。

  闷鳖不解,彩虹却笑了,合着黄成的外号叫瘦猴啊。

  陈丽也看了黄成几眼,脸微微有些红。

  彩虹心里一动,看这个样子陈丽莫不是看上了黄成?

  也是,陈家两次出事,都是黄成出现,特别是上次,可以说黄成帮了很大的忙,陈丽对黄成有好感也是正常的。

  原来黄成有未婚妻,不过因为黄大力的事儿,黄成的未婚妻和黄成闹了矛盾,如果黄成和陈丽成了,也是好事。

  但彩虹并没有说破,这个时候顺其自然的好。

  几人一起吃了个饭,闷鳖和陈丽回去了,黄成没走,也在旅馆开了个房间,在这边休息。

  第二天钟华去找了陈书记,他没有带彩虹,他自己一个人去的。

  回来,他对大家说,没事了,陈书记答应他,不会去报复闷鳖一家。

  彩虹没有去问钟华怎么做的,她心里知道,钟华一定用了一些手段,其实也就是威胁与被威胁,而钟华是赢的一方。

  陈书记在钟华走后,脸阴的能下雨,他的媳妇找他说话,让他骂了一顿。

  他心里也不甘心,他想过后,一定会报复闷鳖一家,为儿子报仇。

  可现在不行了,就像那个男人说的,儿子伤成这样,却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个人他们惹不起。而他还有一个小儿子,儿媳妇肚子里有了孩子,说不定是孙子,而他不能让小儿子和儿媳妇肚子里的孙子也废了,那样他家就绝后了。

  那个人那么狠,能悄悄的废了他大儿子,他不怀疑也能害了他小儿子,还有他那没出世的孙子,他赌不起。

  另外那个人还说如果他再敢在闷鳖家的地上做手脚,他就直接去找市里的人,让他的书记都做不成。

  这也是让陈书记心忧的,这个人和闷鳖不一样,心狠并且看那个样子,他比闷鳖有能量,如果自己的书记真做不成了,那么家里的日子怎么过?

  他不愿意。

  再加上钟华露了一些手段,他怕了,所以他答应了钟华,不会再找闷鳖一家的麻烦,还会把好地还给闷鳖家,那一亩地也会给闷鳖家,保证他的儿子绝不找闷鳖家的人报复。

  他答应了,就算再不甘心,他也只能认了。还答应陈贵被打的事儿他也不追求,会去派出所撤销报案。

  而钟华之所以没找人去对付陈书记,一是他不想在这里耽误太多的时间,二是如果陈书记被逼到一定份上,保不齐会做点什么,他们不在乎,可闷鳖的爹妈在这里,不能不在乎。

  闷鳖还有一个八十来岁的奶奶,身体不好,成天有病,也不能不在乎。

  所以只要陈书记服软,保证不伤害闷鳖一家,钟华也懒得对付他。

  他也相信陈书记不敢再有被的心思,因为他用了一些手段,只要保证闷鳖一家没事,他也不会太过分。

  这事儿就这样解决,大家也出了一口气,闷鳖是放心钟华的,陈丽却有些不太放心,她跑去见了陈贵一家。

  陈贵的娘见她就骂,王敏阴森的看着她,而陈书记却拦住了所有的人,放下话,以后谁敢对付闷鳖一家,谁就和他是仇人。

  他的家人虽然不解,可他是那个家的天,大家也不敢违抗他。

  陈丽这才放心,只要他们一家不报复自己家,她就不用担心了。

  哥哥要跟着黄成他们出去了,她突然也很想出去,走出这里,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带自己?

  她想到了彩虹,钟华能带着彩虹,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跟着哥哥呢?自己会扫地会做饭,自己可以给他们干活啊。

  不行,找哥哥说肯定不行,她得找彩虹,女的和女的更好说话。

  于是在钟华、彩虹、黄成到了闷鳖家,和闷鳖的爹娘说这事的时候,陈丽拉了拉彩虹的衣裳,低声说:“嫂子,我可以跟着你们去吗?我也能干活?”

  彩虹没想到陈丽竟然会提出跟他们一起去,她甚至都不知道要出去干啥。

  “你去啥去,你在家,爹妈会给你找个好婆家。”

  闷鳖说着自己的妹子,自己是个男的,出去赚钱养家是应该的,可妹子一个大闺女,咋能跟着出去。

  “我现在不想找婆家,我也想跟着你们出去,我可以不要工钱,管我吃就行。”

  陈丽有些不服气的说着,她心里虽然畏惧大哥,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更期盼出去,至于到底是为什么出去,其实她也没有想太明白。

  “你别胡说,你个闺女家,留在家里说婆家,你出去给人添乱。”

  陈父也不同意,说着闺女。